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勇者學院的傳承

走了一會後,我們來到勇者學院。亞魯特萊茵斯卡是座美麗莊嚴的城堡,而且帶有強大的魔力。城內肯定設置了上古的魔法具與魔法陣吧。就從城外感受到的這股力量來看,跟兩千年前相比是毫不遜色。



「話說回來,雖然順勢就來了,但我們不能擅自進入吧?應該說,我們進不去吧?」

「好啦,雖不知是好是壞,但這世上沒有我進不去的地方喔。」

莎夏擺出一臉傻眼的表情。

「……我說啊……能別在學院交流前制造問題嗎?」

「別這麽擔心。」

我筆直走向前,站在勇者學院的門口試著輕推一下,但推不開。

「是『施鎖結界dejitsuto』的魔法呢。只有獲得許可的人才進得去。」

大概是設定成只有學生或教師等勇者學院的相關人員才能開門吧。

「要是硬闖,我想大概會被通報吧,果然還是沒辦法──」

「開門。」

在我的命令之下,魔法鎖喀嚓一聲解開了。帶有魔力的話語,強行讓門上施展的「施鎖結界」魔法允許我通行。

「唔,看來是放我通行了喔。」

「……不用魔法就讓『施鎖結界』開啓了……你還是一樣亂七八糟呢……」

到底是怎麽辦到的啊?嘀咕起來的莎夏用魔眼打量著門。

我就這樣把門推開。

「等等,你真的要去?被發現的話怎麽辦?」

「要跟你講我的拿手絕活嗎?」

「……是什麽?」

「封口。」

莎夏擺出非常厭惡的表情。

「別擺出這種臉來,有一半是開玩笑的。」

「可以不要有一半是認真的嗎?你要是這麽做,就再也沒辦法進行學院交流了。就算要調查勇者的傳承,也不需要現在就去勇者學院吧?反正十天後就要來了。」

「別嚷嚷。只要表現得堂堂正正,就意外地能蒙混過去。」

我再次把手放在門上。就在這時,身後傳來聲音。

「好的──你們兩個請不要亂動。」

莎夏嚇得抖了一下,朝我瞪來。就像在說:「你看,我就說吧。」

我沒特別在意地回過頭,接著便看到後方站著一名穿著深紅色制服的女子。她留著長過腰際的漆黑長發,露出悠哉的溫柔表情。最讓我感興趣的,是她身上那兩塊幾乎撐破制服的隆起。

唔,真大啊。就連兩千年前也沒有胸圍這麽大的人。

是因爲人類的糧食情況與睡眠時間改變導致的嗎?兩千年前的人類活在嚴酷的環境下。除了一部分的人類以外,大多數都無法吃飽,晚上也無法安心入睡。但是現在的人類擁有營養豐富的飲食,還准備了能安心入睡的環境。毫無疑問排除了一切會妨礙成長的要素。

也就是說,這才是人類本來的生活狀態。是我所追求的和平象徵。

「不行喔,勇者學院可是禁止外人進入的。」

人類少女以有點悠哉的語調說道。

「唔,這我可就不知道了。抱歉,我們剛從迪魯海德過來。」

「迪魯海德?」

像是注意到了什麽,少女盯著我與莎夏的制服。

「啊~你們該不會是魔王學院的學生吧?」

「沒錯。」

「難怪、難怪。你們好,小弟是勇者學院三年級生的艾蓮歐諾露.碧安卡。在學院交流的時候應該也會一起上課喔。」

聞言,莎夏就不可思議地來回看著艾蓮歐諾露的臉與胸部。或許是注意到她的視線吧,艾蓮歐諾露豎起食指笑道:

「不會給你喔?」

「呃……我、我才不需要呢!是因爲你用『小弟』自稱,所以才覺得有點奇怪……」

「嗯~?這是真的喔?」

艾蓮歐諾露用食指敲著自己的胸口。

「我、我也不是……懷疑這個啦……」

莎夏難爲情地縮起身子。應該是因爲規模相差太大,所以瞬間起了疑心吧。

「咯哈哈,抱歉了,艾蓮歐諾露。看來這家夥被常識束縛得太深了。不論是用小弟自稱,還是用吾輩自稱,都無關緊要嘛。」

「……到底是不會用吾輩吧……」

莎夏碎碎念道。

「我也覺得吾輩很怪喔。」

艾蓮歐諾露吟吟笑起,直爽地伸出手。

「我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我是魔王學院一年級生,莎夏.涅庫羅。阿諾斯也是一年級生。」

我們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握手問好。

「嗯~話說回來,阿諾斯弟弟和莎夏妹妹是來做什麽的?學院交流還要一段時間才會開始吧?」

「我對勇者的傳承有點興趣。」

「哇~阿諾斯弟弟還真是用功呢。那要進去嗎?」

艾蓮歐諾露指著大門。

「方才不是說禁止外人進入的嗎?」

「嗯,只有外人的話是這樣呢。但要是跟我在一起的話,就不會捱罵了喔。」

在我們答應之前,艾蓮歐諾露就已經把手搭在門上。

「咦?」

她不可思議地用魔眼凝視。大概是發現到我突破「施鎖結界」,把魔法鎖撬開了吧,她轉頭過來看著我們。莎夏露出尴尬的表情。

「不乖喔,今天我就幫你們保密,下次不准再這樣子喽?」

她就像在教訓小孩子似的說道。

「唔,我會跟莎夏說的。」

「啥、啥啊!你幹麽推到我身上來啦!我阻止你了吧!」

我咯哈哈地笑出聲。

「一點小玩笑。偶爾也要放松一下吧?」

「幹麽用這種偶爾的小玩笑陷害我啦。」

「因爲跟艾蓮歐諾露是初次見面,所以想展現一下我直爽的個性啊?」

「直!爽!你!的!頭!啦!這麽自然的推卸責任,只會展現出你的黑心。」

我們兩人的對話似乎讓艾蓮歐諾露看傻了眼,不過她很快就露出笑容。

「嘻嘻,阿諾斯弟弟,你這樣不行喔。必須對女孩子溫柔一點。」

「抱歉,魔族可沒有那種價值觀。」

「明明就有!」

莎夏立刻說道。

「什麽?」

「你在懷疑什麽,明明就有。」

「唔,可是魔族跟人類不同,不會因爲性別導致自身能力造成差異,爲什麽會出現這種價值觀啊?」

「我不知道人類是怎樣,也更加不知道爲什麽會有,但這是理所當然的禮貌吧?」

唔,兩千年前可沒有這種禮貌,時代變了呢。

「你該不會是那個吧?」

艾蓮歐諾露穿過大門,一面往勇者學院的內部走去,一面豎起食指說道:

「阿諾斯弟弟是轉生者嗎?」

「沒錯。」

我跟在她後面,邊走邊這麽回答。

「哇~魔族果然也有轉生者啊。」

她以輕松的語調說道。就像轉生者不怎麽稀奇的反應呢。人類應該不知道「轉生」魔法才對,不過爸媽以前住的是邊境城鎮。這是在蓋拉帝提就很一般的知識嗎?還是說就只限勇者學院知道呢?

「轉生者在這裏並不罕見嗎?」

「精英班『傑魯凱加隆』的學生就全都是喔。啊……!」

艾蓮歐諾露就像搞砸似的叫了一聲。

「怎麽了嗎?」

「啊~轉生的事情基本上是禁止和外人說的。你想想嘛,對一般人來說,果然會覺得很惡心吧?」

原來如此。只不過,我不覺得理由就只有這樣。

「不過,沒差吧?反正也要和魔王學院進行學院交流了,而且你們那邊也有轉生者呢。沒問題的,盡管放心吧。」

艾蓮歐諾露握緊拳頭,就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一樣。

「反正,我不會特意說出去。」

「真的嗎?謝謝你。我很高興喔。」

她一副松了一口氣的樣子說道。

「魔王學院也會那樣吧?說誰是某某人的轉生炒熱氣氛之類的?我們學院是屬勇者加隆的轉生最受歡迎就是了。」

會在意什麽受不受歡迎,還真像是人類會做的事。

「有勇者加隆的轉生嗎?」

「嗯,有四人。啊,這也是秘密喔。」

莎夏不可思議地歪著頭說:

「四人……?」

「勇者加隆有七個根源,如果每個根源都分別轉生到不同的肉體上,就算有四個人也沒什麽好不可思議的。」

艾蓮歐諾露點頭認同我的解釋。

「就是這麽一回事喔。不過,勇者的事迹在魔王學院也相當有名呢。啊,還是說,因爲阿諾斯弟弟是轉生者的關系?」

「沒什麽,這在魔王學院也是一般常識。」

實際上應該沒人知道,不過我就這麽隨便回答了。

「啊,對了。回到方才的話題,我想問一下魔族的人,魔王學院最受歡迎的轉生對象,果然還是魔王的轉生者吧?喏,就是那個人。」

艾蓮歐諾露豎起手指。

「暴虐魔王,阿伯斯.迪魯黑比亞?」

莎夏不發一語地看著我。

唔,就連勇者學院的傳承都改爲這個名字了啊?也罷,雖然還無法妄下判斷,不過看來不是只有人類在策劃著某種陰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