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 回憶的花田

「呼姆。莉娜,妳選的階梯不是沒有中嗎?」






直達大樹天際的樓梯總共有五個。

我們選中其中的三個,除我之外雷和米薩應該也在這條路上前進著。

而莉娜選的樓梯應該沒有中才對。





「阿、嗯。沒有中喔。因為抽到的是向下的樓梯」





如果就那樣從樓梯下去的話,應該正如艾尼尤尼恩大樹說的一樣,最後又會回到試煉之間才是。

和我正前進的樓梯在中途應該是不可能相遇的。

而且又禁止破壞牆壁,通過除了原來就有的以外的通路。

那麼,唯一能想到的就——





「……秘密通道嗎?」





詢問了後,莉娜點點頭。

秘密通道應該可以算做本來就有的通路吧。





「我隨著樓梯向下走的時候,忽然想起來了喔。果然我過去來過這裡呢。格涅爾階梯不只是單一一條通路,在探索牆壁後,就像現在這樣出現了祕密通道」





原來如此。

也就是淘汰與否不是全靠運氣而已。





「聽到了嗎?」





用<思念通信>和全員說話。





「落選的階梯似乎也有秘密通道。如果找到那個的話,應該也就能前往天際了吧。去找找吧」

「知道了喔」

「嗯」

「我知道了!」





米夏他們全員發來確認的回覆。

如果順利的話,搞不好全員都能前往天際吧。





「接著,莉娜。如果曾經通過這裡,應該就代表妳體驗過精靈的考驗吧?」





如此詢問後,她歪起了腦袋。





「……唔—嗯,我完全回想不起接受精靈考驗時的記憶……但是,我有種自己曾通過格涅爾樓梯,去過天際的感覺……」





只是單純回想不起來,又或是說即使不接受精靈考驗也能見到精靈王的立場呢?





「只是在哪邊,應該確實有捷徑才是」

「如果有那還真的非找不可呢」





使用魔法<遠隔透視>,將雷他們的視野放映出來。

莉娜一邊看著那個一邊前進著。





「如果回想起什麼,就和我說」

「嗯」





我接著登上樓梯。

莉娜一邊跟在我的身後,一邊盯著<遠隔透視>所映出的雷他們的視線。

前進了一陣子後,樓梯到中途便沒有路了。





「呼姆」





我在此處探出臉環顧四周,能看見十幾顆圓筒狀樹木朝著天空伸展著的景觀。每棵樹都有著能容納三個人左右的大小。

恐怕在那些樹木中有著雷和米薩正在向上爬的樓梯吧。

往下窺視後便能看見試煉之間。





「這個,好像就是考驗呢?」





莉娜提高音調,指著附近的木板。

——智慧與勇氣的試煉——

朝沒有通路的路踏出腳步,延續的道路便會出現在眼前。

這條路會拒絕除了勇氣之外的一切,全部葬送於奈洛深淵吧。





「呼姆。是叫我相信前方有路的意思嗎。恐怕採取<飛行>魔法等安全措施的話,就會被擊落而判定為不合格吧」





我毫不猶豫的往半空中踏出腳步。

"喀噠"的,響起了腳步聲。在那有著眼睛看不見的階梯在吧。





「跟在我身後便是」

「……嗯」





在我身後,莉娜有些戰戰競競的走著。

前進了一會後我停了下來。





「從這裡開始折返」





我相信這裡是樓梯的休息平台,於是我拐了彎。

一腳踩在空中,我爬上折返的階梯。





「……為什麼你會知道?」

「仔細想想便是。至今為止的樓梯每爬了百層一定會有一次折返吧?休息處大小和間隔全部都是一樣的。只能認為那些是為了現在這個試煉而給予的提示」





因為這是測試智慧和勇氣的考驗。

與勇氣一起,是否能注意到這個便是測試智慧的內容了。





「……就算你讓我去回想,我也根本沒在意樓梯的數量,更不用說去在意大小了……」

「是嗎。嘛,也沒關係。你只要集中精神去回想捷徑就好」





莉娜盯著我的背說道。





「好厲害啊。明明看起來就只是在走路而已」

「沒什麼,這種程度頂多就是騙孩子的小把戲。越往上走,試煉的內容肯定會越來越不一般吧」





說完後莉娜忽然停了下來。

她轉過身,目不轉睛的凝視著虛空。





「怎麼了?」

「……我想起來了……感覺……這裡,應該有條道路的……」





樓梯每登上一百層便會折返一次。

現在正好在通過休息處的三十三階附近。

雖然在這裡沒有什麼像樣的提示,但既然是莉娜所說的話,就算這邊有路也不足為奇。

「秘密通道?」

「大概。但是,我不曉得是不是捷徑……」





莉娜下定決心踏出一步。

雖然完全偏出了階梯之外,但是她並沒有掉下去。

那裡有著看不見的道路。





「……我,可以往這邊走嗎……?總覺得這邊,好像有非常重要的東西……」





帶著殷切的表情,莉娜說道。





「一起去吧」

「這樣好嗎?說不定會繞遠路喔?」

「總覺得,還是先搞清楚妳的來歷會比較好」





能對精靈學院了解到這種程度,而且還與精靈王打過照面。

如果她能回想起記憶,也許就能成為得知精靈王是什麼人物的線索。

既然不清楚精靈王是敵是友,知道的情報越多肯定不是什麼壞處。





「謝謝你」





莉娜笑著,朝著看不見的階梯前進。

本以為會往上走,沒想到那個樓梯竟然是向下的。





「……果然,如果要去天際的話這邊就是在繞遠路了……?」

「沒事,雷他們也正在前進著。事先調查一下這裡有什麼也不錯」





更往深處前進一會後,莉娜停下腳步。

她忽然朝眼前伸出手,觸摸著肉眼看不見的東西。





「這裡,我覺得有扇門」

「打開看看吧」





我和莉娜交換位置,把手伸向什麼都沒有的空間。

手指確實有觸碰到門的觸感。

摸索著,找出把手後轉動門把。

發出刺耳的老舊聲,門打開了。

我走到那裡面。





「阿……」





莉娜提高聲音。

世界宛如被畫筆所更換一般,另一面瞬間變成花田。

那裡開滿了從未見過的紅、藍、黃等等五顏六色的花朵。

再我們所在的山丘上,有一座木造的門扉孤零零的佇立著。

打開著個以後,應該又能回到原來的地方吧。





「想起什麼了嗎?」

「……沒有……」





她搖著頭,呆呆的看著眼前的花田。

不曉得過了多久。

嘩啦啦的,淚珠開始從她眼睛裡滴落。





「……欸、欸……?好奇怪啊……我為什麼……?」





對著溢出的眼淚感到困惑的莉娜不斷伸手擦拭著。





「雖然不知道……完全想不起來……可是,總覺得自己曾來過這裡好幾次……」





她像是被回憶所吸引般走了出去。





「停下」





我捉住肩膀,莉娜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回過頭。





「我知道你在那。現身吧」





用魔眼凝視著花田。

接著黑霧凝聚在一處,隨後從中出現了六角魔族。

是咒王蓋伊比蘭姆・潔絲特。





「抱歉驚動到你了喔,魔王大人」





咒王以女性的口吻說道。

現在還是維持著潔絲特的人格嗎。





「我一直在這等著別人過來。這邊的話,艾尼尤尼恩大樹也不會注意到。也可以躲過精靈王大人的監視」





沒有敵意的樣子。

本來保持潔絲特人格的時候,魔力就劣於蓋伊比蘭姆好幾級。

無論有什麼企圖,都不可能傷我一分一毫。





「呼姆。一副與精靈王敵對的口吻呢?」





潔絲特點點頭說道。





「咒王大人被神隱了喔。雖然沒有考不及格,可是被精靈王大人命令了。精靈王大人威脅如果想取回咒王大人就按照他所說的去做

所以咒王大人的部下才會前往德爾佐格德喔」





被神隱了嗎。

咒王蓋伊比蘭姆和現在的潔絲特共用一體。

只單純神隱那個根源,這種事真的能做到嗎?

嘛,畢竟咒王本身就很特殊,而且對方還是精靈。

也不能說沒有這種可能性吧。

也可以考慮成是為了不讓蓋伊比蘭姆的人格出現而施加了封印。

目前還無法確認緋碑王的意圖,可是現在他肯定效力於精靈王。

如果說咒王的部下是受到精靈王的威脅,那麼來德爾佐格德的三個魔族全都是因為精靈王的指令而行動,這麼想應該比較妥當。





「冥王和精靈王也有關係嗎?」

「冥王大人,大概是因為部下被當作人質了吧。所以才會和我一樣不甘不願的待在精靈學院裡吧」





冥王曾說過,如果四邪王族互相聯手的話肯定都是精靈幹的好事。

如果想幫助部下的話,就應該和我詳細說明一切比較好,但如果那麼做,部下的性命就會被曝露於危險之中嗎?

嘛,伊傑斯是個高傲的男人。

根據他的性格,無論如何都不會將弱點曝露在我面前吧。





「咒王的部下,基拉多持有的半把魔劍。那是辛.列格列亞所擁有的掠奪劍。知道他是從哪裡弄到手的嗎?」

「……我覺得應該是從精靈王大人那得到的。然後藉機將米薩・伊利奧羅格引誘出來」





辛被神隱了。

即使認為精靈王奪走半把魔劍,並將其轉交給咒王的手下也沒有什麼不自然之處。





「精靈王是誰?」





潔絲特左右搖著腦袋。





「……我不知道……。但是,從很久以前,兩千年前開始便待在這個阿哈特赫倫的樣子。

我聽說在魔王轉世後,大精靈雷諾就消失了,在那之後則作為繼承人守護著精靈們」





潔絲特描繪魔法陣。

魔法粒子聚集在一起,在那裡描繪出一個人物的身姿。





「只有一次,我曾見過精靈王大人的樣子。就是這個人喔」





潔絲特用魔力描繪的是,漆黑的全身鎧甲,與樣貌不詳的假面。

是那個在魔劍大會上入侵梅爾赫斯製作的<次元牢獄>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