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 精靈的老師

鈴~鈴~的,鐘聲鳴響著。



「上課ー」
「開始上課了喔」
「上課中不能出去」


蒂蒂們在教室中飛舞著,嘴上說著如此這般的話。


「呼姆。所以入口才會消失了嗎」
「可是,現在才不是上課的時候吧?」


莎夏說道。
雷朝著牆壁化的入口前進一步。


「要試試看嗎」


描繪魔法陣,他從中取出一意劍。
接著就這樣朝牆壁直直揮落。


「――哼……!」


一意劍如同閃光般閃耀著。
透過刀刃一口氣刻畫了四道軌跡。
雷直直的盯著眼前的牆壁。


「雖然斬是斬成功了」


雷以一意劍的劍尖牴觸著斬過的地方。
大樹之壁被切成四方形,隨後脫落。


「欸,啥阿這個?」


莎夏的聲音中充滿著驚訝感。
教室外面是雪白的一片。原本在那應該有不斷延伸著的階梯才是,但現在卻連一點影子也沒見到。
無論是上還是下都看不見盡頭,只能看見一片白色寬闊的空間。


「魔法空間?」


米夏嘟噥著。


「好像是那樣呢。上課的時候會把教室隔離開,故意讓人回不去吧」


說是這麼說,但想出去的話也不是沒有方法。
我將魔眼朝向魔法空間。
接著隨後,雪白的空間中出現裂縫。
伴隨著忽然響起空間劈開的聲音,赤紅色的槍頭赫然出現。
對朝自己刺來的槍尖,雷在一紙間的距離後退躲了開。


「……這是?」


雷盯著緊逼自己鼻尖的赤紅色槍尖。


「紅血魔槍"迪赫德阿特姆"……」


被長槍刺入的空間進一步裂開。
伴隨著"吱吱"的聲音龜裂漸漸擴大,魔法空間隨之破碎。宛如剝下一層雪白色的面紗一般,教室外恢復成原先那木頭做成的室內。
然後,在那裡有個手持長槍保持突刺動作的男子。
整齊的短髮、嚴肅的外貌、以及覆蓋半張臉的大眼罩。
呼姆。又是老面孔阿。不認為是偶然呢。


「連你都在阿,冥王伊傑斯。難不成四邪王族全員,都在這個精靈學校和睦的併排桌椅上著課嗎?」


伊傑斯拔出的長槍消失在魔法陣之中。
他以銳利的目光看向我。


「即使是轉生後還是老樣子呢,魔王阿諾斯」
「呼姆。老樣子是指什麼呢?」
「在說你太不把神族當一回事了喔。對於自己的力量自信過頭,哪天便會因此失足,難道你不明白這個道理嗎」


就像在提出忠告一般,伊傑斯語氣莊重的說道。


「你才是老樣子愛嘮嘮叨叨的。說的簡單點,就是指我部下中有神子,所以趕快收拾收拾的意思吧?」
「這也是無可奈何之舉。袖手旁觀也只會徒增犧牲罷了」


咕哈哈的,我將冥王的忠顧一笑置之。


「很不湊巧的,即便以神為對手我也不打算做出任何犧牲」
「何等傲慢。不願付出犧牲,只會繼續增加多餘的犧牲,難道你不明白嗎」


冥王伊傑斯以獨眼轉向米夏和莎夏。
兩人一同擺出架式。


「我不打算在上課的時候將事情鬧大。因為這個地方稍嫌麻煩」


如此說道,伊傑斯走向樹樁座位。


「冥王。從什麼時候開始和緋碑王與咒王聯手的?」
「如果你看起來像是那樣子的話,這肯定都是精靈的偉業吧」


就像故意將話給說的不明不白似的,伊傑斯入了坐。


「那邊」


米夏伸手指著無人的樹樁。
這個時候黑霧瀰漫,一位男子現出行蹤。
是頭上長著六個犄角的魔族。
那傢夥對我們毫無興趣,只是呆呆的注視著前方一處。


「難道說,那個也是四邪王族……?」


莎夏問道。


「阿阿,咒王蓋伊比蘭姆.潔絲特」


那個手持半把魔劍的人正是他的手下。
關於辛的現況,最有知情可能的人就是他了吧。
話雖如此,在面對咒王的情況,即便使出渾身解數詢問也有些吃力不討好。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不去搭話嗎?」
「呼姆。也是呢。嘛,就去去吧」


我走到咒王身旁。


「好久不見了呢,蓋伊比蘭姆」


搭話完後,咒王便轉頭呆呆看著我。
可是,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原來如此,現在是潔絲特吧?」


說完後,他笑了出來。


「阿。還想說是誰呢,這不是魔王阿諾斯大人嗎。是嗎。已經過了兩千年了阿」


咒王以毫無敵意的語氣說道。
雖然她的語調像是在刻意模仿女性,但其實現在他的心靈的確是貨真價實的女性。


「蓋伊比蘭姆怎麼了?」
「又跑去別的什麼地方了呢,一點都沒有回來的跡象。真是的,竟然把戀人拋下什麼的,蓋伊比蘭姆大人的流浪癖真是讓人頭疼呢」
「是嗎。說起來,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在學習喔。因為在等待蓋伊比蘭姆大人回來之前的時間很閒嘛。阿諾斯大人呢?」
「稍微再找個人呢。你有看見辛和我其他的手下嗎?」
「阿ー,如果是那些人前段時間還有見著喔。 雖然也一起上過課了可是全都被神隱了呢。緋碑王大人和冥王大人的部下也不見了喔」


嚄。


「神隱和這裡的課程有關係嗎?」
「小測驗如果不及格的話好像會被神隱喔。想要把他們找回來的話,好像只能拜託這棵大樹上的精靈王大人的樣子呢」
「那想登頂上去簡單嗎?」


潔絲特搖了搖頭。


「我聽說只有認真上課,精靈的測試必須合格才可以去的樣子。阿,對了對了。說起來蓋伊比蘭姆大人的部下也被神隱了呢,還被囑咐說他回來前想辦法救出他們。真困擾阿」


呼姆。部下被當作人質,所以緋碑王也好冥王也是才都會乖乖在這個精靈學校中認真上課嗎?
我認為不只如此。


「精靈王是何許人物?」
「不就是精靈的王大人嗎?因為沒見過,所以我不知道」


看來想見到精靈王,就只有通過精靈試煉這一途了。
只要能見到那個傢夥,大概就能奪回我的部下了吧,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總之,能問潔絲特的事情就是這些了吧。


「打擾了」
「不會。再會喔,魔王大人」


我回頭離開那個場所,這時靠了過來的莎夏小聲的說道。


「……吶。那是怎麼回事?」
「雖然我也只是知道個大概,咒王似乎是雙重人格。主人格就是蓋伊比蘭姆,同時持有副人格的戀人潔絲特」
「有夠莫名其妙的……」


莎夏瞥了一眼咒王。
雖然長相是十分中性的面容,但蓋伊比蘭姆・潔絲特的身體完全是男人的樣子。


「雙重人格也不是什麼值得在意的事情,麻煩的是轉換人格後所持有的記憶與根源便會完全替換。在人格是潔絲特時,即使想搜尋蓋伊比蘭姆的記憶也是什麼也找不到的」
「不可思議」


米夏嘟噥著。


「雖然根源的的確確只有一個就是。而且就連蓋伊比蘭姆本身也不能自由轉換人格」


如果有事情要詢問咒王,也就只能等到他出現了。


「喀喀喀」


發出笑聲的人是諾瓦斯加利亞。


「多麼滑稽的情景阿。在二千年前支配著迪爾海德的暴虐魔王,連著四邪王族竟然會像這樣齊聚一堂乖乖上課」
「你這傢夥才是,哪來的立場對別人評頭論足呢」
「哈哈」


諾瓦斯加利亞邊笑著,邊走到樹樁座位旁。


「神的計畫是絕對的喔。我的行動現在也只是遵從著秩序。暴虐的魔王。你可能是在盤算將身為神的我給禁錮在這個地方吧,但世界的秩序也不會因此失調。就算我現在待在這裡上課也是一樣」


於刃有餘的說道,諾瓦斯加利亞就座了。
就在這個時候,再次響起鐘鳴聲。


「是正鈴」
「正鈴響了喔ー」
「要來了」
「老師要來了ー」


蒂蒂們在教室內騷亂的飛舞著。


「那—個,該怎麼辦好呢?」


愛蕾諾詢問道。


「只能上課了吧」


雷如此回道。


「嘛,總之先這麼辦吧。我很在意精靈王究竟會是何許人也。和那傢夥見面,直接讓他解放辛一行人似乎是最快的方法」


說完後,我入座於附近的樹樁上。
米夏他們也各自入席。


――開始上課了喔――


不知從哪裡傳來了聲音。


――今天呢,好像有新學生加入我們,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


在教室的講台位置,生長在那邊的大樹上長出了眼睛鼻子與嘴巴。


「老朽的名子是,艾尼尤尼恩大樹。本身便是這所精靈學校」


聲音在教室中迴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