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兩千年前的魔族們

米夏小小的舉起手。



「尋找神子的方法?」


接著,愛蕾諾「阿」的一聲提高了聲嗓。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阿,抱歉喔。跟你們想的不同。剛好有<思念通信>發來,可以先離席一下嗎?」
「沒問題」
「馬上就回來喔」


愛蕾諾稍微離開了我們的圈子。


「久等了。雷特利亞諾君,怎麼了呢?」


從愛蕾諾進行的<思念通信>,聽到了這樣的話。
是從勇者學院那發來的聯絡吧,出了什麼事嗎?


「阿諾斯的魔眼也找不到神之子嗎?」


雷說道。


「直接對峙,去凝視深淵的話可以吧,又或者說對方確實存在的話。不過,如果神之子根本還沒誕生的話就不可能了呢。沒有的東西怎麼去看呢」
「那麼為了不白跑一趟,還是從學生和教師的履歷開始調查一下比較好吧?如果神族做了些什麼,應該可以從某些地方查到一些蛛絲馬跡才是?」
「雖然耗時,不過嘛,那樣比較妥當沒錯」


是否真的在這個學院還不確定,既然沒有線索,那就只能仔細的尋找了。
這時,就在這個時候,我感受到了有股視線正在凝視這裡。
回頭看過去,站在那的是一位身穿黑衣的男學生。
校章為六芒星。雖然壓抑著,但是擁有強大的魔力。
不對,作為這個時代的魔族,會不會強了點?
頭髮捲曲,看上去一副很聰明的樣子。
沒看過的臉。不是這個班的學生。


「呪盾之牙」


米夏嘟噥道。


「混沌世代中的一人,找阿諾斯有什麼事嗎,蓋拉多?」


莎夏擋在我面前,向他詢問。


「如果讓您感到不愉快的話,真是失禮了。我找的不是他,而是那一位」


被稱為蓋拉多的少年,以鄭重的動作跪在米薩前面。


「米薩・伊莉歐羅格大人,我是侍奉您父親的蓋拉多・阿茲萊瑪。今日是奉我主之命前來」
「欸…………?」


她嚇的瞪大了雙眼。


「可以繼續在這個場合把話說下去嗎?」


米薩一邊感到困惑,同時點了點頭。


「時機,終於到了。您的父親來迎接您了。如果,您也有心情見您父親的話,希望您能和我一起同行」
「……去哪裡呢?」
「非常抱歉,現在還不能跟您說明。我的主人和您的父親是敵對關係。所以不能讓身為女兒的您知道還請見諒」


米薩回頭看著我。
像是在請求許可一樣的眼神。


「說是叫蓋拉多吧。你什麼時候轉生的?」


說完這句話後,男學生回以不敢疏忽大意的視線。
看來是在警戒著的樣子。


「不管你怎麼壓抑,你的魔力已經遠超於這個時代的魔族應有的水平。你還打算隱瞞到底嗎?」
「……不愧是,暴虐の魔王。是我有眼無光……」


蓋拉多保持著跪地的姿勢,向我低下了頭。


「我的轉生是在阿瑟席翁與迪爾海德間的戰鬥結束後才完成。這個身體才終於恢復了應有的記憶與力量……」


原來如此。


「並不是有事謀求於魔王大人您,這點還請您了解……」
「你的主人是誰?」
「非常抱歉我不能說」
「你覺得在我面前能允許保持緘默?」
「……我已經做好被毀滅的覺悟了……」


呼姆。能讓他獻上此等忠義之主嗎。


「阿諾斯大人……」


像是在訴求一般,米薩看著我。
她的心情即便不說出口也能得知。


「讓部下放下終於能實現的心願來為我工作,我還沒那麼不解風情。儘管去便是。剩下的事情不用妳擔心」
「真的非常感謝您!」


蓋拉多一下子站起身,對米薩說道。


「那麼,讓我來帶路吧」


蓋拉多轉過身,朝入口走去。


「對了,站住,蓋拉多。你借走了我的部下。這種事你當然知道吧?」


回過頭,他恭敬的鞠著躬。


「我當然知道的」
「那麼,就再帶一個人過去。畢竟對方可是正體不明呢,這種程度的要求就給我接受吧」


經過一瞬間的沉默後,蓋拉多說道。


「我明白了」


我回頭與雷對上視線。


「感激不盡喔」
「那麼,回來的時候記得帶點土產吧」


他像是要守護米薩一樣走到了前面。


「不來礙事比較好嗎?」


呵呵的,米薩漏出笑聲。


「很讓人放心喔ー。因為我可是非常緊張阿」


兩人相視而笑。


「我們走吧」


跟著蓋拉多,米薩和雷離開了教室。


「奇怪?小米薩和卡農去哪了?約會?」


結束<思念通信>後,愛蕾諾回來了。


「好像是去見米薩父親了」


於是,愛蕾諾高聲呼叫了出來。


「哇喔……見家長了阿……」
「餵、阿諾斯,你那種說話方式會讓人誤解的哇」


莎夏插嘴。


「在意的話,回來去質問雷吧」
「好,就那麼辦吧」


莎夏一臉無語的眺望著我們的對話。


「那麼,勇者學院發生了什麼?」
「阿,唔嗯。從雷特利亞諾發來的聯絡說,發現了吉爾加留下來的麻煩魔具。搞不好,會有像之前<聖域>那樣的效果,所以想將其處分掉可是,做不到的樣子」


吉爾加的遺產嗎。
萬一,是給自己毀滅的時候留的保險?


「弄壞就行了?」
「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好像來米特赫伊斯了,我和瑟希婭先去吧。無論如何都沒辦法的話,再拜託阿諾斯君好嗎?」
「呼姆。雖然我不覺得會有現在的妳無法摧毀的魔具在,不過若是真的沒辦法,別客氣儘管找我吧」
「謝謝。阿ー,可是,這事放在神之子後比較好吧?」
「沒事,即便最糟糕的情況,神之子醒了被盯上的人也只是我罷了。妳先把那邊的魔具破壞吧」
「是嗎。是那樣子的呢。那麼,我趕緊去吧。瑟希婭、來來」


愛蕾諾對默默聽著我們說話的瑟希婭打招呼。


「……掰掰……我們出發了……」


對揮著手的瑟希婭,米夏也對她揮著手。
當兩人離去後,她抬頭看著我。


「要去聯合塔?」


今天打算詳盡詢問梅爾赫斯戰後情況,然後根據報告來決定今後的計畫。他已經到聯合塔了吧。
也順便打聽下在魔王學院就讀的魔族信息,然後艾魯多梅多的就職過程也先聽一聽吧


「就那麼做吧」


和莎夏、米夏並排著,離開了教室。
為了將諾瓦斯加利亞一事傳達給梅諾瓦,而發出<思念通信>。
可是,連接不上。


「怎麼了?」
「梅諾瓦的<思念通信>不通」


以魔眼望過魔王學院,也感覺不到梅諾瓦的魔力。
不過,有個不自然的地方。
是梅諾瓦執教的三年級教室。
雖然很巧妙的隱藏著,不過魔力的流動微妙的很奇怪。


「伸出手來」


我伸出雙手後,莎夏和米夏握住了它。
透過魔髮<轉移>,來到了三年級的教室前。
米夏打開門。
可是,那裡面誰也不在。只是間空教室。


「……<次元牢獄>……」


米夏使用魔眼。
為了隔離不讓外界介入,而在別的次元構築了一間魔法屋。


「阿諾斯,這個,我要破壞了喔?」
「准了」


莎夏使用破滅之魔眼凝視著<次元牢獄>。
宛如玻璃碎片一般,魔力的碎片散落在周圍,魔髮<次元牢獄>崩壞了。
當別的次元無法繼續維持時,倒在裡面的三年級學生們出現了。


「……阿…………阿諾斯…………」


勉強發出聲音的人是利貝斯特。
一邊施展回復魔法,一邊靠近他。


「……梅諾瓦老師她,被人拐走了……」
「是誰?」
「一年級。混沌世代中的一人,剛劍林加・賽歐瓦魯涅斯……」


利貝斯特描繪魔法陣。


「我偷偷加上了魔法<追跡>。對方應該還沒有注意到的……」


<追跡>是可以追查對方所在地的魔法。
透過魔眼看去,便能看出拐走梅諾瓦的魔族正在遠離這裡。
是飛在空中嗎。就算如此,速度也是相當快阿。


「抓住倒是很容易,不過還真奇怪呢」


米薩父親的使者來訪,勇者學院發現吉爾加遺留的魔具,然後梅諾瓦被拐走。
這些事同時發生,這只是巧合嗎?


「……林加是,神之子……應該不是吧……?」
「佯攻……?」
「諾瓦斯加利亞,打算趁阿諾斯離開魔王學院的空隙做些什麼嗎?」


魔族正在協助他嗎。
又或是,透過熾死王艾魯多梅多的身體去很好的欺騙了呢。


「也不是不可能」
「讓我們去追哇」


對那個言詞,米夏點著頭。


「小心點。對方有一腳踹開三年級利貝斯特、並拐走梅諾瓦的能力。如果不是神之子,恐怕就是二千年前的魔族了」
「不要緊」


米夏說道。


「你以為我們是被誰鍛鍊出來的呢?」


莎夏微笑著。
兩人牽著手,<追跡>標定的位置使用了<轉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