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 神隱

隱狼朱奴爾嘴朝著天,發出狼嚎聲。


"咚咚咚咚咚咚"的巨雷浪應聲落下,纏在朱奴爾身上。

發出"啪咭啪咭"的無數道雷電,宛如保護牠的鎧甲一般。

如果去碰觸的話,馬上就會被燒焦的吧。





「徒勞之舉」





冥王伊傑斯的右手指甲銳利的延伸而出。

接著貫穿了自己的左胸。

伊傑斯拔出右手後,大量的鮮血向外溢出。

那是冥王力量的來源。那傢伙正是以根源所流出的魔力與血液混和來製作魔槍的。

血液開始變化,構築出紅色的長槍。

是可以貫穿次元的槍,紅血魔槍-狄希特阿提姆。





「我的魔槍沒有無法貫穿之物。無論多麼堅硬的鎧甲、多麼迅捷的速度,在狄希特阿提姆前沒有任何意義」





放下重心,將槍尖指向目標,伊傑斯穩穩的架起長槍。

雖然與朱奴爾之間的距離還有十米左右,但那已經是在冥王的攻擊距離內了。

不對,伊傑斯的魔槍並沒有"距離"這種概念。





「上了喔」





伊傑斯刺出狄希特阿提姆。

長槍的前半部消失,忽然出現在朱奴爾纏繞的雷鎧內側。

一瞬間,朱奴爾以閃電般的速度向旁邊跳開。





「鬆懈」





要追趕高速奔馳的朱奴爾是相當困難的吧。

但是,狄希特阿提姆的槍尖並沒有因為隱狼的速度被甩開,而是刺入牠巨大的軀體。





「哼奴!」





伊傑斯用力的舉起突刺的槍。

隨著鮮血的溢出,朱奴爾的身體被分成了兩半。

但是,伊傑斯沒有大意,而是再次架起長槍。

他單隻的魔眼正在窺視著隱狼的深淵。





「我知道那個身體是假的。快顯現真正的姿態吧」





被一分為二的朱奴爾軀體變成了魔力粒子後逐漸消散。

撕裂般的聲音響起了。





「——吾為隱狼朱奴爾。絕對無法被看見身影的,神隱的精靈――」





宛如地鳴般的雷鳴聲轟隆作響,四周的黑雲上閃過無數的雷電。

他們全部都變成狼的形狀,發出巨大的咆嘯聲。





「呼姆。大概有一百隻吧」





為了守護莉娜,我展開反魔法和魔法屏障。





「待在那不要動」

「唔、恩」





雷聲轟鳴,化作狼的無數道雷電以超越音速的速度疾馳來。





「不管有幾隻都是一樣的」





伊傑斯以中心為支點,開始高速旋轉魔槍。

撲過來的雷之狼被紅色的長槍撕裂,後面的狼也瞬間消失了。

但是,在那之後雷鳴聲再次轟隆作響,比上次的數目多出兩倍的雷狼出現在眼前。





「隱狼朱奴爾神出鬼沒,不知從何處出現,將人拐去不知何處的彼端。關於神隱的精靈,這是最經常被提起的吧」





眼前的雷狼都不是朱奴爾的本體。

話雖如此,翠綠書中也沒有記載朱奴爾的真面目。





「那麼,如果把雲霧都吹散的話又如何呢?」





我舉起手,描繪多重魔法陣。

目標是此處的所有雷雲。





「<風滅斬烈盡>」





風之刃肆虐著,將所有的雷雲片甲不留的切碎。

雷雲盡滅以後,周圍只剩下被無數大樹枝所覆蓋的景觀。

因為作為落腳處的雲消失了,我透過<飛行>落在附近的樹枝上。然後讓莉娜飛到稍微遠點的樹枝上落下。





「那麼,如果雲接著又出現的話,就表示應該和本體有所關連了吧?」





剛說完以後,大樹的其中一根樹枝著火。

樹枝不斷燃燒著,不久後火焰擬態成狼的樣子,發出狼嚎聲。





「呼姆。看來不是雷電也沒有關係呢」





炎狼們朝周遭的樹枝發起突擊,點燃了更多的樹枝。

然後那些被點燃的火焰又一次形成狼的形狀,再次突襲周遭的樹枝。

炎狼的數目在眾目睽睽下不斷增加。





「盡玩些小把戲」





冥王伊傑斯緊握左手。

他用指甲弄傷自己的手,接著滴落手上的血液。





「<血霧雨>」





血之霧雨開始在這個場所落下。

當那些雨滴附著在炎狼身上後,炎狼們瞬間被蒸發,同時火焰也被撲滅。

樹枝上的火焰全被魔法<血霧雨>給撲滅了,炎狼全部被消滅。

但是,僅在彈指之間,這次是落下來的陽光化為狼形。

無數的光狼攀附在樹枝上,同樣狼嚎著。

從近處看,狼的身上散發著如同太陽般耀眼的光芒,使我們眼睛變得模糊。

下個瞬間光狼露出銳牙,以與光速相差無幾的速度一同飛來。





「<四界牆壁>」





將漆黑的極光化為傘支,遮擋陽光。

光狼很快便消逝而去,但這次卻又颳起了一陣風。

宛如龍捲風一般捲著漩渦,形成了狼的樣子。

數百支風狼包圍著我們。

已經架好魔槍的伊傑斯,忽然像是注意到什麼一樣,單之魔眼回顧著四周。

「……精靈姑娘呢…………?」





到剛才為止莉娜都還在上面的樹枝現在卻沒有人。

展開的反魔法和魔法屏障全都還保留著。

環顧四周,莉娜的身姿消失的無影無蹤。





「呼姆。是被神隠了吧」





我的魔眼一瞬也沒有離開過莉娜。

儘管如此,她還是消失了。

這肯定是隱狼朱奴爾幹的好事吧。

就在這個時候,風開始刮著。

同時,風狼們的爪子與牙齒也撲了過來。





「火也好風也好下場都是一樣的」





伊傑斯突出魔槍,將風之狼全數消滅。

可是,旋風進一步增加風狼。

如果做出牆壁去擋住旋風的話,風狼就會消失了吧。

不過之後又會以別的媒介誕生狼了吧。

隱狼朱奴爾肯定在某處。

證據就是莉娜被神隱了。

她的行動中,應該有什麼能找出朱奴爾本體的相關提示。

直到消失前,莉娜都做了些什麼呢?

被神隱的時間點,應該是以<四界牆壁>擋住撲來的無數光狼的那個瞬間。

也沒有被光狼所吞噬。

但就算是這樣,她還是消失了。

其理由是——





「呼姆。原來是這樣嗎」





嘟噥完後,伊傑斯的<思念通信>發來了。





『發現什麼了嗎,魔王』

『阿阿。接下來,抓住隱狼朱奴爾吧。那傢伙的體內應該有被神隱的人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理,但大概與魔法空間差不多吧。

你的魔槍可以貫穿所有的次元。應該能在裡面創建入口』





話說如此,朱奴爾也不可能默默的被打倒。

一定要想個不會被牠發現的方法。 





『機會只有一瞬間。失敗被牠逃掉的話一切就結束了』

『一瞬的時間就夠了。如果你真的能抓住牠的話』





舉起手,當場描繪魔法陣。

那傢伙也好我也好,絲毫都沒有考慮過對方會失敗。

雙方都知道彼此的實力。

我們曾經是敵人,也曾經是夥伴。





『風靜止、聽聞我聲』

「<血球体>」





冥王的左手灑滿鮮血,接著變成能覆蓋這個寬闊空間的薄球。

內部變成了無風的空間,風狼們消失了。

同時<四界牆壁>消散,太陽光再次從頭頂降臨,光狼們再次現身。

我再次以魔眼凝視著,果然,這些傢伙並不是讓隱狼朱奴爾現姿的條件。

那麼,為什麼莉娜會被神隱了呢。

那個時候,襲擊過來的光狼發出令人炫目的光芒。莉娜因此反射性的閉起雙眼的緣故吧。

絕對看不見身姿的,神隱的精靈。

如果只是按照隱狼朱奴爾台詞的字面意義來理解的話,就不可能看見他的姿態。

反過來說,只有在看不見他的時候,朱奴爾才會出現。

這大概也是屈於什麼原理吧,真身只會在閉起眼睛的人面前出現。

不是眼睛看不見,而是睜開眼睛的時候確實不存在。

恐怕,這就是神隱精靈的特性吧。

我閉上雙眼和魔眼。

既沒有聲音,也沒有氣息。

但是,現在確實應該就在這。

為了將我神隱正準備襲擊我吧。

<森羅萬掌>之手伸向眼前,接著確實抓住了什麼。

下一個瞬間他實體化,存在誕生了。

撕裂的聲音在頭上迴響。





「——能將絕對不會被人看見的我給抓住、幹的漂亮。可以通行、阿諾斯・沃爾迪戈德—」





聽到了開門的聲音,隱狼的觸感從<森羅萬掌>手上消失了。

睜開眼睛後,眼前沒有隱狼朱奴爾的姿態。

只有站著的伊傑斯。





『如何?』





我發送<思念通信>。





『不可能失敗吧。為了不讓那隻狗注意到,我在隱蔽的空間內開了個洞,做了記號。之後可以通過<轉移>過去』





如果在魔法空間內開了個洞,要進行救助也十分容易。

一度被狄希特阿提姆貫穿的東西,是無法輕易變回原貌的吧。





『那個精靈姑娘和你的手下就交給我吧』





伊傑斯的性格雖然不善於變通,但和吉里希里斯不同,他不是個言而無信的男人。

冥王最忌諱的便是卑劣的手段。





『如果不會和你戰鬥就好了呢』

『那要看接下來的發展。這次只是正好利害一致罷了』





我把伊傑斯留在那,朝著門的對面走去。

途中,我目光朝向雷的視點。

接著看見了精靈王的身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