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 遙遠的記憶

象徵授業結束的鐘聲鳴響了。



「呼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有什麼想提問的嗎?」


艾尼尤尼恩大樹說道。
於是我便舉起了手。


「有幾個問題想問,首先精靈王是什麼樣的精靈呢」
「嚄嚄嚄。精靈王大人是這個大精靈之森的治理者,也是守護著這裡的尊貴之人」
「呼姆。那麼,是根據哪種傳承誕生的?」
「那個現在還不能說。精靈王大人的事情太過複雜。首先從基礎開始學起吧。已經授予你畢業之印了,這之後的課程你還想上嗎?」


只要辛他們還在這裡,那麼離開也沒有意義。


「阿阿,在這邊還有想學的事。那麼再問一個。是關於神隱的事。我的部下應該在這裡被神隱了,這件事你是否知情?」
「呼姆。是那些在小測試中不及格的人喏。確實是有入學這所精靈學校。考試不及格的人就會被隱狼朱奴爾神隱。
在那裡等待著的是全世界最可怕的補習。但是,沒有擔心的必要,只要認真去做大概在五年內就能回來學校了吧」


五年嗎。怎麼說也等不了這麼久。


「關於神隱的事能說的在具體點嗎?」
「那麼,是什麼呢?似乎有著這種傳說與傳承。有種說法是被隱藏在這個世界上境界點中的隱狼所吞噬,然後就那樣被隱藏在其身體之中。
雖然不太理解緣由,嘛,但如果是朱奴爾的話,被神隱的人還是能回來這所學校」


是會遵照傳說與傳承歸還神隱者,這種精靈特有的奇妙特性嘛。
如果是這樣的話,光憑蠻力來奪取似乎會很辛苦


「我聽說拜託精靈王就能取回被神隱的人,這又是怎麼回事?」
「呼姆,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隱狼朱奴爾就是精靈王大人的看門犬。如果有精靈王大人的命令,就會將人從神隱中歸還的吧」
「想見到精靈王,除了接受精靈的測試外沒有其他方法了嘛?」
「正是如此。這是這所學校的規則」


破壞的話會遭受相應的懲罰吧。
真是麻煩。


「剛才有說過,如果要接受精靈考驗,在那之前還要接受幾個小測驗才行,具體說最少要測試幾次?」
「最少的話,三次吧。平均分取得八十分以上,就能得到精靈考驗的挑戰資格」


三次嗎。真多呢。


「給我改成一次」
「哈?」


回響起可笑的聲音。


「我沒有什麼時間。就考一次吧」
「嗯姆姆姆。雖然授予你畢業之印,但精靈考驗就又另當別論了。因為這是竭見精靈王唯一的機會。光憑我的判斷是很難給出特例的」
「下一次的小測試直接考滿三次的份就沒問題了」
「雖然說是小測試但是出題數量相當龐大。正因為不能馬上出題,所以才需要一些空白的時間琢磨喔」
「呼姆。我不這麼認為」


若無其事的說完後,艾尼尤尼恩大樹被挑起興趣。


「……那是什麼意思呢?」
「沒什麼,如果是被貴稱為育才之大樹的精靈的話,這種程度的小事我認為事很簡單的」
「什……!?」


看來是正中紅心了。
伴隨著吃驚的聲音,艾尼尤尼恩大樹流漏出喜悅。
看來是被人誇獎後就會相當在意的特質吧。


「如果你拿出真本事,小測試十個還是二十我覺得一個晚上就足以完成了,呼姆,難道是我看錯了嗎。
經過今天的課,在教育之上我還確信你是無人能出其右的存在呢……?」
「嗚姆姆姆姆姆姆……」


教室微微的晃動著。
艾尼尤尼恩大樹表現出明顯的迷惑。
只差臨門一腳了吧。


「如果是魔王學院的老師,這種程度的事還是能通融的說,沒事,是我的要求太為難人了。不同學校間也是各有各的教學方法吧」


說完後我便站起身,就這樣朝門口走去。
正當我要從教室走出去時,眼前的門忽然關閉了。


「好吧。我可是被稱為育才之大樹的精靈。這種程度的事總會有辦法」
「是嗎。那真是幫大忙了」
「但是阿,魔王阿諾斯。你們來這裡的日子尚淺。那麼只有在接下來的小測驗中,取得九十分以上的分數才能獲得精靈考驗的挑戰資格」
「無訪」
「那麼,下一堂課在兩個小時後。在那之前可要各自用功自習喏」


講台上大樹的臉一下子消失,艾尼尤尼恩的氣息也一同消失了。


「弗弗弗」


緋碑王露出詭異的笑容朝我走來。


「這真是這真是,提出了一個荒唐的要求阿。汝那種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地方實在讓人感到很礙眼呢」


凝膠狀的面容不斷的扭曲著,吉里希里斯狠狠的瞪著我。


「即使對吾輩來講,想挑戰精靈考驗至少也還要準備一個月」
「嚄。還真是陷入苦戰了呢。真不像你的作風」
「如果只是單純死背到是很容易就是。但是首先要去尋找應該要記住的答案,這點可是這所精靈學校的特徵。可不要認為做起來輕而易舉比較好」
「那麼,要來打賭嗎,緋碑王。一周後的小測試,我們全員都能獲得精靈考驗的挑戰資格」


吉里希里斯露出不快的反應。


「全員?不是只有汝嗎?」
「沒錯,就是全員」
「你是認為這個吾輩,會比那些名不見經傳的魔族還要劣等嗎?」
「說什麼蠢話呢」


"噗"的笑了出來。


「緋碑王。就憑你也打算與我的部下為敵?」


不知是不是這句話太刺耳,緋碑王臉上浮現出魔法陣形成的瞳孔。
那傢夥以憤怒的表情瞪著我。


「真有趣呢。你打算怎麼賭呢,魔王?」


上鉤了嗎。
還是老樣子,自尊心很強。


「如果我們全員都獲得挑戰精靈考驗的資格,就是我的勝利。你就必須告訴我命令你的『上頭』到底是誰」


像是在嘲笑人似的,吉里希里斯的臉"咕紐咕紐"的扭曲著。


「可以。吾輩勝利的話,就拿走汝的根源」


呼姆。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呢。
還是說,就是這麼不想讓人知道『上頭』是什麼人物呢?


「看來好像不能接受這個條件呢。那麼吾輩也就不賭了」
「沒,這倒無所謂」


一瞬間,吉里希里斯無語。
是沒想過會願意拿根源做賭注吧。


「你認真的?還是說,在小看吾輩嗎?」
「這是你自己提出的條件。到底有什麼好怕的?」


吉里希里緊緊的盯著我看。


「那好吧。交涉成立了喔。可別後悔了,魔王」


那傢夥經過我的旁邊離開教室。在那途中,雙方互相在<契約>上簽好字。


「你還真是老樣子」


如此嘟噥著,冥王伊吉斯也離開了。


「冥王。你也要賭些什麼嗎?」
「還是一點也沒變,嘴上總是蠻口胡話呢你。我什麼時候被你的花言巧語給騙上鉤過?」
「確實有兩次吧」
「那是逼不得已才為之的喔。但現在的情況不同」


留下這句話後,冥王就離開了。
視線回到教室,咒王的另一個人格潔絲特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與來的時候同樣,已經伴隨著黑霧離開了吧。


「有勝算嗎?」


雷詢問道。


「沒事,現在開始考慮。若因勝利近在咫尺而感到從容不迫的話,無論何時都無法接近辛他們」
「就算是這樣好了,如果輸了的話怎麼辦阿?根源會被奪走的喔?不會死嗎」


莎夏緊緊盯著我。


「不會輸的」
「……明明都說了"如果",卻沒有給我相應的答案」
「去回答不可能的事也無可奈何」


如此說完後,莎夏不服的噘起嘴。


「自習?」


缺乏情感起伏的米夏眼睛凝視著我。


「是阿。這一周也只能去那麼做了」
「……學習……不擅長、的說……」


瑟希婭無精打采的嘟噥著。


「不要緊的喔。我會仔細教瑟希婭妳的」


愛蕾諾撫摸著瑟希婭的腦袋。
雖然稍微恢復了精神,但她表情還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可是,就算說要自習那又該怎麼做啊?阿諾斯君也不怎麼了解精靈不是嗎?」
「阿阿。但是,不是有挺了解這些的人在那嗎」


大家朝著我視線的方向看去。
莉娜也一度回過頭,隨後注意到身後沒有任何人。


「難道說,是在講我嗎?」
「妳玩美的回答出連緋碑王他們也不知道的精靈之名。這不是很了解嗎?」


稍微的低了低頭,莉娜"恩~~"的煩惱了起來。


「我一邊做情報屋一邊調查精靈故鄉的事,雖然期間順便也調查了一些精靈的事情,但我可沒有實際見過啊……」


嘛,我想也是。
即使知道精靈的傳言也不是想見就能見到。
雖然有傳言與傳承在,但是否真的已經精靈化不直接見到精靈的話是不會知道的。
只是搞搞情報屋的化,是不可能對精靈的事更加深入了解的。


「奇怪? 那麼,為什麼妳會知道那麼稀有的精靈之名阿?」


愛蕾諾詢問後,莉娜面無表情的回答。


「……應該是不知道的才對,但來到這裡後,總覺得忽然就能想起了唷……」
「在喪失記憶前,妳應該很了解精靈吧」
「……是那樣嗎?」
「要不要確認看看?」


莉娜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


「怎麼做?」
「如果是能恢復記憶的魔法,我倒是能用幾個。如果能回想起精靈的事,然後幫助我們學習的話就幫上大忙了」


莉娜看著我的臉,浮現出沉思的表情。


「我覺得魔法應該沒有用」
「為何這麼想?」
「雖然不知道……但總覺得就是這樣……」


呼姆。真是說了些奇怪的話。


「……但是,可以試試看嗎? 當然,會在學習精靈的事幫忙的。我也覺得,自己必須和精靈王見面……」
「這也是"總覺得"嗎?」
「是的,沒錯」


與她說的話相對,莉娜浮現出確信的表情。
嘛,即使去思考那個也不是辦法。


「那麼盡可能,什麼都不要去思考便是」


咚、的,指尖觸碰到莉娜的額頭。
我在她的額頭上描繪魔法陣,使用魔法<追憶>。
可以的話,我是能用<時間操作>回歸她的時間,但我不曉得她的起源為何。
話雖如此,如果只是普通的喪失記憶,<追憶>就足夠了。


「阿……」


如此這般,莉娜發出了聲音。
好像想起了什麼吧。
不久後,魔法<追憶>的效用結束,閃爍著光輝的魔法陣也消失。


「如何?」
「……關於精靈的事,想起了非常多喔……」


莉娜的表情十分陰沉。


「可是,關於自己的事果然還是想不起來……」


呼姆。難道不是單純的記憶喪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