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 魔王的答案

一週後——
艾尼尤尼恩的教室。
鍾聲一鳴響,講台上的大樹上便浮現出臉孔。 
艾尼尤尼恩大樹發出嘶啞的聲音。



「那麼,今天來進行小測試吧」


有什麼東西從大樹上"咕咚咕咚"掉落下來。
是白色的書本。它們長出宛如棒子一般的手腳,慢悠悠的開始走著。
是書之妖精利蘭恩。
它們一本一本的各自來到學生手中,自己翻開書頁。
最初的一頁上寫著『精靈教室的小測驗』。


「如你們所見,小測試的題目都寫在了那書之妖精利蘭恩的身上。用專用的羽筆直接作答即可。
偷看其他學生的題目等等不正當的行為都是禁止的。若是有發現這種行為的場合,就會被扔進火山精靈伊多亞姆的火山口喏」


書之妖精利多蘭把貼在自己身上的羽筆取下,分別遞給的學生們。
我也拿到了那隻羽筆。


「限制時間為一個小時。那麼,開始作答吧」


伴隨著"鈴鈴"的鈴響,測試正式開始。
打開書後,那裡寫著第一道題目。


『仔細看看、仔細考慮考慮。雖然說是精靈也的確是精靈的一種,但是卻沒有相應傳聞的是哪一種精靈呢?』



呼姆。該怎麼說才好呢,還真是比想像中的還要麻煩。
這與其說是問題,不如說是謎語比較妥當。
那本翠綠書上記載的精靈全部都記住了。
米夏她們也背住了。但對瑟希婭與粉絲小夥伴等記不住的人,就透過魔法給她們灌輸記憶
至少在這個考試結束之前是不會忘記的。
如果是普通考試的話,要讓全體人員取得滿分倒不難。然而猜謎就另當別論
即使知道答案,如果腦袋轉不過來也就不可能回答出問題。
這第一道題目,正常來考的話答案應該是『沒有那種精靈存在』吧。
透過傳言與傳承建立根源才能誕生於世上,這便是被稱為精靈的定義。如果沒有傳言的話就不會被認為精靈
可是,這樣的話是錯誤的。
第一題的正確答案是『六足精靈吉傑古』。
被稱為吉傑古的精靈,在古代精靈語中有著『沒有傳言』的這種意義。換句話說,只是言語上沒有傳言的精靈罷了。當然,這不過只是個雙關語而已。
為了製作出謎語有些牽強也沒辦法,而讓我確信答案是『吉傑古』的依據則是問題文下方所描繪的迷之立方體。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應該是畫出了六條線吧。雖然毫無疑問是個糟糕的畫作,但是這裡畫的毫無疑問的是吉傑古的六條腳吧


『仔細看看、仔細考慮考慮』這句話指的應該就是這幅畫吧。
我倒是姑且不論,其他人即使沒注意到這個也是無可厚非。
因為緋碑王輕而易舉的就打起賭。大概是因為他知道這所學院的精靈測試都是諸如此類的東西吧
肯定是確信即使調查出題目範圍內的精靈,並將記憶引渡給部下也不可能簡單解答出問題吧。
要用<思念通信>與<秘匿魔力>向各位傳達答案嗎。
讀完翠綠書後,知道了艾尼尤尼恩大樹作為教育精靈的精靈特性,有著看穿作弊事物的魔眼在。而現在在這傢夥的體內,這個能力更是近一步被提升。
但是,如果是我的魔力則完全可以隱瞞過這個。


「很遺憾,魔王。吾輩完全理解汝在想些什麼」


緋碑王一邊毫無停駐的提筆疾寫著,一邊如此說道。
下一個瞬間大地被突破,教室的四個角落長出了巨石。
緋色的碑石。是緋碑王製作的魔具。


「這是這兩千年間,持續儲蓄著魔力的碑石」


緋色的碑石上浮現出魔法文字。
<魔眼強化>的魔法。那個效果只限定於這個教室內,能強化艾尼尤尼恩大樹的魔眼。
大樹魔眼的特性再加上續力兩千年的碑石力量的話,想要欺騙過那個魔眼怎麼說都十分困難。
一兩次應該還有辦法,但要將所有的答案都傳達給米夏他們則是幾乎不可能的吧。


「呼姆。看來在這二千年間也不單純只是在玩啊,緋碑王」
「你還有閒情逸致嗎。還剩不到一個小時,汝的根源就是吾輩的東西了」


得意的說著,緋碑王扭曲著凝膠狀的臉孔。


「真是性急呢。儘管做你的白日夢吧」
「阿ー,你們啊。集中精神考試吧」


大樹出聲警告。
姑且先保持安靜吧。
但是,該怎麼辦呢?
我很難向所有部下傳達答案。
而且全員憑一己之力取得九十分以上的可能性又很小。
這樣一來,方法就只有一個了嗎。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盡可能保存魔力,但這也沒辦法。
艾尼尤尼恩大樹的魔眼只是朝向作為自己體內的精靈教室。也就是說,如果是在外面作弊那就無法被看穿。不過就算被看穿了,也沒什麼意義。
我一邊在大樹外展開魔法陣,一邊關注接下來的問題。


『愛是記憶、記憶是愛。為尋求愛情而徬徨的精靈之名,是什麼呢?』


呼姆。這個我不知道呢。
在翠綠書上所記載的精靈中沒有符合條件的。
如果出題範圍是在翠綠書中,那麼用消去法來看答案應該是『愛之妖精芙蘭恩』嗎?
殘缺的頁面上應該有關於這個的內容吧。
姑且先跳過,從其他問題開始著手。
但是除了第二題以外,其他題目都是能回答出來的
我在第二題上填寫了『愛之妖精芙蘭恩』後放下了筆。
米夏他們專注於考試,還在動著筆。
我決定悠哉的等到考試結束。
不久後,鐘聲響起。


「到此為止。回收測試」


書之妖精自行閉上,手裡拿著筆後慢悠悠的朝大樹走去。
接著就那樣爬上樹木,走進樹葉中。樹枝輕輕的搖晃著。


「唔姆。那麼,宣布測試結果吧」


迅速打完分後,艾尼尤尼恩大樹以嚴肅的聲音說道。


「伊傑斯・格多,八十五分」


冥王露出像是在說"也就這種程度吧"的表情。


「蓋伊比蘭姆・潔絲特,八十一分」


咒王蓋伊比蘭姆的另一人格潔絲特鬆了一口氣。


「奇里辛里斯・戴羅,九十七分」


像是在微笑似的,緋碑王凝膠狀的面容歪曲著。


「阿諾斯・沃爾迪戈德,做的漂亮。一百分滿分」


呼姆。第二題本來沒有確切把握,猜對了嗎。



「米夏・尼克朗,這也是做得漂亮,一百分滿分」


米夏愣愣的眨著眼。


「莎夏・尼克朗也是一百分」


莎夏露出驚愕的表情。


「愛蕾諾・碧昂卡,一百二十七分」
「什麼……!?」


發出驚呼的人是緋碑王。


「……那個,明明滿分是一百分,為什麼會得一百二十七分呢?」


愛蕾諾似乎掩飾不住驚訝感。


「瑟希婭・碧昂卡,一百五十分喏。非常厲害」
「……一百分以上……還是第一次……」


接著艾尼尤尼恩大樹繼續發表我部下的分數,全員都是一百分以上。


「唔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收獲如此成果,真是優秀的學生們。按照約定,我將挑戰精靈考驗的資格授予你們」
「不不不,這還真是,到底是在開什麼國際玩笑呢」


緋碑王站起身,邊搖著頭如此說道。


「全員都考一百分以上,再怎麼說都很奇怪吧。是不是有作弊的嫌疑呢?」
「老朽一直在盯著看,絕對不存在任何作弊的嫌疑」
「不不,這只是想想就能理解的事吧。原本滿分不就是一百嗎?」
「正是如此。但是,如果有加分點的話,有時候也是會超過一百分的」
「要怎麼加分才會加成這樣,真是無法理解。比如說,是不是暗地裡做了什麼交易?」


大樹上的表情皺起眉頭。


「作為育才之大樹,這種作弊行為是絕對不會發生的」
「如果沒有作弊嫌疑,可以讓我看一下答案嗎?讓吾輩直接檢查作弊嫌疑吧。不然實在無法接受」
「唔姆、好吧。好好用那雙眼看看」


艾尼尤尼恩大樹如此說完後,書之妖精忽然掉了下來。


「徒勞之舉喔,緋碑王。沒有作弊」
「這真是這真是,那種說法只有作弊的人才會這麼說喔」


他使用魔法同時打開多本書。彈著手指,流利的翻著書頁。


「姆……?」


緋碑王指著其中一頁。
是莎夏的答案。


「艾尼尤尼恩。這是怎麼回事?二十七題的答案是,『溶岩之死人』。這邊回答的是『戴維里奇』。這兩個不是完全不同的精靈嗎」
「唔姆。但是看了答案後,也覺得這個回答說得通。在人生中,有時候答案不會只有一種。有時也會發現全新的答案。在這個意義上『戴維里奇』也是正確回答」


緋碑王扭曲著凝膠狀的臉,指著其他回答。
是愛蕾諾的。


「那麼,這裡又怎麼說明呢。問題十五,是有關釣魚精靈的數量的題目。正確答案是『一七』。但是這裡寫的可是『二十一』」
「唔姆。嘛,仔細想想吉斯拉、梅多、阿諾維、比拉這四位是船之精靈。因為注意到船之精靈也能看成是與釣魚有所相關。
所以除了當成正確答案,因為讓老朽注意到未曾得知的事物故再加上二十分」
「太蠢了……這樣就能加分?」
「很奇怪嗎?」
「那麼,這個又怎麼樣!?」


聲音焦躁,緋碑王指著瑟希婭的答案。


「問題七、九、十七、五十一、六十七都寫著『我不知道』。這樣有一百五十分怎麼想都很奇怪吧!?」
「因為老實承認了自己不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這也能算是一個正確答案。因為那種誠實的態度故加了五十分」
「……什……!?」


緋碑王無語了。
看來他已經察覺到事情有怪了吧。


「……難、道、說……這是………………?」


緋碑王慢慢的回頭看向我。


「你以為回答錯誤就不能得到滿分嗎」


緋碑王的聲音驚愕的顫抖著。


「……竟然把維諾斯多諾亞…………用作戰鬥以外……?」
「我不可不記得說有用過喔」


使用起源魔法<魔王城召喚>,在評分過程中將魔王城召喚到艾尼尤尼恩大樹上空。這裡已經是我的懷中,理滅劍的影響範圍之下。
憑藉這個力量,才能毀滅我的部下回答錯誤的道理。


「我說過了吧。沒有作弊。只是將"答錯就得不到分數"的這種道理給摧毀掉罷了」


即使躲開了劍也好,一旦在斬過一次的理滅劍面前,即使回答錯誤也會和回答正確一樣,而且反而更容易加分。
就算交張白卷也會變成一百分吧。


「……該死的…………」


因為過於屈辱,他扭曲著臉。
但是,也許已經意識到為時已晚了,他並沒有進一步追究作弊行為。
真是奇怪。
我可不記得曾經讓緋碑王見識過維諾斯多諾亞。
吉爾加那個時候也好,看來我的情報被誰給洩漏出去了。
是見識過理滅劍還活著的,諾瓦斯加利亞或是出現在魔劍大會上的假面魔族之一嗎。
其中一方告訴緋碑王的可能性相當高。


「那麼、緋碑王。遵循契約,可要好好回答我喔」


向著充滿屈辱而扭曲著凝膠狀臉孔的緋碑王,我問道。


「你這傢夥的『上頭』是何許人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