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 逃離阿哈特赫倫

飛往德爾佐格德的魔法體被完全燒盡後,我的意識回到了精靈王的城堡。






「張開了結界」





米夏說道。

一往朝德爾佐格德投去魔眼,便發現米特赫伊斯被一片黑暗所壟罩。

雖然是從未見過的魔法,但正如米夏說的一樣,是結界魔法的一種。

連我的魔眼也無法看到米特赫伊斯的裡面。剛才順利混進去的魔法體也一樣,作為對策現在也被施加了反魔法。





「呼姆。該說真不愧是我的傳說傳承嗎。這魔力還真是壓倒性的強呢」

「阿諾斯大人!」





朝聲音來源別過頭,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正好從門邊跑過來。

既然全員都在,隱狼應該沒有對她們施加測試吧。





「剛才,在<思念通信>裡看見的是……」





她們也看見剛才<思念通信>的魔法廣播影像。

大致上應該也了解了情況吧。

愛蓮擔心的說道。





「米薩她……變成了冒牌的魔王嗎……?」

「並不是變成。原本,米薩的半身就是由阿維斯・迪爾哈維爾的傳說所構築的」





少女們露出微妙的表情。

雷開口說道。





「……傳聞如果消失,米薩就會死去。如果不消失的話,她注定會成為阿維斯・迪爾哈維爾。成為毀滅你的,神之子」





現在他的臉上並沒有浮現出以往的笑容。





「因為我……製造出架空的魔王、她才會……」





雷緊咬牙關。

他露出險峻的視線,沒有表現出來的情感環繞在他心中。





「都是過去式了。現在該考慮的不是過去的事」





如此說完後,雷抬起臉,點著頭。





「必須盡早打倒阿維斯・迪爾哈維爾才行。暴虐魔王的傳說中,包含很多對人類不好的意念。是皇族派的那種思想。如果以此為基礎形成人格的話,絕對不會是個溫柔的王」





從阿維斯・迪爾哈維爾在魔法廣播中的發言來看,這也不難想像。

首當其衝的便是混血的魔族吧。





「……靈神人劍的話,肯定會成為打倒阿維斯・迪爾哈維爾的王牌吧……」





雷以沉重的語氣說道。

勇者卡農手持靈神人劍將暴虐的魔王打倒。

這個傳聞應該是從人類那邊傳來的,這會成為大精靈阿維斯・迪爾哈維爾的弱點。





「但是,如果打倒了阿維斯・迪爾哈維爾,米薩會死的吧?」





愛蕾諾說完後,瑟希婭點點頭。





「……好可憐……的說……」





莎夏帶著認真的表情沉思著。





「……但是、米薩可是半靈半魔。至少她有一半毫無疑問是阿維斯・迪爾哈維爾,如果那個消失了話,米薩也活不下去了……」

「會得精靈病」





米夏如此說道。





「沒事,現在只要去考慮打倒阿維斯・迪爾哈維爾的方法就行了。現階段確實是無法救助米薩,但我可不是那種區區"不可能"壓在面前就會示弱的人」





我一邊說道,一邊看向雷。





「兩千年前我總是在放棄」





他以充滿決心的眼神說道。





「而這次,我不會再放棄任何事物了」





就在這個時候,城堡"嘎嘎嘎"的搖晃著。

不對,搖晃的不是城堡,而是育才之大樹。

接著,教室內長出無數的枝條,像繭一般覆蓋這個地方。





「呼姆。是不想放我們從這裡出去嗎,艾尼尤尼恩」





育才大樹發出嘶啞的聲嗓。

「不好意思喏。可不能讓我等精靈之母的孩子被討伐。你們就待在這個阿哈特赫倫吧」





嘗試使用魔法<轉移>,但空間無法順利的連接上。





「很遺憾喏。這是補習用的繭。是為了讓不及格的學生們去好好學習的育才大樹的絕招。只要不接受補習到最後,就絕對無法外出」





精靈們是大精靈雷諾的夥伴。

所以成為其子阿維斯・迪爾哈維爾的夥伴也是理所當然的嗎。





「雖然也不是不理解你的心情。但我可不能默默聽你的話」





在眼前描繪魔法陣,注入魔力。

漆黑的太陽發射出去,拖著漆黑光芒的尾巴,朝繭壁直擊。

但是,雖然多少有些燒焦了,牆壁卻毫髮無損。





「沒用的。在這個教育之繭中,一切的暴力行為都會被禁止」

「嚄。但是,我的暴力可不只有這種程度」





再次描繪魔法陣,將其轉變為一百門大砲。

<獄炎殲滅砲>發射,全部都絲毫不差的集中在牆壁的一點上。

"咚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的響起刺耳的聲音,補習之繭劇烈的搖晃著。

「沒用的……沒用的……即使做了這種事也……」





黑色的火焰捲起了漩渦,將繭給燃燒了。

「竟……然……!?」





漆黑的太陽穿過繭之壁,弄出了一個巨大的破口。

「你的力量,在有關教育的事情上是絕對的。就算是魔力比自己還高的人,也能將其軟禁起來」

新的樹枝再次生長打算將繭封住,可是卻被洞口周圍燃燒著的黑炎阻礙著

「但是呢,艾尼尤尼恩。對沒有不及格的人來說,補課可不能說是教育的一環呢」

「這可是體罰阿。如果是暴力之間的對決,那我不可能會輸」

「……嗚……奴…………」

在艾尼尤尼恩的低吟聲中,我朝著空蕩蕩的洞口走去。





「走了喔」





我們跑出去,離開了精靈王的城堡。

周圍漂浮的雲朵,像是要阻擋我們前進的道路一般逼近過來。

「別驚慌,飛下去」





我飛過雲的縫隙。

緊接著是雷、米夏和莎夏。

瑟希婭和愛蕾諾緊隨其後,最後跳下去的是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

視野高速的流動著,我們眼看著就從登上的大樹掉落。

馬上就要到試煉之地的時候,我對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使用<飛行>,緩緩的讓他們著地。

其他人也平安著陸了。





「……誰?」





米夏魔眼朝著的前方,有數十位魔族。

每個人都擁有這個時代的魔族所無法比擬的魔力。

是我兩千年前的部下們。

看來冥王的救出計畫成功了吧。

可是,樣子很奇怪。

「阿諾斯.沃爾迪戈德」





一個魔族走出來,拔出魔劍。

名子是尼吉特。在我的部下中,是繼辛之後善於劍術的男人。





「遵循我主之命,奪取其根源」





一聲號令後,魔族們一同衝了過來。

就在這瞬間,紅色的長槍從虛空中出現,襲擊尼吉特的身體。

他立刻用魔劍接住,大幅度的後退著。

魔族們停止了前進。





「事情變的麻煩了阿。所以我才會說不要太小看神族」





出現在我們之間的是冥王伊傑斯。





「那個神之子好像奪走你兩千年前的部下。其中一半已經轉移到德爾佐格德。和奪取織死王身體的神族一起」





因為梅爾赫斯站在阿維斯・迪爾哈維爾那一邊,所以諾瓦斯加利亞也能因為業務命令得以終止遠征考試嗎。

大精靈阿維斯・迪爾哈維爾生於暴虐魔王的傳說,而且寄宿著神之子的秩序。即使和諾瓦斯加利亞站在同一邊也不足為奇。





「現在不是袖手旁觀的場合。快去吧」





放低重心,冥王將魔槍指向魔族們。





「這邊就交由余接管。給思想天真的你個面子,會給他們留條命的」

「看來經過了兩千年,你稍微變的圓滑一些了呢,冥王」





頭也不回,伊傑斯說道。





「剛才也說過,這只是順其自然而已。不過是目的和你一樣罷了」





伊傑斯將赤紅長槍朝地板刺進去。

被貫穿的地方不是伊傑斯的腳底,而是我的正下方。

長槍所造成的洞穴可以看見下面的階梯。





「小心點好。我的部下很強的喔」

「別做不必要的擔心。余這兩千年間可不是在混著玩」





斜眼看著魔法光芒和魔槍交錯的景像,我們跳下洞穴來到下層的階梯。

本想馬上順著來的道路前進,可是我停下了腳步。





「……呼姆。道路改變了嗎……」





這裡是如同迷宮一般錯綜複雜的通路。當然,雖然我還記得路線,但是道路本身改變的話那麼空有記憶也是白搭。





「阿諾斯」





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那邊有著莉娜的身影。





「是要出去吧?我知道路喔」





大概是被伊傑斯從神隱中救出,為了幫我們帶路而把她送到這的吧。

雖然被稱為冥王,但卻是個機靈的男人。





「不巧的是我很急。可以的話想早點出去」

「唔嗯。我大概明白情況。這邊喔」





莉娜這樣說完後,跑了出去。

她在複雜的迷宮中毫不猶豫的向前衝著。





「……等等、這什麼阿……?」

前進的途中,眼前的迷宮正在變形著。

新的道路出現,或是突然出現的盡頭處,每分每秒眼前的場景都在變化著。





「沒事的。我知道喔」





即使在瞬息萬變的迷宮中,莉娜也毫不猶豫的向前衝。

走到盡頭後地板忽然開始掀起波浪股,絆住我們的腳步。





「……呀……」





莉娜失去平衡。

從她的懷中,掉落一朵白色的花,接著被迷宮的牆壁吞噬了。





「阿……!!」





莉娜朝牆壁伸出手。

但就差哪麼一點,白色的花消失在牆上。

莉娜停下腳步,凝視著那堵牆。





「不快點走的話,好像會被關起來喔」





愛蕾諾說道,莉娜像是要拋開迷惑一樣點點頭。





「唔、唔嗯。抱歉喔」





我抓住正要跑出去的她的肩膀。





「欸……?」





指尖觸摸著剛才的牆壁,傳遞魔力。

在變形的牆壁深處,看到一朵白色的花。

以指尖招手,將飛到這邊的花朵拿在手上。





「這是很重要的東西吧?」

「……大概是。謝謝……」





莉娜收下白色的花,又藏在了懷中。

接著繼續跑起來。

在瞬息萬變的迷宮中前進著,最後停在一扇門前。

莉娜打開門後,看到對面垂著藤蔓的大樹入口處。

周圍的樹木沐浴著太陽的光輝。

雖然從艾尼尤尼恩大樹出來了,可是若是不能離開這個森林,好像也不能使用<轉移>。

「能從森林出去嗎?」

「現在阿哈特赫倫的出口被堵住了,用普通的方法我想是出不去的」





莉娜環視周圍。





「蒂蒂,在嗎?」





莉娜喊向妖精們。

可是,沒有回應。





「拜託了,我離開這裡。有不得不去見的人喔」

「……雖然性格比較我行我素,可是蒂蒂也是精靈吧?應該是不會協助阿諾斯離開這裡的不是嗎?」





莎夏臉上浮現出不明所以的表情。

但是,下一個瞬間聽到了聲音。





「困擾嗎?」

「誰感到困擾?」

「是莉娜」

「莉娜她在困擾」





妖精蒂蒂們,和迷霧一同出現了。





「太好了,蒂蒂。我想離開這裡。不可以嗎?」





蒂蒂在莉娜的周圍飛來飛去。





「被囑咐不能出去」

「魔王和魔王的同伴不能出去」

「因為阿維斯・迪爾海維爾覺醒了」

「蕾諾的孩子,不守護不行」





蒂蒂們好像沒有協助的打算。

但是,莉娜再次以認真的表情訴說。





「拜託了,蒂蒂。幫幫我。這是,我最後的願望了」





於是,蒂蒂們聚在一塊,凝視著莉娜的臉。





「那,要偷偷的喔」

「偷偷的就可以」

「對誰都要保密」

「不能說喔」





麗娜滿懷笑容的點點頭。





「好,約好了喔」





妖精們向森林深處飛去。





「這邊喔」

「這邊這邊」





追在蒂蒂她們身後,周圍逐漸漂浮起迷霧。

那霧越來越深,覆蓋著森林裡的樹木和花朵。





「在霧的對面,能看到什麼?」

「看到什麼」

「看到草原?」

「是草原ー」





接著眼前出現一個眼熟的場所。





「再見,莉娜」

「再見吶」

「再見吶、莉娜」

「下次再見呢」





蒂蒂她們消失後,伴隨迷霧逐漸消失我們也穿越大精靈之森。

周圍變成了沙利斯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