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熾死王的參謀

追尋諾瓦斯加利亞魔力的所在地,那傢伙此刻正在學院。


是職員室。也有其他教師的魔力,並沒有感覺出特別奇怪的地方。

我一邊注意著魔力的動向,邊朝著聯合塔前進。

在那途中,我看到了正在外面練習發聲的少女們。

正好發聲練習似乎是結束了,她們圍成圓圈,開始談話。





「關於接下來的新曲,有誰有想法嗎?」

「……唔ー嗯……」

「……好難辦啊……」





她們語氣難得的變得沉重。





「只是單純新曲的話到還好說,不過下一次可能會在魔王在臨的儀式上使用,阿諾斯大人這樣說過吧?」





魔王在臨的儀式是,為了讓迪爾海德全境都知道暴虐的魔王轉生所舉辦的活動,進而讓所有人知道我便是暴虐的魔王。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必須作為暴虐魔王的立場在了,不過為了消除皇族派和統一派、皇族和混血間的隔閡,這個頭銜還必須要執行最後的一份工作。

雖然不是非常拘謹的儀式,但畢竟是要傳達給民眾,所以也必須要相應的規範。

本質雖然沒有改變,但在一直以來的慶典上作為暴虐的魔王登場,也比較容易能被世人所接受吧。

在儀式上必須向魔族傳達沒有所謂的血統隔閡。

混血也好、半靈半魔也好,皇族也好,只要在這個迪爾海德上生活並遵守法律,那麼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也許沒辦法期待一開始就能順利的進行下去,也要以此為基準將迪爾海德逐漸變回應有的樣子,並且變得更豐富、取回真正意義上的和平。

不,我會為了做到這些而努力。

說實在的,比起與神、與秩序什麼的為對手,這份工作似乎更加吃力不討好。畢竟只是單純的毀滅,到還是很簡單明瞭。





「儀式之歌……如此美妙的歌曲,我們唱的出來嗎……?」

「如果讓阿諾斯大人丟臉了話怎麼辦阿……?」

「是阿……迪爾海德的民眾,大家都會聽到的吧……」

「……但是,也只能加油了。阿諾斯大人華麗登場的舞台,我們絕對不能拖後腿阿……!」

「……可是比起我們,還是好好的找個合唱團,或是吟遊詩人來比較好吧……」

「……畢竟是很重要的儀式阿。如果順利的話迪爾海德會變得更好,像我們這些混血,也沒有必要和家人分離了……」

「嗯……」

「而且,更重要的是為了阿諾斯大人嘛。明白有些事情果然是做不到的也是很重要的吧」





呼姆。看來,陷入死衚衕中了呢。





「我可是沒打算用妳們之外的祭典歌曲喔」





一出聲招呼後,少女們驚訝的回過頭。





「阿、阿諾斯大人」

「那、那個……」





少女們想立刻跪下。





「保持那樣就好了」

「是、是的!」





她們立刻採取立正的姿態。





「好像很難有所進展的樣子呢」

「……是的。在阿諾斯大人的祭典上唱歌,對我們來說負擔太重了……」





艾蓮吐露不安的心聲。





「說什麼呢」





與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一一對上眼後,我說道。





「魔王再臨的儀式,意味著皇族和混血之後必須攜手共進、意味著即將邁進嶄新的迪爾海德。這種場合最不需要的便是古老的傳統、以及格調張揚的歌曲」





與抱持著疑問的少女們對著視線,我清楚回答著。





「這是將迪爾海德目前那死板的血統至上主義,給摧毀的全新風氣阿」





似乎要將一言一句全銘記於心底,少女們以認真的表情傾聽著。





「那樣的歌只有妳們能唱的出口。無聊的風俗、無聊的慣習,像病灶一樣在這個國家深根的固定觀念,就那首歌給一笑置之吧」





雖然沒有發言,但是少女們明確的點著頭。





「不用考慮什麼迪爾海德民眾的事。為我奉上那首歌。是我想聽。再和平的祭典上,就由妳們的旋律來讓人領會那令人吃驚程度的和平吧」





彷彿刻劃在心中一般,少女們異口同聲。





「「「是的,阿諾斯大人」」」

「不要畏懼周圍的雜音。妳們是我所認可的歌姬。那旋律肯定能傳達天際,連眾神也會陷落的吧」





透過言語來傳達的話,便自然而然的露出了微笑。

注意到的時候,少女們的眼中已經完全沒有迷茫了。

她們很堅強。

缺乏魔力、抱持著普通的煩惱。

正是擁有這樣普通軟弱的她們,唱出的歌曲才更能扣人心弦。





「打擾妳們了呢」





我離開了那個地方。

恢復元氣的少女們的聲響,迴盪在我的身後。





「好ー啦阿!那麼,今天也要努力開始練習喔喔。阿諾斯大人應援歌合唱第五號、開始吧ー!」

青空之下,少女們清澈歡樂的歌聲響徹四周。

我一邊聽著,一邊打開聯合塔的門扉。

裡面沒有人。

登上樓梯,直達梅爾赫斯等待的最上層。

呼姆。奇怪呢。

有兩個魔力。

一個是梅爾赫斯的魔力,比起平常更弱。

另一個的魔力波長沒有印象。

但是十分的強。





「注意到了嗎,魔王阿諾斯」





沒有印象的聲音迴盪著。

登上頂樓後,在那裡有一個男人。

褐色的肌膚與金色的瞳孔。

將長髮以大背頭的方式梳理之身後。

長相十分精悍的男子。





「但是,已經遲了」





梅爾赫斯就在他的眼前。

就在這時,他的身體被無數的風之刃切成碎片、化霧四散。





「呼姆。<風滅斬烈盡>嗎」





我切開指尖,血沫飛濺著給梅爾赫斯進行<蘇生>。

接著男子也同樣切開指尖,留著鮮血對梅爾赫斯使用<反蘇生>。是妨礙蘇生的魔法。只要那個效果起作用,即便擁有魔力差距,<蘇生>也不會起效用。





「嚄」





使用<時間操作>,將梅爾赫斯的時間停止在死後一秒的時間點上。





「選擇吧。是要自報姓名後死去,還是默默無名的死去」





男人堂堂正正的說道。





「熾死王艾魯多梅多的部下。熾死王軍參謀吉克・奧茲瑪」





原來如此。





「你知道,那傢伙的身體被神給奪走了嗎?」

「當然,這也是我主之意」





呼姆。果然如此呢。





「我主為了將你打倒,故意將身軀交給了神」

「都經過了兩千年,依然像個孩童一般阿,熾死王喔。看照孩子也很辛苦吧。乾脆來服侍我如何?」





吉克一本正經的回看著我。





「來自偉大的暴虐魔王的邀請,若是先於我主先賜予,我是會謹慎接受的吧」





那傢伙從腰提著的鞘中拔出了魔劍。





「但是,我不會做出侍奉二主的無恥之事。我的主人一輩子只有一個」





那傢伙將魔劍刺入我所展開的<時間操作>的魔法陣。

魔法術是遭到破壞,梅爾赫斯的時間開始轉動。

就和雷以前所持的魔劍一樣,是擁有破壞術式特性的魔劍嗎。

透過魔眼凝視後,那把劍自身傳達了銘刻。

反魔劍戈布萊伊特。比因尼提奧隱藏著更加遙遠強力的魔力。





「那麼,你是想殺了梅爾赫斯嗎?」





再次給梅爾赫斯施加<時間操作>。

雖然術式被魔劍所破壞,不過我比那更早的持續使用<時間操作>,將梅爾赫斯的時間停止在死後的3秒。





「這樣好嗎?將重心放在梅爾赫斯的話,你可是會死的喔」

「的確。但是,魔王阿諾斯。如果你要殺我,在那個瞬間即使只有片刻,也會耽誤魔法<時間操作>的使用。以這個性命交換,那怕是0.1秒也可能使你的部下前進時間」





呼姆。正如他所說。

不愧是兩千年前的魔族。魔力十分優秀。若用這傢伙的性命交換我0.1秒的時間,很可惜已經足夠達成平等交換的條件了。

這不是了不起的強者嘛。





「死後過了3秒後,就有可能無法復活」

「0.1秒的程度連萬分之一的可能性也沒有。如果反覆一億次,也頂多蘇生失敗一次罷了」

「但是,只要存在這種微乎其微的可能,你便不會就這樣妥協」





嚄。

不愧是自稱參謀之人。

看來充分調查過我的事了。

確實一億次中僅可能有一次,但那說不定就是會發生在這次。

用自己的性命交換,得到毀滅我部下的一億分之一的可能性。

真是腦袋機靈的傢伙。充分了解到勝算最高的方法。

是沒有把自己的驕傲看重的性格吧。

這種人是最不可疏忽大意的。





「真有趣。那麼你打算怎麼辦?總不可能來敵陣玩大眼瞪小眼,便是你得出對自己最有利的結論吧」

「力量無論如何也比不過你。因此想和你比試比試智囊」





吉克使用魔法<遠隔透視>。

在那裡映出的是雷和米薩,愛蕾諾和瑟希婭,還有米夏和莎夏的身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