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勇者學院的傳承



現在在眼前的,就是勇者學院阿爾克蘭斯卡。

城堡看上去美麗且不失威嚴,更重要的是還充斥著無比強大的魔力。在這之中肯定有古魔道具所維持的魔法陣吧。

從外面所感覺到的力量,即使跟兩千年前相比也絲毫不遜色

「說起來,雖然仗著氣勢就跑來了可是,擅自闖入沒關係嗎?」

「我是不知道好壞,但沒有我不能進去的場所」

莎夏一副傻眼的樣子

「……我說阿……可以別在學院交流前就引發什麼問題好嗎?」

「不用瞎操那個心」

我直直走過去,接著站在勇者學院的大門前。

輕推了一下,不過大門卻打不開。

「是魔法<施錠結界>。除了被允許的人,其他人是進不去的」

學生和教師等等,無關於勇者學院的人大概都不會開門的吧,不過,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魔法

「如果硬闖進去的話,我想會有人去通報衛兵吧,果然還是不要硬――」

「給我打開」

如此命令之後,咔嚓一聲的響起了魔法鎖掉落的聲音。

藉由寄宿著魔力的言詞,被施加魔法<施錠結界>的大門被強制允許了我的通行。

「呼姆。看來我們可以過呢」

「……連魔法都沒用就可以打開<施錠結界>……還是老樣子,那麼無解……」

莎夏以魔眼盯著大門,似乎很在意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我就那樣將們推了開來。

「等等,你真的要進去嗎?如果被看到了怎麼辦?」

「知不知道我最擅長的領域是什麼?」

「……什麼啦?」

「封口」

莎夏露出非常厭惡的表情

「別露出那種表情。一半是在開玩笑的」

「可以不要有一半是認真的好嗎?如果做了那種事,就不可能會有第二次學院交流的機會了。就算是要調查勇者的傳承,即使不是現在去勇者學院也可以吧。反正十天後也是要來的」

「別吵鬧。做事坦蕩蕩事情意外的總會有辦法」

我再一次將手搭在門把上。

這時,背後傳來了聲音。

「到此為止喔,那邊的兩人,還請老實一點」

被嚇到的莎夏顫了一下身子,接著瞪向我。似乎在說,你看、被抓到了吧,這樣

並沒有特別在意,就這樣轉過身去,站在那邊的是,身穿緋紅色制服的女子。

黑色的秀髮直達腰部,臉上帶著餘裕的柔和表情。不過在那之上,引起我興趣的是,幾乎要把制服撐爆的那兩個膨脹。

呼姆。好大呢。

此等巨乳,兩千年前可沒有人有呢。

是人類的食物以及睡眠時間改變所導致的嗎?

二千年前的人基本都處在殘酷的狀況下。除了少部份的人之外,基本上都是過著飯也吃不飽,甚至在夜晚也無法安心入眠的生活。

但是,現在的人類吃著營養的食物且處在能安詳入眠的環境。可以說是已經沒有任何阻礙來防止身體成長

也就是說,這就是人類本來的生態。

這就是我所祈求的和平象徵嗎。

「不可以喔。因為勇者學院是禁止外人入內的」

女孩以有些悠哉的語調說著。

「呼姆。我並不知道這點。因為我才剛從迪爾海德過來」

「迪爾海德?」

好像注意到了什麼,女孩看了看我與莎夏的制服。

「阿ー,難道說,你們是魔王學院的學生嗎?」

「阿阿」

「是嗎是嗎。初次見面。我是勇者學院三年級的愛蕾諾・碧昂卡。我覺得我應該也會參與學院交流」

如此說道,愛蕾諾直率的伸出了手。

「阿諾斯・沃爾迪戈德」

「魔王學院一年級生的,莎夏・尼可朗。阿諾斯也是一樣」

簡單的自我介紹之後,互相握著手。

「話說回來,阿諾斯君和小莎夏來我們這做什麼呢?學院交流不是之後的事嗎?」

「稍微,對勇者的傳承感興趣」

「哇喔。阿諾斯是個對學習很有熱誠的孩子呢。那麼,進去吧?」

愛蕾諾往門的方向指著

「不是說禁止外人入內嗎?」

「嗯嗯。是指外人的話呢。和我一起的話就不會被追究了」

在回答前,愛蕾諾已經把手貼在門上了。

「阿勒?」

她不可思議的用魔眼凝視著。發現我突破了<施錠結界>,把魔法鎖弄開的事了吧。

愛蕾諾回頭看像這邊,莎夏露出了尷尬的表情。

「壞壞——。今天我裝作沒看到,以後不能再做了喔?」

好像在責備小孩子似的說著。

「呼姆。我會對莎夏說要乖的」

「啥、啥阿!?為什麼要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阿!我不是說了別做嗎!」

咕哈哈的,我笑著

「只是開開玩笑。偶爾為之感覺也挺好的」

「為什麼偶爾開個玩笑,就要把我推進谷底阿」

「因為和愛蕾諾是第一次見面。我只是想表現出我幽默的一面阿?」

「說・啥・鬼・話!能那麼自然而然把責任轉嫁給別人,只能表現出腹黑的那一面吧」

愛蕾諾像是因為我們的對話驚呆了一樣。

不過,那麼表情馬上就轉變為笑容。

「咕呵呵,阿諾斯君,這樣不可以喔。對女孩子必須溫柔一點才行」

「很不巧魔族可沒有這種價值觀」

「有啦」

莎夏間不容髮的說道。

「有什麼?」

「什麼有什麼。明明有」

「呼姆。可是,與人類不同,魔族的能力不會因為性別而有所差別。所以,為什麼會有那種話?」

「我才不管人類怎麼樣,更不可能知道這句話從哪來,不過作為禮儀這是理所當然的不是嗎」

呼姆。兩千年前雖然沒有,是因為時代改變了嗎。

「難道說,是那樣子嗎?」

打開門後,一邊朝著勇者學院前進,愛蕾諾說道。

「阿諾斯君,是轉生者嗎?」

「是阿」

我跟在她的身後回答著。

「哇喔。果然,魔族裡面也有轉生者呢」

她輕快的說道。

照這個樣子,轉生者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人類應該是不知道<轉生>魔法才對,是在加拉底特這不同呢。還是說,只限於勇者學院這呢。

「在這裡,轉生者很少見嗎?」

「在選拔班『吉爾加卡農』裡大家都是那樣。阿……!」

像是搞砸了什麼,愛蕾諾高聲喊道

「怎麼了嗎?」

「阿ー,姑且,轉生者的話題應該要對外人保密的。你看,果然在普通人眼裡看來,會覺得很噁心對吧」

原來如此。

但我不認為這是真正的理由。

「可、可是,沒事的。反正也要和魔王學院交流,而且那邊也有轉生者在。不要緊的喔。不要緊」

愛蕾諾握起拳頭。

看上去好像在自我說服著似的。

「嘛,反正我也沒有和別人說的打算」

「真的嗎?謝謝你。我好高興」

她綻放出花開般的笑容說著。

「魔王學院也有那個嘛?有在熱烈討論著誰誰誰是誰的轉世嗎?在我們這邊,是勇者卡農的轉世最有人氣喔」

討論人氣等等的,很像是人類會做的事。

「有勇者卡農的轉世嗎?」

「嗯嗯,有四個人喔。哎呀,這個也要保密的說」

莎夏詫異的歪著頭。

「四人……?」

「因為勇者卡農有著七個根源。如果各自分開轉產生不同的個體,即使有四個人也沒什麼好不可思議的吧」

對於我所說的話,愛蕾諾點著頭。

「就是這麼一回事。可事,原來勇者在魔王學院也很出名阿。阿,還是說,因為阿諾斯君也是轉生者的緣故呢?」

「嘛,在魔王學院也算是個話題吧」

實際上根本不知道就是了,不過還是適當的回答著。

「阿,是這樣啊。那麼繼續剛才的話題,我想問一下魔族的人,果然在魔王學院裡魔王的轉生者是最有人氣的嗎?瞧,就是那個」

愛蕾諾豎起手指。

「暴虐的魔王,阿沃斯·迪爾海維亞?」

莎夏無言的看著我。

呼姆,即使是勇者學院的傳承,也被改成那個名子了嗎。

嘛,雖然還不能斷言,不過看來不是隻有人類在企圖些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