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轉生者

「啊……對、對不起!」



突然,艾蓮歐諾露很抱歉似的低下頭。

「爲何道歉?」

經我詢問,她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咦?暴虐魔王的名諱不是令人惶恐,所以不能直接說出口嗎……?」

「是啊。」

是這一回事啊?雖然至今都沒有交流,但看來他們對魔族的情報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是誰調查的?爲了什麽目的?

「呃……那麽,被其他人直呼名諱,果然會感到不愉快吧?」

「我是不在意啦。」

我看向莎夏。

「我雖然也不在意,但學院交流時還是別說會比較好喔。要是被皇族派盯上,可是會很麻煩的。」

聞言,艾蓮歐諾露就松了口氣。

「太好了,兩位是不在意的人。學院上課時曾囑咐過我們,這樣直呼名諱會造成大問題,所以絕對不能把名字說出口。不過雖說是魔族,也是有各式各樣的人吧?」

「是啊。」

都警告到這種地步了,卻還是這麽輕易地說出口,看來她的個性還挺散漫的呢。

「不過,對不起喔,我不小心說溜嘴了。」

就像犯錯似的,艾蓮歐諾露輕輕吐舌。

「啊,等等、等等。」

她突然停下腳步。

「抱歉,走過頭了。我們是要到這個房間啦。」

艾蓮歐諾露折返回去,推開方才經過的房門。

屋內是挑空的圓形空間。能看到從一樓通往頂樓的樓梯,寬廣的室內空間全都陳列著書架而顯得狹窄,放眼望去到處都塞滿書籍。

「這裏可是勇者學院自豪的魔法圖書館。收藏來自亞傑希翁各地的魔法相關書籍。這裏調查不到的傳承,就只能到迪魯海德等其他國家去找了吧。」

艾蓮歐諾露熟門熟路地走在圖書館內,來到一個書架前。

「勇者傳承的話,應該是記載在這邊的書籍上吧。你想知道的是哪個勇者的傳承?」

「加隆的。」

「哇,勇者加隆果然連在迪魯海德都很有名呢!」

明明不是在玩,艾蓮歐諾露卻露出很開心的模樣。

「是因爲他打倒暴虐魔王的關系嗎?」

艾蓮歐諾露此話一說出口,身旁的莎夏就瞬間露出凶惡的眼神。

「啊……對、對不起。剛剛的請忘了吧……」

「這是什麽意思?你說勇者加隆打倒了暴虐魔王?」

莎夏向前朝艾蓮歐諾露逼近一步。如果是不久之前的她,現在大概已經露出「破滅魔眼」了吧。

「對不起……」

「我不是要你道歉,是在問你這是什麽意思。難道亞傑希翁有勇者加隆打倒暴虐魔王的傳承嗎?」

艾蓮歐諾露一臉抱歉地點點頭。

「那牆壁是誰建的?」

「……咦?牆壁?」

「『四界牆壁beno iebun』啊。將世界分爲四塊的牆壁。」

「你該不會是在說『四聖結界aru ienoto』吧?」

莎夏露出詫異的表情。

「『四聖結界』……?」

「勇者加隆在擊敗暴虐魔王之後,爲了守護人類、精靈與衆神不被殘存的魔族襲擊所建立的結界。你不是在說這個嗎?」

「別開玩笑了。」

莎夏帶著怒意低聲說。莎夏睜著雙眼狠狠瞪向艾蓮歐諾露。

唔,真是傷腦筋。我輕輕按住莎夏的頭,安撫著她。

「等……等等……阿諾斯……你、你幹麽突然按住我的頭啊?」

「別生氣,莎夏。這沒什麽好不可思議的。」

聽我這麽一說,她有點鬧別扭地把臉別開。

「……那可是你拚命建造的牆壁耶……」

莎夏小小聲地,以只讓我聽見的音量喃喃說道。

「我很高興你這份心。不過,人類就是會將曆史修改成對自己有利的生物。要是一一計較起來,可是會吃不消的喔。」

「……你覺得這樣就好的話,那就算了……放……放開我啦……」

我照著她的話把手霍地放開後,莎夏就「啊」了一聲。

怎麽了嗎?我用眼神詢問她。

「……沒事啦……」她低垂著頭。

「對不起。」

艾蓮歐諾露再度道歉。

「方才的話也是禁止跟我們說的嗎?」

她點了點頭,

「迪魯海德的曆史是怎麽說的?」

「暴虐魔王召集勇者、大精靈和創造神到德魯佐蓋多,結合全員的魔力建造將世界分爲四塊的牆壁。魔王承受不住這股龐大的魔力而失去肉身,將會在兩千年後,也就是現在這個時代轉生複活。」

我的話語讓艾蓮歐諾露聽傻了眼。

「就算不信也無妨。畢竟你們打從出生起,就一直聽聞勇者打敗了魔王。」

她盡管困惑,也還是打算點頭。

「別被騙了,艾蓮歐諾露。」

一道冰冷尖銳的聲音突然插入。

朝聲音的方向看去,就見到一名跟艾蓮歐諾露同樣穿著深紅色制服的男子面向桌子,桌上攤開書本。他有著一頭藍發,臉上戴的眼鏡後方有著一雙如寒冰般冰冷的眼瞳。

「巧妙說著彷佛很正當的話語蠱惑人心,是魔族的一貫手法。」

唔,跟艾蓮歐諾露不同,表露著敵意的樣子呢。

雖說都是勇者學院的學生,但也有各式各樣的人啊。

「說到底……」

男子把書阖上站起,緩緩朝這邊走來。

「暴虐至極的魔王,爲何有必要舍棄生命建造守護人類的牆壁?這完全不符道理。太過敬仰先祖而不肯承認他的敗北,甚至無法作出正常的判斷,就只能說是愚昧了吧。」

男子伫足面向我。

「你不這麽認爲嗎?魔王學院的客人。」

「完全同意,人類。既然如此,你也用那所謂的正常判斷思考一下。將世界分爲四塊的牆壁,你們是稱爲『四聖結界』嗎?如此規模,維持如此歲月的魔法屏障,光憑區區人類的魔力真的有辦法建立嗎?」

男子用食指推了一下鼻梁架,滿不在乎地說道:

「不可能。但這個不可能的事實,述說了這正是勇者所爲的真相。你們魔族之所以無法接受,也是情有可原吧。是勇者的意念與我們人類祈求和平的心願,引發了奇迹。」

「呵、咯咯咯。」

我不禁發自內心大笑。

「咯哈哈哈哈哈。什麽不好說,居然說是奇迹。不論過去還是現在,人類老是在說這種讓人傻眼的話。忠告你一句,這世上絕不會有只需要祈求就能實現的方便奇迹。」

「我也不認爲你能理解。」

男子冷漠地說道。

「我是要你當心,別被衆神給騙了。」

男子一副「你在說什麽啊?」的模樣蹙起眉頭。

「話說回來,你是轉生者嗎?」

男子不改冰冷的表情說道:

「我是勇者學院排行第二位,精英班『傑魯凱加隆』所屬,勇者加隆的第一根源轉生者,聖水的守護騎士雷多利亞諾.加隆.阿傑斯臣。」

是勇者加隆的第一根源轉生者啊?

「唔,我可不這麽覺得。」

雷多利亞諾的表情凶惡起來。

「你這是什麽意思?」

「我不覺得你是加隆的轉生。或是七個根源之中,有六個是落空的。」

加隆的七個根源,本是從他人身上彙集來的。加隆本來就只有一個根源。

在轉生之際,就算其余六個根源沒有完全繼承到加隆的存在或是變質,也沒什麽好不可思議的。

「……你現在還能收回這句發言唷。」

「什麽發言?」

「指稱我不是勇者加隆的發言。你可能不了解,繼承傳說勇者的根源,對我們人類來說是種榮耀。要是被人惡意否定,是沒有人能忍得住這口氣的。」

「我只是說出事實。我不認爲你是那個加隆的轉生。要是你有確切的證據,又何必在乎無知魔族的發言?」

雷多利亞諾歎了口氣。

「爲了你好,我就再說一次。」

他用指尖扶著眼鏡架,彷佛威脅似的冷冷說道。

就在這時──

「太遲了啦,雷多利亞諾。」

二樓傳來了一個人聲。在場的衆人朝聲音的方向看去,大概是從窗外進來的吧,窗邊坐著一個人。

那是個穿著深紅色制服的紅發男子。

「察覺到像是魔族的魔力就過來看看,唉呀呀,這是怎麽回事啊?」

紅發男子從二樓跳下,剛好落在雷多利亞諾身前。

「我就先自我介紹吧。我是勇者學院排行第四位,精英班『傑魯凱加隆』所屬,勇者加隆的第三根源轉生者,聖炎的破壞騎士萊歐斯.加隆.吉爾馮。」

萊歐斯向前走出一步。

「你這家夥的名字是?」

「唔,看來你也落空了呢。」

「什麽……?」

萊歐斯顯然很不高興地蹙起眉頭。

「你剛剛說啥了?」

「看來你聽力不好呢。我說我也不覺得你是加隆。」

「喂,不知名的魔族老兄啊。」

萊歐斯怒火中燒地說道:

「你該不會不知道,你家老大是被誰幹掉的吧?」

「你囂張的理由是這個?想相信虛假的曆史是你的自由,但要搞清楚你在對誰說話。」

萊歐斯露出不悅的表情,咂了一聲。

「現在的話還來得及喔。我也不是魔鬼。畢竟任誰都有犯錯的時候。」

萊歐斯就像威嚇似的冒出全身魔力說道:

「就承認暴虐魔王是被勇者打倒,牆壁是由勇者建造的吧。這樣我就原諒你。」

他的發言讓我失笑。

「哦?你這家夥,是在瞧不起我嗎?」

「唔,你很清楚嘛。」

「……什麽?」

「勇者打倒了暴虐魔王?沒看過的事,還真虧你能如此盲信地說出口。」

萊歐斯直瞪著我,眼中充滿著殺氣。

「好吧,就讓我來教教你。打倒暴虐魔王的,就是這份勇者加隆的力量。這樣你也能接受了吧。」

「萊歐斯,住手。他是客人,要是讓他受傷,事情會很麻煩的。」

雷多利亞諾開口制止他。

「沒什麽,我不會拔聖劍的。只不過,那位老兄好像對我們一無所知呢。我就只是要代替招呼,讓他稍微見識一下勇者之力。」

「住手,你要是在這種地方鬧事的話──」

我笑了一笑說道:

「還請務必讓我領教一下呢,你那所謂的勇者之力。」

「你瞧,這家夥也想打吧。」

雷多利亞諾放棄似的歎了口氣。

「作好受處分的覺悟吧。」

毫不在意他的話,萊歐斯迎上前來。他一握緊雙拳,拳頭上就纏繞起閃耀的火焰。

「你可別眨眼喔。現在就讓你瞧瞧驚人的東西吧!」

萊歐斯當場猛烈揮出拳頭,所發出的聖炎朝我直沖而來。

「唔,你說的眨眼──」

我瞬間阖上眼睛。然後下一瞬間,聖炎熄滅了,萊歐斯則是朝後方飛去。

在撞倒好幾個書架,陷入牆壁之後,他才總算停了下來。

「是指這樣嗎?」

「發…………了……什…………發生了……什麽…………?」

萊歐斯就連自己是怎樣被打倒的,都無法理解的樣子。

「……你……做了什麽…………?」

「沒什麽,就只是眨眼。」

以帶有魔力的眨眼風壓吹熄聖炎,將萊歐斯的反魔法化成粉碎。

「……怎麽……可……能……!有……這種蠢……事……!」

萊歐斯已經動彈不得的樣子。

「得在曆史教科書上補上一句呢。勇者的子孫,被一個眨眼打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