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 緋碑王的碑石

愛蕾諾所描繪的地、水、火、風魔法陣將四面牆壁所覆蓋,形成包圍房間的結界。


<四屬結界封>的內側可以有效封印魔族的力量,將其弱化。可是薩布羅仍不為所動。





「沒用的、沒用的。瞧著」





薩布羅的腳下浮現出魔法陣。

像是要覆蓋他似的,黑色的光線升起,形成了圓形的結界。





「<暗黒領域>」





薩布羅創造出的黑暗領域,將<四屬結界封>的效果抵銷了,反而進一步提升了他的魔力。





「人類開發的魔法太沒用了。這種魔法,若沒聖水的加持根本沒啥用處」





拋下那句話後,薩布羅將雙手向前伸出。

在那前方浮現出多重魔法陣。其數目,大約有四十來個。

雖然誰都明白重疊魔法陣後效果會大幅提升的道理,但能一瞬間就展開數量眾多的多重魔法,不愧是兩千年前的魔族,不愧為緋碑王的副官。果然,不是普通的術者。





「看好了」





薩布羅將雙手舉在頭上,多重魔法陣逕自向外擴展開。接著向上方升起,即使達到天花板魔陣也沒有停下,一邊摧毀天花板,一邊達到遙遠的空中。





「給我看好了喔」





從上空的魔法陣中現身的是緋色的碑石。即便粗略算算數量也遠超過數百。

那些宛如雨水般傾注至米特赫伊斯城中。

咚,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的,尖銳的聲響環繞著。

外牆、窗戶、天花板、地板、城內的物品,接二連三被落下的碑石破壞著。

僅僅是數秒內發生的事。

城堡便慘不忍睹的被摧毀了一半。





「竟做出這種事,大家可都會死的阿」





<四屬結界封>重疊了七層,艾雷諾從天空落下的碑石中守護著瑟希婭和雷特利亞諾他們。





「嘻嘻。笨丫頭。老朽怎麼可能用效率那麼差的方式殺人?」





薩布羅將張開的雙手放到地上。





「所謂的碑石阿,就是儲藏魔力、封藏魔法的魔具哦。剛才落到這座城上的是注有緋碑王大人魔力的緋碑石。好好看看上頭所刻著的魔法文字吧」





愛蕾諾斜視扎在地板上的石碑。

在刻有同樣魔法術式的碑石上,浮現出<腐死鬼兵隊>這樣的魔法文字。





「魔族的後裔喔。就那樣活生生腐爛,化為緋碑王的忠實僕從吧」





碑石發出紫色的光芒,向外擴張開始擴張的魔法線將降落的碑石們給連接起,描繪出一個巨大的魔法陣

噠、噠的,聽見了緩慢的腳步聲。

周圍濔漫著腐臭味,呻吟聲此起彼落。





「瞧,來了喔」





咚的一聲破門而入的是剛才引導愛蕾諾的管家。

身上的肌膚腐爛,眼睛被染成赤紅,頭上長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兩隻角。

他身上散發著從剛才的他看不出來的強烈魔力。





「……咕嗚嗚嗚嗚……」





從管家口裡傳出呻吟聲。他對愛蕾諾投去了敵意,怎麼看都不像是還有理智的樣子。

嘎啦一聲響起玻璃碎裂的聲音。

愛蕾諾回頭一看,打碎玻璃進來的人正是這座城堡裡的士兵。

人數大約是五六人。

果然和管家一樣,皮膚腐爛、有著紅眼以及兩隻角。





「……看上去雖像僵屍,但又不是……?」





愛蕾諾自問自答著。





「嘻嘻,第一次看到吧。這是腐死鬼兵喔。這是改良至阿諾斯的<腐死>。這魔法能製作強大,更重要是對任何命令都能言聽計從的士兵。但代價就是乃至根源也腐爛了就是」





愛蕾諾對誕生至腐死鬼兵的士兵們投以悲哀的目光。





「……這種魔法,太過分了喔……」

「還好啦還好啦,跟魔法<根源母胎>相比,對根源的研究還遠遠不夠徹底呢。究竟要組成怎樣的術式才能複製根源呢。只要能明白這點,我等就能更加迫近魔法深淵了」





薩布羅彷彿在發表魔法成果一般說道。





「魔法研究什麼的,可不是必須犧牲誰也要做的事喔」

「真是愚蠢的小丫頭。我可沒有犧牲誰喔。那些傢伙的根源還好好的殘留著。不如說魔力增加了,反而應該要感謝我啊」

「……你啊,大錯特錯喔」

「大錯特錯?老朽?嘻嘻。果然是個腦袋不好的小丫頭,根本不了解有關魔法研究的事」





薩布羅指著愛蕾諾。





「上」





腐死鬼兵緩緩的邁出了腳步。





「……咕嗚嗚嗚……」





一邊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呻吟聲,一邊手持著魔劍發動襲擊。





「……不可以……吵架的說……」





瑟希婭揮下光之聖劍恩哈雷。

那一瞬間,恩哈雷綻放出光芒,聖劍的數目增加了六把。

恩哈雷是光之聖劍。

其特性是能以原形藉由光源,綻放光芒後複製出複數聖劍。一萬個瑟希婭能擁有同一把聖劍正是因為其特性。

飄浮在空中的五把聖劍遵循著瑟希婭的意志,斬向腐死鬼兵握在手中的魔劍,將其彈飛。





「……烏嘎喔喔喔喔……!!」





但是腐死鬼兵豪不畏懼,空手襲了過來。





「瑟希婭,先跑到寬闊的地方去喔」





愛蕾諾跑了起來。

那途中在一次將<四屬結界封>雷特利亞諾、海涅、拉歐斯身上。





「抱歉,各位。我一定會救你們的,撐著點!」

「嘻嘻。沒用的喔。那些傢伙成為腐死鬼兵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他們不可能從緋碑王大人的<腐死鬼兵隊>逃脫的」

跳出房間,愛蕾諾和瑟希婭在通道上奔跑著。

就在她們拐彎的瞬間。





「「「……咕嗚嗚嗚……!!」」」

「「「「……嘎阿阿阿……!!」」」





眼前出現數十個腐死鬼兵。他們堵在狹窄的道路上,形成連一隻螞蟻都無法通過的狀況。





「硬衝過去喔!在不會死的程度上擊潰他們!」

「……串燒、的說……」





以<四屬結界封>為盾,愛蕾諾和瑟希婭衝向腐死鬼兵。

瑟希婭架起恩哈雷,無數的光之聖劍顯現於她眼前。她將恩哈雷刺出的同時,懸浮在空中無數把劍也跟著被刺出,腐死鬼兵的胸口被刺穿了。

趁著他們膽怯的瞬間,以<四屬結界封>之盾將其彈飛,愛蕾諾和瑟希婭突破腐死鬼兵形成的牆壁。





「往那邊喔」





一邊避開逼近的腐死鬼兵,愛蕾諾和瑟希婭以米特赫伊斯城中心為目標。





「……肯定是藏在哪邊才對……」





視線不斷移動著,穿過寬闊的庭院後她才終於看到了目標物。





「……找到了……」





那是塊必須仰望才能看清全貌的巨大緋色碑石。儲藏的魔力自然也是巨大的。這塊碑石就是誕生<腐死鬼兵隊>魔法術式的核心吧。





「只要破壞這個,應該就不會再誕生腐死鬼兵了才對……」





愛蕾諾以魔法<四屬結界封>覆蓋住巨大碑石,使其魔力衰減。





「……破壞,的說……」





瑟希婭將魔力注入恩哈雷中。

劍身閃耀著,光芒膨脹後化身為巨大的聖劍。





「……嘿伊……!!」





剛咭咿咿咿咿咿咿的響起尖銳的聲音。

聖劍和碑石激烈的碰撞著,彈開的魔力粒子吹飛了周遭的東西。

然而,碑石依然毫髮無傷。





「嘻嘻,沒用的沒用的。那是緋碑王大人在這兩千年間持續注入魔力的碑石。那不是兩個腦子不好使的丫頭能破壞的玩意」





薩布羅從天而降。





「瞧。妳們已經沒有地方逃了」





伴隨著呻吟聲,腐死鬼兵集團現出了蹤影。

其數目至少超過五百個吧。愛蕾諾她們完全被包圍了。

她將目光轉向其中一個人。





「……咕嗚嗚……」





是雷特利亞諾。

已經完全失去理智,轉化為腐死鬼兵了。





「……雷特利亞諾君……」





不只是他而已。

從集團中,也看見了拉歐斯和海涅的身姿。

同樣腐死鬼兵化,將敵意投向愛蕾諾。





「……拉歐斯君……海涅君……」

「真遺憾呢。不過,不用在意。馬上就會把妳切碎,變成感受不到任何悲傷的身體的喔」





薩布羅舉起雙手。





「首先,就先封印這礙事的魔力吧」





附近的碑石上發起黑光。從那些上面射出魔法線並與城中的碑石相連接,形成了魔法陣。

儘管還沒到換日的時間,城堡內還是被昏暗所壟罩。

發動的魔法是<吸魔暗黒領域>。

瑟希婭手中的恩哈雷光芒減弱,覆蓋在碑石上的<四屬結界封>也消失了。





「……魔力,被奪走了說……」

「嘻嘻,如何,<吸魔暗黒領域>的效果?這可是能形成黑暗領域吸收內部敵人的魔力喔。直到妳的魔力全空為止,差不多,還有一分鐘左右吧」

「……即……」





愛蕾諾嘟噥著。





「恩?說啥?聽不到啊。已經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嗎?」





愛蕾諾抬起頭,緊緊地盯著薩布羅。





「即使你道歉,我也絕不會原諒你的喔!」





愛蕾諾和瑟希婭身上纏繞著<聖域>的光輝。





「嘻嘻。你根本對魔法一無所知阿。好好凝視深淵吧。除了<吸魔暗黒領域>之外的魔法效力都會變差。

即使妳使用魔法<聖域>,如果不能蒐集到最重要的思念也是毫無作用的。妳大概是想藉助一萬個瑟希婭的力量對吧,太可惜了呢」

「思念的話,這裡就有了喔」





愛蕾諾周圍顯現出魔法文字。

那些飄浮在空中,環繞在她的周圍。

從魔法文字中溢出了聖水,形成球狀將她覆蓋起來。





「<根源母胎>」

「什,嗚欸…………!?」





薩布羅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什麼……情況……?竟然能靠自己使用,魔法<根源母胎>……?不可能……這到底,是什麼術式構造……?」





但是薩布羅的疑問很快就消失了,更加驚愕的事情襲向了他。

<聖域>的光芒膨脹了數十倍。





「……阿……魔法<聖域>……!?怎麼回事……!?妳、妳到底是從哪裡收集到了魔力阿……!?」

「思念可是會寄宿在根源之上喔。我是<根源母胎>。能誕生出根源的魔法」

「別乎弄我!根源什麼的,不可能生的出來吧!這裡可是只有妳們這些傢伙,還有腐死鬼兵跟老朽而已啊!」

「如果真能生出根源,那可是大事了喔。所以,我所孕育出來的不過是根源中的思念而已」





薩布羅瞬間啞口無言。





「……竟有……這種蠢事……魔法<根源母胎>竟然能……只創造出思念而已……!?那種事怎麼可能做得到……!?」





愛蕾諾舉起手。魔法陣浮現在眼前,轉化為如炮門般的形象。收束著<聖域>的光輝。





「要處罰了喔」





宛如流星一般,拖著散發耀眼光輝的尾巴,發射而出的光之砲彈<聖域熾光砲>,射穿了巨大的碑石。

發出像是將魔力彈飛的巨大聲響,不久後光芒平息了下來。

巨大的碑石被摧毀的片甲不留,粉碎四處飄散。

<吸魔暗黒領域>的效果消失了,城內一下子從黑暗中解放。





「……咕……哈,太蠢了……老朽我的反魔法……竟然憑一擊魔法便……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





被捲進<聖域熾光砲>的餘波,薩布羅匍匐在地上。看來是在反魔法上用盡魔力,已經無法起身的樣子。





「結界,消失了說」





愛蕾諾對瑟希婭的話點點頭。





「那麼,要趕快治好大家了喔」





<聖域>的光輝沿著地面擴展至城中。

接著在地基上畫出了巨大的魔法陣。





「<聖域蘇生>」





柔和的、溫暖的光芒照耀在城中。

接著,腐死鬼兵們的角逐漸消失,腐爛的皮膚恢復原狀,根源也痊癒了。

沒過多久便恢復原狀的眾人,宛如昏迷一般倒在原地。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竟有這種蠢事?為啥阿……?緋碑王大人的碑石製作出的腐死鬼兵……為什麼,會被區區的人形魔法給…………?」

「你還是從魔法基礎開始從頭學習下比較好喔」

「……說……說啥鬼喔喔!?妳是說老朽連魔法基礎都搞不明白嗎!?」

「問你喔,根據施術者不同,魔法的效果難道會一樣嗎?」





薩布羅皺起眉頭,作嘔般說道。





「魔法的效果肯定是依賴施術者魔力的阿。正因如此,向您這種弱小的人怎麼可能摧毀緋碑王的碑石――」





說道一半,他宛如注意到什麼一般倒吸了口氣。





「恩ー,緋碑王大人的碑石說不定很了不起可是」





露出悠然的微笑,愛蕾諾豎起食指。





「我可是魔王大人的魔法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