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勝利的美酒

結果,無論是父親還是母親都沒能將事實傳達給他們。



雖說如此,應該正如父親所說的,因為過度擔心我是否被捲入戰爭,而導致心情忐忑不安才會變成這樣。
過一段時間後應該就能冷靜聽了吧。只要能將事實傳達給母親,父親也就更容易接受了。
那麼,也沒有焦急的必要。
慢慢地等候時機到來吧。


「這下怎麼辦啦?」


莎夏問道。


「首先在冷掉前先吃完蘑菇奶油焗烤」
「我說阿……」


莎夏一臉無言的樣子。
米夏將蘑菇奶油焗烤從大盤中裝盤至小碟。


「這樣可以?」
「漂亮的分配」


從米夏手裡接過小碟,我吃著蘑菇奶油焗。


「呼姆。只有戰爭結束後才能享受到這種滋味阿」


米夏像是陷入沉思一樣低著頭。


「"戰爭結束後就什麼什麼的""如果每天都可以那樣就好了什麼什麼的"希望你別說太多諸如此類的台詞呢」


對於莎夏的發言,米夏不停的點著頭。


「奇怪?說起來,好像沒有酒呢?」


愛蕾諾環視著餐桌。


「這種時候,果然還是要來杯勝利的美酒吧?」
「真不巧父母親都是滴酒不沾一派的。所以家裡沒有酒水的庫存」
「哇ー喔。真健康呢。那麼」


愛蕾諾描繪魔法陣。
結著從那之中取出了三瓶酒。


「將將!蓋拉底名產的聖底米拉酒喔。很好喝的喔」
「嘿。妳還挺機靈的嗎」


莎夏的目光因而變得炯炯有神。


「那麼,就特別給小莎夏多倒一些吧」


愛蕾諾將酒水倒入莎夏的杯中。


「下一個是誰~呢?」


一邊說著,愛蕾諾接二連三的往大家的空杯中倒入酒水。


「接下來,乾杯吧?」


我們拿起杯子。


「乾杯領頭」


米夏嘟噥著。


「只有你適合吧?」


雷對著我說道。


「也是」


舉杯而起,我說道。


「多虧了各位的努力,才能迴避迪爾海德與阿瑟席翁的戰爭。雖然還有很多麻煩的問題在,但現在就先暫時忘記,儘管品嚐勝利的美酒便是。這是我等魔王軍的勝利」


所有人臉上充滿笑容,看著這裡。


「乾杯」
「「「「乾杯!!!」」」


一口氣喝下杯子裡的酒。
不錯美味。何況是守護了和平後的酒,因此更有一番風味。


「阿諾斯君,一口氣喝光沒事嗎?聖底米拉酒的勁很烈喔」
「沒什麼,這種程度的和白水沒什麼兩樣」
「哇喔,好厲害呢。那麼,再來一杯如何?」


愛蕾諾展示著酒瓶。


「來」


聖底米拉酒倒入了我的杯子中。


「我說阿,阿諾蘇。尼別太得意忘形結果喝醉了喔」


莎夏紅著臉,纏了過來。
總覺得口齒有些不清。


「妳才是,不是已經醉了嗎?」
「真不巧喔。窩可是破滅的魔女喔。才不會蘇給酒什麼的呢」


一邊說著,莎夏邊靠近愛蕾諾。


「吶,還有其他酒嗎?」
「果子酒倒是有喔」
「葡萄酒呢?」


愛蕾諾再次畫出魔法陣,從裡面取出了葡萄酒瓶。
為什麼要隨身攜帶那麼多酒呢。


「看好惹,阿諾斯!窩要讓尼看看窩沒有喝醉的證據!」


莎夏高聲宣言,兩手各自持著葡萄酒與聖底米拉酒的瓶子。


「這就是尼克朗的秘術,融合魔法<聖葡萄酒>喔!」


完全是一副酒醉的狀態。
雖然說聖底米拉酒能算得上是烈酒,但一杯就變成這樣還是很讓人驚愕。
儘管如此,莎夏還是將剛才做出來的<聖葡萄酒>湊至嘴邊打算一飲而下。


「妳還是住手吧」


搶走莎夏的杯子。


「阿嗚、幹嘛吶?尼是想說窩喝醉了嗎?」


莎夏以含糊不清的口吻說道。


「怎麼看都是喝醉了」
「人家才沒有喝醉嘛!真的喔?都可以用融合魔法了不是嘛」


明明平常都不會用這種說話方式。


「沒有喝醉嘛!」
「知道了知道了。這酒看上去很美味呢。可以給我嗎?」
「恩?是那樣嘛?阿諾斯想要的話,給你喔」


真難辦,邊這麼想邊喝乾了<聖葡萄酒>。


「…………」


難喝。這麼難喝的酒兩千年前也沒喝過。
絕對不能調在一起呢,這兩種。


「尼克壤的秘素,再讓尼見識一次喔!」


莎夏再次將兩種酒倒入同一個杯中。


「莎夏,妳到底想做什麼?」
「那個吶,我想讓阿諾斯也喝醉嘛」


說完的瞬間,莎夏將裝著<聖葡萄酒>的杯子湊到了自己嘴邊。


「別做些沒有意義的事」


拿走莎夏的杯子。


「嗚ー……阿諾斯不讓人家喝酒酒……」


莎夏像是鬧彆扭一樣說道。


「真是讓人頭大的傢伙」


接著,一杯裝著水的杯子遞到了我的手上。
是米夏給的。


「妳可以喝這邊的酒」


把水遞給莎夏,她兩手持著酒杯直勾勾的盯著水面。


「總覺得這杯酒,像水一樣」


因為就是水。


「很好喝喔」
「真的嘛?」


莎夏喝了差不多一半的水後歪著腦袋。


「……果然,像水一樣……」
「再仔細品嘗品嘗。那可是好酒。如果沒辦法明白那份滋味,就證明了妳果然醉得很厲害喔」 


莎夏如同我說的那樣,為了品嘗味道而慢慢啜飲著水。
接著,像是明白什麼似的"嗯"的點著頭。


「嘿欸。真的呢。真是好酒。這叫什麼名子?」


水。


「這叫魔王酒。是很難得品嘗到的美酒喔」
「窩很喜翻喔」


像是在品嘗高級酒一樣,莎夏花著不少時間去慢慢地品嘗白水。


「莎夏發酒瘋」


米夏在我耳邊說道。


「看來是那樣呢」


她兩手持著杯子,咕嚕咕嚕的飲著酒。


「米夏妳沒事嗎?」
「用了<解毒>」


原來如此。
酒精和毒是一樣的。想解就能解吧。


「壞壞,小米夏,這可不行喔。在酒宴上使用解毒魔法的話,不就沒法好好享受了嗎」


愛蕾諾豎起手指斥責道。
米夏一副困惑的樣子,不停的眨著眼睛。


「喝酒會變得輕飄飄的」
「那樣很好啊。輕飄飄的樣子,很可愛喔」


米夏視線投向我。


「是嗎?」
「第一次聽到」
「壞~壞,阿諾斯君。這裡不說可愛可不行喔」
「敗給酒精的話,關鍵時刻可是很麻煩的。如果不嗜酒性,就沒有必要勉強自己去喝醉。我是不曉得會不會變得可愛,但即使想變可愛,也不需要借助酒精的力量」
「哇喔,太無趣了啦ー。那種宛如魔王般的發言,要駁回喔」


愛蕾諾呵呵的笑著。
雖然看起來一如往常的樣子,但我想她也已經喝醉了吧。


「妳看,小米夏。好不容易才迎來和平,喝醉也不要緊喔。而且阿諾斯君還不習慣和平的時光,所以我們才要教教他阿」


米夏一瞬間看向我,接著又將視線投回愛蕾諾。


「……喝醉看看……」


就像她說的,米夏開始咕嚕咕嚕的喝著聖底米拉酒。
因為沒有使用解毒魔法,臉逐漸開始變紅。


「阿諾斯」
「沒事嗎?」


米夏點著頭。


「變得和平了嗎?」
「妳再說什麼?」


米夏指著自己。


「我?」


好像喝醉了呢。


「暈暈—的」
「適可而止喔」
「……好……」


米夏遵從著我的吩咐,像是舔舐一樣的小口小口啜飲著酒水。


「米夏,尼在喝什麼?好喝嘛?」


莎夏搖搖晃晃的來了。


「好喝」
「那酒也能讓窩喝喝看?」


米夏面向我,用視線詢問道。


「給莎夏來一杯魔王酒」
「嗯」


如此應道,米夏朝莎夏遞出了水。


「這個是莎夏的」
「阿,還有剩餘的魔王酒呢。謝謝」


莎夏津津有味的喝著白開水。
另一邊,雷已經將聖底米拉酒的杯子吹完了。


「妳好像沒怎麼喝呢,是不善酒性的那邊?」


看著完全沒動酒杯的米薩,雷說道。


「阿哈哈ー,實際上如何呢。因為小時候不小心喝錯過,因為有過非常不舒服的回憶,所以從那之後看見酒就有點……」
「那還是別太勉強自己比較好呢」


雷的杯子空了。


「阿,我來倒吧?」


米薩拿起聖底米拉酒的杯子,將裡面的酒注入雷的酒杯中。


「雷你喜歡喝酒嗎?」
「也不全然是那樣,只是感到有些懷念。以前,偶爾會有難以入睡的日子時,就會喝這種酒」


接著,米薩的表情變得陰暗。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緊緊抿著嘴,她低頭不發一語。
大概是知道了米薩的想法吧,雷閉上了嘴。
沉默了數秒後,他下定決心說道。


「米薩」


就在這個時候,米薩一口氣喝乾了聖底米拉酒。
雷一時半會被驚呆了。


「……那個,那樣一口氣喝光,不要緊嗎……?」


雷很擔心的說完後,米薩氣勢洶洶的站了起來。
臉色變得鐵青。


「……不好意思,有點……果然,我不能喝酒……」


剛說完後,米薩便雙手摀著嘴衝出了家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