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 予兆

精靈王穿著的漆黑鎧甲半毀,血以驚人的氣勢湧出。


面具龜裂的瞬間,精靈王一隻手將其按住。

被<聖愛劍爆裂>直擊卻還能行動,是多虧於面具或鎧甲,還是包覆精靈王自身的反魔法的功勞呢。

雖說如此,那傢伙基本已經沒有武裝了。





「這下分出勝負了吧?就算你在怎麼強,失去了劍也不能邊按住面具邊戰鬥吧?」





雷將散發著光芒的愛劍指向精靈王的鼻尖。





「……恩,也是呢……」





精靈王第一次說話。

他的手緩慢的從面具上放開。

面具的縫隙逐漸變大,崩落。

從些微窺視到的露出的嘴角間,魔力正在洩漏。

就在雷被他的真面目所吸引目光的瞬間。

吹來了溫暖的風。

乘著風,微微散發著綠色光芒的螢火蟲纏繞著精靈王的面具與鎧甲,以及被折斷的寶劍。

接著面具、鎧甲與寶劍,就在眼前逐漸被修復。

與風共同乘來的是治癒螢-賽涅特羅。能使精靈的傷口癒合,又被稱呼為精靈的醫生。

面具和鎧甲都是由精靈創造的吧。

當他們被修復成完好如初時,精靈王揮動寶劍。





「呼嗚……!」





預測到精靈王的刀法,雷用愛劍擋開了艾伊魯亞羅。

為了完成五芒星,使劍的軌跡無論如何都會有所限制。

但是,明白這點的精靈王在中途改變了劍的軌道。

陸陸續續擊出的艾伊魯亞羅狙擊著雷的心臟。

擁有七個根源的雷,即使受到這種攻擊也不會造成致命傷。

不奪取性命,只以砍斷假面為目標,雷用力揮舞著愛之劍。

為了不被治癒螢恢復,這次打算一擊就將它摧毀吧

寶劍"嗖"的一聲貫穿了雷的心臟。

雖然左胸前滲出了鮮血,但他還是以全身的力量揮下劍。





「<聖愛劍爆裂>!!」





伴隨著爆炸發出巨大光芒的愛劍,朝著精靈王的假面直斬而下——





「……咕…………!」





在面具即將被斬裂的時候,愛劍被阻止了。

雷的右臂從根部被變成了藍色的寶石。

在交錯中,精靈王貫穿了雷的心臟,並且在自己的假面被斬裂前,在他的右臂根部留下了小小的五芒星傷痕。

愛劍發出聲響滾落在地。<聖愛域>的光芒消失,地板上只剩下被折斷的不折劍

在無法使力的狀態下,雷的右臂無力的垂下。

所描繪的小型五芒星,即使無法將本人給封印,也能奪走他斬殺人的能力吧。

話雖如此,能在雷不間斷的捨身攻擊間同時傷了他心臟和右臂根部,這傢伙的水平果然非同凡響。





「假設,你過去曾經和我戰鬥過的話」





<聖愛域>的力量集中在雷左手折斷的精靈劍上。他一邊握著綻放巨大光輝的愛之劍一邊說道。





「劍技比我還要優秀的對手,我只知道一個人呢」

「勇者卡農」





精靈王說道。





「經過了兩千年,沒有什麼事是永恆不變的」





交錯的視線中,火花四濺。

兩人像是彈飛般的揮舞著劍。

這是純粹的速度與速度間的勝負。

想要砍斷假面的雷的劍擊,與必需描繪五芒星的精靈王的劍擊。情況有利的是哪一邊根本連想都不用想,勝出這回合交手的,果然是精靈王這邊

雷的劍落在地上,他的左臂無力的下垂著。

和先前同樣,這次是左臂被描繪五芒星,青藍色的寶石覆蓋在根部上。





「結束了」





劍光閃爍。

揮落的寶劍描繪出完整的五芒星——就在咫尺間,軌道產生了變化。

宛如箭矢一般,數百條雷電朝著精靈王飛來。

那些全部都被他用艾伊魯亞羅給斬開。

雷在空中化作赤紅的寶石,啪嗒啪嗒的落下。

「雷同學,快後退!」





米薩從手中施放出雷電。

是風雷精靈的力量。





「精靈魔法—」

宛如以前就知道一般,米薩舉起雙手描繪魔法陣。

她的魔力急速上升。

在此同時,米薩栗色的毛髮逐漸改變顏色。

變成深遂的、深邃的,讓人聯想到深海般的顏色。

她的背後,出現了六枚結晶狀的羽翼。

穿著的白色校服也變成含有青色與典雅黑設計的——槟黑禮裙。

相合貝首飾,也變成有著十芒星設計的項鍊。

這是她作為精靈的真身嗎,那個姿態,和大精靈雷諾非常相似。



「<大樹惠葉>」





魔法陣中出現的是大樹的葉子,它貼在後退的雷的右臂與左臂上,緊接著束縛雷兩手的青寶石便應聲碎裂。

同時,胸前的五芒星魔法線也消失了。





「……這就是,妳的真身嗎……?」

「阿哈哈……好像,是呢……?雖然沒有什麼實感……但至少是人的姿態我到是安心了呢……」

「身體如何?」





半靈半魔與精靈相比,大多都缺少足夠的傳承與傳說,其根源很容易變得薄弱。

變成真身的話就更加是如此了。





「沒事的喔。從以前開始,我就只有"有精神"這項可取之處了說。而且雷同學可是陷入了危機中,我可不能說些喪氣話呢」





米薩雙手描繪魔法陣。

是精靈魔法的術式。





「<靈風雷矢>」





無數的雷之矢朝精靈王飛去。

像是追趕在其後一般,雷雙手持著<聖愛域>之劍奔跑著。

為了迎擊,精靈王這邊的風雷精靈同樣施放出幾百道雷矢。

雷與雷的衝突,使室內響起"嘎嘎嘎嘎嘎嘎"尖銳刺耳的聲音。





「哈阿!!」



接近精靈王的雷,一面用右手的愛劍揮向他的假面,一面故意誘導他攻擊自己的胸前。

寶劍描畫五芒星。如果是精靈王的實力,在交錯的一瞬間半道這種事是可能的吧。

雷打算在他完成最後的五芒星之前,先將那傢伙的假面破壞掉吧。

朝著假面揮落的<聖愛域>之劍,精靈王輕微避開後用肩膀承受。

漆黑的鎧甲被切開,光之刃刺入他的肩膀。

精靈王再次向前踏步。

寶劍再次舞動。同時間雷左手的也劍行動了。

劍光閃爍,雷瞪大雙眼。

精靈王沒有揮下劍而是更加深入,以擦肩而過的方式避開了雷的攻擊。

瞄準的目標只有一個。

猛然回頭的雷,瞬間看到的是鮮血湧出的景象。





「……阿…………」





精靈王的寶劍貫穿了米薩的心臟。

雷手中的光之劍消失了。

將愛轉換成魔力的<聖愛域>也是,如果那份思念消失的話也就無法繼續使用。

米薩的性命即將消失。





「…………」





小口的嘆了口氣,雷冷靜的盯著精靈王。

經歷的修羅場經驗已經有無數次了吧。若是被憤怒所吞噬,那麼最終誰也保護不了,這點已經理解到令他討厭的程度。

正因為看重米薩,他才靜靜的,冷靜而透徹的注視著她的性命消失。

一步,雷朝著精靈王的方向刻印了腳步。

就在這個時候——



***





魔眼被切斷,無法看見雷的視野了。





「別東張西望阿,魔王。反魔法疏忽了喔」





我奔馳在雲之橋上。

精靈王的城堡就在眼前。

擋住我去路的人士,緋碑王基里奇里斯。

那傢伙用魔法切斷共享雷視線的魔法線路。





「這是個好機會。讓汝,好好瞧瞧吾輩這兩千年間的研究乘過吧」





緋碑王在上空描繪巨大的多重魔法陣。

"呼"的忽然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座如山一般高大的緋色碑石。

能讓人感受到悠久歲月的魔力片從中溢出,大氣激烈的震盪著。





「來吧,另眼看待便是。經過兩千年的鑽研,逼近深淵深處的魔法偉業。這正是,緋碑王基里奇里斯,偉大——的……」





在那傢伙還在高談闊論的時候,我以右手穿過他的腹部。





「……咳呼…………」

「還是老樣子呢,緋碑王。戰鬥可不是研究發表會。要使用大魔法的話,首先要瞄準對方的空隙阿」





在緋碑王的體內描繪魔法陣。

我一下子抓住在那個凝膠狀身體中流動的魔力。





「<魔咒壞死滅>」





這個是能讓對手的魔力當場爆走,直到死亡的詛咒。

基里奇里斯的身體上出現漆黑的蛇斑,像是要吞噬那傢伙一樣開始激烈的鬧騰著。

"咕啾"的,凝膠狀的身軀無法再保持原型以後變成了水。

像是被詛咒所侵蝕一般,漆黑、腐朽著。

我將手腕拔出,在裡面留下<魔咒壞死滅>的魔法陣。





「<根源死殺>」





如果直接讓魔法陣穿過指尖,右手便會被染上漆黑。

我捉住漂浮在虛空的<魔咒壞死滅>的魔法陣,接著用力將其捏碎。

宛如覆水一般,基里奇里斯連同根源一併四碎散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