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 情報屋的少女

一片純白的景色逐漸取回色彩,眼前看見的是一片紅土色的家宅並列的景象。


那是由磚瓦砌成的家。是風土因素呢、還是文化傳承呢,在這的建築物皆有以磚瓦建造的風俗吧。





「奇怪?這裡不是草原喔?」





愛蕾諾不可思議的還顧著四周。





「這裡……是哪裡呢……?」





瑟希婭目光向上詢問著。





「這裡是塞亨布魯古之都」

「阿哈特赫倫的入口不是在沙利斯草原嗎?」





應該是初次來到這條街吧,莎夏一邊好奇的眺望著周圍一邊說道。





「還記得諾瓦斯加利亞說過的傳聞嗎?」

「那ー個,在"塞亨布魯古之都"周圍遼闊的"沙利斯"草原上,當不可思議的迷霧飄起時,喜歡惡作劇的精靈便會潛入其中。

只要能逗她們歡笑,她們便會立刻現身,並會指引前往阿哈特赫倫的道路,沒錯吧?」





我點點頭說道。





「只憑這個情報是無法去阿哈特赫倫的」

「沒有達成迷霧飄起的條件?」





米夏以無機質的目光看向這邊。





「阿阿。如果全都說白了話就不算試驗了,大概是因此才故意省略的吧」

「要去尋找有關迷霧的謠言?」

「是這樣沒錯。如果是在沙利斯草原上所彌漫的不可思議之霧,自然會認為是從離那裡最近的塞亨布魯古之都開始傳播。反覆去詢問的話總會遇到知情人士吧」





畢竟神也賜予過幸運。

應該不會特別辛苦才是。





「那麼,分頭去詢問看看比較妥當吧?」





雖然不太希望分別行動,但在這條街上應該沒甚麼問題。

從魔眼看來,諾瓦斯加利亞一直待在沙利斯草原上。即使出現其它敵人,處理起來也十分容易





「分成四組吧。雷和米薩去這條街的北面。愛蕾諾和瑟希婭往東、粉絲小夥伴們則是去西邊。嘛,也不用特別拘泥於區域就是。米夏和莎夏就跟著我來吧」





使用魔法<魔王軍>,共享所有人的視野。





「那麼,我們走了喔」





雷和米薩揮著手,離開了。





「瑟希婭,要去打聽情報喔。是去詢問關於不可思議之霧的事。知道怎麼問嗎?」

「……詢問……看看。不思議之霧,知道嗎?」

「嗯嗯,沒錯。很了不起喔」





讓瑟希婭練習提問的同時,愛蕾諾也邁步離去。





「阿諾斯大人,我們也要出發了!」

「記得這條街上好像也有統一派的支部,先去那裡看看吧」

「之前的通訊會上曾提過想要阿諾斯大人的照片,如果拿這個做交換條件的話,無論什麼情報肯定都能輕鬆入手」

「如果那樣也不行的話,就拿這本撰有阿諾斯大人英勇事蹟的書……」

「那本書內容不會誇大過頭了嗎?這樣ok?」

「這本是給初級者用的,不管給誰看都不會丟人現眼的好不」

「那麼,稍微讓我看看吧?」

「呀ー嗯~H!」

「H什麼啦,我說妳啊,到底寫了什麼鬼東西?這真的是初級者能看的嗎。再讓我多看看些!」





粉絲小夥伴們嘎呀阿ー嘎呀阿ー的吵鬧著離去了。





「阿諾斯的薄本?」





米夏小小的歪著腦袋。





「米夏一輩子最好都不用知道」





一邊說著諸如此類的話,莎夏和米夏與我並排而行。





「吶。讓我們跟著,是因為我們是神子的可能性最高的緣故嗎?」

「差不多就是那樣吧。米夏擁有創造偽神的力量。而妳持有的破滅之魔眼也是,有可能隱藏著比現在更能窺視深淵的可能性」





我一邊走著一邊說道。

莎夏一度似乎想說些甚麼,但結果還是閉上了嘴。

「如果我們真的是神子」





低著頭,呆呆的看著地面的米夏說道。





「如果是毀滅阿諾斯的秩序的話」





她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





「已經有覺悟了」





接著,莎夏也轉向我說道。





「米夏也好我也是,都不會隨便去放棄的哇。可是,如果真的,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的話,從你這得到的性命呢,就還給你了哇」





咕哈哈的,我笑了出聲。





「話說在前頭,我可是說真的喔?」

「我知道。正因如此,我才笑了出聲」





有些不服的莎夏嘟起了嘴。





「什麼啦?」

「妳們那天所說出口的祈願,難道以為我會忘了嗎」





那份言語,使米夏與莎夏都陷入沉默。





「為了將我毀滅,米夏因神的詭計而誕生,妳們因此被捲入這種沒有道理的事情中。米夏被當作不存在的孩子培育,莎夏因為這件事而持續感到心痛。

然後現在,才終於。在這三個月之間,妳們才終於能歡笑。這才只有短短的三個月而已」





停下腳步,清楚的告訴兩個人。





「然後就要滅亡?別惹人發笑。真正該滅亡的人是誰根本想都不用想」





我張開雙手,朝著兩人伸出去。





「我應該說過。擋在妳們面前所有不講理的事物,由我來毀滅。如果是神給妳們帶來悲劇的話,我就去毀滅那個神吧。如果這個世界的秩序是悲劇的元兇的話,那麼我就毀滅這個秩序」





米夏和莎夏盯著我所伸出的手。





「比起神如果更相信我的話,那就給我握住這隻手」





兩人毫不猶豫的牽起我的手。





「別擅自去放棄些什麼。只要妳們還握著這隻手,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一定會救妳們」





米夏點了點頭。





「絕對不放開」





莎夏直勾勾的盯著我。





「我也是,跟你約好了」





我笑道。





「答覆的好。可別忘了喔」





平靜的放開手後,我們再度邁開腳步。

才走了不久便聽見怒喊聲。

「臭娘們!我才不管什麼鬼情報屋,就因為那個惡評這邊才會搞得生意都做不好了阿!!」





一眼看去,一個像是商人的小個男子帶著數個面色嚴厲的男人,正在踹著一位少女。

從她帽子沒遮掩住的地方,能看見透明的淡藍色頭髮。





「……會如此臭名遠播是你自作自受。做著詐欺一般的生意總是去欺騙旅人,會變成這樣是你活該……」





少女一邊手撐著地面,一邊堅毅的回話。

聽了那個后,商人憤怒的瞪大雙眼。





「你說什麼,這混帳!?喂,給她嚐點苦頭!把她弄得無法再一次行走在地表上」





來往的人們因為騷動而看了那邊一眼,但也只是不想和他們扯上關係而移開視線,接著匆匆離開了這個地方。

看來,似乎是在這個街上評價極差的一夥人。

嘛,這個姑且不論,不過情報屋嗎。





「看來,幸運好像來的如此飛快呢」

「欸……?」





不顧莎夏臉上浮現出呆滯的表情,我朝著商人們走去。





「就到此為止吧。是商人的就去競爭商品。去踢沒有戰鬥意志的人也不會變成銅板」





介入他與少女之間,商人很不快的看著我。





「誰啊,你小子。認識這個情報屋嗎?」

「沒。只是看不慣你的所作所為罷了」

「哈哈。竟然不知道我是誰,看來你小子就是個**。話說在前頭,騙子可是這個臭小鬼。

要說為什麼,這傢伙阿,可是一直自稱自己是居住在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森林的大騙子阿。阿哈特赫倫什麼什麼的,根本沒人實際見過吧」





接著,少女惡狠狠的瞪著商人。





「阿哈特赫倫是實際存在的。只是你不信而已」





呼姆。阿哈特赫倫。

看來中獎了呢。





「吶,聽到了吧?被當成這種只會吹牛的小姑娘的同伴也不是件好事吧。我就不說些難聽的話了。你該回去哪就去哪吧」

「不好意思,我找這個少女有點事。你就自己去玩消失吧」





這句話說完后,商人一瞬間變得目瞪口呆。





「怎麼?現在馬上離開的話,我會放過你的喔」

「……嘖,所以說這種不知好歹的人真是……。麻煩死了。喂,教教他這條街的規矩」

「「「是」」」





面色嚴厲的男人們團團包圍著我。





「不好意思,請做好斷個兩三根骨頭的覺悟喔」

「這條街可有這條街的規矩喔」

「沒什麼,不會殺掉你的。如果你不抵抗的話、吶!!」





面色嚴厲的男人們吆喝著。





「咕……」





咕咕、咕咕咕咕、咕哈哈哈哈哈。

什麼啊 ,這些傢伙,與轉生后戰鬥過的任何人相比都還要弱阿。

只有這種如同塵埃般的魔力是有什麼好威風的?





「你這混帳!有什麼好笑的――」

「咕哈哈」

「咕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充滿魔力的笑聲在大氣中迴盪,捲起的漩渦將三個男人向前吹飛至一百米左右的地方。





「嗚、喔……嗚、咕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雙眼與鼻孔皆大大張開,嘴巴張大的好似下巴都快要掉了一樣,商人一副驚愕的表情看著這副景象。





「阿阿,抱歉。因為你說了些奇怪的話。一不注意笑過了頭把他們吹飛了」

「……笑了笑……就把人吹飛、了……騙人的吧、連身體都…………」





商人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阿……!?站起來……把這傢伙幹掉阿阿阿阿……!!」





商人一邊顫抖著一邊提高著音調,而倒在地上的男人們只是一動也不動的躺著。

從那樣子來看不躺個兩三天是不會醒的吧。





「那麼。你好像說過要教教我這條街的規矩之類的話吧?」





我這麼一說后,商人嚇的縮成一團,開始節節後退。





「……如、如何……今天就這樣,算了如和……」





翻臉比翻書還快,商人從懷中取出了數十枚金幣。





「嚄。那好吧」





接著,商人露出諂媚的笑容。





「嘿嘿,有錢能使鬼推磨。這世界上只要有錢的話便無所不能。可、可以的話老爺您,要不要當我的保鑣呢?以老爺您的手腕,這點程度的金錢,無論多少我都會替您準備」

「你是不是搞錯了些什麼」

「蛤?」





朝浮現出小人面容的商人畫起了魔法陣。接著被吸進商人的體內

就在這時,商人手中的金幣開始漸漸腐朽潰爛。





「……欸……咯欸!!這、搞什麼玩意兒阿……!!?」

「是詛咒。你再也不能碰觸金錢了喔」

「……說、說什麼鬼話……別、別說這種荒唐的蠢話……!!」





商人面紅耳赤著從懷中取出金幣。

但是,每當男人拿到金幣,其便會不停崩潰腐爛。





「……腐、腐爛了……老子的錢啊……騙人的阿阿……騙人的,老子的錢阿阿阿阿,全都腐朽了阿……!」





所有金幣都腐爛后,商人臉色變得慘白。

他今後的人生會變得如何,大概也有了個底吧。





「沒什麼,別那麼消沉。姑且,告訴你一件好事吧」





露出一絲希望,商人看向我。





「世上,可不只有金錢好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