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 臣下的口信



聯合塔的最上層。



救助完梅諾瓦,回歸的莎夏說道。





「然後勒,那隻叫吉克的史魔什麼都不知道嗎?」





我點點頭後朝貓頭鷹說道。





「吉克。告訴我你來這的目的」

「我的目的是,稍加消滅一些暴虐魔王持有的戰力。為此挑起智謀比試來吸引注意力,而其實目標是梅爾赫斯」





吉克如此說道。





「以上」

「哼ー嗯。那麼、是被諾瓦斯加利亞傳授了半吊子的信息,被好好利用了一番這樣?」

「誰知。也不一定是那樣」





只是得知半吊子的信息卻被人利用了什麼的,這未免也太疏忽大意。作為熾死王的參謀也未免蠢過頭了。





「可是,因為變成使魔,所以是不能夠撒謊的吧?」

「是沒錯。記憶好像也被清理過一次」

「過去的記憶被竄改了?」





米夏說道。





「也是有可能。就像靈神人劍能將艾維斯過去的記憶完全抹去一樣,如果是神的力量,能做到這種事也說得過去」





也許發動轉生就是啟動清理記憶的條件也不一定。

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個時候會瞄準梅爾赫斯的理由,果然還是有幾個疑問。





「嘛,也有一開始便什麼也不知道的可能性在就是」





接著,就在這個時候愛蕾諾和瑟希婭也回到了聯合塔頂。

因為雷和米薩先回來了,這下便全員到齊。





「哇喔。原來我們是最後一個阿。大家好快喔」

「我們……遲到了……」





兩人加進我們的圈子中。

四邪王族出手的事態和其他狀況已經用<思念通信>傳達過了。

所以決定先集合一次,談談今後的方針。





「那麼,梅爾赫斯。首先按照原先預定,報告一下戰後處理的狀況」

「遵命」





梅爾赫斯鄭重的行禮。





「也許和以前說過的話重複了也不一定,這裡還是再說明一次。首先是關於阿瑟席翁的事,率領蓋拉底魔王討伐軍的總帥迪亞哥,因為擅自進行軍事行動而被認為違反了重大的軍法,因此處罰是免不了的」





因為已經確認暴虐魔王的死亡,再迪爾海德軍開始撤退的情況下,他卻斬斷副官的手腕打算繼續進行戰爭。在有好幾個士兵都目擊到的情況下,即使他想賴也無法賴





「還有<魔族斷罪>的魔法,以及一直以來企圖集結蓋拉底魔王討伐軍的事被相繼公開,阿瑟席翁那邊希望這次的戰爭能將迪亞哥當作戰犯來解決」

「阿關於勇者卡農的事怎辦勒?」





雷提出疑問。





「因為出現了手持靈神人劍,並挺身於暴虐魔王面前保護人類的真正的卡農,因此至今以來的轉世者都被認為是假的。

而且原本他們之中就沒有半個人可以使用靈神人劍,這在學院內部早就有人提出質疑」





嘛,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那些不信任感,在那場戰爭卡農出現時被一下子表面化了吧。





「勇者學院好像還留著,但像至今以來那樣獲得龐大資金恐怕是很難了吧」

「對了對了。因此阿,瑟希婭和雷特利亞諾同學名子中的,"卡農" 之名被去掉了哦」





愛蕾諾豎起手指說道。





「現在瑟希婭和你的姓氏一樣對吧?」





對於雷的提問,愛蕾諾點點頭。





「因為和迪亞哥一樣的話會有很多困擾的,因此就換了呢」

「因為是……媽媽,的說」





瑟希婭說道。

一邊"嗯嗯"的回應一邊點頭,愛蕾諾摸了摸她的腦袋。





「說起來,剩下的瑟希婭怎麼了呢?不是有一萬人左右嗎?」





對於莎夏的提問,愛蕾諾說道。





「現在住在這座城的地下喔」

「蛤?」





莎夏露出抓狂般的聲音。





「地下是指,地下迷宮嗎?那種鬼地方怎麼生活啊?」

「可是,好像住的挺舒適的喔」

「……這是怎麼回事?」





莎夏一副"要求解釋"的樣子看向我。





「當然,已經擴建和改裝過了。現在最下層,已經變成了瑟希婭她們很方便生活的街道。就規模來說,大概和這米特赫伊斯差不多大」

「嘎阿!?」





感到震驚的莎夏高呼出聲。

「……為啥要在地下做一個和地上差不多大的街道阿……?」

「畢竟一萬人全員跑出來的話顯眼過頭了。話雖如此,地下什麼都沒有又很不方便。為了讓她們住的愉悅稍微整了整環境罷了」

「阿諾斯很溫柔」





如此,米夏說道。





「也該有個限度吧……」

「我是打算在不遠的將來,把她們帶去大精靈之森阿哈特赫倫」





我這麼說完後,米夏歪起了腦袋。





「有好處?」

「人類和魔族大概會覺得一萬個瑟希婭們很可疑吧,可是精靈卻不會介意。而且人間和精靈相性並不差。如果精靈願意接受的話,讓她們在那生活也挺好的」





前提是瑟希婭們喜歡的話。





「嘛,這件事之後再說吧。繼續報告吧」

「阿瑟席翁那邊請求這邊可以提供一些勇者卡農的情報,您覺得如何呢?因為離當初在托拉大森遭遇時還沒有過多久,現在這個時候阿瑟席翁好像還沒有注意到卡農在這的樣子」





梅爾赫斯看向我與雷。





「臉被記住了嗎?」

「也許有一部份的人可能會記得,但不會被廣泛流傳吧」

「可以的話,幫忙把我的事情當作下落不明的狀態來處理就幫大忙了喔」





即使揭開勇者卡農的真面目也不會有什麼好事。只能想到被強加一些麻煩事的未來。





「我知道了。那麼,就照那樣回答吧」

「戰爭後,阿瑟席翁居民的狀況如何?」

「<魔族斷罪>以及<聖域>的魔法所產生的後遺症似乎沒有想像中的嚴重。

九成左右的人類,在阿諾斯大人和雷大人透過反轉<聖域>魔法,將魔力轉化為希望分給了他們後基本上都已經恢復了。剩下一成左右的人類也沒有性命之憂」





呼姆。姑且是趕上了吧。





「但是,因為是被強行吸收希望的緣故,在黑暗中徬徨的經驗似乎是無法忘懷的。

在阿瑟席翁的居民間,"深邃黑暗的口傳果然是真的"這種意識越加根深蒂固。使他們覺得罪魁禍首不是<魔族斷罪>,而是暴虐魔王所幹的好事」





畢竟作夢都沒想到勇者的<聖域>會朝自己露出獠牙吧。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關於暴虐魔王的事,在那邊的認知果然還是阿沃斯·迪爾黑維亞嗎?」

「誠如您所說。在先前的戰爭之中,阿沃斯·迪爾黑維亞已被勇者卡農所討伐。不過,總有一天他還會再次復活,深邃的黑暗將會再次來到。這份不安似乎在阿瑟席翁上蔓延」





嘛,畢竟經歷過那種事,那份恐懼便得無法忘懷也是沒辦法的事。

雖然不是馬上就會發生什麼,但這有可能會成為人類憎恨魔族的契機。





「在魔王再臨的儀式上,讓阿沃斯·迪爾黑維亞的名銜,最後在為與阿瑟席翁之間的友好盡一份力比較妥當」

「我和卡農協力,把虛偽的暴虐的魔王,阿沃斯·迪爾黑維亞消滅這樣嗎」

「誠如您所說。而且,那在某種角度上的確也是事實無誤」

「這樣一來,在魔王在臨的儀式上也請卡農參加比較好吧?」





看向雷。





「雖然我不太想引人注目呢」

「穿鎧甲?」





米夏如此提案。





「好像不錯呢。有鎧甲和頭盔在應該看不太清臉。只要有靈神人劍在,就能確認勇者卡農的身份了」

「那麼,就朝那個方向準備吧」





梅爾赫斯說道。





「大致就是這些了,請問有什麼在意的地方嗎?」

「沒事,今天就先這樣也沒關係。直接進入正題吧」

「關於熾死王艾德梅德的事嗎?」

「是阿。那傢夥的身體和根源好像被諾瓦斯加利亞奪取了,他是什麼時候和你接觸的」





一瞬間,像是在回想一般沉默著,梅爾赫斯開口說道。





「就在數天前。熾死王來到這個魔王學院。接著,對方提出了想成為教師的事。於是請他參加為了補充缺額而進行的錄用考試,結果合格了」

「實際見過嗎?」

「是的。因為是知道阿諾斯大人的人物,所以直接見面,並談過話了。話雖如此,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熾死王說只是想在這個新時代,培養一些後進之材」





因為和他說過若兩千年前的魔族來進行正式談話的場合,屆時務必要好好招待這樣的話呢。

不過,直到我醒來前只是等待著,這點好像並不是為了友好就是了。





「證明阿諾斯就是暴虐魔王,有著七魔皇老簽字的<契約>是所有老師都持有的嗎?」





莎夏問道。





「這件事已經傳達給信賴的教師,簽好字的<契約>也一同交付了。因為熾死王也知道阿諾斯大人所以也給過」





事到如今,證明我是暴虐的魔王也沒有什麼問題。





「你在遇到熾死王的時候,對方已經被諾瓦斯加利亞奪取身體了嗎?」

「……實在遺憾,我並不清楚。十分抱歉……」





嘛,果然如此。這也沒辦法。

「雖然想告訴阿諾斯大人您,但怕<思念通信>會有被人監聽的可能,可是又找不到您的蹤跡與魔力」

「阿阿,抱歉。當時在熱衷於地下迷宮的改建。因為還沒通知艾利歐。因為怕被當做小賊而引起騷動,所以只能偷偷的做著」

「……別偷偷的去做一些不得了的東西啊……」





莎夏小小聲的說道。





「也許和諾瓦斯加利亞的那件事無關,但有一件事傳到了我的耳中」

「是什麼?」

「本來想盡早和統一派傳達阿諾斯大人就是暴虐魔王的消息,但就在不久前,統一派的老大,也就是創立者連繫了我」





確實,是梅爾赫斯沒見過的身分不明的魔族。





「怎麼了?」

「對方說自己是兩千年前的魔族」





原來如此。

所以才沒有現身嗎。





「名子是?」

「暴虐的魔王的親信,辛‧列格利亞」





辛嗎。

轉生順利嗎,看來好像還有記憶的樣子。





「似乎是在大精霊之森的樣子。您過去的心腹和部下,大家似乎都在那轉生等待的樣子」





為了不讓我注意到而離開了迪爾海德。

可是,阿沃斯・迪爾海維爾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





「為什麼不出現在我眼前?」

「遇到了無法抽身的事情。因此在大精霊之森等待著,留下了如此的留言」





辛沒有嘗試與我見面。

如果是那個男人,即便是神擋在面前也會將其斬殺而趕往我身邊吧。

換句話說,是了不得的大事。





「……阿哈特赫倫……」





米薩嘟噥著。

可能是在意大精靈雷諾,臉上露出了不愉快的表情。





「咒王部下所持的半把魔劍」





臉色微妙的雷,拿出了沒有劍尖的半把魔劍。

那原本,應該是米薩的父親所持有的東西。





「如果窺視其深淵,便能看清本來的面貌喔」





我已魔眼看去,窺視雷手中的魔劍深淵。





「呼姆。是這樣嗎。只有半把是無法得知的,但兩者都在便能知其原貌。但這原本,就侷限於見過這把劍的人」





雷朝著台座走去。在聯合塔中原本便插著另一半的魔劍

將其拔出,並與被咒王手下所奪走的另一半魔劍重疊在一起後,兩邊瞬間被黑色的光輝所包圍。

魔劍合而為一,扭曲著輪廓。

真正的姿態並不是直劍,而是曲劍。





「略奪劍吉裡歐諾傑斯,嗎」





這是辛所使用的,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魔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