4-40 潛入米特赫伊斯

「呼姆。如果是稍微遠離米特赫伊斯的位置似乎是可以轉移的樣子。從那裡徒步進入城中是最快的吧」






用魔眼環視米特赫伊斯的外圍,這裡沒有被暗之結界波及,可以尋找最容易潛入進去的路線。

雷說道。





「大概,大部分的魔族都無法違抗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的命令。我覺得,應該都在等著你自投羅網吧」

「我想也是」

「就算要打倒他們也沒辦法。但還是盡量避免戰鬥比較好」





非常中肯的意見。

阿維斯・迪爾海維爾和精靈王以外的人做對手也是徒勞的吧。畢竟也不能把他們都殺光。

如果說只有皇族的話,那就和捏嬰兒的手一樣輕鬆,可是兩千年前我的部下也在。





「嘛,那邊也看穿我想避開戰鬥吧。可不能給對方太多時間準備。根據情況,可能不得不進行正面突破」

「……那個」





莉娜出聲與我搭話。





「可以帶我一起去嗎?」





她臉上露出殷切的表情。

如果精靈王是辛的話,那麼曾經和她見過面的這個少女是什麼人呢?

大精靈蕾諾……如果是這樣,倒還是最容易理解的。就算精靈的根源毀滅了,如果傳說傳承沒有破滅的話,就能再次復活。

但是,我沒有聽說過記憶會缺失之類的話。沒辦法看見臉孔也是疑問之一。

而且,蒂蒂說再也見不到蕾諾了。那應該是代表,蕾諾作為精靈已經完全消滅的意思吧?

雖然已經弄清楚了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的真身,但還是有幾個謎團。

兩千年前,圍繞在阿維斯・迪爾海維爾誕生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如果考慮事情和這位少女沒有關聯,那也未免過於湊巧了吧。

又或者說精靈王的記憶,被諾瓦斯加利亞封住了也不是不可能。





「一起去吧。你肯定,和我們一樣吧」

「一樣?」

「為了給兩千年前留下的爛攤子,好好做個決斷才來的意思啊」





莉娜愣愣的眨了幾下眼後,點頭說道。





「……好像就是那樣……」





莉娜抓住我伸出的手。

雷、米夏、愛蕾諾等我的部下們手拉著手,對全體人員使用<轉移>。

視野被染白,接著馬上恢復原來的顏色,在我們眼前看到了路。

是能通往米特赫伊斯的街道。雖然可以再靠近一些,但是如果轉移的位置被知道的話守備就會被加強。這附近比較合適一點吧。

我們沿著街道前進,稍微花了點時間接近目的地。

不久後,便看見了城牆。裡面被黑暗壟罩著,化為結界。

過了大門就可以進入米特赫伊斯,可是現在大門被關閉了。





「要怎麼進去呢?」





雷問道。





「趁沒人的時候強行突破不是比較快嗎?」





莎夏如此說完後,在一旁的米夏搖搖頭。





「有人來了」





米夏將魔眼朝著大門。

因為闇之結界的緣故無法看清裡面,但是距離這麼近的話,雖然朦朧但還是能抓住魔力的流動。

確實,有不少魔族正朝這裡襲來。





「藏起來吧」





使用魔法<幻影擬態>與<秘匿魔力>,我們和現場的風景同化了。

等了一會後,城門打開。

以鎧甲和魔劍武裝的魔族們來到外面。

面熟的人呢。

是在阿瑟席翁戰爭中擔任先遣部隊的米特赫伊斯軍嗎。

其中一個人走到前面,大聲喊道。

是魔皇艾里歐。





「對阿維斯・迪爾海維爾大人刀刃相向的不適任者與其部下,正朝著米特赫伊斯前進。因為阿維斯・迪爾海維爾大人的<闇域>魔法,無法用<轉移>通過米特赫伊斯一帶。那些傢伙們應該會出現在城門這的某處!」





艾里歐命令部下們。





「在外圍搜索敵人,一番隊、四番隊去西門,二番隊、三番隊去東門,五番隊去北門迎擊!連一隻螞蟻都不能放進米特赫伊斯!」

「遵命!」





艾里歐的部隊分成三隊,沿著城牆移動著。

在場留下的人只有艾里歐,和恐怕是他親信的兩個魔族。

艾里歐沒有打算關上門,一直矗立在原地。

奇妙的舉動呢。





「米夏,妳看到了什麼?」

「強韌的心」





米夏在我耳邊嘟噥道。





「能看見信念」





信念嗎。





「去確認看看吧。妳們先藏著」





我解開了對自己施加的魔法<幻影擬態>。

接著,朝艾里歐直直走去。





「艾、艾里歐大人……!」





親信中的一人提高嗓門。

這時,艾里歐的視線看向了我。





「敞開著大門找賊也太不小心了吧,艾里歐」





和他搭起話。

隨後他端正姿勢,宛如朝我低頭似的當場下跪。

親信的兩人也馬上跟隨他。





「我等主君馬上就要回歸了,那又有何必要將大門封鎖呢」

「呼姆。看樣子沒受到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的支配嗎?」

「是。可是,我軍除了在場的兩人外,全體人員都相信他是真正的暴虐魔王。看來,對阿諾斯大人的忠誠心越弱之人,越容易受其影響」





兩千年前的部下之所以會被支配,是因為作為"暴虐魔王的部下"的傳說傳承的相當廣泛。

特別是現在也很有名的七魔皇老更是無法逃脫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的支配。對那傢伙來說,梅爾赫斯等人的反魔法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但是,這個時代的魔族們並沒有"被我支配"的這種傳說。因此,對他們的控制權很弱吧

正如雷和米夏他們所說的,如果有顆堅強的心,就可以排除控制。





「街上的狀況如何?」

「闇之結界,魔法<闇域>覆蓋著米特赫伊斯。

從樣子上來看,應該是埋下阿維斯・迪爾海維爾意志的魔法。和以前的<聖域>一樣吧。對相信阿維斯・迪爾海維爾是暴虐魔王的人來說影響力很大」





和<聖域>相同嗎。

又拿出了一個麻煩的魔法呢。

這是我不知道的魔法,是當場開發出來的吧。

嘛,確實,也不是什麼做不到的事。





「來到這裡前我看了一下街上的情況,一部分的皇族派已經開始對混血魔族施加暴力,表現出一副唯我獨尊的樣子。

再這樣下去只會發展成暴動,可是既然有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的命令在,我也不能動用軍隊……」





正如皇族派所相信的傳說與傳承那樣,是打算建立一個皇族至上主義的國家吧。

反對皇族派的人,現在大部分都不是相信阿維斯・迪爾海維爾,而是相信阿諾斯.沃爾迪戈德是暴虐的魔王。

因此,才沒有誕生出與皇族至上主義對抗的傳說。





「沒什麼,只要討伐阿維斯・迪爾海維爾,一切都解決了」





解除米夏她們的魔法<幻影擬態>後,她們朝這跑了過來。





「等我們通過後就關上城門。繼續裝做搜尋不適任者的樣子便是」

「遵旨」





不過,進入街道後果然還是會被阿維斯・迪爾海維爾注意到吧。

但至少,這樣就不用和艾里歐的軍隊戰鬥了。





「走了喔」





和雷他們一同越過城門。





「祝您武運昌隆」





艾里歐在我的身後說道。





「那ー個,這是要往哪去呢?」





跟在我身後,愛蕾諾說道。





「首先去我家」

「……是嗎。如果魔族們接到要殺阿諾斯的命令的話,你的父母們也處在危險中阿……」

「不要離開家就沒有問題了」

「為什麼?」

「因為這次要出遠門阿。只要將門鎖鎖好,家裡就會形成結界。普通的魔族是無法突破的。如果媽媽她們有在看魔法廣播的話,應該會收起店、關上家門才是」





一邊說著,我們一邊跑到家裡附近。

來到這裡的話,應該就能利用我家的結界來勘查附近的樣子。

我將意識集中在魔眼上。

於是,看到了自己家裡——

母親在家。帶著擔心的表情,緊緊的抿著嘴唇。

站在身旁的爸爸,抱著媽媽的肩膀。



男子盡情的踢起少女。

少女一邊匍匐在地上,一邊抬起頭。

好像在哪見過。



「……快……住手……我是……皇……族的人」



是艾米莉亞。



「啥?皇族?哈哈哈哈哈哈。說什麼蠢話呢。妳的魔力不管怎麼看都是混血吧!」

「我能理解妳很憧憬魔族。但可惜的是,妳的身分沒有任何尊嚴阿。在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統治的這個國家,就和奴隸一樣!



學生邊笑邊踢起艾米莉亞。

然後發生了奇怪的事情。

黑暗纏繞著艾米莉亞和那些學生。

接著,她的魔力被學生們給吸收了。

這也是<闇域>的效果嗎。通過給予混血造成損傷,可以吸收對方的魔力。和阿維斯・迪爾海維爾說的一樣,混血會成為皇族派的食糧吧。



「請住手!」





學生們朝聲音響起的地方回頭。

母親從店裡面出來了。





「蛤ー嗯?搞啥,妳也是混血嗎?」

「喂,等下喔、這傢伙是……阿諾斯的?」





其中一個學生笑著,臉上露出令人討厭的笑容。





「阿阿,真的阿」





男子露出下流的表情舔拭般的來回看著母親。





「哈哈!什麼阿什麼阿。看來好運終於來到我這啦。那個不適任者的喪家臉已經浮現在我眼前了!真的太爽啦!」





男子無視艾米利亞,接近母親。

母親畏畏縮縮的後退著。於是,男子撲了過去。





「嘎哈哈哈哈哈哈,別逃阿!」

「歐哩呀!」





從一旁伸出的腳,讓皇族派顏面朝地華麗的摔了一跤。

是父親。





「……咕咕……」

「伊莎貝菈,趁現在!」





母親跑到了艾米莉亞身旁。





「站得起來嗎?這裡很危險趕快進去吧」





她牽著艾米莉亞的手,打算回到家中。





「……為什麼……?」





艾米莉亞停下腳步,甩開母親的手。





「為什麼,要救我啊!?」

「為什麼?」





像是不明白她的意思一樣,母親歪著頭。





「……我、已經不是……皇族……」





面對低著頭的艾米莉亞,母親微笑著。





「沒事的喔。我是妳的夥伴。"因為是混血"什麼的,這不能成為踢人的理由吧。這種事可不是理所當然的」





母親再一次把手伸到艾米莉亞面前。





「來吧,快進屋吧。抓住我的手喔」





艾米莉亞戰戰競競的,想要抓住母親的手。

下一個瞬間,她驚訝的瞪圓雙眼,張開反魔法。





「請快避開……!」





黑炎球朝著母親飛來。是<魔炎>。

是反射動作嗎,艾米莉亞像是要庇護母親一樣將她推開。

她的背上燃起了漆黑的火焰。





「……阿……嘎阿阿阿…………!」





艾米利亞跪在地上。





「哎呀,打歪了。但是,妳們哪也逃不掉喔」





將黑炎召喚在手上的學生中的一人說道。

他踐踏著已經變得破破爛爛的,倒在地上的父親。





「……快逃……伊莎貝拉……家裡的話……」

「給我閉嘴!!」





學生使勁踢了父親的臉。





「那麼,老實點吧。一個不小心下手重了會變得怎樣,應該很清楚吧」

「呼姆。會變得怎樣?」

「嘎哈哈哈哈哈哈,那不是當然的嗎。像是八裂之刑一樣把你們變的四分五裂、亂七八糟,零零碎碎、破破爛爛又殘破不堪的遺體,然後丟在那個不適任者的眼前喔。

接著在那傢伙露出絕望的表情面前盡情嘲笑他阿。說什麼沒有阿維斯・迪爾海維爾阿!!嘎哈哈哈……哈哈——蛤……?」





停止說話,男人身體僵硬著。

那傢伙宛如生鏽的鐵人偶一樣,"嘎、嘎嘎"的不自然的回頭看向身後。





「……阿……阿諾斯…………?」





那傢伙露出宛如畫作般的絕望表情。





「原來如此。你想要八裂一下嗎。印象中,確實有將四肢綁在馬或牛身上,然後讓牠們跑動的處刑方式呢」





我用<森羅萬掌>抓住全體學生的身體,朝天空舉起。





「……喂、喂你……要幹嘛……」

「快、快住手……難、難道說……你不會真的想要殺人吧……?」

「……騙人的吧……喂……開玩笑的吧、喂……真的要四分五裂……?」





我用魔法<魔線>,給他們全身纏上魔力線條。接著用<森羅萬掌>捉住前端。

然後再給他們施加某種魔法。

為了不讓母親看見討厭的景象,我會將他們舉到更高的天空。





「安心便是。不會只有八裂」





各自所繫上的絲線共為八八八條。我同時以<森羅萬掌>朝反方向拉動所有絲線。

中途,所有人的身體宛如炸裂一般噴出了幾千片。





「八八八裂刑」





他們的肉體化為了麵條般的樣子。





「我對你們這群傢伙的軟弱著實感到驚訝,但是一切的元兇都是阿維斯・迪爾海維爾。我不會責怪你們,也不會殺掉你們」





我預先對他們的根源安上<假死>。是即使受到足以死亡的損傷,也能透過假死來解決的魔法。

因為既擁有意識、同時又能留下五感,所以也能使用蘇生魔法。

嘛,雖然多少有些疼,但在兩千年前這可是家常便飯。





「暫時保持那種麵條樣,苟且偷生的活著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