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 精靈的校舍

「奇怪?」


「怪奇怪奇?」

「我知道這個人」

「知道的喔」



蒂蒂們在我周圍飛來飛去,七嘴八舌的交談著。



「是魔王」

「暴虐的魔王」

「很強的人」

「比神大人,還要強的人」



呼姆。看來,好像發現是我的樣子。



「好久不見了呢。我想去阿哈特赫倫,可以給我帶路嗎?」



蒂蒂們聚在一起竊竊私語著什麼。

不久後,她們一齊看向這邊。



「那些孩子也來?」

「有趣的孩子們」

「間接兜」

「八本八本」



看來是中意上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了。



「當然。因為是我的部下嘛」



妖精蒂蒂們一副萬歲之姿,欣喜的在周圍飛來飛去。



「萬歲ー」

「說是會來欸,間接兜之子ー」

「魔王的部下,跟二千年前不同ー」

「完全不同ー」



原本就覺得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和妖精蒂蒂的電波對的上,現在看來,好像遠超出我的預期呢。



「那麼,就給你們替我帶路的報酬吧」



我用魔法<創造建築>創造出符合妖精蒂蒂身材的小型阿諾斯棒,並使其飛至她們手中。



「萬歲—,阿諾斯棒阿諾斯棒」

「嘿吚、嘿吚」

「懷孕懷孕」

「嘎呀ー」



呼姆。宛如小小的粉絲夥伴們呢。

真是和睦的景象。



「給你帶路吶ー」

「這邊喔。過來吧」

「過來吧過來吧」

「大精靈之森在等著唷」



妖精們一邊發著燐光,一邊向著迷霧深處前進。



「走了喔」



當我向前踏出一步時,雷訊問道。



「把諾瓦斯加利亞扔著不管好嗎?」

「呼姆。這個時候,他好像在這個草原――」



話說到一半我便回過頭。

在那邊有著諾瓦斯加利亞的身姿。



「呀。好像很順利的讓蒂蒂們笑了呢」

「有事?」

「來當領隊的喔。只讓學生先去的話成績就不好打了吧。而且這樣一來你也比較方便對吧?」



的確,讓他待在目所能及的位置比較好注意。



「隨你喜歡便是」



如此說完我踏出步伐,諾瓦斯加利亞在我們身後不遠的位置跟著。

一邊走在蒂蒂她們用燐光鋪出的道路,一邊在迷霧中前進。

不曉得過了多久。濃霧對面的景色開始改變了。

一望無際的草原依然持續著,但在近處已經能看見樹木的蹤影。在迪爾海德上沒有的奇狀蘑菇,朦朧的閃爍著光芒的花,長著宛如人臉般窟窿的岩石等等。

再繼續往前走濃霧開始逐漸散開,不久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出現在眼前的是夢幻般深邃的森林,阿哈特赫倫。



「到啦ー」

「到了喔ー」

「大精靈之森」

「阿哈特赫倫」



蒂蒂們雜亂無章的揮動著阿諾斯棒,欣喜的在周遭飛來飛去。



「蒂蒂。這裡應該有一個叫辛.雷格利亞的魔族,妳們知道嗎?」



蒂蒂們聚在一起互相交談。



「辛.雷格利亞?」

「知道嗎?」

「不知道」

「不知道這個人ー」



如果辛真的來到阿哈特赫倫,蒂蒂她們會不知情倒是件怪事,嘛,不過她們總是反覆無常的。可能不久後又忽然想起來也不一定。



「那麼,二千年前我的部下應該在這,知道嗎?」



這麼問完後,蒂蒂們異口同聲的喊叫著。



「知道ー」

「二千年前的魔族」

「有喔ー,好多」

「在精靈的學院ー」



精靈的學院?

呼姆。沒聽過的地方呢。

不過關於精靈的事,我不知道的事情本來就有很多。



「那麼,能帶我去那嗎?」

「好喔ー,因為給了阿諾斯棒」

「感謝感謝ー」

「感謝兜」

「八本八本!」



蒂蒂們為了帶路而飛走。

我開始追在她們身後。



「吶ー吶ー」

「那邊的人ー」

「名子ー」

「妳的名子ー?」



妖精們向莉娜搭話。



「我叫莉娜喔」



她如此回答後,蒂蒂為了讓翅膀休息而坐在她的肩上與頭上。



「莉娜?」

「是這個名子嗎?」

「感覺不對ー」

「真的是莉娜?」



愣住一瞬間後,莉娜笑道。



「大概是記憶喪失的緣故。蒂蒂知道我是誰嗎?」



"唔ー恩"的,妖精們像是在思考一樣將手放在下顎。



「好像知道」

「知道吶ー」

「可是」

「想不起來ー」



蒂蒂們再次飛在空中,快樂的在莉娜周遭飛來飛去。

米夏一直盯著那副景象。



「阿諾斯」

「怎麼了?」



看著莉娜,米夏說道。



「不是魔族」

「好像是那樣」

「精靈?」

「是阿」



因為魔力很少所以很難發現,她的根源其實是精靈。

莉娜認為自己必須來阿哈特赫倫,也是因為她是精靈的緣故吧。



「怪不得我覺得有些奇怪」



莎夏說道。



「可是,精靈會記憶喪失嗎?」

「誰知道呢。說不定是以記憶喪失少女的傳說傳承,而誕生的精靈也不一定」

「阿阿,也是呢……」



莉娜露出懷念般的表情看著森林的模樣。



「阿」

「知道了」

「莉娜很像」

「有很像的人ー」



蒂蒂們提高聲音喊叫著。



「是誰呢……?」



莉娜詢問著,蒂蒂開始繞著她轉圈。



「蕾諾」

「很像蕾諾」

「大精靈」

「精靈之母ー」



這麼說來,該說是氣氛很相似嗎。

話雖如此,我的魔眼也不能看清她風帽下的面容。我認為不是風帽的緣故,而是她本來就是那樣的精靈。

可是雷諾的傳承中,應該沒有披戴遮擋容貌的風帽才是。



「可是,蕾諾已經不在了」

「死掉了」

「好傷心」

「見不到了」



一瞬間,米薩停住了腳步。

雷輕撫著她的後背,「……沒事的」米薩做出笑顏,繼續開始邁步。

大精靈蕾諾死了,是嗎。

如果吉克說的是事實的話,米薩就是大精靈蕾諾的親生女兒。

這樣一來至少在十五年前她應該還活著。

那麼,在這個和平之世,她為什麼死了?

正因為她的傳言和傳說根深蒂固的流傳著,她才會被稱之為大精靈。

的確,經過兩千年的洗滌傳說與傳承有可能會破滅。可是,如果能一直活到十五年前的話,就表示她的傳說與傳承一直流傳到了這個世代。

這樣一來我不認為會那樣破滅。



「什麼時候死的?」



這麼問後,蒂蒂們傾首。



「什麼時候?」

「幾年前?」

「好像在前面點」

「二千年前?」

「忘掉了說ー」



數年前和兩千年前可是大不相同的東西。

嘛,畢竟是蒂蒂說的。這些話還是聽一半就好。



「奇怪?」

「怪奇奇怪?」

「蕾諾的味道」

「有蕾諾的味道ー」



蒂蒂她們一邊說道一邊飛到米薩身邊。



「妳的名子?」

「妳的名子叫什麼ー?」

「蕾諾?」

「蕾諾復活了?」



米薩一副很困擾的笑著。



「那、那個阿。我叫做米薩。不是蕾諾喔?」



接著,蒂蒂們開始欣喜的揮舞著阿諾斯棒,開始在米薩周遭不停飛來飛去。



「難道說,是蕾諾的孩子?」

「真正的孩子。親生子親生子ー」

「蕾諾的孩子是,米薩ー」

「應該是叫米薩ー」



米薩對那句話起了很大的反應。



「真的嗎!?」



可是,蒂蒂們模糊不清顛三倒四的說道。



「是叫米薩?」

「還是薩米?」

「米ー沙嗎?」

「可是,發音差不多ー」



宛如肩頭遭到重擊一般,米薩垂下了腦袋。

可是她馬上搖著頭,像是要重振精神的問道。



「那個,那麼,妳們知道大精靈蕾諾的孩子的父親是誰嗎?」



幾隻蒂蒂飛到米薩面前,"盯——"的持續注視著她。



「父親是,秘密ー」

「不能說」

「精靈王說的ー」

「守護大家的,好國王」

「蒂蒂喜歡,王大人ー」

「精靈的大家,都喜歡王大人ー」



看著蒂蒂完全沒有想要透露的氣氛。

米薩放棄似的退縮了。



「精靈王是什麼樣的人?」



我問了蒂蒂她們。



「欸ー?」



蒂蒂她們高喊出聲後開始唧唧喳喳的說著。



「精靈王是什麼人?」

「問是什麼人ー?」

「王大人就是王大人」

「偉大的人ー」



嘴邊掛著那些話,蒂蒂她們離開了。

在她們的前方,有著一顆巨大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樹木。



「哇喔,又大又粗呢」

「……嚇一跳……的說……」



愛蕾諾和瑟希婭仰望著大樹。

那是令人看不清終點,衝破雲層直達天際的高度。

樹幹的粗度也不是凡物,至少有和德爾佐格德差不多的寬度吧。很難認為是顆普通的樹。



「到了喔ー」

「到了ー」

「精靈的校舍」

「艾尼尤尼恩大樹」



一邊散落著燐粉和燐光,蒂蒂們正面朝著艾尼尤尼恩大樹飛去。

大樹中有個洞穴,藤蔓延綿而下。

跟在她們身後我們穿過藤蔓進到洞穴之中。

在大樹之中的是宛如樹木形成的山洞。像是迷宮般的地方藉由蒂蒂們的引導走著,不久後便看見一個寬敞的空間。

在那邊有一個長度看不見盡頭的樓梯。來來回回好幾次,一直不斷的向上攀爬著

最終,蒂蒂飛向深處所能看見的最大的一扇門前。



「這裡唷ー」

「大家所在的教室」

「一直都在這裡學習」

「魔王的部下也在這?」

「在唷ー」

「二千年前的魔族們」



我們打開門,進入教室中。

一眼所見,裡面看上去簡直和中庭沒兩樣。

在花草茂盛的地面上擺放樹樁般的椅子,在設置講台的位置上生長著一顆大樹。

可是――



「奇怪?」

「不在?」

「大家不在?」

「神隱了ー」



無論在哪都沒有看見兩千年魔族的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