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轉生者



「阿……對、對不起喔」

突然間,愛蕾諾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為什麼要道歉?」

對於我的詢問,她臉上浮現出疑問

「奇怪?暴虐魔王的名子,因為非常惶恐所以不是不能說嗎……?」

「阿阿」

原來如此

雖然之前沒交流過,但關於魔族方面的情報好像多少還保留一些

是誰調查的?

又是為了什麼?

「那—個,果、果然,被別人直呼名子心情會不太愉快對吧?」

「我倒是不怎麼介意?」

看向莎夏。

「我雖然也不介意,但是我認為學院交流的時候還是不要說比較好。如果被皇族派盯上,那就麻煩了」

於是,愛蕾諾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兩個人都不介意。這是很大的問題所以千萬不要說出口,上課時有這麼教過可是,魔族也是有各式各樣的人呢?」

「差不多吧」

都已經警告到這種程度了,還如此乾脆簡單的說出口,這人的性格還真是天然中的天然

「不過,對不起喔。一時疏忽了」

感到失敗的愛蕾諾,輕吐的舌頭。

「阿,停一下」

她突然站住不動

「抱歉,走過頭了。這個房間就是目的地了」

回過頭,愛雷諾打開剛才經過的房間的門。

裡面是有設置通風口的圓形空間。

樓梯從一樓開始延伸到最上層,寬大的室內全被排列的書架給塞的密密麻麻,放眼望去全部都是書籍

「這就是勇者學院引以為傲的,魔法圖書館喔。跟魔法有關的書籍都從阿瑟席翁那收集過來了。如果有這裡調查不到的傳說,就只能去迪爾海德等其他國家去查了吧」

愛蕾諾隨意的在圖書館內走來走去,接著走到了某個書架前

「如果是關於勇者的傳說,這附近的書籍應該有紀載,你想知道哪個勇者的傳說呢?」

「卡農」

「哇喔。果然,勇者卡農在迪爾海德裡也有很高的知名度!」

又不是在玩耍,可看上去卻十分開心的樣子

「是因為打倒了暴虐的魔王的緣故嗎?」

聽了那個,莎夏的視線瞬間變的險峻了起來。

「阿……對、對不起喔。剛剛的話可以當作沒聽到嗎……」

愛蕾諾十分抱歉的說道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說是勇者卡農打倒了暴虐魔王?」

莎夏往愛蕾諾逼進了一步

如果是不久前的她,這個時候早就露出<破滅之魔眼>了吧。

「對不起喔……」

「沒人要妳道歉,是在問這是怎麼一回事。勇者卡農打倒了暴虐魔王,傳說是這樣流傳的嗎?」

愛蕾諾依然十分抱歉的樣子點著頭。

「牆壁是誰做的?」

「……那—個、牆壁?」

「<四界牆壁>阿。將世界分成四塊的牆壁」

「難道說的是,<四聖結界>的事情嗎?」

莎夏露出驚訝的表情。

「<四聖結界>……?」

「打倒暴虐的魔王之後,為了避免殘存的魔族襲擊人類、精靈、神,勇者卡農所創造的結界,不是這麼一回事嗎?」

「別開玩笑了」

那聲嗓因為憤怒而變的低沉

莎夏兩眼直直朝愛蕾諾瞪了過去。

呼姆,糟糕了呢。

像是在勸慰她,我伸手輕輕的按著莎夏的腦袋。

「等……等等……阿諾斯……手,突然之間、幹什麼拉?」

「別那麼生氣,莎夏。也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這樣說完之後,像是在鬧彆扭一樣她轉過了身

「……因為,明明是你犧牲性命所做出的牆壁……」

小小聲的,莎夏為了只讓我聽到呢喃著。

「那份心意我很開心喔。可是,人類就是會因自己的方便而修正歷史的生物。對此一一認真較勁身體可會吃不消的」

「……如果你覺得這樣可以的話,我也就沒話說了……。手……放開拉……」

如她所說而放開手之後,莎夏「阿」的叫了一聲

為了明白原因,我將視線投了過去。

「……什麼都沒有啦……」

這樣說著,她低下了頭。

「對不起喔」

又一次,愛蕾諾道著歉。

「剛剛那個也被封口了嗎?」

她點著頭

「在迪爾海德那的歷史,是怎麼樣的呢?」

「暴虐的魔王將勇者、大精霊、創造神召集到迪爾海德,藉由全員的魔力合力製作將世界分成四個的牆壁。

魔王的容器因為無法忍受那龐大的魔力而毀壞,經過二千年後,也就是現在這個時代轉生了」

愛蕾諾表情呆滯地聽著我的話。

「即使不相信也不要緊喔。因為你們是從出生起,就一直聽著勇者打倒魔王的故事長大的阿」

這樣說了之後,愛蕾諾雖然躊躇,但還是準備點頭。

「不要被他騙了,愛蕾諾」

冷淡、尖銳的聲音傳了過來。

往那邊看過去,一個和愛蕾諾一樣穿著緋紅色制服的男子正打開著書本、坐在桌前。

蒼藍色的頭髮,在戴著的眼鏡後面可以看見如冰一般冰冷的眼睛。

「宛如正確般巧妙的操作著言語,這是魔族迷惑人時常用的手段」

呼姆。與愛蕾諾不同,是刻意表達出敵意的類型呢。

雖然是勇者學院,但也是有各式各樣的學生。

「說到底」

啪的一聲,男子闔起書站起身。

然後,慢慢的朝這邊走過來。

「將暴虐一詞表達的淋漓盡致的魔王,有什麼必要去捨命做出保護人類的牆壁。這道理根本說不通。

崇拜祖先過了頭連敗北都不願意承認,甚至連好好思考都做不到,只能說是愚蠢過頭了吧」

男子走到我的面前,站住了身。

「你不這麼認為嗎,從魔王學院來的客人」

「呼姆。完全同意呢,人類。既然如此,這裡就透過你所說的好好思考,你也好好想一下吧。

將世界一分為四的牆壁,是叫做<四聖結界>嗎?如此宏大的規模,而且維持了好幾年月的魔法屏障,是可以透過一個人的魔力製作出來的嗎?」

眼鏡男用食指矯了矯眼鏡後,豪不在乎的說道。

「當然不可能。可是,正因為能將不可能化為可能,勇者才會成為傳說。你們這些魔族無法理解也沒辦法。那是勇者的思念,以及人類乞求和平的心所引發出來的奇蹟」

「呼、呼呵呵」

打從心底笑了出聲

「咕哈哈哈哈哈,無法說明的事情便稱之為奇蹟啊。不論現在還是以前盡是說些讓人無語的話阿,人類這種生物。

給你個忠告吧,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比單純的祈願還要容易達成的奇蹟啊」

「本來就沒認為你可以理解呢」

宛如撇開一切,男子說道。

「小心點吧。可不要被神給欺騙了喔」

到底在說什麼鬼,男子露出如此反應。

「說起來,你是轉生者嗎?」

冰冷的表情沒有變化,男子說道。

「勇者學院排名第二。所屬選拔班『吉爾加卡農』,勇者卡農第一根源的轉生者,聖水之守護騎士,雷特利亞諾・卡農・阿斯欽」

勇者卡農第一根源的轉生者嗎

「呼姆。我就覺得是那樣呢」

雷特利亞諾表情變的十分嚴峻

「那是指什麼?」

「是在說你不可能是卡農轉生的意思。或者說是,七個根源裡的其他六個」

卡農的七個根源原本就是從別人那收集來的,原本卡農的根源就只有一個

轉生時所殘留的六個根源沒辦法完全繼承卡農,就這樣變了質也沒什麼好不可思議。

「……給我撤回那句話」

「什麼話?」

「我不是勇者卡農那句。你這種人可能不知道,對我們人類來說,能繼承傳說勇者的根源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這被惡人給否定,我想沒有人還能繼續保持沉默」

驕傲嗎。

「我不懂呢。想要驕傲、去驕傲不就好了。祖先什麼的、傳說中的勇者什麼的,去拘泥於一些無聊的事情也不是辦法」

雷特利亞諾嘆了一口氣

「為了讓你也能明白,就讓我再說一次吧」

他用指尖推了推眼鏡,冷冷的威脅著。

就在那個時候。

「真是的、太慢了吧,雷特利亞諾」

從二樓傳來了聲音。

往那個方向一看,似乎是從外面進來的,正好有人坐在窗戶邊緣上

身穿緋紅色制服的紅髮男子。

「因為感知到魔族的魔力所以才來看看,哎呀哎呀,現在是什麼情況阿?」

紅髮男從二樓跳了下來,正好落在雷特利亞諾面前。

「讓我先報上名子吧。勇者學院排名第四。所屬選拔班『吉爾加卡農』,勇者卡農第三根源轉生者,聖炎的破壊騎士拉歐斯・卡農・吉爾弗歐達」

拉歐斯往前踏出了一步。

「你這傢伙的名子呢?」

「呼姆。你好像也不是呢」

「啥……?」

拉歐斯非常不高興的皺起了眉頭。

「你剛剛,說了啥?」

「耳朵不好的樣子呢。你也不是卡農,我剛剛是這麼說的」

「喂,不知名的魔族喔」

怒氣沖沖,拉歐斯怒喊著。

「你這傢伙的老大,到底是被誰幹掉的,你該不會不知道吧?」

「沾沾自喜的原因就是這個?如果想相信虛偽的歷史,就隨你們去相信吧,但也要選擇對像就是了」

拉歐斯露出非常險惡的表情。

「喂,現在的話還來的急。老子也不是惡鬼,誰都會犯錯的阿」

像是在威嚇,拉歐斯全身充滿魔力說道。

「承認暴虐魔王被勇者打倒,然後是勇者做出牆壁的話。我就原諒你」

那臺詞逗得我不小心笑了出來。

「嘿ー欸。你這傢伙,剛剛把我當白吃了吧?」

「呼姆。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啥?」

「勇者打倒了暴虐之魔王?明明不是親眼所見,竟然能如此盲目的相信那句話呢」

拉歐斯盯著我,視線中充滿殺氣。

「很好。那麼,就讓我教教你吧。打倒暴虐之魔王的,這份勇者卡農的力量。這樣你也能明白的吧」

「拉歐斯,住手吧。好歹也是客人。弄傷的話會很麻煩的」

雷特利亞諾像是要制止似的說道。

「沒什麼,又沒要拔出聖劍喔。只不過,對方好像一點都不理解我們的事啊。只是想作為招呼,稍微展示一下勇者的力量而已」

「請住手。在這種地方,如果你鬧起來的話――」

我露出了笑容,說道。

「還請務必教教我喔,那份勇者之力」

「看吧,這傢伙也幹勁滿滿阿」

雷特利亞諾像放棄似的嘆了氣。

「請做好被處罰的心理準備」

沒有理會那句話,拉歐斯面對著我。

握起雙手之後,閃耀著光輝的火焰便圍繞在上頭。

「可別給我眨眼喔。讓你瞧瞧,超厲害的東西!!!」

拉歐斯當場揮出了拳頭。

神聖的火焰以驚人的氣勢朝我襲了過來。

「呼姆,叫我別眨眼――」

我閉上了眼睛。

下一個瞬間,神聖的火焰被消滅,拉歐斯往後方吹飛。

他一個接著一個的把書架撞倒,直到陷入牆壁裡才停了下來。

「是指這樣嗎?」

「什…………麼……阿…………發生、什…………?」

拉歐斯甚至無法理解自己怎麼被打倒。

「……做了……什麼阿…………?」

「沒什麼,不過是眨了眨眼」

注入魔力的眨眼動作所產生的風壓,吹滅了聖火、並將拉歐斯的反魔法給乾淨俐落的擊碎了。

「……不……可……能……!這種、蠢……事…………!」

看來拉歐斯已經連動都不能動了樣子。

「看來要在歷史教科書上添個幾筆了。勇者的子孫呢,一瞬間就被幹掉了,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