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 格涅爾樓梯

對於我的問題,緋碑王弗弗弗的笑了。



「好吧。但是,可別以為這樣就贏了。如果沒有理滅劍,輸的人肯定會是你」


對著看上去滿是餘裕的緋碑王,我說道。


「是因為你在答案上做了手腳嗎?」


對於這句台詞,緋碑王無言了。
接著,他那雙魔法陣形成的魔眼瞪了過來。


「你以為我沒有注意到嗎。你是故意想讓我以為在艾尼尤尼恩大樹中無法作弊的。你這傢夥在我的部下答案上做了手腳。無論如何都得不出正確的答案,只會考出九十分以下的分數」


彷彿浮現出嘲笑一般,緋碑王凝膠狀的臉變形著。


「你有證據嗎?」


我當場把白色的書本撿起來。
是瑟希婭的答案。
彈了手指後,書頁接二連三的翻開來。
緋碑王朝書本投去魔眼。


「好像沒有作弊的地方呢」
「因為你把證據抹除掉了」


我用手指抵著頁面,使用魔法<時間操作>將答卷的時間回復成考試中的狀態。
隨後,那一頁的題目產生了變化。
是第一題。


『仔細看看、仔細考慮考慮。雖然說是精靈也的確是精靈的一種,傳聞傳播的十分廣泛的是哪一種精靈呢?』


本來的問題文應該是『【沒有相應傳聞】的是哪一種精靈呢?』才對。
一旦變成這樣答案就變的不明所以了。
其他的題目也有幾篇產生了變化,要回答正確是不可能的。


「嚄。這還真是驚人。但是,你有證據就是吾輩做的嗎?」


緋碑王以毫不知情的語氣說道。


「會耍這種小伎倆的人只有你呢」
「這可無法成為證據呢。沒錯吧?由尼尤尼恩大樹」


被緋碑王詢問後,艾尼尤尼恩呻吟道。


「……唔姆……以我的眼睛來看,沒有什麼作弊的地方呢。只是有嫌疑是不會受罰的,但今後要注意那些會引起別人懷疑的行為……」


接著緋碑王一副得意的樣子說道。


「正如聽到的一樣阿,魔王。這單純只是在找碴而已」


哎呀哎呀,一如既往不願甘心服輸的男人呢。


「我可不會一一去回應你那小家子氣的舉動。無論如何,你輸了。乾脆一點」


像是在瞪我一般,魔法陣形成的魔眼閃爍著光輝,那傢夥說道。


「吾輩的『上頭』是精靈王」


呼姆。總覺得就是這樣呢。
決定性的證據就是為了不讓艾尼尤尼恩大樹發現,既然直接在書之妖精上做手腳。
如果不借助精靈王的力量,這是不可能順利做到的。


「沒想到你會屈服於精靈之下」
「只要能做研究,無論是立於人之上還是下都與吾輩沒有關係。與先前說的一樣,這個地方正好適合研究魔法。只要在研究上借助精靈之力,吾輩的魔法便能窺視到更大的深淵」
「嚄。那麼,放棄成為精靈王的部下,成為我的部下如何?就讓你瞧瞧遠超餘你兩千年研究成果的魔法深淵吧」


緋碑王像在表達憤怒一樣,凝膠狀的臉劇烈的扭曲著。


「別自以為是了,魔王。吾輩怎麼可能會和輕視著、褻瀆魔法研究的你站一邊」
「沒什麼,只是想說姑且勸誘看看而已。如果想在魔法研究上超過我的話,加入我旗下是最快的路徑吧」


緋碑王的身體發出黑光,周圍的花草像是被彈飛一樣飛舞著。
魔力的粒子在那傢夥的身體內互相衝突,蹦出激烈的火花。


「汝到底要小看吾輩到何時?我應該說過,在這兩千年間吾輩的魔法早已遠遠超餘汝了」
「如果真的超越我的話,一開始就沒有那麼生氣的必要。這種程度的戲言都會一一起反應的話,你的器量有多大也就可想而知」


我堂堂正正接受誹碑王那毫不掩飾怒氣盯著我的視線。


「給我記好了。能達到看不見深處的深淵的人不是你。而是這個吾輩」


嘛,我並不討厭那種熱心於研究的性格。


「真有趣。但是比起深淵,我現在有更加在意的事情了」


表現出焦躁的樣子,緋碑王的臉孔扭曲著。


「這個精靈王是哪種精靈?」
「自己去調查吧。回答這個問題不在<契約>的範疇內」



如此說完,緋碑王回到自己位置上。
那傢夥作為精靈王的手下遵從著命令,讓副官去了德爾佐格德。如果說以愛蕾諾和瑟希婭為目標是出於研究目的,那麼那場智慧比試應該想成是精靈王的指示比較妥當。
咒王和冥王的部下也為了使智慧比試得以成立而做出相應的舉動。在那個時間點這三者間應該是同盟關係吧。
如果是這樣,那麼關於那件事全部,也許都是精靈王一手策畫的。
精靈王是在協助諾瓦斯加利亞嗎?
還是說被威脅了呢?
無論如何,將兩千年前我的手下給神隱起來,這件事也不一定是遵從於這所精靈學校規則的緣故。


「唔姆。那麼繼續學習吧」


艾尼尤尼恩大樹發出聲音。


「那麼。取得一百分的新生自然不用說,這次教室內所有學生都有挑戰精靈考驗的資格。想接受考驗的學生,在下一次鐘聲響起之前從這個教室出去,登上階梯前往試煉之間吧」


接著緋碑王吉、冥王、咒王的另一人格一同站起身,走出了教室。


「走了喔」


與米夏他們打招呼後,我也離開了座位。
走出教室接著直直爬上階梯。
在那途中,發來了<思念通信>。
是梅爾赫斯。


「怎麼了?」
「關於魔王再臨的祭典,終於做好在迪爾海德上通知的準備了。如您所知,這次通知將宣布阿諾斯大人才是真正的魔王,而阿維斯.迪爾海維爾則是偽物。
趁著這次祭典之際,向各位介紹作為真主的吾之君主。日程和預訂的一樣,正好是一個月之後。如果沒有問題的話,今天就會用魔法放送通知大家」


梅爾赫斯現在隱藏在米特赫伊斯之外的場所。雖然不知道緣由,但好像是被盯上了吧。
現在進行準備的是以統一派為首的他的部下。為了慎重起見,其他的七魔皇老也在隱藏蹤跡。
因此,舉行儀式的通知才會有些遲。


「你就別現身了。儀式的通知交給艾利歐來做比較妥當」
「遵旨」


有一個月時間的話,這些瑣事也都能解決了吧。
這可是和平的祭典。我不想為任何事煩憂,只想無憂無慮的去進行。


「話說回來,德爾佐格德的魔力好像從米特赫伊斯上消失了?」
「阿阿,有點事所以叫來用用。馬上就會回復歸原狀的吧」


<魔王城召喚>移動魔王城的時間約莫為五分。過了這個時間,德爾佐格德便會回去原本的地方。因為是在打分前召喚的,現在差不多了吧。
如果繼續召喚並使用理滅劍的話,去精靈王的所在之地應該非常容易,但是魔力的消耗量實在太大了。
既然不知道前方還有什麼事物在等待著,在重要時刻來臨前還是別亂揮霍魔力,好好保存比較妥當吧。
因為就算見著精靈王,也不曉得能不能就這樣告一段落呢。


「還有其他的事嗎?」
「沒了。那麼魔法廣播開始後,我們會透過<遠隔透視>進行轉發的」
「交給你了」
「尊於您的指示。那麼我先告辭了」


<思念通信>切斷了。


「吶」


莎夏像是突然想到般說道。


「雖然現在才想到,德爾佐格德的其他學生還在上課對吧?」
「好像是」
「如果召喚了德爾佐格德,裡面的學生會變得怎樣呢?」
「阿阿,在召喚期間原來的地方會透過<創造建築>製作出虛假的魔王城。不用擔心裡面的人會和真正的德爾佐格德一同移動」


簡單說,就是把裡面的人從真物替換到偽物之中。
如果不是魔眼相當優秀的人就不會注意到德爾佐格德被召喚,並被替換到假魔王城中吧。


「到了」


米夏說道。
爬完樓梯後,那裡放置的木造板子上刻著『試練之間』的文字。
環顧四週後發現往上延伸的階梯大概有二十多個,前方有著宛如柱子一般粗壯的大樹。
忽然在那棵大樹上,和教室裡的一樣浮現出臉孔。


「唔姆。來的好。那麼現在,就說明一下關於精靈考驗的事吧」


艾尼尤尼恩大樹的聲音環繞著。


「接下來如果想登上更高的階梯,就會有各式各樣的精靈來阻擋去路,施加各種各樣的考驗。
如果能完美的通過這些,達到精靈王所在的艾尼尤尼恩天際的話就算合格了。但是,在考驗過程中務必遵守精靈提出的測試規則。
在違反規則的情況就會永遠無法到達天際,而且陷入永遠登不完的階梯之中吧」


就是說不能抄截近的意思吧。


「另外考生之間互相談話並沒有違反規則。合力也好、欺騙也好都是自由的。包括這些在內的,才能稱得上是考驗」


考生間既可以成為敵人,也可以成為友方嗎。
我不認為四邪王族會站在我這邊,但要是能協商就好了。


「那麼馬上就來介紹最初的考驗吧。就是這個格涅爾階梯。你們從這二十個樓梯中選擇一個,然後往上爬吧。
但要注意的是每個人只能選擇一個階梯。不能選擇同一個」


是指每個階梯的試煉內容都不一樣嗎?


「在這二十個階梯之中,能通往精靈王所在之地的路只有五條」
「那—個,那選擇其他路的人會怎麼樣呢?」


愛蕾諾一臉疑惑的問道。


「嚄嚄嚄,如果選擇錯誤的道路,那麼考生就會再度回到這個地方。這種情況就是不合格的」
「但是,這樣一來在正式接受考驗前,只是一個運氣不好不就到不了天際了嗎」
「正是如此」


艾尼尤尼恩大樹坦蕩的說道。


「格涅爾階梯別名又為運試之階梯。最初的試煉內容正如其名,是考驗各位的運氣」


呼姆。怎麼說呢,一開始就是如此了不得的試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