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 書之妖精

「這邊喔」



在宛如迷宮般的精靈學校中,莉娜毫不猶豫的前進著。
那之後她忽然跑出去並叫我們跟在她身後。
透過<追憶>回想起來的記憶,這所精靈學校似乎也在那之中。
在先行跑出去的莉娜身後,我們緊緊的跟隨著。


「妳要去哪裡?」
「如果要學習精靈的事情,可是有個絕佳場所。我想,四邪王族的那些人應該也沒有找到那邊才對」


眼前出現了三條岔路。
就像是先前來過一般,莉娜豪不促足的向右拐彎。
接著,她忽然停下腳步。
稍微等了一陣子後她依然沒有移動。
莉娜的視線朝著設置在通路旁的石像。
是披著鎧甲的人行青蛙。手裡拿的盾牌下半部分被切斷了。


「……這是……?」


她一邊嘟噥著,一邊將手伸向被切斷的盾。
接著以指尖輕輕地觸摸著。


「回想起什麼了嗎?」


詢問後,她也只是緩緩的搖著頭。


「……沒有。什麼都想不起來……」


一邊嘟噥著,接著又繼續盯著石像的盾瞧。


「可是不曉得為何,總覺得有些懷念。我大概,曾經來過這裡。似乎在這裡有什麼不得不做的事……」


像是潛入深邃的、深邃的記憶深處一般,莉娜陷入沉思。
既然知道這所精靈學校,那麼以前曾來過這也沒什麼奇怪的地方。
如果接觸到充滿回憶的事物,說不定記憶就會恢復。
一般來說的話,呢。
她的記憶總是無法順利回歸。


「……不行。果然還是什麼也想不起來……」


說完後,莉娜再度邁起腳步。


「抱歉喔。明明沒什麼時間了。走吧」


對著強顏歡笑走在前面的少女身影,我出聲搭了話。


「不用著急。如果這麼簡單就能想起來的話,記憶早就透過<追憶>恢復了」
「……那有什麼是連用了那個魔法後,都無法回想起來的情況嗎?」


一邊前進著,莉娜問道。


「記憶完全喪失的情況,又或者是被人施以封印記憶的魔法的時候吧」


又或是說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記憶嗎。
短暫的沉默後,莉娜說道。


「你覺得是那個呢?」
「透過我的魔眼,沒有發現妳的記憶被魔法封印的跡象」
「……那麼,就是完全消失了嗎?」


莉娜沮喪的說道。


「就算如此,也有方法能找回記憶吧」


莉娜轉身朝向這。


「真的嗎?」
「只要知道妳是誰,就可以使用<時間操作>的魔法從過去引出妳的記憶」
「……可是,我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有個人物知道妳吧。直接問他就好了」
「阿」


莉娜忽然發出聲音。


「是指精靈王……?」
「既然妳會有不得不見面的想法,那麼肯定是相識的人吧。只要能聽聞妳的過去,就可以用<時間操作>」
「是嗎。那麼,精靈考驗不合格可不行了呢……」


她帶著不安的表情嘟噥著。


「沒什麼,正好我也有許多事想問精靈王。萬一妳考不合格,我就順帶問問吧」


接著,莉娜臉上忽然綻放出光輝。


「謝謝。你果然是個好人呢,阿諾斯。我果然沒看錯人」


一瞬間回答不出。
因為她說著很奇妙的話。


「……呼姆。那是什麼意思呢?是指先前在塞亨布魯古之都相遇時的事嗎?」
「……奇怪?那ー個,奇怪,好奇怪對吧?不知為何,有那種感覺……」


莉娜暫且低著頭,接著宛如回想起什麼似的抬起頭。


「我啊,可能見過你也不一定」
「是嗎」


如果是兩千年前的精靈的話,也是有這種可能性。
在和雷取得協力關係後,與精靈間也逐漸有所牽連。


「那個風帽能摘下來嗎?」
「欸?風帽?」


莉娜回過頭,東張西望的像在找些什麼一樣。


「風帽怎麼了?」


我用<創造建築>製作出鏡子。


「……奇怪…………?」


莉娜窺視著鏡面。
可是,那之中沒有她的身影。


「呼姆。原來如此呢」


即使透過魔眼,果然還是無法看見風帽下的面容。
但是,似乎也不是魔具的樣子。


「大概是某種精靈的力量在起作用吧。看不見妳的臉也許也是這個原因」
「……那麼,喪失記憶也是這個緣故?」
「也許是精靈的宿命。又或是說——」


凝視著莉娜,我說道。


「妳知道自己其實是精靈這件事嗎?」


她確實的點著頭。


「……總覺得,好像是那樣的感覺……而現在已經是"果然如此"的感覺了……」
「也許妳就是這樣的精靈」
「忘卻記憶的精靈?」
「沒錯」
「……那麼,難不成一生都回想不起來了嗎……?」


如果是以永遠徬徨著追求記憶的傳言傳承所誕生的精靈,說不定一開始就沒有能找回的記憶在。
在這種場合下,無論做些什麼記憶都不可能恢復。


「現在還不知道。如果妳有那種似乎認識我的感覺,那麼妳的記憶是因為精靈的宿命而忘卻的可能性十分高」


這麼說完後,一旁聆聽的愛蕾諾說道。


「肯定沒事的喔。只要知道是哪種精靈的宿命,莉娜的記憶也會恢復的」
「……如果是那樣就好了」


莉娜稍微的露出微笑。


「心裡有什麼線索嗎?」
「關於忘卻記憶的精靈一事?沒有、在能想起的範疇中什麼也沒想到……。但是,在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查一查的話,說不定就能找到喔」


面帶抱持希望的表情,莉娜笑著。

「話說回來,從剛才開始是不是一直在同條路上繞圈圈阿?」


雷說完後,莉娜點頭同意著。


「沒錯喔。這次是第四次了」
「那算什麼阿,這是怎麼回事?」


莎夏臉上寫滿疑惑。


「在精靈學校中,有必須經過一定次數才能到達的場所。因為不是魔法,所以就算用魔眼也看不到,陌生人肯定是找不到的」


莉娜在經過好幾次的門前停下。
打開一看,裡面是個小房間。
沒有任何特別的地方。
平淡無奇的室內。


「進去吧」


莉娜走進房間中。


「就算叫我們進去,那裡面也什麼都沒有啊?」


一副什麼也無法理解的歪著腦袋,莎夏一邊走進房間。
確認全員都進入小房間後,莉娜一度關上門,接著又馬上打開了。


「……欸?」


莎夏發出驚愕的聲音。
門的前方是寬闊的森林。
不,不單純只是森林。
在狹窄生長的樹木叢中,有無數的書本取代了果實的位置。


「這裡就是目的地,『書之森』喔。在這森林中的書上記載著各式各樣的事情。
翠綠色的書上寫著的是關於精靈的事。艾尼尤尼恩大樹出的問題,大多都是參考這本書而製作的喔」
「只要把握好那本書裡的內容,就能取得好分數的意思嗎」


莉娜點頭。


「但是,考試的範圍不都是在授課的內容中嗎?」


對於莎夏的問題。莉娜搖著頭。


「授課說到底也只是補習,學習是自己應該去做的事情,這就是艾尼尤尼恩大樹的教育方針喔。所以在小測試中,也會出現課堂上沒學過的問題」
「那什麼鬼……有夠狡猾……」
「緋碑王也說過這樣的話呢」


大概是覺得一周之內要網羅所有出題範圍是不可能的吧。
同時也證明那傢夥並不知道這個地方的存在。


「收集翠綠色的書?」
「也是」


米夏將手伸向掉落在地上的翠綠書。
接著,從書上伸出長棍般的手腳,搖搖晃晃的移動著。


「……逃走了……」
「我說阿,那又是啥鬼?」


長著手腳的書開始在森林走來走去。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已經變成樹木一部分的書本一同落下,同樣的生長手腳開始移動起來。

「書之妖精利蘭恩。這裡的書都是精靈喔」


莉娜說道。


「哇喔。光是翠綠色的書本就宛如山一般多了呢,抓捕起來可是很麻煩的喔」
「……鬼抓人,的說……」


愛蕾諾呵呵的笑著,瑟希婭看上去好像很開心似的。


「如果是鬼抓人,我可從來沒有輸過呢」


如此說完我展開魔法陣,接著將其重疊一百個。
多重的魔法陣接著迅速穿過我手指。
發動魔法<森羅萬掌>,右手被蒼白色的光輝所纏繞。
如果能跨越距離將所有事物掌握於手中,那數量上的暴力也就毫無意義了。
我透過發動<森羅萬掌>的手朝書本伸手招呼。
一瞬間,翠綠色的書本手腳縮了回去,一同飛向這,落在地上。
其數目共為,一七九九冊。
我彈了一下食指,以驚人的氣勢一個接著一個翻閱一七九九冊書籍。
接著透過魔眼凝視所有的書籍。
不久後,所有的書頁都以翻完,妖精利蘭恩之書闔上了。


「呼姆。記住了喔」
「蛤阿!?記住什麼的,就剛才那下?」


莎夏吃驚的嚷嚷著。


「阿諾斯頭腦很聰明」
「與其說是頭腦聰明,不如說是頭腦奇怪吧……」
「我只看了一半」


莎夏以險峻的視線認真地看向自己的妹妹。
宛如在說"我們原本真的是同個根源嗎?"一般。


「沒事的。沒記住內容也有一半」
「不要安慰我啊……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憐……」


看著不知為何嘆著氣的莎夏,我用食指招呼著一本書。
隨後一本書飛了過來,落到我的手上。


「莉娜。有關封鎖記憶的妖精之類的記述,在這本書中沒有記載」
「……是嗎。但是,翠綠書也不是有紀載著所有精靈的事……」


感到有些遺憾的她低著頭。


「但是,有一頁讓我感到很在意」


我打開第七七一卷的翠綠書,把其中一頁拿給莉娜看。


「……愛之妖精芙蘭恩……?是能將沒有回報的愛給形成、集結的精靈……似乎有多少欠缺的愛數目就有多少的這種說法……」


莉娜的目光看向下一頁。
但是,接著的不是有關愛之妖精的頁面。
只有那一頁被人給撕掉了。


「這一頁有可能記載記憶相關的事」


雖說並沒有記載全部的精靈,但翠綠書共有一七九九冊,已經網羅大部分的精靈了吧。
如此一來,在這張殘缺的頁面上就是記載著記憶封印精靈的事,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性。


「在一百年以內的話,總會有辦法的」


對著書本使用<時間操作>。
關於書之妖精利蘭恩的事,因為翠綠書上有記載所以知道它的起源。
<時間操作>沒有問題的發動了,書本的時間被回朔了數十年。
但是,沒有回來。
使用我的魔力與這本書的起源,將時間回朔至可以恢復的極限,但是頁面還是殘缺的狀態。


「……看來是相當久遠前便殘缺的樣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