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 艾尼尤尼恩大樹

「首先為了新入的學生們,還是先介紹一下這所精靈學院吧」



從艾尼尤尼恩大樹中,發出宛如老人般嘶啞的聲音。
但是,這個聲音不是來自於長著臉的大樹,而是整間教室四面八方都能聽見。
因為講台上的那棵大樹並不是本體吧。
正如其名,這傢夥只是這棵大樹作為精靈學院的創造物。
換句話說,我們現在正在名為"艾尼尤尼恩大樹"的精靈體內。


「這裡是教授各式各樣精靈們歷史的地方。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課程,但精靈的授課則是必修的」


艾尼尤尼恩大樹平靜的說道。


「一旦進入這顆艾尼尤尼恩大樹,大家都必須入學精靈學院。然後接受精靈的授課,直到畢業以前都不可以出去。
因為持續學習可是很重要的喏。食衣住等基本條件都能確保,這點還請各位放心即可」


然而,這又是一個給人添麻煩的傳說傳承阿。
一旦誤入精靈的學校,直到畢業前都不可以出去,是某人最先想到並將其作為傳說流傳開來的吧。


「另外,通過暴力傷害他人、拘束別人等行為都是被禁止的。若有違背這個的場合,作為懲罰....是呢,現在的話,就必須挑戰走遍長蛇艾比提歐後背的試煉了喔」


呼姆。緋碑王是想誘導我攻擊他,然後接受這個懲罰嗎。
不過這還真是沒聽過的精靈呢。


「長蛇艾比提歐是什麼?」


問完這句話後,艾尼尤尼恩大樹"呼呼呼"的笑了。


「真是個好問題喏」


也不是問了什麼大事,但艾尼尤尼恩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
是被提問而感到喜悅嗎,看起來像是這樣子。


「那麼,就請學生們來回答吧。關於長蛇艾比提歐的故事,有人能回答嗎?」


緋碑王、冥王、咒王宛如相互競爭般紛紛舉起手。


「那麼手舉最快的緋碑王吉里希里斯。回答看看吧」


緋碑王迅速站起身。


「長蛇艾比提歐,是以作為這個世界最長之蛇的傳說傳承而誕生的精靈。剛出生時大概是能環繞世界一圈的尺寸,但是口耳相傳,現在大概持有世界三三三周長度的身長。
因為太長了,現在只能在這所精靈學校的魔法沼澤中生活。有個說法是,據說能透過沼澤在七大海中露出頭部的樣子呢」
「呼姆。正確答案」


艾尼尤尼恩低聲說道。
也就是說,如果在這個精靈學校內施暴的話,就必須走完號稱有世界長度三三三周體長的蛇背嗎。
既然說過"現在的話",也就是說根據時機不同懲罰內容也會有所不同。無論如何,都是與走遍艾比提歐同等程度的麻煩事吧。
真是麻煩。


「那麼。就像這樣,老朽時不時的會提出關於精靈的問題。如果能回答的很好就會加在各位的成績上。
當然,除此之外也會佈置一些作為小測試的精靈試煉,等等諸如此類能評分的結構。然後,能取得優秀成績的學生就可以順利畢業。
作為紀念也會授與紀念獎章。只要有了這個就能自由出入阿哈特赫倫(精靈故鄉)」


原來如此。
就是說不必像以前那樣一個個尋找阿哈特赫倫的傳聞也行嗎。


「說是要取得優秀的成績,那具體來說是要多少程度?」
「那點則是作為教育者的大樹,由老朽來判斷的。並不是說只要測試能取得好成績就行。當然多拿點分數也不會有壞處。至今以來最早畢業的人花了兩周,最長的則是花了五十年」


沒有明確的標準嗎。
不對,尋找這個的標準也藏在課堂中吧。


「入手畢業證書後還能繼續聽課嗎?」
「嗯姆。當然,是可以的。正如之前所說,精靈的課程到底也只是門必修課。除此之外這裡還準備各式各樣不同的教育。
魔劍和魔法,料理與算術,或是從精靈的教育方法至生產方法都可以學到喔。因為老朽是育才之大樹,艾尼尤尼恩喏」


呼姆。好像能派上用場。


「那麼,舉例來說讓無法說話的少女開口的教育也是有可能的?」
「當然的當然的,都是可能的。因為精靈可是持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只不過,必須要付出相應的努力才行」


這棵艾尼尤尼恩大樹十分寬闊。
內部有能做為長蛇生活空間的沼澤的話,也就是說內部形同魔法空間的意思吧。


「把一萬只瑟希婭帶來這好像也不錯」
「唔嗯唔嗯,我也正巧在想同件事喔」


對於我的嘟噥,愛蕾諾高高興興的同意了。


「我說阿,你們這些人還真有閒情逸致去思考那些阿……。與其考慮畢業之後的事,不如先好好想想該怎麼樣才能畢業如何?」


莎夏露出無言的表情。


「什麼阿,莎夏?害怕了嗎?」
「才、才不是害怕什麼的呢。可是,可以把你的部下神隱,即使是四邪王族,也能讓他們乖乖安分守己。
艾尼尤尼恩大樹,雖然以悠哉悠哉的老爺爺聲音來緩和氣氛,但實際上是個相當危險的人物吧?」


在一旁,米夏附和似的點著頭。


「沒事,沒什麼好怕的。只要能取得好成績不就能順利畢業了嗎」
「阿諾斯很了解精靈嗎?」


雷詢問道。


「沒,並不怎麼了解。你又如何?」
「雖然比起魔族的確還熟悉一些可是,精靈本來就些不明不白的存在。雖然很遺憾,但不知道的事情反而更多」


嘛,也就是這樣吧。


「我傻了。明明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結果卻什麼都不知道嗎?」


莎夏抗議似的說道,接著斜起眼來瞪著我。


「沒事,不知道的事情現在開始學習足矣。喂,集中精神上課」


這麼說完後,莎夏嘟噥著「明明就是你先脫軌的……」。


「嚄嚄嚄,談話結束了嗎。那麼繼續上課吧」


艾尼尤尼恩大樹說道。
不愧是作為育才之大樹的傳說傳承誕生的精靈。
只是些竊竊私語也會睜隻眼閉隻眼,不拘小節的態度穩如泰山。


「那麼,關於之後的計畫,首先維持一周的精靈講座。接著是小測試。
如果在這裡考不及格的話可是會被神隱的,這點要特別注意。經過幾次小測試,成績優秀的人就能進入精靈的測試。
突破精靈測驗的學生就可以獲得拜見精靈王的資格。最後能通過精靈王測試的人就可以順利畢業,這些可要留心阿」


艾尼尤尼恩大樹如此說完後,眼前的大樹浮現出文字。


「那麼,這裡再次出一道題目吧。只在白天出沒外型宛如小熊、又好似狐狸的精靈被人稱之為什麼呢?」


呼姆。不知道。
不只是我,看來四邪王族也不知道的樣子,誰也沒有舉起手。
諾瓦斯加利亞的話應該會知道才是,但似乎在一旁打起了嗑睡。一點幹勁也沒有吧。


「嚄嚄嚄,該說不愧是非主流精靈嗎」
「那個,回答也可以,嗎?」


一副戰戰競競的模樣舉起手的人是,情報屋的少女,麗娜。


「可以喔。回答看看,精靈的名子是?」
「叫做妖精犬嘎瓦蓮吧?」
「嗯姆……回答正確」


緋碑王和冥王朝麗娜回過頭。
是覺得問了也不會得到答案嗎,透過魔眼像是在舔拭一般的來回窺視回答正確的麗娜。


「關於妖精犬嘎瓦蓮的故事會在之後的授課中說明的。首先在出幾道題目吧」


再次,大樹上又浮現出問題文。


「手持壞矛與壞盾,號稱精靈最強的劍士之名為何?」


舉手的人,又是只有麗娜一個。


「是矛盾劍士巴布羅那嗎?」
「正確答案。關於巴布羅那的傳聞非常稀少,是鮮少才能遇上的稀有妖精,真虧妳知道呢」


麗娜曖昧的點點頭。
呼姆。是在當情報屋時收穫的傳聞嗎? 


「唔嗯,如果是稍微在古老點的精靈,我說不定就能跟上了。而這些別說是回答了,連聽都沒聽過的喔」


愛蕾諾一副沒轍似的語氣說道。


「嚄嚄嚄,那麼,這次就出個有名的精靈吧。福利問題」


講台上的大樹這次浮現出的不是文字,而是三幅圖畫。
可是,看上去也未免過於幼稚拙劣了。
其一為火柴人。
其一宛如蚯蚓般爬行的東西。
其一就只是顆長著毛的黑球。


連能不能稱之為"圖畫"都很奇怪。


「那麼,這幅圖畫所描繪的三位有名的精靈。名子是什麼呢?」


好像能回答出來是理所當然的一般,艾尼尤尼恩大樹說道,但是誰也沒有舉起手。


「小莉娜也不知道嗎?」


愛蕾諾詢問後,她點了點頭。


「……因為、那個、一點繪畫才能也沒有嘛……儘管是多麼有名的精靈也好,太強人所難了」


麗娜小小聲的嘀咕著。
隨後,教室宛如地震一般搖晃了起來。


「妳說什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像是憤怒的顫抖似的,艾尼尤尼恩大樹搖晃著。


「這個老朽的教育,是想對被稱為育才之大樹的老朽的教育挑三揀四嗎嗎嗎嗎嗎嗎嗎嗎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艾尼尤尼恩大樹的怒吼聲迴盪於教室。
對普通人來說,那已經是足以傷害耳根的爆音。


「這真是這真是。難辦了呢。艾尼尤尼恩大樹的授課一旦被人反駁的話,就經常會惱羞成怒喔」


緋碑王凝膠狀的臉朝向這邊。


「呼姆。鎮壓的方法是?」
「只能回答出剛才的問題了。不然的話,所有人的成績都變零分也不奇怪」
「那麼,只要答對了就好吧?」


緋碑王王誇張的聳著肩膀。
要從一點繪畫才能都沒有的圖中得出精靈的名子,簡直是癡人說夢。


「太傲慢了、魔王。所以,我才會說你傲慢過頭了」


冥王伊吉斯獨眼閃爍著光輝說道。


「你這傢夥不也是答不出來嗎?」
「怎麼可能知道。要知道那根火柴人的真面目,就像是要求川水逆流而上一般。世間萬物都需遵從一定的道理」


伊吉斯嘔吐一般的說道。


「呼姆,道理嗎。那麼再多好好看看吧」


我迅速舉起手,然後站起身。
然後指著大樹描繪的火柴人。


「火柴人的六枚翅膀,是象徵著所有精靈的母親,大精靈蕾諾」


接著,是宛如蚯蚓般爬行的東西。


「周圍無數的小點正體為霧雨,也就說明正體是大精靈莉尤恩」


最後,我指著不過是長毛的黑球的畫。


「這圓溜溜的眼睛,肯定是妖精蒂蒂不會錯了」


忽然間,教室停止了搖晃。
艾尼尤尼恩大樹的憤怒平息了。


「嗯姆。大正解。阿諾斯・沃爾迪戈德,在這授予汝主畢業之印證」


我的制服上聚集著光輝,隨後掛上以妖精羽翼為原型所製作的勳章。
僅僅如此就畢業了呢。
該怎麼說呢,即便是育才之大樹也是有著勢利的地方。
嘛,這也是傳說與傳承下來所形成的性格吧。


「……為什麼那根火柴人……會是大精靈蕾諾……?」


冥王伊吉斯詫異的嘟噥著。


「……怎麼看都只是蚯蚓爬行痕跡的那個,是莉尤恩……?」


像是打從心底懷疑起人生一般,緋碑王膠狀的臉大大的扭曲著。


「我話說在前頭,這可不是僥倖喔」


我對目瞪口呆的兩人說道。


「就是連這種程度的事情也不知道,所以你們這兩個傢夥才一次都沒有贏過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