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阿哈特赫倫遠征測試

隔天——






魔王城德爾佐格德,第二訓練場。





「那麼,開始授課吧」





上課鐘聲響起後,諾瓦斯加利亞說道。





「我想昨天已經透過貓頭鷹通知過各位了,從今天開始,臨時舉辦前往阿哈特赫倫的遠征測試。測試監督則由我來擔任。

神可是很少參與這種俗事的。各位務必心懷感恩、獻上崇敬之情」





諾瓦斯加利亞的表情變得傲慢。

學生們的反應自然是可想而知。





「……話說回來,為啥突然就要參加遠征測試阿……太亂七八糟了吧……」





像是在吐露不滿一般,皇族派的學生嘟噥著。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昨天剛吃過苦頭,誰也沒有正面去抱怨的膽量,只能像這樣以細微的聲音訴說著不滿。

話雖如此我還是聽的到。可能是想用這種手段來保持自尊心吧,不過太大意了呢。





「那邊的男孩,有什麼不滿嗎?」





因為自言自語被聽到而嚇了一跳,學生們退縮著。





「……沒……也沒什麼……」

「哈哈」





像這樣,諾瓦斯加利亞嘲笑學生。





「神之耳可是絕對的。你覺得在我面前那種粗劣的謊言行的通?」





被瞪了一眼後,學生嚇得心驚膽跳。





「雖然處於暴虐魔王的庇護之下,但也不能旁若無人的得意忘形起來。在不傷害你們一根寒毛的情況下,讓你們感到痛苦的方式可多的呢」





學生以怯弱的表情回看諾瓦斯加利亞。





「以神之名如此宣言。在授課中竊竊私語,我會扣你分喔」

「……什……!?」

「如果想升學的話就老實的崇拜我吧」





學生也怕繼續說溜嘴,只能嘟噥著「我明白了」。





「……說起來,那傢伙總是神、神什麼的掛在嘴邊,現在這格局是不是變小了阿?」





莎夏嘟噥著。

我不由得"呵呵呵"的笑著。





「大概是判斷只要是在授課範疇內,我就不會出手干擾吧。哎呀哎呀,這老師當的不是挺認真的嗎」

「那邊的沒聽到嗎,暴虐魔王。私底下聊天,你的成績我也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從講臺上投來銳利的目光。





「呼姆。這可不好。我會注意的」





諾瓦斯加利亞乾脆的放過我,從我身上移開視線。

這種半吊子神的身份也不能做些什麼。





「那麼,我這就把智慧賜予愚昧的你們。考慮到你們的水平,我很清楚阿哈特赫倫遠征測試來的太早了。

可是,這是上面指示的授課內容。這就是所謂的"只會出張嘴"的傢伙吧。無視魔王學院體制的欠缺,只想把責任推到一屆教師身上一教師,對於你們的淺薄我也只能無語了呢」





諾瓦斯加利亞直言說自己沒有任何責任。

要維護神的尊嚴,也就只能這麼做了。





「以你們的力量和智慧,除了阿諾斯班以外的小隊都不可能到達阿哈特赫倫。像這樣的測試只能說是有缺陷的吧。

可是,神的存在是絕對的。即使上面下達了蠻橫的指示,這堂課也不會出現任何破綻」





誇張的說完話後,諾瓦斯加利亞張開雙手。





「賜予你們神的祝福吧」





閃閃發亮的光芒覆蓋教室中學生的身體,然後迅速消失於胸前。





「為了到達阿哈特赫倫,需要的是力量與智慧,以及幸運。首先賜予缺乏力量與智慧的你們神的幸運。那是讓你們與阿哈特赫倫連結上命運。

如此一來愚昧的你們,也有資格去大精靈之森了」





透過魔眼確認後,並不是有什麼大問題的魔法。

如那傢伙說的一樣,的確只是單純提高我們運氣的東西。

可是,為了整頓授課的體制竟然做到這種程度,這還真是神族的風格呢。

他們守護著秩序。神的威嚴也包含在其中。





「雖然已經從貓頭鷹那收到過通知,可是阿哈特赫倫是精靈。是以大精靈所棲息的不可思議之森的傳聞以及傳說製作,不斷在這個世界的某處移動著。

與迷霧一同出現伴迷霧一同消失。現在其身在何處,是根據阿哈特赫倫傳言總數來決定的」





諾瓦斯加利亞朗朗的解釋著。

「可是,要你們查明那個傳言,就算有一百年也不夠。所以我,我在授予你們更多的智慧吧」





他語調莊嚴的說道。





「在米特赫伊斯西北方,環繞著"塞亨布魯古之都"遼闊的"沙利斯"草原。當不可思議的迷霧飄起時,喜歡惡作劇的精靈便會潛入其中。

只要能逗她們笑,她們便會立刻現身,並會指引前往阿哈特赫倫的道路」





喜歡惡作劇的精靈嗎。

恐怕是再說妖精蒂蒂的事吧。





「那麼,我先前往沙利斯草原等著。限制時間為十天。如果沒趕上就不能參加之後的遠征測試課程。拚死努力吧」





諾瓦斯加利亞腳下浮現出魔法陣。

他的身影消失了。

是透過<轉移>轉走了。





「沒想到,天父神竟然會告訴我們那麼多」





雷如此說道。





「神族什麼的,還真是讓人搞不懂哇。明明是想在這個學校做些什麼事才會特地當上老師,結果卻愚直的參加這遠征測試」





莎夏露出了呆然的表情。





「可是,在測試期間,諾瓦斯加利亞會離開德爾佐格德喔」





愛蕾諾豎起食指說道。





「不只如此,阿諾斯君也在他附近呢」





如她所說的一樣,就算那傢伙有什麼企圖,在阿哈特赫倫時也是在我能看到的範圍。





「去沙利斯草原?」





米夏問道,這個時候——





「——**大爺的!!」





"咚鏗"的桌子被踹飛了。

是先前被諾瓦斯加利亞壓迫的皇族派學生。





「去他、去他X的什麼、暴虐魔王的庇護下!!我才不需要什麼保護。我才不會承認的!!誰會承認那傢伙!!誰他X會阿!!」





穿著白服的學生們,宛如退縮一般看著狂亂的男子。





「可憐的人……」





突然間,有人嘟噥著。





「阿恩阿阿阿阿!?」





皇族派的學生激昂的提高聲調。





「喂!是誰,剛剛的?難道是在可憐我嗎?你們這些傢伙沒有任何尊嚴嗎!

你們還相信嗎,那種不實的謠言!暴虐的魔王是阿維斯.迪爾海維爾大人!!在戰爭的時候不是好好的出現過了嗎!!」





學生們將視線從怒吼著的男子身上移開。





「……走吧」

「……恩」





穿白服的學生們無視男子從教室走出,準備去參加遠征測試。





「……喂……看屁阿,阿諾斯……」





像是在找碴似的,那個男的向我逼了過來。

即使莎夏要出頭也被我一聲「別管」給勸了下來

帶著有些不滿的表情,莎夏退到了我後面。





「啥阿?說不定你很好的攏絡了七魔皇老,但你這種人也配當魔王大人?蛤阿!?以不適任者的身份嗎!真讓人笑掉大牙了阿!!」

「我應該說過,承不承認都是你的自由」

「所以我說我不爽承認阿。別小看人了!如果你要自稱是暴虐魔王、就殺個人看看阿!來啊!我不是說來殺我看看了嗎!!做不到嗎?怎麼?來啊!?」

我以冷淡的目光注視那個自以為是的男子。

那傢伙一瞬間全身僵直住。





「你這傢伙,自以為有我親自動手的價值嗎」





呆呆的看著我後,皇族派的學生悔恨的咬著嘴唇。





「真是個愛撒嬌的孩子,你想向我撒嬌到什麼時候呢。誰都不會去關照你的。暴虐魔王,也不會特別對待你。

我不會讓你成為英雄,也不會讓你慘忍的死去。你只是個隨處可見的魔族。我對你不屑一顧」





露出絕望表情的他,眼看就要哭了出來。





「如果真的想死,你隨便自我了斷便是。自己最後的時刻要憑自己的意志來決斷。如果這點都做不到,自暴自棄的想將命交給別人背只是給人徒增麻煩罷了」

「……我…………」





像是一切都被看穿了一樣,失去反駁話語的男子只是低著頭。





「不久後,暴虐魔王的事情就會在迪爾海德內傳達」





聽了這句話後,男子身體顫了一下。

「我沒有溫柔到去拯救只會一昧撒嬌的孩子。盡情去痛苦吧。直到你意識到,那副苦楚是你自己造成的」





我把垂頭喪氣的男子丟下,朝教室角落走去。

正在那時——





「……不是好好……存在嗎…………阿維斯.迪爾海維爾是……好好……」





無法接受現實的嘟噥聲在身後回響。

我豪不在意的,將視線投向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





「嗚ー恩……要從哪個路線去比較近呢……?」

「也沒比阿塞席翁遠,也沒有什麼危險的地方,只是過去的話很簡單吧……?」

「可是,竟然是遠征測試,有可能會發生什麼事吧?」





少女們展開地圖。

好像是在調查前往沙利斯草原的方法。





「不需要地圖。直到沙利斯草原為止一起吧」





如此說完後,嚇了一跳的少女們回頭看來。





「那、那那個……?」

「可是……」

「可以嗎!?」





她們以期待與驚訝交織的眼神看向我。

「因為也許會需要妳們的力量」





我伸出手後,少女們猛然一跳。

接著,彷彿露出互相牽制的視線。

不曉得為什麼,周圍瀰漫著股一觸即發的氣氛。





「……聽好了?八等分、不多不少八等分喔?」

「我知道的啦……!」

「可是,應該要選哪個部位才好呢?」





盡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少女們一邊"啪擦啪擦"的用腳測量著距離,一邊互相觀察對方的態度。

數秒後,一個人果斷的向前走出。

「我、我!我選大拇指!」

「那、那麼,小指!」

「人家要食指!」

「中指最棒惹!」

「無名指ーーーー!!!」

「我、我她喵得到手掌啦!」

「人家選手背!這種地方誰都沒碰過,絕對是含金量最高的地方!」

「各位只狙擊手掌,卻忽略手腕了喔ー!」





八個人擠在一起,她們彼此之間取得了絕妙的位置,漂亮的捉住我一隻手的全部。





「在幹什麼?」





朝著在一邊目瞪口呆瞧著這裡的莎夏她們開口說道。





「什麼在幹什麼,在無言中阿……」





這麼說著的莎夏,走過來握住了我的手。

米夏牽著另一隻手,接著依瑟希婭、愛蕾諾、米薩、雷的順序牽著手。





「走囉」





使用<轉移>將全員進行轉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