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阿哈特赫倫所在之處

「雖然在兩千年前也見過幾次,這把魔劍真的是辛.雷格利亞的對吧?」






對於雷的提問,我點了點頭。





「肯定沒錯」

「那麼,那位叫辛.雷格利亞的統一派創始人,就是米薩的父親嗎?」





莎夏擺出思考般的面容說道。





「……可是父親是皇族,是統治著迪爾海德某處的魔族……」





米薩嘟噥著。

看來一直以來是這麼跟她說的吧。 





「也是有說謊的可能性。因為二千年前的魔族不能出現在轉生後的我面前。如果老實說真話的話,也有可能會經過各方輾轉後讓我得知。

不過只要說自己是統治著迪爾海德某處的魔皇,那就可以製造出不便和妳見面的藉口了」

「那麼,阿諾斯大人身邊的人,是我的……?」

「現在還不知道」

「但是,米薩的父親送給她的魔劍,是那個叫做辛的人的劍吧?而且還是統一派的頭領什麼的,這難道不是為了米薩嗎?」





莎夏提出疑問。

米薩是混血魔族。即便沒有出現在她面前,為了女兒能生活在一個更好的社會而組建了統一派,這麼考慮也沒什麼不自然的地方。





「剩下的一半,在咒王手上」





米夏說道。





「阿……是那樣呢……。這樣就會變成那個叫辛的人成為了咒王的手下,然後為了殺掉米薩――」





才說到一半,莎夏露出一副說錯話的樣子止住了聲。





「可是,也有被人奪走的可能性喔」





愛蕾諾指出。





「你們想,辛不能離開阿哈特赫倫對吧?因為和四邪王族戰鬥所以被封住了行動,也可以這麼理解吧。於是被咒王奪走了一半的魔劍,而被用在了這次的事件上,這麼想如何?」

「沒有矛盾」





米夏嘟噥道。





「雖然沒有矛盾點,可是難以置信呢」





雷如此說道。





「呼姆。我也持同樣意見」

「欸ー都,有什麼難以置信的地方嗎?」

「二千年前,被稱為魔族最強劍士的辛.雷格利亞,此人被敵人奪走魔劍的姿態實在是難以想像呢。更不用提,還是那種可能將自己女兒曝曬在危險中的重要之劍阿」





對於雷的話語,莎夏反駁道。





「可是,四邪王族擁有僅次於魔王的勢力吧。從現在的狀況來看,他們應該是共同合作的狀態,如此一來即使是阿諾斯的親信,被奪走一把魔劍之類的也沒什麼好意外的吧?」

「我也跟四邪王族打過呢。即使他們四人團結一致,我也不覺得可以勝過辛.雷格利亞喔」

「啥阿!?」





莎夏發出驚訝的聲音。





「搞啥阿,被稱為四邪王族,不就是因為有那麼強才會被這麼叫嗎?既然如此,連四個人合作都贏不過是怎麼回事阿?」

「妳以為我的親信,會遜色於我部下之外的魔族嗎」





莎夏呆愣愣的張著大嘴,瞪圓著眼睛。





「……那個人去當四邪王族不就好了」

「嘛,畢竟是沒有野心的男人。崇拜強大,將生命全奉獻給了劍。和雷很合得來吧」





莎夏看著雷的表情一副在說"這不是跟這傢伙一樣嘛"。

而他只是回以清爽的微笑。





「……那麼,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米薩不安的說道。





「我不認為辛會和我敵對。就算有個萬一,那傢伙真的被人奪去了魔劍的話,可能性只有兩個。其中一個是,對手是比四邪王族還要強大的人物」

「神族?」





如此,米夏說道。





「熾死王的身體已經被諾瓦斯加利亞奪取。而這次則是設計四邪王族同時對他發動襲擊,如果之中有那傢伙牽線也沒什麼好意外」





四邪王族的三位部下,會像這樣特意跑來說我部下中混有神子之類的發言,如果考慮是共同作戰的話便能理解了。

不如說,如果不是那樣,吉克的智謀比試便無法成立。





「還有一個呢?」

「辛轉生後,還也許沒有完全恢復過去的力量」





如果是這樣的話,魔劍被奪走等事態姑且還能理解。

可是,辛也不是笨蛋。如果知道自己能力還不夠的話,就應該會採取相應的行動才是。

這裡應該考慮發生了什麼辛意料之外的狀況比較妥當吧。

「先跟大家說件事好了」





我面向在場的全員,開口說道。





「熾死王的參謀說,我的手下中混有神之子」





愛蕾諾、米夏、莎夏都露出心裡有數的表情。





「緋碑王的部下說,這個孩子是神考慮後所做出的容器」





愛蕾諾像是在守護瑟希婭一般將她抱在懷裡。

大概是看出愛蕾諾一副難為的樣子,瑟希婭開始"好乖好乖"的摸著愛蕾諾的腦袋。





「冥王的配下也說神族干涉了<分離融合轉生>來誕生出米夏。而且――」





莎夏露出不開心的表情。

米夏代替她說道。





「……用創造魔法造出了德爾佐格德……」

「那是,創造之魔眼。只要透過眼看便能創造出腦海中所想之物。如過是烙印在魔眼上的東西的話,創造起來也更加容易」





米夏面無表情的看著我。

不曉得是否為心理作用,總覺得看上去透露一絲不安的神色。





「別擔心。僅僅這樣還不能確定就是神之子。我也曾一度毀滅過神。那麼,擅長創造魔法的妳,即便創造出擁有神之力的城堡也沒有任何問題」





米夏眨巴眨巴的眨著眼。





「而且,那個德爾佐格德遠遠比破壞神的力量還要弱上不少。不過是個贗品神罷了。在多深入窺視深淵,然後從零開始創造秩序試試吧」

「……這裡為啥開啟魔法講習阿……」





莎夏發著牢騷,而米夏安心似的笑著。





「加加油」





雖說如此,光看力量而言現在的米夏是最接近神子的存在。

這陣子別從她身上移開目光為妙。





「還有就是兩千年前,諾瓦斯加利亞曾打算將大精靈雷諾當作生產神子的母胎」

「欸……?」





米薩瞪圓了眼,呆呆的望著我。

看來是對自己也有可能是神子感到吃驚吧。





「當然,也有可能全都是謊言。在我目光離不開妳們身上的時候,在別的地方、完全不同的人覺醒神之子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最終,那個智謀比試能確定的,只有那傢伙確實是想殺了梅爾赫斯而已。

雖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情報,但不知道的事情還有許多。





「那麼,該怎麼辦比較好呢?」





對於梅爾赫斯的提問,我回答道。





「出發前往阿哈特赫倫吧。大精靈雷諾應該也在那。米薩是否為神之子,直接向她確認最快」





也要聽聽辛的報告。

因此也不得不去。





「……如果是那樣的話,稍微有點麻煩呢」





雷說道。

米夏歪著腦袋。





「為什麼?」

「首先要找到大精靈之森是很難的」

「可是,反正阿諾斯去過不是嘛。直接透過<轉移>過去不就好了?」





莎夏視線投向我。

「阿哈特赫倫不是場所,而是精靈呢」

「精靈?明明是森林的說?」

「大精靈所棲息的不可思議之森,透過這傳說所傳承孕育出的便是大精靈之森阿哈特赫倫。那個森林是活著的喔,而且還時常在移動。

因為沒有魔力所以透過魔眼也看不見,連肉眼也是看不到的喔」

「肉眼看不見移動中的森林,這是為什麼阿?」

「就像剛才說的一樣,阿哈特赫倫是以"不可思議之森"的傳說孕育的,正如字面上所說是片不可思議的森林。

與迷霧共同出現,伴於與迷霧消失於某處。要進入森林是有條件的,但那個條件時常會因為傳言而變化。

我最後進去的傳聞是,在朧月出現的深夜中,聖明湖畔會飄起濃霧。若是在此獻上淡藍色的糖果,喜歡惡作劇的妖精便會現身帶你進入森林之中」

「哇喔。如同童話一般呢」





愛蕾諾雀躍的說道。





「但是,那是兩千年前的傳聞了吧?」

「是阿,現在應該變了吧」

「所以首先要先尋找傳聞嗎?真麻煩阿……」





莎夏嘆著氣。





「<四界牆壁>是怎麼做出來的呢?」





米夏問道。





「借助大精靈蕾諾的力量,直接在阿哈特赫倫內部進行製作。即便看到了森林,也沒辦法進到裡面去呢」





除此之外,精靈的居住地也是經由傳說和傳承誕生的。向蕾諾借了力量,在那內部製作出牆壁並將世界區隔開來。





「尋找阿哈特赫倫雖然也是個苦勞活,但目光也不能從諾瓦斯加利亞身上移開吧?」





雷指出這件事。

梅爾赫斯接著說道





「還請米薩大人、瑟希婭大人、米夏大人、莎夏大人不要和我主分開行動。如果萬一,有人真是神子的情況很有可能會成為瞄準目標」

「就算我和愛蕾諾留在這,也沒有和阿諾絲一樣的魔眼呢。要完全監視諾瓦斯加利亞是很困難的吧。即使是阿諾斯,要從阿哈特赫倫窺視德爾佐格德也無法完全掌握一切吧?」

「正是如此」





距離離的越遠,魔眼的準確度也就越加低落。

那樣才會讓諾瓦斯加利亞有機可趁。





「又或者說故意向我主透漏部下中有神之子的可能性,正是為了讓我主難以採取其他行動也說不定」

「你是指真正的目的也許是讓我忽略人在阿哈特赫倫的辛嗎?」

「也是有這個可能性」





呼姆。嘛,難以採取行動這點倒是真的。





「欸ー都,那麼,該怎麼辦呢?只讓我和卡農去找阿哈特赫倫會比較好嘛?」

「不」





雷和愛蕾諾的話,雖然能成為戰力,但如果是能讓辛陷入苦戰的狀況,那麼就無法樂觀對待。





「只能全員一起去了」

「可是,那樣的話,諾瓦斯加利亞又由誰來監視比較好呢?」





莎夏問道。

我咧嘴笑著說道。





「我應該是說了全員吧。既然都變成這樣了,就把那傢伙也帶去阿哈特赫倫吧」





不僅僅是莎夏,在場所有人都投來飽含疑問的視線。





「要怎麼做啊?」

「沒什麼,很簡單的。神會遵守與人類的約定。因為諾瓦斯加利亞約定過要成為魔王學院的老師。所以他不可以違抗業務命令」





"阿"的,莎夏好像注意到似的提高聲調。





「下一堂課呢,就決定是阿哈特赫倫的遠征測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