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 日蝕

商人一臉絕望的樣子嘟噥著。








「……這種程度的……詛、詛咒什麼的,能解咒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雖然雙腳咖噠咖噠的顫抖著,商人緩慢的向後退去。

接著,便一溜煙的逃跑了。





「呼姆。知道詛咒解不開時的表情倒是挺值得一看吶」





以喉嚨發出喀喀的笑聲。





「宛如魔王一般的表情呢」





莎夏多嘴的插了一句話進來。





「這麼說的妳才是,看上去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





指出這點後,她像是故意為之似的露出笑容。





「爽快多了哇。那種滿腦金錢至上主義的傢夥,我特別討厭呢」

「沒什麼,畢竟已經變成不能再碰金錢的體質了。這樣他也只能換一個主義了吧」

「你說這話認真的嗎?」





一副"想像不出那種商人可以洗心革面"的口吻。





「如果不是那樣,那也只不過是在慢性死亡罷了。也有那種不將生命擺在眼前,便不能重新審視自己的人在。

欠缺的不過是個微小的契機罷了。在兩千年前,也有人經歷了類似的經驗後,成長到被尊稱為聖人的程度」





一副傻眼的樣子看著我後,莎夏將視線移至米夏。





「妳怎麼想,米夏?」





米夏思考了一陣子後,嘟噥道。





「……生不如死……」

「如果要貫徹自己的信念為錢而亡,這也是那傢夥所選擇的道路」





莎夏露出一副無話可說的樣子。





「才不可能死的那麼有型的吧……等著他的,絕對是悲慘至極的末路」

「阿諾斯的風格」





米夏輕描淡寫的說道。





「……那個……」





被人出聲搭話後回過頭,在那的是剛才那位戴著帽子的少女。





「謝謝。得救了」





她爽朗的笑著。





「沒什麼,不是什麼值得道謝的大事。不過對妳,倒是有件事想問問」





她茫然的回看著我。





「什麼事?」

「妳知道去大精靈之森,阿哈特赫倫的方法嗎?」





說完後,少女忽然用雙手緊握住我的手。





「你相信我的話嗎?」





呼姆。預料之外的反應呢。





「有什麼好相不相信的,我知道阿哈特赫倫確實存在」

「欸……?」





少女目瞪口呆。





「難道說,有去過嗎?」

「阿阿」





如此說完後,少女變的更加起勁。





「真的嗎?什麼時候?」

「最後去的時候呢,是兩千年前的事了」

「二千年前……?」





少女再一次因為驚訝而瞪大雙眼。





「嘛,妳不相信也不要緊。要去阿哈特赫倫的話,必須得知道那個傳言才行。如果妳知道去阿哈特赫倫的方法,可以告訴我嗎?」





於是,少女低頭沉思著。

「當然,不會讓妳做白工。我會準備妳想要的東西」





她抬起頭,向我投來強烈的視線。





「那麼,作為告訴你如何去阿哈特赫倫的交換,能不能也帶上我呢?」





嚄。這又是一次意外的提議呢。





「嘛,帶上妳倒不是什麼難事,妳為什麼要去阿哈特赫倫?」





少女沉默著。

不曉得是否為心理作用,她表情好像變得消沉。





「如果不想說,那我也不逼妳了」





少女垂著頭,靜靜的張開口。





「……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





經過一瞬間的沉默,少女開口說道。





「……你可能會覺得我說的話很奇怪……」

「那就向妳保證絕對不會嗤笑妳吧」





少女抬起頭,凝視了我的眼睛一陣子後莞爾一笑。





「真是個好人呢,你啊」

「是嗎?」





少女點點頭,接著又露出微妙的神情。





「我啊,把記憶搞丟了……」

「嚄。真是件麻煩事呢」

「回過神來就在這條街上了……總覺得有什麼事情必須去做,但我就是想不起來……」





她結結巴巴的說道。





「可是,走在這條街上便會聽見大精靈之森,阿哈特赫倫的傳言。於是我想起來了。我必須要去阿哈特赫倫才行。雖然不記得為什麼,但我總覺得在那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想找回丟失的記憶?」





米夏問道,少女點了點頭。





「總覺得我忘了絕不可以忘記的事。在阿哈特赫倫,肯定有什麼線索」





原來如此。

嘛,好像沒有惡意。

看上去也沒有感覺到龐大的魔力。

雖然小心使得萬年船,但帶著她去應該也沒有壞處。





「怎麼辦?」





莎夏詢問我。





「好吧。就帶妳去阿哈特赫倫吧」

「真的嗎!非常感謝!」





少女天真無邪的笑著,再次握住我的手,輕輕的上向搖動著。





「那麼,最重要的去阿哈特赫倫的方法是?」

「嗯。但說是這麼說,我也不想得這是不是正確的,總之我會按照順序說明。首先,精靈是根據傳說與傳承誕生的生物,阿哈特赫倫便是作為"大精靈之森"所傳承誕生的精靈喔」

「可以問件事嗎?」





因為有在意的事情,於是我問道。





「精靈是根據傳說與傳承誕生的生物,這是妳聽誰說的?」

「阿,這個不是從誰那聽來的。好像是在失去記憶前就知道的樣子。所以我才想,我肯定和精靈們,與阿哈特赫倫之間有什麼關連」





魔族和精靈之間關係很薄弱。

尤其是在製作出世界之壁後就更加沒有來往了才是。竟然知道精靈是透過傳說與傳承誕生,那麼肯定不是這個時代的魔族。

不對——說不定原本就不是魔族,嗎。

「繼續吧」

「阿,好。然後阿。阿哈特赫倫會根據傳言不斷改變前去的方法。所以我才當起了情報屋,並收集各式各樣的傳聞。

在那之中最廣為人知的是,阿哈特赫倫就在沙利斯草原上。除此之外也聽說過在吉努斯礦山中吧。我認為應該是兩者中的一個」

「我所知道的地方是在沙利斯草原。有沒有掀起大霧的傳言?」

「嗯。有喔。"當月亮遮住太陽,晝夜反轉之時,便會有不可思議的大霧飄散在沙利斯草原上",傳聞最多的應該是這個吧」

「呼姆。那麼,這個的可能性好像很高呢」

「欸都,給我等下」





莎夏手扶著額頭說道。





「說是讓月亮遮住太陽,這要怎麼做啊?」

「日蝕?」





米夏如此嘟噥道。





「那種情景不常見吧?只能等嗎?」

「阿,那個我也調查過了喔。據說下一次的日蝕是從九天後的12點27分開始,大概持續三分鐘這樣」





沙利斯草原離德爾佐格德並不遠。

諾瓦斯加利亞之所以把測試時間定為十日就是為了這個嗎。





「是嗎。那麼,就姑且試試那個方案吧」

「怎麼讓妖精在三分鐘內笑出聲?」





米夏說道。





「這也是問題之一阿。要做什麼事才能逗妖精笑啊?」





莎夏將視線投向少女,她開口說道。





「是要讓最喜歡惡作劇的精靈笑吧?那個妖精,大概是名為"蒂蒂"的精靈,那些孩子們很喜歡新事物,"給她們展現新東西就能逗笑她們"的傳言是最有力的吧」

「即便說是嶄新的事物……」





問題是,對妖精蒂蒂來說什麼才是所謂的嶄新呢。





「嘛,試試看就知道了。走吧。米夏。通知雷他們吧」

「恩」





向她們伸出雙手。





「走什麼走阿……你有聽剛才說的吧?下一次的日蝕可是九天後喔?現在去也沒什麼用吧」

「沒問題」

「什麼沒問題……」





我翻過手掌,開始集中魔力。

展開了重疊大約一百個的多重魔法陣後,接著穿過指尖。





「<森羅萬掌>」





右手纏繞著蒼白的光輝。

那是能無視距離,將一切盡收於掌心,將其掌握的魔法。

我已包覆著<森羅萬掌>的手抓向天空。

接著,緩慢的移動著手腕。





「……騙人……的吧…………?」





莎夏因為眼前的光景差點沒忘了呼吸。

太陽的一部份,殘缺了。





「……月亮,動了……」





米夏一直盯著空中的月亮。

如果是她的魔眼,肯定知道是<森羅萬掌>之手在抓著月亮的吧。





「呼姆。不愧是月亮,份量倒是挺足的呢」





往腳上注入魔力,紮實的踏在大地上,一點點的移動著手腕,不久後,太陽終於完全被隱藏在月亮身後。

不知發生何事的來來往往的行人們一同仰望著天空。

白天,變成了夜晚。





「理解了嗎?」





對著目瞪口呆看著天空的莎夏,我再一次伸出了手。





「區區一顆星球,我怎麼可能移動不了。走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