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對峙

是一間大宅邸。


現在已經沒有人在使用了嗎,感覺不到有人居住的氣息,庭院裡的草木肆意生長著。

柵欄鏽跡斑斑,一部份的外牆也剝落了。窗戶的玻璃也有好幾處破碎。

雷她們在滿地灰塵的屋子中走著。

剛走出大廳後,領頭的蓋拉多停住了腳步。

那裡有一個台座,上面插著一半的魔劍。





「您知道這是什麼嗎?」





米薩凝視著那把魔劍。





「……是父親給我的魔劍嗎……?」





蓋拉多點著頭。





「我想,首先證明我確實是您父親的使者會比較好」





他的視線投向雷。





「因為好像好像被警戒著」

「不過看來沒有必要操心呢」





雷清爽的微笑著。

蓋拉多手持著一半的魔劍,將其拔出。





「為了以防萬一,還是直接確認一下比較好吧」





手持著劍,蓋拉多走到米薩身邊。

然後,緩慢的朝她伸出那半把魔劍。





「真是感謝――」





在米薩正要接過魔劍的瞬間。

蓋拉多以宛如流水般的動作轉動那半把魔劍,並將刀尖對著米薩向前刺出。





「十分抱歉。我接收了殺害您的命令」

「嘿」





毫無動搖的感覺,雷發出了聲音。

數秒前,他本應沒持有任何物件的手中,不知何時正握著一意劍。





「……這是……?」





察覺到違和感的蓋拉多拉出了半把魔劍。

看起來像是刺入米薩身體中的刀尖,實際上漂亮的消失了。

正如字面上的意義,雷以眼睛無法跟上的速度將它劈碎、抹去了。





「雷……」





米薩不安的說道。





「沒事的喔。妳先躲到旁邊去」

「……好的……」





雷為了保護米薩而走到了前面。





「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蓋拉多沒任何罪惡感,堂堂正正地回答道。





「是什麼呢?」

「你的上司若是她父親,那又為什麼要殺她呢?」





蓋拉多畫出魔法鎮,從那之中取出了小盾。

盾的四角處各埋著藍色的寶石。





「很遺憾,那不過是個藉口罷了。我的主人,咒王卡伊比蘭姆.傑斯特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繼承大精霊雷諾之血的,米薩.伊里奧羅格的根源」





米薩吃驚的瞪大著眼。





「……大精霊……雷諾……?」

「是的。妳是所有精靈之母的大精靈雷諾的親生子。與普通的精靈不同,是直接寄宿在她身上的孩子。妳的根源,蘊含著能使所有精靈服從的力量」





吃驚過頭,米薩沒能馬上回復。





「就算那事實」





雷冷靜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那個叫伊比蘭姆.傑斯特的魔族,為什麼會擁有她父親魔劍的一部份?」

「這是贗品喔」

「有什麼說謊的必要嗎?」





對於蓋拉多的回話,雷接著說道。





「我的魔眼雖然不太行,但關於劍的事可就不一樣了。那把魔劍毫無疑問的,是聯合塔那把魔劍的另一半喔」





雷架起一意劍。





「我會讓你想說真話的」





***





艾蕾諾造訪了治理米特赫伊斯的魔皇,艾利歐的城。

瑟希婭跟在她的身旁。





「勇者學院的各位,還請在這裡稍後」





一名執事帶領她們到了遠離城堡的宿舍之中。

因為發現了吉爾加遺留來的魔具,所以雷特利亞諾等人才會依賴積極處理戰後事宜的魔皇艾利歐吧。





「請來這邊的房間」





管家在豪華的門前止步。

他敲了敲門。





「雷特利亞諾大人。我帶愛蕾諾大人來了」





出聲搭話,可是沒有反應。

執事感到愕然後再次敲了門。





「雷特利亞諾大人,可以打擾一下嗎?」





果然沒有回應。

執事向門把伸去手。





「等下」





愛蕾諾慌忙的說道。





「……裡面,有我不認識的人在喔……」

「……您不認識的人,是嗎?」

「唔嗯。退後吧。說不定,會有危險的喔」





愛蕾諾手握著門把,開了門。

裡面有三個男人。

雷特利亞諾、拉歐斯、海涅都在裡面。

他們全部倒在了地上。全身都被染成青色。





「各位!!」

「嘻嘻。總算來了嗎」





從房間的角落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愛蕾諾回頭一看,在那裏的是一位矮小的少年。





「……誰?」

「老身名為,薩布羅.格斯。緋碑王奇里辛里斯・特羅的副官。不過妳應該也不知道吧」





與年幼的面容相反,他的語氣也好、視線也好,都透漏著狡猾的氛圍。





「你對大家做了什麼?」

「沒什麼,只是餵了點毒而已。效果超群呢」





愛蕾諾擺出架式。

瑟希婭拔出了光之聖劍。





「你是,二千年前的魔族?」

「是喔」

「你的目的是什麼?好不容易阿瑟席翁和迪爾海德才和好了。如果想要破壞這份和平,我可是不會原諒你的」

「嘻嘻,和平嗎!」





薩布羅露出詭譎的笑容。





「老身對那種事才沒興趣。緋碑王大人的目的只有鑽研魔法。老身能看著那個就夠了」





在薩布羅指著的方向,有一塊石碑。

大概有兩人份的大小,擁有著一眼就能看出是魔具的魔力。





「雖然那些傢伙說這是吉爾加的遺產,不過也沒什麼特別之處就是。這是老身研究<魔族斷罪>和<聖域>做出來的東西」





那塊碑石下浮現出魔法陣。





「瞧」





在薩布羅注入魔力後的瞬間,聲音出現了。

殺――

是與過去那<聖域>相似的不快之聲。

殺掉愛蕾諾―

身體被染成青色,靜靜陳列在地板上的雷特利亞諾、拉歐斯、海涅站起了身。他們對愛蕾諾投以憎惡的目光。





「如何?跟<聖域>和<魔族斷罪>很像對吧。這可是了不起的傑作喔」

「我很討厭那個魔法喔」





愛蕾諾描繪四個魔法陣,將其覆蓋住魔法碑石。

<四屬結界封>封印了魔具的力量,蕾特利亞諾等人再次倒在原地。

看到這一幕,薩布羅露出不像少年的瘋狂笑容。





「不愧是魔法<根源母胎>。我對妳很有興趣阿。汝啊,知道自己是為什麼出生的嗎?」





愛蕾諾瞪著薩布羅。





「……為了生產與魔族戰鬥的士兵……?」

「不對喔,錯了。那是吉爾加想出來的。但是<根源母胎>是神介入過的力量。只憑人類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魔法化,這是理所當然的事。然後,神的目的就是製造出優秀的容器」

「……也就是說……?」

「還不懂嗎?真是遲鈍的傢伙呢。作為克隆根源,如果製作幾萬、幾十萬,也許有一天就會出現異變。因而誕生擁有更強魔力的個體、擁有更強韌根源的個體也不奇怪」





愛蕾諾像是警戒一樣的使用著魔眼。





「這才是神的目的。生出能寄宿神力的強韌根源,1500年以上的時光,神一直在等待著喔」

「等待著?」

「沒錯。瞧,仔細想想。不是有個和其他個體明顯不同的根源誕生了嗎」





猛然注意到後,愛蕾諾像是為了守護瑟希婭一般走到了前面。





「神創造的魔法術式和容器。真是興趣濃厚。好想解剖的七零八落,然後仔細看看裡面的樣子呢」

「……我已經很清楚了喔」





愛蕾諾舉起手描繪魔法陣。





「你是不能原諒的人這件事」

使用<飛行>魔法,米夏和莎夏追逐著遠去的魔族。

想<轉移>到最近的地方便會被反魔法所妨礙,所以才像這樣轉移到一定的距離後再繼續追蹤著。

兩人逐漸追趕著逃跑的魔族。





「被監視著」





米夏說道。





「<遠隔透視>」





應該說真不愧是米夏。

好像注意到自己被監視了。





「……正好。雖然不曉得是哪裡的誰,但想看的話就儘管看吧。比起那個,馬上就要到了」

「嗯」





她們的視野里,出現了那個魔族的身影。

混沌世代的一人,剛劍林加・賽歐瓦魯涅斯。

是一個把黑髮紮成馬尾的少女,單手輕易地拿著梅諾瓦的身體,在空中飛翔。

隨著與她的距離逐漸縮短,林加急速降落至地上。

著陸的地點是,森林裡面。

追在他後頭,莎夏和米夏也降落在地上。





「捉迷藏已經玩夠了嗎?還是說,意識到自己逃不掉了呢?」





堆如此挑釁著的莎夏,林加以銳利的目光注視著她。





「妳想對梅諾瓦老師做什麼呢?」

「阿阿。這只是用來吸引妳們的道具而已。已經沒用了」





林加把梅諾瓦丟在腳邊。看來是陷入昏迷。她沒有要醒來的跡象。





「這是怎麼回事呢?」

「我是冥王伊傑斯.柯特的部下,蕾特雅涅・伊苑。今世之名為林加・賽歐瓦魯涅斯。遵從我主之命,將根據神意誕生的妳們抹殺」





林加描繪魔法陣。

將手伸進那中心,取出了大劍。

是把奇妙的劍。劍身透明到可以看清後面的景物。





「吶。可以問一下嗎?」

「什麼?」

「說是根據神意,這是指什麼?我和米夏可都是艾維斯.尼克朗的直系喔」





將透明的大劍插入地面,林加說道。





「直到魔王阿諾斯復甦前,艾維斯.尼克朗和勇者卡農的根源之一融合」

「這我知道」

「那麼,為什麼那個天真的男人會生出你們這樣充滿悲劇的孩子呢?」





莎夏啞口無言。

取而代之的是,米夏說道。





「<分離融合轉生>是將根源分成兩個部分,預定的人格只有一個」





迪爾海德與阿瑟席翁的戰爭結束後,直接向雷詢問了。





「因為自然魔法陣不完全,偶然間,分開的另一個根源也蘊含了人格」





在開發新的魔法時,當然也有可能出現與第一次構築魔法術式時不同的結果。

相信著自己的理論,持續進行著實驗,可是<分離融合轉生>的情況則是遠超於預估之中的結果。





「那就是,我」

「一半是對的,也有一半是錯的」





林加將事實攤開說明。





「自然魔法陣不完全是因為神族的介入。祂們改變了月光,在魔法發動的瞬間改寫了魔法陣。因此誕生的產物便是妳」





米夏面無表情的凝視著林加。





「魔族的世道不需要神的干涉。在妳覺醒前由我來收拾掉」

「喔。是ー喔」





莎夏微笑著。





「感謝您的說明。不過,那是錯的哇」





米夏點了點頭。

莎夏的瞳孔浮現出魔法陣,轉化成破滅之魔眼。





「賜予我們生命的人,可不是神明大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