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月光下的祝福

「我去看看情況」



雷如此說道,便追在米薩身後離開了家。


「不要緊吧?」


愛蕾諾嘟噥著。


「沒事,不過是不適酒性罷了。不是什麼大事」
「吶。阿諾斯,米薩她怎麼惹阿?」


莎夏一手拿著盛著魔王酒的杯子說道。


「不過是敗給酒精罷了。雷已經去看情況了所以沒事了吧」


莎夏吨吨吨的大口喝著魔王酒。


「好擔心的說。去看看樣子好了?」


她已經完全醉了。


「雷已經去看情況了所以沒事」
「呐,米夏。很擔心吧?」


像是要纏在她身上似的,莎夏緊貼著米夏。


「……更擔心莎夏……」


米夏也喝醉了,但跟莎夏比起來似乎還能保持清醒。


「果然,很擔心阿。窩,要去看看情況」


好像完全沒在聽人說話,莎夏搖搖晃晃的朝門走了過去。


「停下。踏著那種小雞步妳是想到哪裡去?」
「沒事的。還咪有醉到那種程度喔」


碰的一聲,莎夏的腦袋瓜直接撞到門上。


「……好痛喔……」


莎夏蹲下身摀住頭。
過了一會疼痛舒緩些後,她"嗖"的站起了身。


「重新來一次,我出門了」


嘎噠嘎噠作響。
莎夏打不開門。


「奇怪?這門把壞了」
「莎夏,妳不轉動門把是要怎麼開門」
「阿……」


羞恥感使得莎夏的臉變得更加通紅。


「阿諾蘇,尼,是不是以為窩喝醉了?」
「妳這不叫醉的話,那全世界沒有人能稱的上醉了」
「尼到是說說看窩哪裡喝醉了阿?」
「那麼,走直線給我看」
「好喔。這種程度,雕蟲小技。尼看仔細了!」


剛才的小雞步不曉得消失到哪裡去了,莎夏筆直的走著。
然後,就那樣"碰"的再一次撞在門上並蹲了下來。
才想說這樣一來她也能理解了吧,結果她一副沒發生任何事一般站起身,優雅的微笑著。


「這下您知道了嗎?」
「小莎夏,妳完全喝醉了喔」


來自愛蕾諾的尖銳吐槽。
米夏也不停的點著腦袋。


「嗚ー……。什麼嘛?大家,都把窩當作醉鬼來看待,好嘛算了。因為擔心米薩,所以窩自己一個人去」


莎夏衝向門。


「別擋路。尼想妨礙窩嗎?尼就不擔心米薩嗎?」


莎夏一臉認真的和門吵起架。


「還是說,你是門呢?」


那就是門。


「給我說些什麼阿」


門不會說話。


「要消除莎夏的醉意嗎?」


米夏說道。
是再說用解毒魔法吧。


「沒什麼,今夜無須禮數。好不容易能以愉悅的心情品嘗醉意,就不需要特地去潑冷水了。若吹吹夜風應該就會好些吧」


我站起身,朝著莎夏走去。


「莎夏」


剛一打招呼,莎夏便淚眼婆娑的哭訴著。


「嗚ー……阿諾斯……門那傢伙好固執喔。明明好擔心米薩的,它卻不讓窩通過……」
「無須擔心。我來試試吧」


這麼說完後,我將門打開。


「開了呢」


莎夏高興的說道,接著興高采烈的從家裡飛奔而出。


「別那麼急。會摔的喔」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會摔的啦」


"啪"的一聲,莎夏栽在了地上。
她馬上抬起臉,含著淚哭訴。


「嗚ー……阿諾斯……。地面這傢伙,突然朝人家衝過來了啦」
「外面很多妳的敵人。所以別放開我的手喔」


朝跌倒的莎夏伸出手。


「好」


呵呵的,莎夏一邊笑著一邊拉住我的手,站起了身。
接著,緊緊的抱著我的手臂。


「米薩在哪裡呢?」
「就在那」


追蹤著米薩的魔力。
在我家的庭院中,她就在那。
和先前一樣,她坐在樹根上,雷就站在旁邊。


「冷靜下來了嗎?」
「……是的,不好意思,驚動到各位了……。果然,我的體質好像不適合呢……雖然本來就隱約察覺到了說……阿哈哈……」


米薩無力的笑道。


「但是,有了想喝的心情」


那樣說著的她抱著自己的膝蓋。
眼睛直盯著地面。


「……前世的事,兩千年前的事……」


米薩低著頭,將臉埋進膝間。


「雷還記得的吧」


一陣沉默後,雷說道。


「對不起呢。說了謊」
「……雷給我一半的項鍊時,我呢,十分開心……」


米薩把項鍊上的貝殼拿在手心上。


「你可以告訴我真相嗎?」
「二千年前的事?」


米薩搖著頭。


「雷的事情。雖然知道了大概,但我還是想聽雷親口跟我說」


她凝視著項鍊上的貝殼。


「……沒想到,雷已經做好赴死的準備……」


雷想說些什麼,卻還是閉上了嘴。


「那個時候,雷已經打算永別了對吧……?」
「……是呢……」


像是在思考似的,雷仰望著夜空。
藏在雲裡的月亮隱約的散發著光輝。


「為了和平我打算赴死。從兩千年開始持續的戰鬥,我作為勇者必須做個了結。已經做好了覺悟,也不打算有留戀的。可是……」


雷緊握著拳。


「還想再一次,見到妳」


雷把視線投向米薩。


「如果,我們轉生後能夠再一次相遇,那個時候,我想讓妳幸福,我是這麼想的」
「……雷……」


米薩悲傷的回望著雷。


「……來世的幸福什麼的,我才不需要……」


眼睛裡含著淚水,米薩望著他。


「你不用特意做些什麼也沒關係。因為我喜歡雷,想要一直待在雷的身邊。無論發生什麼事……無論你是站在什麼樣的立場上」


米薩像是再申訴一般說道。


「為什麼不把我也一同帶上呢?」


雷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只是,持續凝視的雙眼並沒有離開視線。


「……妳,與兩千年前的戰爭沒有關係……我不想把妳牽連進我的事情中……」
「……被牽連什麼的,我才不會那麼想阿……」


米薩斷然說道。


「因為,如果我像雷、阿諾斯大人一樣背負著某種沉重的命運,如果是那樣,雷會覺得這是和自己沒有關係的事嗎?」


雷左右搖頭。


「……絕對會成為妳的力量」


他懷著強烈的意志說道。


「無論妳身在何處、即使要拋下任何事物,我都一定會去救你的」
「我也是一樣啊。雖然我和雷不同,沒有任何力量。可是,身為兩千年勇者的你,想為了兩千年前的戰鬥而死的話,至少我們可以一起戰鬥阿」
「……妳說不定會死喔」


米薩微笑著。


「明明喜歡的人做好赴死的覺悟,自己卻害怕死亡的話這是成何體統呢」


雷驚愕的瞪圓著眼。


「為什麼……可能因為我只是個笨蛋也說不定。雷明明想赴死我卻什麼也做不了,也沒有能讓你和我商量的力量以及信用,一切都是結束後才後知後覺。這些讓我有些,悲傷……」


像是在袒露自己急切的內心,她訴說著。


「雷。你覺得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呢?」
「……無論是誰都不會受到任何威脅,能打從心底歡笑。我認為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自由」
「而我的自由就是一直伴在雷的身旁」


同時蘊含著溫柔與堅強的瞳孔,凝視著雷。


「請不要再奪走了喔」


雷輕輕的點著頭。


「約好了」


米薩滿足的笑了。 


「要不要坐下?」


她用手敲擊自己旁邊的位置。
雷安靜的彎腰而坐。


「我還以為妳生氣了」


雷嘟噥著。


「是說我嗎?那當然是,生氣了阿ー。因為,你什麼都不跟我說嘛」


米薩開玩笑似的說道。


「可是,因為雷許著願,因為雷為了和平持續努力,因為雷從兩千年前一直戰鬥到了現在。我不覺得你的想法是錯的。所以,我氣的只是你都沒有跟我說而已」
「抱歉」
「阿,已經沒有再生氣了喔?因為你好好回來了嘛」
「如果沒有回來的話?」


米薩思考了一下,然後說道。


「下輩子肯定會去搥你的喔ー」


米薩笑道,而雷則是苦笑著。


「米薩」
「欸?」


被直呼其名後,大吃一驚的米薩直直的看著雷。


「我比以前,更加的喜歡妳了」
「阿……」


米薩害羞的低著頭。


「我也是……關於雷的一切,一直一直……都最喜歡了喔……」


雷將自己的手輕輕的疊在米薩的手上。


「那、那個時候好像也是這個樣子呢?」
「戰爭前夕?」
「是的……」


雷和米薩的視線交互被各自的瞳孔所吸收。


「……這次,不曉得會發生什麼,有點不安……」
「已經什麼都不會發生了喔」
「真的嗎……?」
「要給妳證明嗎?」


米薩微微點著頭,輕輕地閉上眼睛。
她的指尖挪動著,兩人的手指互相纏繞。


「我喜歡妳」
「我也是,最喜歡你了」


甜蜜又甜美的時光,兩人互相低聲私語著"喜歡"。
兩道影子緩緩的靠近著,淡紅色的嘴唇和雷的嘴唇重疊在了一起。
從雲縫中所露出月光,像是在溫柔的給予著兩人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