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 智謀較量

聯合塔的最上層。


<遠隔透視>中,分別映照出雷和米薩、愛蕾諾與瑟希婭,米夏跟莎夏相繼打倒敵人的光景。





「呼姆。四邪王族同盟了嗎」





詛王、熾死王、緋碑王、冥王,兩千年有著前僅次於暴虐魔王的勢力。

作為對那實力表示敬畏和敬意的證明,魔族敬稱他們為四邪王族。

自尊心很強、與其他魔族不相容的他們,只有在大戰時期中攜手合作過而已。

在變得和平的現在,要說有什麼讓他們攜手共進的事態,這也是非常奇怪的話。

若是關係變好的話到野是可喜可賀的事情,但絕對不可能的吧





「所以呢?說要挑戰我的智慧,這種話等到他們被打敗後才說好嗎?」





剛問完後,吉克便笑了出來。

看來四邪王族的部下被擊倒是他預料中的事。





「你正在找尋神之子。接著,如果是從明如您的暴虐魔王的話,肯定已經注意到神之子有可能就是你的部下了吧」





呼姆。是這事嗎。

兩千年前,諾瓦斯加利亞打算讓大精靈雷諾生下神的孩子。如果我沒趕上,或是我轉世後再次向雷諾伸出魔爪的話,神之子應該就被寄宿在她身上了吧。

如果米薩是大精靈之子這件事屬實的話,她就很有可能是神之子。

再者,諾瓦斯加利亞還幫助吉爾加魔法化。以能憎恨魔族的<魔族斷罪>作誘餌,本命其實是讓<根源母胎>作為神之子生產的容器也不奇怪。

也就是說,瑟希婭也有可能是神之子。

然後,<分離融合轉生>如果是因為神的幹涉才誕生出米夏的話,她的出生應該也有其目的在。

<分離融合轉生>原本,也許就是要在我轉生不久後用來誕生神之子的魔法也不一定。

如果是這樣的話,米夏和莎夏合而為一的那副模樣也許就是神之子吧

先前的戰爭中層一度使用<分離融合轉>進行融合,提高了神格。因此瀕臨死亡的根源魔力上升,米夏作為神的力量開始覺醒。

之所以能創造出模擬德爾佐戈德,這種接近於神蹟的驚人創造魔法也是因為如此吧。





「嘛,確實和你說的一樣吧,吉克。不過熾死王如果真的和諾瓦斯加利亞合作的話,向這樣特意跑來給我情報也是很奇怪的事呢。畢竟我注意到這件事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如果只是要曝露神之子的情報那根本沒有意義

所以從吉克剛才的發言來看,目的只有一個吧





「也就是這樣嗎?你打算以自己的情報做籌碼,來向我發起挑戰嗎」





一副如同他所想的一般,吉克露出了笑容。





「不愧是魔王阿諾斯。不僅只是實力堅強的人物」





吉克使用魔法<契約>。





「開始說明規則吧。由你提問。而我會根據我所知道的事來進行回答。可是,我可以自由選擇其中一件事來進行虛假的回答」

「比如說,神之子的真面目嗎?」





稍微讓他動搖一下吧。





「對了。如果是這種場合,我只會在問題已經很接近正解的情況來做虛偽的回答」





呼姆。不動搖嗎。

算他很有膽識吧。

嘛,如果這種程度就動搖的話也太讓人掃興了。





「可是,對於選定的那項虛假情報,不能故意反來回答真實的答案」





原來如此呢。

如果不是必定說謊的條件,那根據提問的方式便有可能看出哪一個是謊言。





「提問的次數為十五次。如果能猜出我在說謊的事情就算你贏。那時候,我會封住5秒鐘的魔力。當然魔劍也是」





對梅爾赫斯使用蘇生然後毀滅那傢夥,有5秒時間便綽綽有餘。





「相反的,直到最後都沒能看穿我的謊言,便是我的勝利,因此可以獲得你5秒的時間。在這期間你不能使用魔力」





就算我不使用魔力5秒,這傢夥也不可能毀滅我。

也許能讓我受受傷。最多也只能全力消滅梅爾赫斯而已。

還是說對方有什麼王牌嗎?

沒有的話反而不自然呢。





「指出謊言最多8次」





在<契約>上規定我指出謊言時不可偽造答案。除此之外,現在吉克所說的話之中似乎也沒什麼奇怪的地方。





「能指出謊言的時間點是?」

「什麼時候都可以。在知道我撒謊的時候提出就行了」





嘛,要說妥不妥當,到也是挺妥當的規則。

但應該會有一些是有利於他的吧,不然也不可能會特意來和我比較智謀了吧。





「如何,魔王阿諾斯。即使用武力將我毀滅,梅爾赫斯無法復活的可能性也有億分之一的機率

無論怎麼想,你都能在不失去任何東西的情況下勝利。一般來說,我覺得選擇較不冒險的方式會比較明智吧?」





吉克冷靜的說到。

這也是策略之一吧。





「呼姆。你有一點看錯了呢,吉克。如果是打算挑釁我,那是沒有意義的。

不管是比智謀還是比力量也好。別以為能在我手上搶過那億分之一的勝利哦」





我毫不猶豫簽下了<契約>。

也許是確信自己會勝利吧,吉克微微的笑著。





「既然如此,一分勝負吧,魔王阿諾斯」





我手指著<契約>製止了他的話。





「在那之前首先。我想改變一下規則」





他表情險峻的看著我。





「……哪邊呢?」

「提問的次數改成七次,指出謊言的次數為四次便足矣」





吉克驚訝的皺起眉頭。

看來是沒有預料到這種事吧。





「取而代之的,那把魔劍我就收下了。一邊使用<時間操作>一邊比試智謀很煩阿」

「原本在<契約>中,就規定在比試時禁止使用反魔劍破壞<時間操作>的術式了哦」

「只要做好被毀滅的覺悟,<契約>也是可以破棄的吧」

「如果是你的魔眼,應該能事先察覺並加以阻止吧。這應該不是什麼能對你不利的條件才對?」

「如果你真是那麼想的我會很歡喜的接受。不過既然是要挑戰這個我。無論附加多少不利的條件也不夠的吧」





吉克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彷彿在窺視我真正的意圖。

過了一會後,那傢夥說道。





「那好吧。就讓我討教討教吧」

吉克更改<契約>的條件。

那傢夥將魔力全部集中在魔眼上,凝視著我的一舉一動,一副不想漏看任何一點魔力的樣子。接著他向我伸出魔劍。

因為不知道我要做什麼,所以才在警戒著吧。

我順其自然的收下了那把魔劍





「契約成立」





我在改變條件的<契約>上簽字,為了讓魔劍脫離這場比試,我將其紮在地上。

吉克輕聲呼氣。

看起來安心了的樣子。





「那麼,開始吧。首先是第一個問題」





最先要確認的事情只有一個。





「說說關於神之子的事」





半拍後,吉克回答。





「有可能是神之子的人共有三個。米薩・伊利奧羅格,瑟希婭・碧昂卡。然後是米夏・尼克朗和莎夏・尼克朗。關於尼克朗姊妹,則是融合後的少女有著可能性在」





米夏和莎夏兩人算做一人來看嗎。





「15年前,大精靈雷諾和魔王的右臂辛·列格利亞之間生了孩子。那就是米薩・伊利奧羅格

但是,這正如天父神諾瓦斯加利亞所想的那樣。米薩作為精靈的傳承,是用來毀滅魔王的新秩序。不過這個傳說既不是在人類也不是魔族間流傳,而是流傳於眾神之間」





儘管是半靈半魔,米薩卻有著和精靈病無緣的強大根源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不過,真沒想到會在這裡聽到辛的名子。二千年前,我把護衛大精靈的任務交給了他。雖然存在著接點,但實在無法想像那個男人會談上戀愛。

如果這是事實,那便再次證明和平是如此美妙之物。





「在你轉生完畢後的現在,成長了的她遵循著那個秩序,終於覺醒了」





覺醒是指,出現精靈的真體的意思嗎?

雖然也不一定是這麼回事,但如果是經過神的操作,可能性已經足夠高了。





「二千年前,天父神諾瓦斯加利亞和勇者吉爾加立下了一個約定。就是將他魔法化,變成僅次於神的秩序。

但是,諾瓦斯加利亞是生產神的秩序。他不能違背這一個秩序。因此,他向吉爾加提出一個交換條件。將他根源的一部份化為愛蕾諾,用來作為神之容器」





如果目的是用來創造神明,吉爾加肯定會接受這個要求吧。

條件合乎情理。





「吉爾加同意後,契約成立了。接著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愛蕾諾持續生產著大量的瑟希婭,最後終於在這個時代誕生了神之器。也就是轉校到這個學院的那個小瑟希婭」





如果持續複製根源的話,也許會突然產生優秀的變異個體。的確,由於根源複製間存在著細微的差異,所以的確有可能性在

至少那個瑟希婭與其他個體的髮色不同。還很年幼所以還沒覺醒,但卻有成為神之器的資質嗎。





「魔法的時代,艾維斯・尼克朗透過融合了勇者卡農的根源研究著<分離融合轉生>的魔法。

根源魔法優秀的勇者,和融合魔法優秀的七魔皇老,兩人的智慧讓研究順利的進行著。

卡農的根源,是為了讓迪爾海德和阿瑟席翁的人們在大戰中不會喪生任何一人而借給魔族的力量」





所說打算獨自赴死,但如果發生了戰爭,也就不能保證不會有其他受害人在。

即使給予了一個魔族力量也無濟於事,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想多救一個人吧。





「透過<分離融合轉生>,莎夏・尼克朗的根源和身體被分成了兩個部分。

原本的話,他的人格應該只有一個才是,但因為神的介入使月光產生混亂,自然魔法陣因而被改寫。不可能產生的人格,米夏・尼克朗誕生了」





如果這事實的話,卡農的根源肯定相當頭疼吧。





「放著不管的話,米夏就會消失。雖然是即便有勇者的力量也無濟於事的事態,但他有能一次拯救這對姊妹的線索。

不久後便要轉生的暴虐的魔王,如果是他的話應該能拯救兩人」





但是,又不能讓我的真面目暴露,所以才造就出那次事態的始末嗎。





「然後,暴虐的魔王拯救了姊妹。你不顧神的意圖阻止了。應該是擁有神的意誌和強大的魔力出生的那個孩子,結果只是作為兩個少女普通的活著。直到現在」





這個說明也有著充分的可能性在。

因為先前米夏所展示給我看的那個魔法也相當不尋常。

話雖如此,麻煩的地方就在即便不是神子,能擁有足以匹敵的魔力也不是什麼好不可思議的事。

實際上我就是那種存在。





「這些是我直接從諾瓦斯加利亞那直接聽說的,他保證絕對沒有說謊」





神會遵守約定。

如果吉克沒有撒謊,那這些肯定都是真的吧。

雖然部分情報有些曖昧,但如果考慮到這是比試手段,又或只是從諾瓦斯加利亞那聽來的知識到也是可以理解。





「最後,為了消滅暴虐魔王而誕生的神之子,混進了你的手下之中」





呼姆。

大概了解了。

首先,讓我們結束這場比試吧。





「那麼使用一個謊言指出的權利。跟神之子有關的事情,你在撒謊」





當然,在這個階段不可能知道是否為謊言。

目的只是為了確認真相罷了。





「很可惜,猜錯了」





<契約>的魔法陣閃耀著光輝。契約還正常的發揮效用。

也就是說,關於神之子的事,這傢夥並沒有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