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 三位一體

離開碑石城後,四周是雲之迴廊。


環顧四週,在雲的縫隙中有一座橋。橋的對面是一片綠油油的地面,後面建立著一座小城堡

這次,應該是真正的精靈王之城吧。

踢向地面後,下一個瞬間我的身體便來到了城堡面前。

將手伸向門,接著打開。

是雷和精靈王戰鬥的痕跡吧,城堡內部到處都破破爛爛的。

地板裂開、柱子坍崩,牆壁上有好幾個斷痕。

但是,比其他都還引人注目的是聲音。

安靜過頭了。

就在剛才,精靈王和雷展開了激烈的戰鬥。

如果還在繼續的話,很難想像現在會連一點聲音也沒有。

是已經決出勝負了嗎?

邁開步伐,來到了精靈王的寶座所在之地。

誰也不在。雷也好米薩也好,連精靈王的身影都沒看到。

在不遠處有著大量的鮮血所形成的水窪。

落在中心的是一枚紅色的寶石。





「呼姆」





我將赤紅的寶石拿在手上,接著讓它浮起。

以球狀的魔法陣將其包起後,再從四面八方覆蓋上魔法陣。





「<封咒縛解復>」





這是能解除封印、詛咒、束縛的魔法。

寶石逐漸出現龜裂,接著破裂四散。

伴隨著淡淡的光輝,出現在那的是遍體麟傷的雷。

他已經連站著的力量也沒有了嗎,雷當場便倒在地上。

我以手臂支撐著那個身體。





「雖然靈神人劍和一意劍都被封住了,沒想到你竟然會輸阿」





使用<總魔完全治癒>治癒雷的傷口。





「米薩呢……?」





之所以會問這個問題,是因為在確認米薩發生什麼事之前,雷就已經被封印在寶石中了吧。

如果她死了,那麼遺體應該會留在這裡。

會把她帶走是不想讓我使用<蘇生>的緣故嗎?

但是,我不認為精靈王那麼做有什麼意義。

之所以殺死米薩,是因為這樣更容易將雷打倒而已。

但是,那傢夥雖然封印了雷,但是沒有殺掉。

要完全消滅擁有七個根源的他,無論如何時間都不夠充裕吧。

在我來以前就逃跑了嗎。

如果目標本來就是毀滅米薩的話,根本沒有必要如此拐彎抹角。

在我目所能及之前,直接讓她的父親通知她,早早叫她出來就可以了。





「認為是精靈王把她帶走的比較妥當吧」

「……是打算做為人質……的意思嗎……?」

「又或是說,米薩可能就是神之子。也能考慮打算利用那股力量吧」





呼姆。可是,感覺沒有連上線呢。

是漏看了什麼嗎?

不對,應該是還少了些什麼。

再有一些契機的話,總覺得真相就能大白了。





「……阿諾斯。精靈王,大概是」

「辛嗎?」





雷點著頭。





「雖然好像在隱藏刀法,但總覺得是和他相像的劍技。大概是因為精靈之力,好像變得比兩千年前更強了」





在兩千年前的魔族中,能像現在這樣壓制雷的男人也只有辛。

這樣咒王的部下能持有半把魔劍的事也足以讓人接受。

確實,潔絲特說過精靈王早在兩千年前就存在了。

那麼說,辛他沒有轉生嗎?

那傢夥竟然沒有遵守告知我的事情。

還是說,發生了無法遵守的事情呢?

也許那就和現在辛的行動有關也不一定。

在我轉生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他會站在精靈王的立場上?





「阿諾斯!」





回頭一看,莎夏和米夏從門對面跑了過來。那之後愛蕾諾、瑟希婭也在。

看來,全都順利突破試煉了嗎。





「快看!迪爾海德的魔法放送!」





米夏給我看<遠隔透視>裡映出的影像。

場所為魔王城德爾佐格德的王座之間。

有人正坐在那上面。

帶著不詳的面具,身上披著垂至腳邊的大衣。





「魔族的同胞們喔」





他莊嚴的張開口。

簡直就像在扮演暴虐的魔王一般。





「先前的戰爭中,我們知道了人類有多麼愚蠢。不只是人類。這個世界正在腐朽。因此,我等魔族必須糾正他」





那個聲音和雷戴著面具時所發出來的相同。





「繼承暴虐魔王之血的尊貴的皇族們阿,集合至我的身邊吧。來到暴虐的魔王阿維斯·迪爾海維爾身邊。和我一起,正確的支配這個世界」





明顯不同。

他的話語中,包含著無法想像是剛才的精靈王的怨念。





「離始祖最遠,卑賤的混血們也是。臣服於我等面前,化為食糧便是。在這個迪爾海德中,我的血統才正是絕對的唯一規範」





假面魔族站起身,大大的張開雙臂。





「來吧,我所創造的七個魔族喔」





這時浮出了七個魔法陣,透過魔法<轉移>,有七個魔族被轉移至他的面前。

是七魔皇老。他們為了向假面魔族盡忠而貴在地面,頭深深垂下。





「回答我、七魔皇老。我為何人?」





七魔皇老一同發言。





「暴虐的魔王阿維斯·迪爾海維爾大人。是支配世界的尊者」

「敘述我等訴願吧」





七魔皇老齊聲說道。





「只有皇族統治的世界,才能實現正確的理想」





假面魔族向前踏出一步。





「現在有個與我等理想背道而馳,愚蠢的混血魔族」





假面魔族又踏了一步,舉起雙手。





「告知全體皇族」





以莊嚴的、充滿怨念的聲音,他如此說道。





「殺掉不適任者」





再次,他發出聲音。





「殺掉阿諾斯.沃爾迪戈德!」

那句話伴隨著魔力,彷彿詛咒一般纏繞在七魔皇老身上。

不對,詛咒甚至跨越<遠隔透視>滲透而出,漆黑的影子逐漸纏繞在雷與米夏、莎夏身上。





「什麼阿、這個?」

「言語的詛咒」

「雖然感受到某種強制力,但沒有那麼強呢」





雷嘟噥著。





「真讓人不舒服哇」





莎夏以<破滅之魔眼>狠狠的瞪一眼後,詛咒被消滅了。

原來如此。

是這樣嗎。





「這傢夥不是精靈王」





使用<轉移>想去往魔王城德爾佐格德,然而並沒有成功。似乎展開了封住<轉移>的反魔法。

話雖如此,為了能讓自己的陣營進行轉移,而留下了一點漏洞。如果是魔力弱小的魔族就能通過吧。

我用魔力構築出和自己一模一樣的魔法體,使用<轉移>飛往魔王城。

一集中意識,眼前瞬間變的雪白,下一個瞬間我的視野中出現了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的身影。





「什麼……!?」





七魔皇老蓋伊歐斯看見我的魔法體後大喊著。





「真是費解的謎題呢。但是,我已經得出了答案喔」





我如此說道,緩緩的踏出腳步。

七魔皇老一同站起身,朝我描繪魔法陣。

抬起手制止那個以後,阿維斯·迪爾海維爾俯視著這邊。

我靜靜的張開口。





「阿維斯·迪爾海維爾,是根據暴虐魔王的傳說與傳承為基礎而誕生」







說完這句台詞,假面魔族身子瞬間有了反應。





「這就是你的真身阿,米薩」





阿維斯·迪爾海維爾什麼也沒說,只是盯著我看。





「和吉克比試智慧的時候,我問了那傢夥『暴虐的魔王是誰?』。那傢夥的回答是艾魯多梅多。這明顯是在撒謊。但是,在詢問真面目相關事的時候卻沒有撒謊」





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就是對何我有關的事情撒謊了吧。但是,怎麼樣也無法理解。

和我有關的事情,吉克根本沒有什麼說謊的理由。





「然後,那傢夥這樣說道。『15年前,大精靈蕾諾和魔王的右臂辛.列格利亞之間生了孩子。那就是米薩.伊利奧羅格。

但是,這正如天父神諾瓦斯加利亞所盤算的那樣。名為米薩的精靈所傳承的,就是毀滅魔王的秩序。於是那個傳承並不是在魔族或人間,而是在眾神間流傳』這樣」





毀滅我的神之子只有一個,是我部下中的某人。





「這個是騙人的。那傢夥在『大精靈蕾諾的孩子』上撒謊了。

蕾諾和辛之間並沒有孩子,作為米薩精靈傳承的,並不是用來毀滅暴虐魔王的秩序。暴虐的魔王,阿維斯·迪爾海維爾,這才是塑造她根源的傳承與傳說」





作為精靈的傳承與傳說,換句話就是指神之子。半告訴我真相、半撒謊說這是毀滅魔王的秩序,都是為了混淆我的視線。





「如果知道米薩是暴虐魔王的話『暴虐的魔王是誰?』這個問題,無論回答我或是阿維斯·迪爾海維爾都可以。

而且米薩和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理所當然都是大精靈蕾諾的孩子。也就是說,這個回答能包含所有蕾諾的孩子在內,漂亮的以謊言成功回答了所有問題」





沒有回答阿諾斯.沃爾迪戈德這個半正確的答案,那傢夥撒謊答艾魯多梅多(織死王)





「因為我對此感到疑惑,注意到這點的吉克才立即終止了智謀比試」





當然,只憑這場智謀比試根本無法找到正確答案。





「想要殺死梅爾赫斯,是為了在通知魔王再臨的慶典舉辦時,不讓阿維斯·迪爾海維爾是假貨的流言在迪爾海德上流傳。

如果傳遞了事實,傳說與傳承消失的話,米薩便會染上精靈病無法露出真身」





換言之,還好沒有成功殺掉梅爾赫斯。

如果七魔皇老知道自己被視為目標,那麼就不得不隱瞞蹤跡。

這樣一來,儀式的通知便會延遲,直到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的傳承傳說消失前,會有一段緩衝期。

實際上如果沒有那一次的襲擊,早在今天以前就會傳達根本沒有阿維斯·迪爾海維爾這人了吧。





「差點被咒王的部下,以及被精靈王殺死的米薩,是因為身體感受到危機所以才勉強讓自己覺醒」





如果這麼考慮,雷陷入危機這事也起到一定的作用吧。

為了幫助戀人,米薩打算釋放沉睡在自己體內的力量。然後,作為雷諾親子的力量覺醒了。

但是,那還不夠完全。雷諾親子的力量,不過是她作為精靈的一半力量而已

她的真身暴虐魔王,阿維斯·迪爾海維爾也同時想要覺醒。





「那個假面,卡農在扮演阿維斯·迪爾海維爾時曾經向民眾揭示過。通過傳說傳承而誕生的精靈,其形態會被人們的印象左右」





精靈會透過傳說與傳承誕生。

沒有什麼是比經過兩千年後的這個時代,更能讓原本不存在的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的傳說與傳承更能滲透至魔族與人類之間的吧。

正因如此,米薩儘管是半靈半魔,卻持有不因精靈病困擾的強大根源。





「有什麼想反駁的嗎,米薩」





接著,那傢夥說道。

與往常一樣的,以她的聲嗓。





「米薩.伊利奧羅格不過是暫定的姿態」





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緩緩的將手覆在假面上,接著取下了假面。

假面的效力消失,像是要彰顯真面目一般,宛如深海般的頭髮長長的、輕輕的顯現了。

脫下大衣後,下面穿著的是賓黑色的禮服裙。

雖然多少成熟了一些,但她的容貌毫無疑問的,正是米薩.伊利奧羅格。





「吾為阿維斯·迪爾海維爾。是要讓迪爾海德作為皇族之國,爾後正確導正這個世界的人。為此,另一個暴虐魔王阿諾斯.沃爾迪戈德。要將作為不適任者的偽物,給消滅」





有些精靈持有著暫定與真實的姿態。

真身現形時,得到強大魔力的副作用是心靈與暫定之姿時相去甚遠的情況並不少見。

她現出真身的現在,米薩的人格便被拉到裏側,而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的人格則表面化了。

是至今為止在迪爾海德與阿瑟席翁上不斷流傳承著的,阿維斯·迪爾海維爾的人格





「你無論做什麼都是徒勞的。這個魔法放送在迪爾海德上流傳著。這樣一來,魔族們便不得不認同我是暴虐的魔王。要問為何,正因吾是作為暴虐魔王的傳說而誕生的精靈」





七魔皇老向魔法陣注入魔力。





「正是如此。她才是,暴虐的魔王阿維斯·迪爾海維爾大人,毫無疑問才是我等魔族之王」





梅爾赫斯說道。

做為暴虐的魔王傳說而具象化的大精靈,擁有著能讓一切事物認同她為暴虐魔王的力量。

就像阿哈特赫倫是個不可思議的森林一樣,就像大精靈蕾諾是所有精靈之母一樣,不論誰、說些什麼,她都是暴虐的魔王。





「我能預見妳的企圖喔。理滅劍對吧。為了得到將其納入自己手中的時間,所以才讓我不能使用<轉移>來這呢。不然的話,現在馬上就殺掉不適任者的我就行了」

「沉默便是,反抗暴虐魔王的愚者喔」





阿維斯喊完後,七魔皇老一同放出<灼熱炎黒>。

赤黑色的太陽,當場將我的魔法體燃燒殆盡。

魔法體沒什麼反抗的能力。

即使能對話,本身也沒有戰鬥的魔力。





「呼姆。真是愚蠢呢,阿維斯·迪爾海維爾」





對於我的言詞,她露出冷笑。





「你才是無比滑稽呢。阿諾斯,你的一切已經被全部奪走。那個名子、部下、城也是。現在的你才是真正的誰也不是,就只是個魔族罷了」





雖然被火焰包圍,但我還是揚起嘴角。

咕咕咕的,實在忍不住的從心底放聲大笑。





「咕咕咕、咕哈哈哈哈哈。妳說全部?從我這裡奪走了?誰啊?妳嗎?」





眼前的阿維斯·迪爾海維爾所持有的魔力,為什麼會如此非同尋常呢。

畢竟是因暴虐魔王的傳說而誕生的精靈。其持有的魔力應該能和我匹敵吧。

儘管如此,我還是輕輕的嘲笑著那個大精靈。





「別得意忘形了,冒牌貨。就算妳奪取了我的名子也好、部下也是、城堡也罷,妳也不可能奪走我本身的存在」





視野被火焰所染紅,魔法體快消失時,我光明正大的宣言著。





「儘管去作妳的富貴夢便是。直到真正的魔王歸來為止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