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 剛劍和柔劍

在森林之中。


米夏和莎夏正與二千年前的魔族,冥王伊傑斯.柯特的部下,林加・賽歐瓦魯涅斯對峙著。





「以下,堂堂正正的――」





林加從地面上拔出透明的大劍架在肩上。一腳用力踏在地上,堅硬的大地刻上了她的足跡。來勢洶洶的驚人氣勢逼近著兩人。





「――一分勝負!」





莎夏將破滅的魔眼轉向那把魔劍。如果是現在的她,即使是神話時代的產物也應該有能將其摧毀的魔力。

不過,下一個瞬間莎夏懷疑起自己的眼睛。

透明的劍身變得更加透明,忽然消失了蹤影。

不管怎麼凝視,在她的眼中都沒能映照出那把魔劍。

林加握著只剩劍柄的大劍俯衝,並以橫掃的方式揮舞著。





「冰之盾」





米夏伸出指尖,使用魔法<創造建築>。

馬上創造而出的冰之盾,忽然被看不見的大劍斬斷了

米夏馬上重新構築冰之盾,無奈林加的劍擊速度更加快速。其刀刃越過冰之盾砍到了莎夏。

鮮血從她胸前噴出,莎夏瞬間屈下了膝。





「太淺了嗎」





林加嘟噥著。

正因為冰之盾被切開,莎夏才能讀到原本看不見的大劍軌跡。

她瞬間向後跳開因此避開了致命傷。

<不死鳥的法衣>化做火焰纏在莎夏身上,傷口瞬間被治癒了。





「後退」





聽到米夏的聲音,莎夏使用<飛行>後退。遠離劍足夠安全的距離,兩人將魔眼投向林加。





「搞什麼阿,那把魔劍。完全看不見半點魔力哇」





破滅之魔眼若不能看見魔力和魔法式,便不能將目標破壞。正因如此,這也適用在看不見這些的那把魔劍上。





「不是魔劍的力量。是<秘匿魔力>的魔法」





米夏的魔眼,是可以看見林加的魔劍所隱藏著的魔力和姿態吧。





「劍身透明化是那把魔劍的力量。除此之外,林加還使用魔法<秘匿魔力>隱藏了魔劍的魔力」

「……原來如此。剛劍什麼的,真是一點也不適合的名子哇」





林加緩緩的縮短彼此間的距離。

莎夏將破滅之魔眼轉向林加。她只是瞬間皺起眉頭,接著便豪不在意的向前走著。

破滅之魔眼是終極的反魔法。破壞物品與人的能力不過是附加的罷了

如果是魔力低下的對手瞪一眼就能將其擊倒,但對兩千年前的魔族只會造成一些影響,無法成為決定勝負的手段。

米夏和莎夏迅速後退,拉開了距離。

在劍能攻擊到的距離內,對兩人是非常不利的。





「不好意思――」





林加停下腳步將大劍扛在肩上。





「剛劍的稱呼是在轉生完成前被取名的。實際上兩千年前的名子是,柔劍」





明明大劍的攻擊距離還在十分遠的地方,但她還是無所顧慮的揮舞著那把透明的魔劍。





「可不要小看我的劍的攻擊距離!」





她以上段斬的方式揮下魔劍。





「莎夏」

「我知道的哇!」





米夏創造出冰之盾,而莎夏則是在上面佈滿魔法屏障和反魔法。兩人牽著手,同時說道。





「「<反魔創造建築>」」





因為融合魔法的效力,冰之盾被強化了好幾倍,好不容易才防下林加的魔劍。可是,林家更進一步在劍上使出渾身力量。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冰之盾裂開,隨後粉碎四落。

兩人一左一右使用<飛行>散開的瞬間,地面就那樣變成了兩半。

如果正面吃上那一記,可不是受受傷就能了事的。





「自在劍卡梅斯特。形狀、材質以及顏色,都能根據我的想法改變」





似乎又變成什麼新的形狀,原本以雙手持握的大劍,林加這次則換成單手持握。





「有這種威力還被叫做柔劍什麼的,兩千年前的魔族還是老樣子,不曉得腦子是怎麼長的哇」

「不是那麼厲害的東西。二千年前的我還沒有現在那麼強。至少,在臂力上是那樣」





林加一邊說著話,一邊慢慢縮短間隔。





「這是怎麼回事?」





為了測量間距,莎夏一邊將意識轉向林加的手一邊問道。





「轉生的異常順利。流有魔王阿諾斯之血的這副身軀十分強韌。原本在力量完全覺醒之前就被稱為渾沌世代。這之上在加入我的根源後,即使變得比以前強也沒什麼好不可思議的」





林加踢向地面。

不過先發製人的是米夏。冰之柵欄阻攔了她的去路。





「冰之牢」





除此之外還在周圍四方構築出包圍她的柵欄。在那之中,重疊了莎夏的反魔法和魔法屏障。





「「<反魔創造建築>」」

「太天真了!!」





旋轉起身軀,林加揮舞著大劍。

咚喀喀喀喀喀喀喀的聲音響起,冰之牢被掃除了。

可是,在那瞬間米夏打出了下一張手牌。





「冰之城」





以林加為中心,在東西南北四角建起魔王城。在那展開的魔法陣中出現了炮門。





「接招吧!」





漆黑的太陽從東西南北的魔王城那同時發射而出。





「<獄炎殲滅砲>!!!」





從四面八方釋放而出的漆黑太陽,將周圍染成一片漆黑。

沒有任何逃避的空隙,<獄炎殲滅砲>吞噬了林加。

漆黑的火焰在周圍燃燒,樹木被魔力餘波給吹飛。如果被那個直擊,連骨頭也不會留下吧。





「以這個時代的魔族來說,已經是很不錯的魔法了」





林加在熊熊燃燒的黑色火焰中奔馳著。自在劍卡梅斯特化成球狀的盾,重疊起的反魔法防住了<獄炎殲滅砲>。





「可是――」





林加對莎夏毫無防備的肉身揮下無形大劍。因為周圍布滿了球狀的魔法屏障。莎夏透過被切開的屏障讀出劍的軌跡,隨後在寸前扭身躲過。





「知道看不見的話,對付的手段要多少有多少哇」





她用<飛行>後退著。

米夏突然高聲喊道。





「莎夏,快停下!」





從莎夏嘴裡流出鮮血。





「……欸…………?」





她的腹部滲出血,透明的魔劍顯現出蹤影。





「自在劍的數目也是能隨意改變的。是我故意讓妳往那逃的」





<不死鳥的法衣>再次燃燒著,治癒著莎夏的傷口。可是,在那之前林加用另一把自在劍刺穿了莎夏。





「到此為止了。比起那個魔具的再生速度,擴大傷口來的更快」





莎夏當場倒地不起。

正如林加所說,被兩把魔劍刺穿的話,死亡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慢慢走向死亡很痛苦的吧。現在,就讓妳解脫」





為了給莎夏最後一擊,林加揮起自在劍。

「冰之鎖」





無數的鎖鏈纏繞林加的身體。





「哼!」





劍光閃過,林加瞬間斬開了鎖鏈。

米夏將視線投向莎夏。雖然想馬上去救她,可是卻被林加阻住了去路。





「這樣麻煩的破滅之魔眼就被封住了。現在剩妳一人了」





即便操弄著看不見的魔劍,但破滅之魔眼對林加來說也是個威脅。

因為一直被莎夏盯著,雖然不能作為決定性的一手,但魔力和體力也一直被削弱著,行動因此受到限製。

可是,這個枷鎖已經沒了。





「…………」





米夏凝視著林加。





「讓開」





冷淡的聲音。





「安心吧」





鄰家的身姿搖曳著。下一個瞬間,她已經來到米夏的眼前。

雖然米夏的魔眼能映出她的身影,但身體能力卻相差太大。

沒留給任何後退的機會,林加將自在劍刺進了米夏的腹部。





「我會把妳一起送到那的」





魔劍拔出後,米夏倒下地上。





「結束了」





自在劍的身姿顯露出來。林加將刀尖對著米夏的頭部,注入魔力。





「……讓開……」





響起無機質的聲音。





「到了這種地步還在擔心姊姊的安危嗎,真是了不起的傢夥。至少,讓妳毫無痛苦的離去吧」





林加反手拿著自在劍,就那樣趁勢揮落。

刀尖撕裂米夏的皮膚、沒入肉身,最後觸及頭蓋骨——本該會是這樣的

啪嘰一聲,劍身折斷。





「……什、麼…………?」





林加呆呆的凝視著被折斷的自在劍。





「……讓開……」





米夏的聲音回想著。

無機質的、冷淡的,卻飽含她憤怒的聲音。





「……在接觸的瞬間,把自在劍……改造成脆弱的物質了嗎……」





看到失去魔力,碎成粉末的自在劍,林加嘟噥著。

下一個瞬間,她猛然抬起頭。





「……妳到底,在創造什麼……?」





聲音顫抖著,林加說道。

在她的眼前,似乎構築出令人難以置信的東西。





「……妳這家夥,真的明白自己在創造什麼嗎!?」





林加忍不住喊叫著。

那聲音宛如悲鳴一般。

建造出的是,冰之城。

只要是兩千年前的魔族,無論是誰都曾無數次仰望過的魔王阿諾斯所擁有的最強魔具——魔王城德爾佐格德





「……不可能……那是……那座城可是神之產物阿!那種東西,怎麼可能是一介魔族可以…………!?」





宛如在訴說一場惡夢一般,她重複著說著。

"這不可能"的,宛如祈求一般的話語。

她瞬間明白了。

因為米夏向她展示了能將神話時代的魔劍,卡梅斯特替換成脆弱物質的魔法。

米夏緩緩起身。

林加被嚇的只能往後退。





「…………覺醒了嗎……」





米夏呼嚕呼嚕的搖著頭。





「我就是我」





魔王城化身為立體魔法陣,無數的魔法文字浮現在城的周圍。魔力粒子攀升而起,米夏的雙瞳中浮現出魔法陣。

透過<創造建築>製作出的德爾佐格德。無論是保有的魔力還是破壞神的秩序,都比真物還來的遜色許多。

但是,那確實擁有足以被稱為擬似神力的偽造之力。





「冰之結晶」





林加動員了自己全部的魔力,在全身展開反魔法。

但是,米夏只是用魔眼瞪了一眼而已,林加的身體便無計可施的被消滅了。

在那裡只殘留著,一片冰的結晶。

她的身體被改造了。





「莎夏」





米夏馬上將視線轉移至倒在地上的莎夏身上。

在那一瞬間,刺在她體內的兩把魔劍變成了冰之結晶,隨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由於自在劍被消滅,<不死鳥的法衣>治癒了莎夏的傷口,她微微睜開了眼。





「趕上了」





米夏高興的笑著,彷彿用盡力氣一般她跪倒在地上。

身後的德爾佐格德化做無數的冰之結晶,漂亮的散落紛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