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神的疑惑

揮動維諾斯多諾亞,將上頭的血跡撇去。

「……哈……哈……呼吸……」

「得、得救了嗎……」

「……好像、是的樣子……」

「……那傢伙…………」

「他救了我們嗎…………」

因為諾瓦斯加利亞消滅而呼吸恢復順暢的學生們,露出複雜的表情注視著我。

嘛,現在也不是在意那個的場合。

一旦天父神被毀滅,世界的秩序便會混亂,沒多久後就會滅亡。

「<根源再生>」

直接當場再生諾瓦斯加利亞的根源。

在對象是敵人的場合,只要以我的攻擊為起源,即便是被消滅第二次也沒有任何問題。

被消滅的諾瓦斯加利亞軀體復活,那傢伙取回了意識。

「看吧,就說了你無法毀滅我」

諾瓦斯加利亞得意的笑了。

「不敬於上天的愚者喔。好好接受違反秩序的懲罰。給我仰望神明之姿吧」

諾瓦斯加利亞說著創造奇蹟的神之語。

那個身體被耀眼的光芒包圍著。

不過,途中那傢伙卻挑起了眉。從他的表情就能看出正在感到困惑中。

光線收了回去。

「怎啦,諾瓦斯加利亞?如同你說的話,讓大家見識見識所謂的神之姿如何?」

像是在做勝利宣言似的放開維諾斯多諾亞,停止立體魔法陣的發動。

暗色的長劍回歸於影之中,落在了我的腳下。

「還是說,意識到神的根源只剩下一成左右了呢」

「別說些無禮的話。神的尊嚴是絕對的」

維諾斯多諾亞說道。

不過,那股力量比先前還要弱。

「把根源寄宿在艾魯多梅多身上是你失算了呢。只要還在那軀體之中,即便根源剩下一成也能存活。

既然天父神的根源還剩下一成,那麼秩序也不會完全崩潰。你們這些神絕非不滅的存在。原本的話,要再生根源也應該十分容易,但在理滅劍面前則不是如此」

使用根源再生魔法,然後只恢復祂一成的程度。

因此,即便祂使用<根源再生>,也無法完全回復成受到攻擊前的根源。

「安心吧。如果不能完全再生的話,世界便會被毀滅。已經配合你這傢伙的時間,破壞至勉強趕得上恢復秩序的程度了」

維諾斯多諾亞瞪著我。

因秩序被破壞而流露的憎恨寄宿在那雙瞳孔中。

「……你已經能,完全制御破壞神的力量了……?」

「兩千年前我也不是白白被毀滅的喔。轉生至這個和平的時代,我也克服了一件棘手的事情」

"呼"的笑著,向那傢伙說道。

「被搬不上檯面的魔族留情的心情如何,天父神」

這個時代的魔族太弱了。

因此,經常被強迫進行對魔力的控制,不過正因如此我才能學會如何手下留情。

不是消滅神,而是破壞神。

既能奪走神之力,又能保護世界。

神即是秩序。

因為祂們有秩序,所以只能按照規矩行動。

即使選對方法,他們也無法選擇自我毀滅。

「既然都變成半魔半神的身體了,就稍微再老實點吧。在我的懷中,好好上課吧」

我背對著維諾斯多諾亞,回到了位置上。

「真是膚淺阿,暴虐的魔王。你以為這點程度就能剝奪神之力了?毀滅你的秩序就要誕生了。你的終結老早就被神給欽定了喔」

「嚄。那麼,破壞神落到我手裡,還有你這傢伙變成半調子神,這些都是老天爺所決定的?」

一瞬間,維諾斯多諾亞啞口無言。

「給我牢記了,維諾斯多諾亞。你那種舉動,在這世上被稱為死鴨子嘴硬阿」

丟下那句話後,我回到了位置上坐。

「我知道那個神欸」

雷從前面的位置上靠了過來。

「雖然早就預料到了,你還是說說看吧」

「祂跟吉爾加老師說過話喔。關於讓根源魔法化的話題呢」

原來如此。

看來是無論如何都想消滅我呢。

雖然暫且封住了他的力量,不過事情還是一樣麻煩。

畢竟如果把他完全消滅的話,世界可是會因此毀滅的。

看來視線有好陣子不能從他身上移開。

「那麼,接著繼續上課吧」

維諾斯多諾亞一副沒發生任何事似的上起課。

不曉得是出於什麼思惑,又或者只是遵守著秩序,整天下來也只是普通的教著書而已。

接著放學後――

「為全沒想到神會跑來學院喔」

愛蕾諾說道。

大家聚集在我的課桌旁。

「或者該說,那傢伙為何被阿諾斯幹掉後,還能像那樣正常的教書阿?實在是不明所以哇」

莎夏說的可謂是人之常理。

嘛,會抱有那種疑問也是無可厚非的。

「阿ー,小莎夏還不知道呢。神明大人一直都是那個樣子的喔」

愛蕾諾不愧是遠古的魔法,也似乎知道關於神的事。

如果是她出生的時代,勉勉強強還能看到神的蹤影吧。她自己本身,也是藉助了神的力量因而誕生出的魔法。

「這種事不是很蠢嗎?」

「因為和我們的價值觀完全不同喔。因為神有秩序,所以會按照規則來行動」

「授課,是為了秩序?」

米夏問道。

「我覺得是那樣喔」

「不過,在魔王學院教書又是遵循著什麼秩序呢?」

米薩一副不可思議的說道。

「神要守約。無論對方是人還是魔族呢」

雷答道。

「雖然不曉得這是什麼道理,不過這似乎就是祂們所說的秩序之一」

「為了能以那個身體現身在我面前,也許和誰約定過要在魔王學院裡教書了吧」

如此一來,就可以暫時把那傢伙束縛在這了。

不過,相反的說不定是那傢伙想束縛住我的目光也不一定。

「聽說新的神子就在這裡呢」

莎夏疑問似的歪著腦袋。

「這又是怎麼回事呢?如果有那麼顯眼的學生在,阿諾斯應該早就注意到了不是嗎?」

「可是,好像也沒說過神子之後才會出生之類的話呢?」

米薩發出疑問。

「神子之器就在這。然後,這之後才會覺醒吧」

不管如何,為什麼要特意等到和阿瑟席翁戰鬥結束的這個時機,實在是無法理解。

趁火打劫對神來說也應該更方便才是,為什麼不那麼做?

「又或者為了要讓神子覺醒,才必須要在這個學院上課也不一定」

天父神祂,只是遵從著誕生神的秩序罷了。這樣一來,作為那傢伙所擁有的秩序這些倒是都還能理解。

「不是騙人?」

米夏說道。

「真的在這個學院裡?」

「呼姆。嘛,也考慮過撒謊的可能性。也許是想讓我的目光集中在這個學院,然後在其他地方讓神子覺醒也說不定」

「不管是那一個,還是在覺醒之前去找找,想辦法做些什麼比較好喔」

愛蕾諾說道,雷接著說。

「是呢。因為諾瓦斯加利亞是誕生神的秩序,所以不會直接襲擊阿諾斯。正確來說應該是不能襲擊才對吧」

當然,如果會給自己的行動造成阻礙的話,就不在那約束範圍內。

會將擾亂秩序的人豪不留情的送葬掉才是神。

「不過,為了毀滅阿諾斯而誕生的新神那又另當別論了。雖然所有的神都是那樣,但我覺得新神的魔力大概又更規格外吧」

「……比阿諾斯大人,還多嗎?」

「……如果是為了毀滅阿諾斯而誕生的新神,應該會以足夠毀滅阿諾斯的魔力誕生才是喔……如果不是如此,那便無法形成秩序……」

愛蕾諾說完話的瞬間後,現場變得鴉雀無聲。

「沒事,就算對方是神也無須那麼擔心。殺不死的人、無法毀滅的人,是不存在這個世界上的」

可以說是世界之理的傢伙們會像這樣特意行動,就能表示我的手已經能勾得到那些神了。如果不是如此,根本沒必要去干涉一個不過是擁有一定程度力量的魔族。

「眾神已經無法放任我不管了。即使誕生新神也想要毀滅我。因為知道我能毀滅那些傢伙製造的秩序呢」

那麼,該做的事只有一件。 找出神子,然後讓祂明白自己的立場就好了。

「明明只要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偷偷摸摸的維持秩序便是,竟然像這樣特意來找架吵。那麼之後,儘管去為此感到後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