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序章 ~大精靈之母~

二千年前――
大精靈之森雅哈爾特亨恩。



「各位,聽我說」


女性一發出聲音,樹木便顫抖著將話語帶進森林裡。
她的背上有六片結晶一般的羽翼。那頭髮宛如清澈的湖水般美麗,雙眸似若琥珀一樣閃耀著光輝
在森林內,這位身穿一塵不染翡翠色禮服的女子,正是那位有名的大精靈。所有的精靈之母,蕾諾。
所謂的精靈,是靠著散播傳言誕生的。
與人類不同,並不是從胎中出生,而是直接誕生於世中,而這些誕生的精靈全部都尊稱她為母親。
大精靈蕾諾,就是根據那樣的傳言所誕生的精靈。


「我決定前往德爾佐蓋德。雖然還不知道暴虐的魔王所說的是真是假,但我認為有相信的價值。搞不好,真的可以讓這場爭鬥結束也不一定」


樹木嘩啦嘩啦的搖動。
在她的周圍,像是長著翅膀的小人似的少女們出現了。
妖精們被稱為蒂蒂,是喜歡惡作劇的精靈們。


「不要緊?」
「要走了嗎?」
「蕾諾要走嗎?」
「會回來?不回來?」


妖精們異口同聲的說道。


「沒事的,會好好回來的。暴虐的魔王要殺我的機會多的是。可是,他卻沒有下手。至少,我覺得他沒有那個意思」


雷諾邊在地面上漂浮著,一邊在森林內移動。


「我不在的期間,可不要對迷路的人惡作劇喔」


呵呵的,精靈們竊笑著。


「誰知道呢?」
「這個誰知道呢?」
「要惡作劇?不惡作劇?」
「要ー」


蕾諾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露出天真笑容的妖精們。


「蒂蒂,我生氣了喔」


這麼說之後,妖精們端正姿勢,用雙手摀住嘴角。


「那麼,約好了喔」


雷諾那樣說完後,蒂蒂們表現出一副僵硬的樣子,一震一震的顫抖著身子。


「假裝威嚇的樣子也是沒用的」


對那嚴厲的言詞,蒂蒂們搖著頭。


「不是……」
「不是,蕾諾」
「來了」
「來了喔……」


蕾諾不可思議的反問。


「什麼來了?」


蒂蒂們一邊擺出逃跑的樣子,說道。


「可怕的……」
「可怕的來了……」
「神大人」
「可怕的神大人……」
「來了」
「要來了!」


蒂蒂們一哄而散。
不久後,茂盛的森林中出現了一個人影。
個子很高,乍看之下只是一個型男。
然而,他所散發的魔力明顯的偏離了常軌。


「嗨,找妳好久了喔,大精靈之母蕾諾」


蕾諾擺出嚴厲的姿態,將目光投向他。


「你是哪位?」
「我是天父神,諾瓦斯加利亞。眾神之父。今天來是要帶給你一個好消息」


雖然蕾諾擺出了警戒的表情,但諾瓦斯加利亞還是繼續說道。


「我想要製作一個新的神之子。而妳已經被選為生產用的器皿。恭喜妳、蕾諾。如果是妳生的孩子,肯定會成為一個優秀的神」
「突然出現在這,然後自顧自的說些什麼呢?」
「恩恩?」


諾瓦斯加利亞不可思議的歪著頭。


「妳怎麼了呢?再高興一點也可以。這可是神之子的器皿喔。在這個地上,妳啊,將會生產出一個秩序」
「雖然很可惜,不過我拒絕。我是大精靈蕾諾。孩子的話可是多的去了」
「哈哈」


諾瓦斯加利亞發出乾燥的笑聲。


「妳做的選擇不存在於這個世上。這是神所決定的」


諾瓦斯加利亞緩慢的走過來。
蕾諾將手擺在眼前。接著從森林中出現了朝向諾瓦斯加利亞的魔法陣。


「雅哈爾特亨恩是精靈的住處。即便是神族,也不能在這個領域內肆意妄為喔」
「別反抗。神的決定是絕對的」


諾瓦斯加利亞又靠近了一步。
這個瞬間,森林內的樹木彷彿有自我意識一般行動了起來,將枝條伸向了他。
尖端化為銳利的針刺,無數的枝條從全方位把諾瓦斯加利亞串刺起來。


「請回去,無禮的神先生。不然的話,就連你的魔力根源一並吸收殆盡」
「竟然能傷害道神,真是完美的力量。妳正是符合孕育神子的母胎」


諾瓦斯加利亞彈了個響指。


「遵從我,秩序。神的命令是絕對的」


那個言詞,使樹的枝條從諾瓦斯加利亞身體拔出,反而襲擊了作為施術者的蕾諾。


「……什麼……?」


她被樹枝纏住,四肢被拘束。


「所有的魔法都是我的夥伴。那麼,感到喜悅便是,蕾諾」


諾瓦斯加利亞目不轉睛的盯著雷諾,莊嚴的說道。


「這就授予妳神之子」


就在這時,漆黑的太陽<獄炎殲滅砲>從天上落下將他燒毀。


「平息吧,災禍之炎喔」


諾瓦斯加利亞命令魔法。
可是,<獄炎殲滅砲>並沒有消失。


「什麼……?」
「呼姆。真是可惜呢。我的魔法討厭被人命令」


從天空降落的人是,暴虐的魔王阿諾斯·沃爾迪戈德。


「神的命令是絕對的。平息吧,災禍之炎喔」


諾瓦斯加利亞將更多的魔力注入至言語中。
再那瞬間,<獄炎殲滅砲>熄滅了。


「混帳」


趁那個空檔,著陸的魔王阿諾斯以漆黑的指尖貫穿了神的心臟。


「十分可惜,神是不會被殺死的。這是秩序喔」
「我知道神十分重視秩序。你們這些傢伙面對不了現實呢」


阿諾斯在諾瓦斯加利亞體內描畫魔法陣。


「因自己的魔力毀滅便是」


<魔呪壊死滅>。
讓對手的魔力暴走,因而致死的詛咒。
諾瓦斯加利亞的身上浮現出漆黑的蛇斑。
為了吃掉他,開始激烈的狂暴起來。
神所持有的龐大魔力,正要毀滅作為神的自己。
咚的,諾瓦斯加利亞掉了右手,那隻手像是被詛咒所侵蝕一樣慢慢的腐朽著。


「哼恩」


諾瓦斯加利亞後退著。
<魔呪壊死滅>的魔法陣殘留在阿諾斯眼前。


「我懂了。你就是暴虐的魔王。來的正好」
「嚄。怎麼說?」


嘴角上揚,諾瓦斯加利亞笑著。


「神決定要消滅暴虐的魔王了。殺死妳是秩序,神之子即將誕生也是。那是無法逃避的,世界的定理」
「原來如此。可是阿,諾瓦斯加利亞。在那之前你會先死喔」


諾瓦斯加利亞嘲笑著那句話。


「平息住,災禍的詛咒喔。神的話語是――」


閃光疾走。
被切斷喉嚨的那傢伙,只是咕叭咕叭的張合著嘴,說不出話來。
鏘的,響起了魔劍入鞘的聲音。
斬裂諾瓦斯加利亞的是,身穿鎧甲的白髮男子。魔族最強的劍士,辛·列古利亞。


「即便是神的言靈,說不出口也沒有用」
「…………嗚……!」


諾瓦斯加利亞張著嘴。
辛手中所持的是他千劍之一的,略奪劍吉利奧諾吉斯。
如果斬向喉嚨便是聲音、如果切向眼睛便是視力如果、如果砍向心臟便是奪去性命的詛咒魔劍。即使喉嚨的傷治好,被掠奪劍奪走的聲音也不會回來。


「對於這種自以為是的事實感到驕傲是你們神的壞習慣。差不多,也要記住某個秩序了吧。在我的面前,神所制定的秩序也一樣要毀滅」


阿諾斯抓住飄浮在空中的魔法陣,乾淨俐落的捏碎。


「…………嗚…………」


諾瓦斯加利亞的身體一轉眼便腐朽、隨即風化消失。
蕾諾呆呆的望著那副光景。


「接下來,大精靈之母喔。我是來問妳答案的。心裡有個底了沒?」


阿諾斯說道。
遲了一拍,蕾諾回應道。


「……我決定,相信你……」
「呼姆。那是再好不過了」
「馬上去做出發的準備」
「不巧的是最後一個人還沒來。在那之前先在這等著便行」
「……知道了」
「給妳一個護衛吧。往德爾佐蓋德的路上並不安全,因為反魔法的緣故也不能使用<轉移>」


阿諾斯轉過身,對跪著的辛說道。


「按照計畫,直到蕾諾回到雅哈爾特亨恩都由你擔任護衛。她可是客人。盡可能滿足她所需」
「遵命」
「欸、等等,我不需要那個」


蕾諾慌張地揮著手。


「妳已經被神盯上了。也許之後又會跑來,又或許那傢伙現在正在復活中」
「是那樣也不一定,可是,那個人不是很可怕嗎?那種看起來很死板的人,我很討厭」


阿諾斯看向辛。


「她是這麼說的。做個笑臉吧、辛」
「遵命」


辛做了個笑臉。
但是,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這樣如何?」
「什麼如何,看上去根本沒有在笑啊」
「妳這樣也稱的上大精靈嗎。給我好好凝視魔眼。嘴角可是上揚了0.05毫米」
「…………」


那種微妙的差異鬼才知道,蕾諾的臉上宛如這麼寫著。


「看來好像理解了呢。那麼,好好相處便是」
「欸、給我等――」


在蕾諾這樣喊出口時,阿諾斯的身影早已不在了。


「…………」
「…………」


森林中瀰漫著尷尬的氣氛。
喜歡惡作劇的蒂蒂們,那些細小的眼睛正在樹蔭下偷窺著。


「那個……」
「是」
「……接下來,該怎麼辦?」
「遵從您的吩咐。我被命令服從您的指示」


蕾諾浮出困擾的表情。


「……那,我真的不需要護衛……你可以幫我回去轉告給魔王嗎?」
「我知道了」


辛把鞘和劍一並交給蕾諾。


「那個……幹嘛?」
「既然說了不需要我,那麼這個腦袋就拿去吧。無法完成我主的命令,活著也只是徒增羞恥」


好像很鬱悶,蕾諾扶住額頭。


「……別說些亂七八糟的話。才不會殺的喔」
「我知道了」


辛拔出劍,然後將刀刃對準自己的頭。


「你、你要做什麼!?」
「正要自我了斷」
「欸?你說什麼?我才不會被那種威……」


蕾諾正要說出口時,發現辛的眼中沒有任何意思陰霾,只蘊含著覺悟。


「我、我知道了,真是的,知道了啦!」
「知道了什麼?」
「所以說,不會說要你回去了,把那劍給我收起來!」
「感謝您那深思熟慮的話語」


蕾諾浮出困惑的表情。
大概是在表現出被安排了麻煩護衛的心境吧。


「知道是知道了,但你可要老實點。這個森林內的東西你可以隨意去使用」
「我明白了」
「總之,我先帶你去一次。跟我來」


偷偷打探情況的蒂蒂們,宛如去開路一般飛走了。
在蕾諾的身後,辛帶著銳利的目光邁著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