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學院交流生與新任老師

從那之後,又過了一段時間――



迪爾海德與阿瑟席翁的戰後處裡也告了一段落,停課的魔王學院也重新開始上課。
一邊享受莫名感到懷念的氣氛,我進入學院第二教練場。
來到自己座位後,旁邊的莎夏說道。


「早安」


默不作聲的的窺視著她的臉。


「什……什麼拉……?有什麼好看的?」


宛如在擺架勢一般,莎夏用雙手藏起自己的臉。


「換了新髮帶了呢」


用來扎雙馬尾的髮帶與平時的不一樣。


「……還真虧你能注意到呢……」
「我的魔眼還沒頹廢到沒能發現部下更換裝備的程度」


莎夏不太服氣的看向我。


「可不可以別用裝備一詞來形容阿」


猛然的,莎夏轉過臉去。
但是,她的背影看上去心情還不錯的樣子。


「阿諾斯注意到了,所以莎夏在害羞」


坐在另一側的米夏說道。


「髮帶嗎?」


米夏點著頭。


「原來如此。如果感到開心的話,直接說出來如何,莎夏?」
「你,你在說什麼呢?真是的。米夏也是,別說些奇怪的話」


米夏喳吧喳吧的眨眼,看著我。


「被罵了」
「沒什麼大不了的。這種程度的吵鬧跟平常一樣」


莎夏目不轉睛的瞪著我。


「等等,阿諾斯。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呢?是在暗指我喜歡無意義的找碴嗎?」
「如果不是那樣的話,再稍微坦率點如何,莎夏?如此一來妳便能得到妳所期望之物喔」


一瞬間,她沉默著。


「……期望之物,這是在說什麼呢……?」
「妳以為我沒有注意到嗎?」
「……欸…………阿…………」
「不想要嗎?」


莎夏面紅耳赤的,視線徬徨著、隨後低下了頭。


「………………………………想要…………」


我指著她的髮帶。


「材質是絲綢吧。而且還不是普通的絲綢。而是使用了只在黃昏的時候才吐絲的"塔索嘎雷蓋"所吐出來的絲做成的昏綢。
是二千年前殘留下來的技術。起源是來自西部的阿利雷歐所生產的絲綢吧。因為昏綢的韌性夠強所以容易刻上強化魔法。
在大戰中可算是珍貴的寶物之一,在這個和平的時代技術則是被轉用在裝飾品上了吧。
魔法渲染是這個時代才開發的嗎。透過魔眼去看雖然顏色有些黯淡,不過還不差。總體來說評價大概是中下的產品吧」


莎夏從中途開始便以"又是這樣嗎"的,無言以對的表情看著我。
怎麼看都覺得反應和預想的不同。


「怎麼回事?」


如此,向米夏詢問。


「……太過深究,也不好……」


呼姆。原來如此阿。


「還以為她會高興的說」


呵呵的,隔壁傳來了竊笑聲。


「那種的怎麼會讓人高興呢。在多學些和平之事吧,魔王大人」


莎夏捉弄般的說道。
而那副表情看上去卻又好像很開心的樣子,真是不可思議。


「早安」
「各位早上好!」


雷和米薩一起來到,並坐到了位置上。


「兩人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一起上學了呢」


莎夏悄悄的說道。


「欸?阿、不、不是那麼一回事啦ー。偶、偶爾才會一起而已啦」


米薩焦急的辯解著。


「哼ー恩、偶爾阿」
「話、話說回來,阿諾斯大人。愛蕾諾同學和瑟希婭她們之後怎麼樣了呢?」


米薩強硬的改變了話題問道。


「阿阿。嘛,雖然考慮了很多――」


就在這時,上課的鐘聲剛好響了。
門開了後,先是梅諾瓦、接著兩個女學生走進了教室。


「那就是答案」


米薩回頭。
看見的是,站在那邊身穿勇者學院制服的愛蕾諾與瑟希婭。
那一個瑟希婭的年齡為十歲。
是以前開口請求「幫幫媽媽」的那位少女。
除此以外的瑟希婭,因為還很難度過學院生活,所以目前是以別的形式照顧中。


「好了好了,大家快入坐。今天要跟各位介紹學院交流生喔。說是這麼說,不過大家已經知道了吧」


愛蕾諾露出微笑。


「勇者學院的愛蕾諾·比昂卡喔」


雖然愛蕾諾做了自我介紹,不過瑟希婭卻是一副很好奇這是哪的樣子東張西望的瞧著四周。


「這個孩子是瑟希婭·比昂卡。雖然不太擅長說話,但還是能理解語言的。吶,瑟希婭,打個招呼吧?」


愛蕾諾這麼說完後,瑟希婭將視線投向學生們。


「……瑟希婭·比昂卡……的說……」


她怯生生的點著頭。
看著那兩人的樣子,學生們開始吵鬧了起來。


「勇者學院什麼的……難道還要繼續學院交流嗎……?」
「阿阿……阿瑟席翁還在準備發動戰爭嗎?」
「明明是託暴虐魔王的福戰爭才馬上結束了,再怎麼說這個時間點上搞什麼學院交流也太……?」


如此這般七嘴八舌抱怨的學生們,梅諾瓦毅然決然說道。


「我能明白各位的不安。畢竟迪爾海德與阿瑟席翁才剛打完仗。但是,那已經查明是勇者學院的原學院長迪亞哥個人的一意孤行,並不是所有的人類都打算與魔族敵對」


這件事也已經傳到迪爾海德的國民耳中。
因為戰火並沒有殃及到街上,還沒有經歷戰爭的實感戰爭便迎來了終結,所以大部分的人很輕易就接受了。
只是這個班的學生們,從戰爭開始到結束都一直被監禁在勇者學院的宿舍裡,因此才會有難以接受的一面吧。


「阿瑟席翁為了再次展示與迪爾海德的友好,所以申請了學院交流。德爾佐蓋德會接受愛蕾諾她們,這就是理由呢」


對於梅諾瓦的解釋,學生們還是一副不滿的樣子。


「……說是這麼說,也不能這麼簡單就相信了吧……」
「因為戰敗了所以才把罪刑都安在迪亞哥那傢伙頭上,實際上是勇者學院全體發動的戰爭不是嗎」
「與其說是勇者學院,不如說是阿瑟席翁全體才對吧」
「話說回來是誰啊,是哪個傻B還說要進行學院交流的」
「阿阿,就算沒有發動戰爭,他們也一直汙辱著暴虐的魔王。怎麼還可能繼續交流阿」
「作為皇族,竟然能接受汙辱始祖的傢伙們」


有怨言的似乎是皇族派的學生們居多。
與其說是對阿瑟席翁,主要是對勇者學院的不滿吧。


「好了好了,雖然也知道大家的不滿――」
「哈哈」


笑聲在教室中迴盪著。
看過去,入口處站著一個高個子的男人。
有著紫色的頭髮與瞳孔的,美男子。
從身穿著法衣來看,是教師吧,但是很少見的穿著白衣。
也就是說不是皇族,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那個男人,比七魔皇老還要活久的不只一年半載呢。
是我也認識的面孔。
可是這件事我可沒聽過啊。
而且――


「真滑稽呢,你們這些人」


男人走向講台。


「對了,可以入座了喔」


男子如此說道,愛蕾諾與瑟希婭便朝這邊走來。
兩人的座位正好在我的後面。


「謝謝你,阿諾斯君。這都多虧了阿諾斯君你喔」
「沒事,回報的話早就拿到了」
「呵呵,這種程度就可以的話說多少次都行喔。接下來請多指教了呢」
「阿阿」


我一邊回答,一邊看著講台前的男人。


「怎麼了嗎?」


愛蕾諾覺得不可思議的問道。


「沒什麼,不是什麼大事」


梅諾瓦面朝黑板,邊寫著字邊說道。


「那~個,總之學院交流生這件事就這樣了。我也知道你們肯定會感到不滿,但她們實際上也沒做什麼壞事。
相處一段時間後,你們應該就能理解愛蕾諾她們不是會引發問題的孩子了吧」


梅諾瓦寫完文字。


――艾魯多梅多・蒂堤吉恩――


是那個男人的名子。


「接著,還要給你們介紹一個人喔。之前也和你們說過的,現在終於有新老師來了喔」


男子向前走一步。


「我是艾魯多梅多。讓我把兩千年前的知識授於蒙昧無知的你們吧」


那傲慢的發言使得學生們皺起了眉頭。


「連皇族也不是的無能教師嗎……」


一個學生嘟噥著。
梅諾瓦慌忙的說道。


「艾魯多梅多老師相當優秀喔。雖然不是皇族,但這也是有理由的。這位老師是誕生在比七魔皇老更早時代的魔族。
是能與暴虐的魔王抗爭,並協助了兩千年前的大戰,為了魔族戰鬥的人喔。無論是知識還是魔法,這位老師的教導絕對是有用的」


即使梅諾瓦幫忙搭話,學生們的反應也還是很差。


「那麼首先,先談談各位先前的膚淺吧」


艾魯多梅多一副看不起學生的發言。


「首先其一,決定這次學院交流的人是暴虐的魔王」


學生們吵鬧了起來。


「再來其二,他的名子不是阿沃斯·迪爾海維亞。關於暴虐魔王的傳承,有一部份是特意誤傳於迪爾海德的」


學生們的吵雜聲便得越來越大。


「最後,轉生後的暴虐魔王,現在就在這個班級上」
「蛤阿!?」
「你說什麼……?」
「……怎麼可能阿…………」


再學生們亂成一團的時候,艾魯多梅多將視線投向了我。


「嗨,好久不見呢。這不是很好的轉生了嗎,魔王阿諾斯・沃爾迪戈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