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 讓妖精笑的方式

轉移到沙利斯草原時,周圍正飄散起迷霧。


因為太陽被隱藏的緣故能見度極低,但是寬闊的草原上幾乎都被濃霧所壟罩。

情報屋的少女很懷念似的凝視著那副情景。





「我想,這濃霧對面大概就是阿哈特赫倫的所在之處」





她抱以微妙確信的樣子說道。





「……好像不怎麼驚訝呢」





莎夏的話語使少女轉過頭。





「驚訝?指什麼呢?」





「<轉移>可是失傳的魔法喔。如果從街上一瞬間轉移到這裡,我想一般來說應該都會相當吃驚的才是……?」

「阿,是阿。也是呢。剛才的魔法很厲害喔」





一邊如此說道,少女露出沉思的表情。

好像回憶起什麼的樣子。





「可是,總覺得好像知道。就算有這種魔法,也沒什麼奇怪的這樣」

「……吶。說起來,還沒有問過呢,妳的名子是?」

「麗娜喔。我想,大概沒錯」

「連這個也忘了嗎?」

「唔嗯。我也不太清楚。可是沒有名子很不方便,所以就先以麗娜自稱了。總覺得好像是叫這個名子的樣子……?」

「……是嗎。抱歉呢。問了不好的事」

「不會,這也是沒辦法的。我想,大概不久後就會想起來了」





莎夏露出半吃驚、半佩服的表情對麗娜說道。





「明明喪失了記憶卻還很樂觀呢」

「即使心情低落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嘛。這樣不如先把能做的事情都做了呢」





在莎夏和麗娜如此對話的同時,米夏正在凝視著周圍漂浮迷霧的深淵。





「明白了嗎?」

「很多」





呼姆。不愧是米夏呢。

的確,這個霧一定是通往阿哈特赫倫的入口。透過魔眼凝視的話,就能發現裡面隱藏著許多精靈。





「和大家聯絡了」





那麼馬上就會來了吧。





「那麼,試試看吧。莎夏」

「怎樣?」

「去試試看就是」





一瞬間,莎夏愣住了。





「試試啥?」

「如果不讓妖精蒂蒂笑的話,就不能去阿哈特赫倫喔」

「阿阿,是那樣呢。喂……為什麼是我?」

「從很久以前我就一直那麼想」





"嗯"的,米夏附和著。





「妳很有當小丑的潛力」

「你在想什麼鬼阿!」





莎夏犀利的提高聲調。

我用手指著她的臉。





「就是這樣」

「什麼啦?」

「那種一點就爆的性格,其他人是無論如何也模仿不來的呢」

「什、你說誰一點就爆阿!?」

「很好喔,莎夏,就是這勢頭。那麼、去吧。讓那片天空綻放出大朵的蘑菇雲吧」

「……我說阿……即使你突然這麼說也……」





莎夏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





「真沒轍。米夏,搭把手」





米夏點了點頭。





「試試看」

「什麼試試看,要做什麼阿?」





米夏和莎夏四目相對。





「有作戰計畫」





露出認真的表情,米夏淡然的說道。

似乎有相應自信的樣子。





「怎樣的作戰計畫?」

「我會說些有趣的話」

「嗯」





莎夏認真的聽著。





「莎夏吐槽」





嗯嗯的,莎夏點著頭。





「然後呢?」

「大爆笑」

「無謀也該有個限度哇!!」





莎夏以驚人的氣勢發起了吐槽。





「順利?」





米夏環顧周圍。

可是,迷霧沒有起任何變化。

妖精蒂蒂應該在窺視這邊沒錯,不過並沒有對剛才的感到什麼反應。





「呼姆。看來這在蒂蒂的笑點外呢。為什麼可以忍耐剛才那個不笑呢」

「……這是當然的吧……」





莎夏如此抱怨。

「各位!」





米薩和雷輝著手朝向這邊。





「不知為何阿,突然就掀起迷霧了呢ー。突然發生日蝕讓我嚇了一大跳喔—」

「可以去阿哈特赫倫了嗎?」





雷問道。





「現在正愁如何讓妖精笑呢。但是,現在正好。雷、米薩,是時候展現你們的才藝了。讓那些傢伙腹筋炸裂吧」





如此說完後,雷和米薩面面相覷。





「阿、阿哈哈……就算那麼說,要怎麼做?」

「嘛,只能盡自己所能吧」

「……也是呢。剛才我聽米夏說過了,如果做了新奇的事情,也能引她們笑的對吧?」





我點頭。





「好像是那樣」

「那麼,雷同學。我試試看」

「妳想到什麼了嗎?」

「是的。那個……可是,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嗎……?」

「什麼要求?」





害羞的低著頭,米薩說道。





「因、因為要做奇怪的事,可以不要看我嗎?那個,可、可能會讓人看到很羞恥的事情,也許會被討厭什麼的……阿哈哈……」

「沒事的喔」





雷露出認真的表情溫柔的說道。





「無論妳做出多奇怪的事情,我也肯定只會覺得妳很可愛的吧」

「雷同學……」





在一瞬間構築起來的兩人世界中,雷和米薩相互凝視著。





「那,我去了喔。請幫我撿骨吧……!」





雷露出苦笑點著頭。

米薩踏著步伐朝迷霧走去。

她停下腳步,露出飽含覺悟的表情。

接著她深吸了口氣。





「提、提問的說!無論何時一直一直都在想著雷的我阿,最喜歡的數字是什麼呢!?」

「……為什麼,變猜謎了阿……?」





莎夏無言的吐槽著。





「呼姆。答案是什麼呢?」





米夏歪著小腦袋說道。





「0、3?」

「原來如此。是雷對零,桑對三這樣呢」 ※米薩稱呼雷為雷桑,諧音梗

「……隨你們去玩吧……」





莎夏無言的嘟噥著。

迷霧沒有任何變化,沒有聽見妖精的笑聲。





「……阿、啊哈哈……果然不行呢……」

「好像也不是那樣喔」





雷如此說道。





「那個、可是……?」





雷露出爽朗的微笑。





「因為我最喜歡3、3了呢」

「阿……阿哈哈……」





互相凝視的兩人,果然在周遭創造出與世隔絕的世界。





「呼姆。三三就是米薩呢」 ※ 三訓讀發音為米,薩發音和三很像

「話說回來,那兩個人,就只是在發狗糧吧……」





不過,雷和米薩也不行嗎。

那麼,該怎麼辦呢?

就在這時,我看到愛蕾諾和瑟希婭的身影。





「抱歉久等了。比想像中的還要晚喔」

「……很……對不起……」





噗嚕的,瑟希婭低下了頭。





「沒事,這邊也稍微陷入苦戰呢。雖然霧出了,但還是很難讓妖精笑出來。有什麼好方法嗎?」

「那個,做些有趣的事情就好了嗎?」

「如果是新奇的事更好」





愛蕾諾"嗯~"的陷入了煩惱。





「總之先試試看吧」





愛蕾諾和米薩將身子轉向迷霧。





「那麼,瑟希婭。試試一直以來在玩的那個吧?」

「……我……明白了……」





愛蕾諾豎起食指,悠悠然然的說道。





「模仿阿諾斯君吧」

「……呼、姆……雖說是魔王……就以為不能溫柔嗎……」





瑟希婭口齒不清的說道。





「模仿雷君」

「……嗯……我對米薩……喜歡……米薩也對我喜歡……」





不知為何,在一旁的雷和米薩受到了成噸的傷害。





「模仿小莎夏」

「……我的魔王大人……我愛您……」

「妳蠢嗎!?」





莎夏以要炸出蘑菇雲的氣勢尖叫著。





「模仿小米夏」

「……米夏很努力惹嘛……」

「這尼瑪誰啊!?」





莎夏再次突入。

米夏歪著小腦袋,伸出手指著自己。





「我?」

「唔嗯,已經沒有梗了喔」





愛蕾諾為難的說道。

果然迷霧沒有任何變化,連妖精的姿態都沒有出現的跡象。





「……能力……不足的說……」

「我說阿,愛蕾諾和瑟希婭,平常到底在玩些什麼阿?」





莎夏這麼說完後,愛蕾諾露出笑容。





「玩什麼,就只是在模仿大家喔。為了讓瑟希婭可以能言善道的練習吶」

「雖然多多練習是好事,但別教一些奇怪的東西啊」

「我沒有特別教阿,大概在瑟希婭眼中小莎夏就是那副模樣吧?」





被這麼一說後,米夏無言了。

她忽然轉過身並以驚人之勢崩落了。





「可是,真是難辦呢。即便說要讓人發笑,一旦到了需要付諸行動的時候,卻什麼也想不出來了」





米薩邊想辦法邊說道。





「呼姆。還有人要挑戰的?」





雖然這麼問了,但好像沒有人能想出好的方法。

如果不讓妖精蒂蒂笑出來的話,就不能去阿哈特赫倫了。

話雖如此,也不是完全沒有做到那件事的方法就是。

這裡姑且,試著做出一個爆笑魔法的術式看看?

可是,以魔法強制逗笑,這樣一來蒂蒂會現身嗎?

「——阿、阿諾斯大人,對不起,遲到了!」





聽見愛蓮的聲音,回過頭後看見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

不知為何,八人手上都拿著棍棒。





「……那是,怎麼回事?」

「阿、這、這個呢……是那個,在塞亨布魯古之都發現的。對吧?」

「是、是的。那個,因、因為有著很吉利的名子,在尋找傳言的途中,經不起誘惑就買了」





吉利的名子?





「嚄。是什麼名子呢?」





露出了有些尷尬的表情,愛蓮說道。





「……阿、阿諾斯棒……的說……」

「嘎呀、嘎ー呀呀!愛蓮妳個H人,在阿諾斯大人面前說什麼阿諾斯棒阿。欸!」





潔西卡開始拿阿諾斯棒敲打愛蓮。





「別、別把阿諾斯棒用在猥褻的事情上阿喂欸」

「說是這麼說,這不是露出很高興的表情嗎。嚄啦嚄啦,懷孕懷孕!」





"啪噠啪噠"的,潔西卡不斷用阿諾斯棒敲著愛蓮。





「等、等下啦,阿諾斯大人在看啦,別玩了」





對於潔西卡的攻擊,愛蓮用手中的武器接下了。

阿諾斯棒與阿諾斯棒之間緊密的交叉著。

粉絲小夥伴們全員突然屏住了呼吸。

彷彿受臨天啟一般,她們發出"嘎呀—"的嬌鳴,邊各自拿著自己的阿諾斯棒開始"鏗鏗"對敲。

怎麼看都不過是在互相敲擊著棍棒,但不知為何她們「兜、兜!」的胡言亂語著。





「莎夏,那個看起來像兜嗎?」

「我、我不知道啦,你笨嗎!!」

「妳在興奮什麼?」

「我、我哪有興奮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在激戰中敗下陣來的愛蓮撞到了莎夏。





「不、不好意思。沒事嗎,莎夏大人」

「沒事喔。妳那邊才是—」





在起身的時候,愛蓮手持的阿諾斯棒"咚"的一聲觸碰到了莎夏的額頭。





「嘎呀、嘎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莎夏以驚人的氣勢逃走了。

嚇了一跳的愛蓮把阿諾斯棒落在了地上。





「阿……」





我把它撿起來還給了愛蓮。





「如果是吉利的逸品,就別落下了它」

「是、是的……」





緊緊握著阿諾斯棒,不知為何愛蓮猛的衝向粉絲小夥伴們的身邊。

她大聲的宣言著。





「這是真物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嘎呀—的發出嬌鳴聲,並接連呼喊著「間接兜八本八本!」之類宛如謎語的單詞,她們接二連三的不斷互相敲打著棍棒。





就在這個時候





——嘻嘻。





從霧的對面傳來了笑聲。

像是幼女一般的高音。





——嘻嘻、嘻嘻。

——間接兜欸、間接兜。

——阿諾斯棒阿諾斯棒、八本八本。

——嘻嘻、嘻嘻。





然後,隱約現身的是,如同小矮人一般長著翅膀的少女們。

是妖精蒂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