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和平的戰爭(實戰)

鍛造・鑑定屋『太陽之風』。



阻止了迪爾海德與阿瑟席翁的戰爭後,我回到家中,吃著母親做的晚飯。
雷、米夏和莎夏,還有愛蕾諾也與我同席。


「不過,真是太好了。阿瑟席翁與迪爾海德忽然打起仗來,小阿諾斯卻因為學院交流而剛好跑去蓋拉底。媽媽我,真的好擔心好擔心……一想到說不定,你會被捲入戰火中……」


母親的眼裡泛著淚水。
因為哭了好幾次所以腫起來了吧。眼睛紅通通的。


「看吧。所以不是說了不要緊了嗎。阿諾斯不會做讓我們擔心的事」


父親說道。


「恩,是阿。小阿諾斯,絕對會平安歸來,我一直這樣相信……」


嗚的,母親眼看又要哭了起來。
父親一副拿她沒辦法的表情笑著。


「說起來,戰爭開始後你人在哪?已經不能待在勇者學院裡了吧。是藏在哪了嗎?還是說、畢竟是你,所以靠自己的力量回來了嗎?恩?」


呼姆。不愧是父親,挺清楚的。


「直到剛才還在托拉之森」
「喔喔,是嗎。是在托拉之森……欸……?」


父親臉上浮現出疑問,歪著腦袋。


「說是托拉之森,好像是位於阿瑟席翁與迪爾海德的邊境處對吧……」
「魔、魔法廣播中也說是最前線……」


媽媽戰戰競競的看著我。


「母親。父親。請你們冷靜聽我說」


現在正是時候。
我平靜的說著開場白。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呢!媽媽我一直都很冷靜喔!!」


母親氣勢洶洶的點了好幾次頭。
怎麼看都不像是冷靜的樣子。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恩!老爸我也一直都很沉著冷靜的!」


至於父親則是渾身顫抖著,不太明白他是不是早處於動搖的狀態。


「呼姆。等你們冷靜些後再講吧。不然你們也接受不了事實」
「沒、沒事的、沒事的喔、沒事。媽媽我,已經察覺到了」


母親帶著下定決心的表情說道。


「媽媽我,現在已經知道了喔」
「知道什麼了呢?」
「總覺得小阿諾斯並不是普通的孩子」


是嗎。
畢竟在這短時間內發生了很多事。
就算是母親這下也注意到了吧。


「……小阿諾斯為什麼想來迪爾海德,然後為什麼想去讀魔王學院。又為什麼,剛出生就能說自己的名子呢。這一定,不是單純的偶然吧」


就像是要說給自己聽一樣,母親說道。


「所以,沒事的喔。無論是要說什麼也好。已經做好覺悟了」


母親非常堅強。
看上去像是什麼都搞不懂的樣子,實際上卻有好好注視著我。


「那麼,我就說了」
「好」
「話雖如此,也不是那麼重要的事。首先,就說直到剛才為止我在做些什麼吧」


母親用著能包容一切的目光注視著我。
能表現出那副樣子,無論什麼樣的事實都不會退卻了吧。


「我去停止戰爭了」


母親昏倒了。


「喂、喂欸、伊莎貝拉。不要緊嗎?」


父親一瞬間支撐住失去意識的母親,拼命的呼喊著。


「阿……唔嗯……奇怪?我、發生什麼事了?小阿諾斯說有很重要的話要說,然後……接下來呢……?」


母親喪失了記憶


「不過,有種像是做了惡夢的感覺。小阿諾斯去打仗了什麼的……。小阿諾斯還未滿三個月,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呢……」


完全無法接受事實。
開口就說戰爭的話題選錯了嗎。


「換個話題吧。父親和母親已經在迪爾海德生活一陣子了,應該知曉一些魔族的事了吧。二千年前的大戰也是」


母親一臉認真的點著頭。


「我就是轉生後的暴虐魔王」


母親暈倒了。


「喂、喂欸、又來了嗎。還可以嗎,伊莎貝拉。喂欸,撐著點。傷口很淺阿」


才沒有受傷喔,父親。


「……我、我看見了夢……」


取回意識的母親說,喃喃自語著。


「小阿諾斯成為暴虐魔王的夢……。作為阿瑟席翁與迪爾海德的戰爭發起人……。大家都想把小阿諾斯當作戰犯來處決……」


沒想到不只失去意識,連記憶都竄改了,打擊太大了嗎。


「這下怎麼辦阿,看來宿命被靈神人劍切的很乾淨了欸?」


莎夏發著牢騷。


「妳那樣看著我我也很為難阿」


雷苦笑著。


「畢竟勇者很擅長商談的吧。靠著言語和靈神人劍想想辦法如何?」
「對於真正神聖之人,靈神人劍是沒有效果的喔。妳才是,試試<破滅之魔眼>,如何?」
「真是不巧呢。早就試過了喔」


我的部下們,已經舉白旗投降了。
在先前的戰爭中從來都沒有失去信心的雷他們瞬間就挫敗了。
這樣的窘境即使在兩千年前也不曾有過。
那麼,該怎麼辦呢?


「我已經知道小阿諾斯想說什麼了」


什麼?
在我還在思考對策的時候,母親先下了一手――


「又新多了一個女孩子呢」


母親的視線捕捉到愛蕾諾。


「嗯?」


愛蕾諾四處張望著,然後發現那個視線是朝向自己的。


「哇喔。難道是,指我的事嗎?」


母親笑容滿面的點著頭。
糟了,完全被取得了先機。


「母親、我的話還沒――」
「小愛蕾諾阿,是被小阿諾斯說了些什麼話後才跟著他的呢?」


母親疑惑的目光轉向我。


「那ー個,說了很多呢」
「很多……!?」


母親的妄想似乎已經突破天際了。


「比如說?比如說勒?」
「"妳就是我的魔法"被這麼說了」
「討厭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小阿諾斯的甜言蜜語被一個勁的點滿了阿阿阿阿!!」


母親絕叫著。
與她相反,父親正顫抖著看著這邊。


「你、你……你你你阿……竟然在不知不覺中進化成那種高階者……!」


母親從桌子探出上半身,逼問愛蕾諾。


「其、其他的呢!?還被說了什麼其他的話呢!?」
「那ー個,簡單概論的話就是"我會讓全員一起幸福的",因為明白阿諾斯君是認真的,於是就跟著他了」


父親張著口,戰戰競競的回頭看著母親。


「讓全員一起是指……?」


母親眼神空虛著說道。


「……私生……子…………!?」


這就是,理滅劍(父母VER.)――


「孩、孩子有幾個了!?」
「欸?那ー個,是說瑟希婭嗎?大概,一萬人左右吧?」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竟然有一萬個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


父母同時慘叫,不過方向好像不同。


「可、可是,有一萬人很奇怪吧?不是小阿諾斯搞出來的吧?」
「喔、對喔喔喔!一萬個,即使十次中一次,也要來個十萬次阿……!?即使是阿諾斯也不會這麼有經驗……」


父親緊握著拳頭,咬緊牙關。


「一點都不羨慕喔……」


呼姆。到底還是注意到了吧。
一萬個孩子什麼的,普通來說是做不到的。
換句話說,就是因魔法而誕生的產物。


「這件事我本來想說之後在說的,不過我完全沒有找藉口的打算。畢竟責任在我。所以我會照顧所有人」
「……承……認了……!?」


父親在一旁嘟噥著。


「你……是男子漢阿,阿諾斯……」
「我會為自己的過錯做補償」
「……過錯……小阿諾斯……年少輕狂……明明還未滿三個月……」


母親六神無主的晃著腦袋。


「……小、小愛蕾諾想怎麼做呢?想讓小阿諾斯好好負起責任來跟妳結婚嗎?」
「欸?責任?呵呵,不需要也沒關係喔。我想,您們二位可能搞錯了吧,我們並不是那樣的關係。只是阿諾斯君還能溫柔對我就好了」
「……小……妾……!?」


這樣嘟噥著厚,母親第三次暈倒了。


「喂、喂……!!」


父親趕緊去支持快要從椅子上掉下來的母親。


「真是的,頭疼阿。嘛,因為戰爭之類的已經身心俱疲了吧。今日就先這樣睡了吧」


抱著母親,父親走出了客廳。


「我來幫忙吧」


跟在父親身後說道。


「不用了,沒事的。你也很很辛苦的吧。好好休息吧」
「是嗎」


我正要轉身時,父親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怎麼了,父親?」
「阿阿、沒……。嘛,那個什麼。因為媽媽她一直很在意你是不是被捲入戰爭。所以今天才會比往常容易說些奇怪的話也說不定,到了明天就會正常了吧」
「是嗎」


不過我覺得母親她平常就是這個樣子。
然後――


「也就是說,父親你能理解嗎?」
「你是暴虐的魔王,然後停止了戰爭嗎?」


我點著頭。


「阿諾斯」


父親一反常態的露出認真的表情。


「其實我一直沒有和你說實話。爸爸、一直在保密著」
「什麼?」


父親露出沉痛的表情。
凝視著我的那雙眼睛,總覺得和至今為止的父親不同。


「……我也,是兩千年前的戰士……」


什麼?
父親他,也是轉生者嗎……?
可是,即使這樣面對面也感覺不到任何魔力。
也就是說,直到現在為止,此刻也是,用著連我的魔眼也看不穿深淵的隱蔽魔法嗎。
如此逆天技巧的人物,我是不可能不知道名子的。
雖然難以置信,不過有雷就是卡農的前例。
所以這種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二千年前的名子是?」


父親面帶愁容說道。


「滅殺劍王,蓋德拉西普特」


沒聽過。


「你知道在阿瑟席翁那邊的稱呼是什麼嗎?」


父親得意的說道。


「中二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