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 隠狼朱奴爾的考驗

雷從台座上跳下來,接著把手伸向米薩。


她握著那隻手,像是要撲進雷的胸膛一樣從台座上下來了。



「接著往上走就可以了吧?」



雷仰望著圓形房間內中央生長的大樹。

像是為了給手腳做支點般,每隔一段間隔就長著一根枝條。



「唔嗯。從那裡上去的話,我覺得馬上就能到達天際了」



莉娜透過<思念通信>傳達話語。



「那麼,這前面應該有精靈王吧」



米薩說道。



「關於精靈王的事,有一個挺麻煩的可能」



我傳達道。



「是啥?」

「在魔劍大會上進入梅爾赫斯使盡全力製作的<次元牢獄>的那個假面男子,很可能就是精靈王」

「……阿諾斯說的人,是那個帶著阿沃斯・迪爾希維爾面具的男人嗎?」

「是阿。但是那邊的假面是能完全隱藏魔力的魔具。和你所擁有的東西相比,設計上有那麼點不同」



雷經過短暫的思考後,說道。



「好像有什麼目的吧?」



和我有相同的疑問吧。

雷似乎也還沒想到。



「現在還不知道。但是,在魔劍大會那時威脅你的男子很有可能就是那個假面男」



雷呼小聲的吐了吐氣息。



「……我還以為全都結束了呢」



阿沃斯•迪爾海維的事情解決後。

我和雷都以為世界這樣就和平了。

但是,總覺得胸前毛燥不安。



「先去可以吧?」

「就算我讓你別去你也不會聽的吧」



雷爽朗的微笑著。

他就是那樣的男人。



「如果還沒有結束的話,一定要做個了斷。這次,肯定要透過這雙手達成」



從情況還看,我被神隱的部下們不一定能一直保持平安。

甚至現在這個階段都很有可能已經不安全了吧。

精靈王是什麼人,應該盡早確認其目的吧。

如果對方想要破壞這個時代的和平,不能放著不管。



「嘛,是你的話我也沒有擔心的必要。我也馬上就會過去的」

「雖然我無法想像會有什麼事態,是不得不借助阿諾斯的力量就是了」



有著靈神人劍和一意劍,並且手持七個根源的雷都無法戰勝的對手根本沒有幾個。

如果精靈王是那種敵人的話,我就不會感到胸前如此毛躁了吧。

說是這麼說,對手好歹也是阿哈特赫倫的精靈之王。

從至今為止的考驗傾向來看,很難認為會是一場堂堂正正的比賽。

即使雷優於精靈王,也還是大意不得。



「米薩」



雷朝她的身體伸去手。



「欸、阿、呀……」



轉眼之間便擁抱著她,雷微笑著。



「抱歉呢。這樣會比較快」



說才剛完雷便抱著米薩跳躍著,一個接一個的從枝頭跳往另一個枝頭,眼看就這樣緩緩爬上大樹。

透過<遠隔透視>看見那副模樣後,我也決定繼續前進。

為了不讓精靈王知道我和潔絲特聯合,我們便在花田分手。

回到原來那看不見的樓梯上,我和莉娜兩人向上爬著。

雖然途中遇上幾次考驗,但憑著莉娜的記憶和我的魔眼看穿深淵後順利的突破。

還在以天際為目標的途中,莉娜忽然提高聲調。



「阿諾斯,你看」



她指著<遠隔透視>。

雷正好爬完大樹了。

他所在的位置處於雲之中。

雪白的雲化為地板、變成牆壁、天花板、形成一個寬闊的房間。

雷環顧四周,發現通往裡面的兩扇門。

他想往前走的時候忽然停住了腳步。

注意到什麼氣息了吧。

雷拔出一意劍的瞬間,周圍雲的顏色逐漸變黑。

下一個瞬間眼前閃耀著光輝,響起了猛烈的雷鳴聲。

被無數道雷光照耀著,現身在那裡的是一匹巨大的狼。



「隱狼朱奴爾……」



米薩嘟噥著。因為在書之森學習過,所以知道牠的樣子。

將兩千年前的魔族們神隱的,精靈王的看門狗。

朱奴爾張開嘴,發出撕裂般的聲音。



「—可以通行—」



一瞬間,雷和米薩露出滑稽的反應。



「我還以為會有甚麼考驗呢?」

「—這個房間沒有考驗。可以通行—」



朱奴爾爬起身,以讓路為目的從門前讓了開來。

吱的一聲,兩扇門自動打開。

門後的是大樹的盡頭,生長很茂盛的樹葉與延伸下去的雲之迴廊。

「別離開我身邊」



雷對米薩如此說道,慎重的走著。

經過朱奴爾身邊,兩人踏上雲之迴廊。

再次發出聲音,兩扇門關上了。

朱奴爾既沒有襲擊也沒有給予考驗。



「……還以為會發生什麼事呢?」



米薩鬆了口氣說道。

但是,雷卻露出微妙的表情。



「要是精靈王對我們沒有敵意,單純是個精靈的話倒是最好的事態。那個魔劍大會所發生的事情,如果是出於什麼迫切的情況話……」

「這種可能性也是有的吧?」

「誰知道呢。只是覺得這樣就太好了」



兩人一邊說著這樣的話,一邊走在雲之迴廊上。

不曉得經過多久,他們終於到達雲層的縫隙。

從那裡往下窺視的話,就能看到地上的景觀。

在那片雲朵的對面漂浮著綠意盎然的地面,在那邊看到了一座小小的城堡。

雷和米薩透過<飛行>往城堡前去。

但是無論怎麼前進,也無法靠近城堡一步。



「阿……」



莉娜發出聲音。



「我想起來了。只要站在雲的縫隙處等待就可以了」



我用<思念通信>發送這句話,兩人回到雲之迴廊。接著一邊看著城堡,一邊站在縫隙邊緣等待著。

於是雲的落腳處像是架起橋梁一般,緩緩的朝城堡延伸過去。

雷和米薩在雲之橋上緩慢的行走。

過了一會後他們終於到達城堡前。

雷站在門前,伸起手觸摸。



「開了喔」

「好的」



一推門後,很簡單的就打開了。

裡面非常暗。殆幾乎所有的窗戶都被遮住,唯一的光源只有微微透進來的陽光。

雷和米薩在城中漫步。



「真虧,你們能到達這裡」



艾尼尤尼恩大樹的聲音響徹於城堡中。



「作為通過精靈考驗的獎勵,允許你們竭見精靈王大人」



隨著窗戶的一部份打開,陽光一下子照射進來。

曝露在光明之下的是一座木頭做成的寶座。

在那裡坐著一個身穿漆黑鎧甲,頭戴著面具的男子。

那個男人慢慢的張開雙手,像是在稱讚他們一樣拍著手。

精靈王站起身,向前走了幾步。



「我想問問精靈王」



雷堂堂正正的發出聲音。



「你是,仇視魔王的人嗎?」



精靈王沒有說話,取而代之回答的人是艾尼尤尼恩大樹。



「如果想和精靈王大人交談的話,只能選擇挑戰考驗一途」



雷咬緊牙關後問道。



「……考驗內容?」

「和精靈王大人戰鬥。只要能打破面具的話,考驗就算是合格了。但是,不能使用魔劍與聖劍,也禁止使用魔具。能使用的只有自己的肉體和精靈」



閃閃發亮的光芒聚集著,周圍地上插著數十把劍。



「精靈王大人是統領精靈的尊者。阿哈特赫倫上的全體精靈都是其夥伴。

雖然只是打破面具,但這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偉業。如果選擇投降的話,那麼考驗就到此為止」



「我可以用那邊的劍嗎?」

「那些全部都是精靈。使用也沒有關係。前提是你能使用的話呢」



擁有作為劍的傳說與傳承的精靈,只要不是像雷的母親那樣半靈半魔的話,本質上與魔劍跟聖劍沒什麼區別。

雖然可以選擇持有主,但是並不能說話。

即使是在精靈王的面前,如果是被雷拿在手上的話,應該都能熟練使用的吧。

雷帶著爽朗的笑容,向前走了一步。



「我接受考驗」

「好吧。那麼,接下來精靈王大人的考驗正式開始」



***



我忽然注意到朝向自己的視線。

是在雲裡。雪白的雲變成地板、牆壁、天花板,形成一個寬闊的房間。

在我爬上來的地方對面有一個魔族。

是帶著遮住半張臉眼罩的男人,冥王伊傑斯。



「真是孽緣」



伊傑斯說道。

下一個瞬間,周圍的雲開始被染成黑色。

雷鳴作響,伴隨著無數的閃電現身姿態的是,隱狼朱奴爾。

隱狼張開巨大的下顎,發出撕裂般的聲音。



「—想通過這裡的話,就接受隱狼的考驗吧—」



真奇怪呢。



「雷他們可是直接通過了喔?」



朱奴爾再次發出撕裂般的聲響。



「—不接受考驗的人,就不能允以通行—」



原來如此。

換句話說,精靈王瞄準的人是雷或米薩。

還是說兩個人都是?

不然的話,只有那兩個人不用接受考驗這件事非常不自然。



「隱狼的考驗是什麼?」



伊傑斯語氣銳利的詢問。



「—抓住我吧。先完成的那一人,允以通行—」



是學生間互相競爭的考驗嗎。

如果沒有冥王的話,通過倒是非常容易。

就在這個時候

—魔王阿諾斯—

聽見了<思念通信>。

是伊傑斯發來的。

那傢伙完全沒有表現出那樣的姿態,單隻眼直直的朝向隱狼朱努爾。

我用<思念通信>回話。



『怎了?』

『不合作嗎?門那邊隨你通過便是』

『嚄。你有何意?』

『幫助被神隱的我的部下。順便連其他人一起解救吧』

『呼姆。你知道解救被神隱所隱藏之人的方法嗎?』

『我要是知道還會找你合作嗎』

『喀喀喀。確實有理』



半拍後,冥王伊傑斯又發來通信。



『給我答案』



我露出笑容,開口說道。



「那好吧。時間寶貴。快點開始考驗吧,隱狼朱奴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