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約定



加拉底特遠征考試我們五人獲得了第一名

因為其它學生連迪爾海德國境都還沒越過,所以要做這個判定梅諾瓦感到相當為難。

遠征考試的評價是與成績相對的,若以第一名的我們為基準給了一百分,那麼差距肯定會過大,其它學生的成績似乎一下子就會被拉低。

這樣一來向他們說明以及接話都會很困難,不過這也是沒辦法

雖然這不是我該去在意的事情,不過教師也不好當呢

再她的帶領下我們來到宿舍房間,接著將行李放好。

由於女性和男性分開,所以我與雷兩個人一間。米夏、莎夏、米薩則是三個人一間。

「十天前都是自由時間嗎?」

飛快的爬上床仰躺著,雷詢如此問道

「似乎說過那種事」

十天後,好不容易來到加拉底特的學生們才能參加勇者學院的授課以及試驗。似乎在那之前都可以自由行動。

「稍微去街上逛逛好了,你呢?」

「雖然那也不錯,但我想先去食堂」

宿舍的食堂早、中、晚都有開,被告知過這個時間,什麼時候去吃都沒問題

如果是現在,正好趕上吃早飯的時間

「還是老樣子,能吃的傢伙」

從迪爾海德出發之前,應該吃過早飯了吧

「因為對阿瑟席翁的料理也有興趣呢」

「那麼,之後在見吧」

雷保持著躺臥的姿態舉起了手

我走出房間,並朝宿舍的出口走去

「阿……」

正好碰見了莎夏

「你要去哪?」

「想上街轉傳。妳要一起來嗎?」

「欸……?嗯……是可以……」

就這樣與莎夏一起出了宿舍。

「米夏和米薩呢?」

「在用<思念通訊>與粉絲連眾們聯絡喔。似乎在建議來加拉底特這的路線」

原來如此,真會照顧人呢

「不如,你也去幫幫她們不也挺好的」

「那些孩子們很弱。認認真真的接受考試也是對她們好。僅僅只有成績上升,而沒有相應的實力也就沒意義了」

「哼ー恩」

莎夏稍有意味的看著我

「怎麼了?」

「明明總是那麼胡亂來,沒想到意外的會想些正經事呢」

「說什麼蠢話。我一直都只會想正經事喔」

莎夏的臉變得像能面面具那樣

「自習的時候明明差點殺了我好幾次……」

「結果一次都沒死過,真了不起」

受到了預料之外的反擊,似乎難以回以言詞的莎夏嘴巴一張一合的動著。

「……誇、誇獎個幾句就想打馬虎眼嗎?這還真不巧。我可沒有那麼單純喔」

保持著傲嬌的態度,莎夏突然轉過頭。

「有什麼要打馬虎眼的必要嗎。那個是以弄死人為目的所放出的魔法喔,竟然能活過三次這真的很了不起。不愧是與我同樣持有魔眼的人」

莎夏羞澀的低著頭,耳朵變得紅通通的

「就、就說了,別以為誇獎我就能打馬虎眼了啦。明明我差點就死掉了」

哎呀哎呀,到底又是哪裡不開心了

我會像這樣表揚人可是十分稀少的事

「莎夏。以前,我曾說過妳的魔眼很漂亮,那可不是在開玩笑的」

「什……」

莎夏慢慢地回頭看這邊

「突、突然間說什麼啦你?」

「並不突然。而是一直在思考著。妳的魔眼靜謐、沒有汙穢,直到昨天為止的自習,讓我更加確信了這件事」

所謂的魔眼即是可視魔力之物

持續使用著、提升了熟練度以後就能窺視更深的深淵,但不知不覺間,那雙魔眼就會染上其它的雜質。

靜謐而沒有汙穢的魔眼,對於魔力的抵抗性非常的強

即使被災禍的魔力所包圍,也蘊含著出淤泥而不染的堅定力量

「自、自習中,你在想什麼別的東西啦……給我、給我好好集中……?」

「還能想什麼別的。我傾注了意識,就是為了窺視妳魔眼裡面的深淵」

防下了我多起魔法攻擊之後,她的<破滅之魔眼>變得越來越犀利了

除此之外,甚至無法看清那雙魔眼所隱藏著的力量底線。已經不只是才能了,即使是神話時代的魔族也能輕鬆凌駕吧

「吶……」

莎夏害羞地俯瞰著我,說道

「……讓我看看,你的魔眼……」

呼姆,是想參考我的魔眼嗎

「這樣可以嗎?」

將<破滅之魔眼>浮現於瞳孔之上,我凝視著莎夏

「……你的魔眼,我覺得才更漂亮……」

「我可不這麼認為」

強硬的斷言之後,莎夏失去了話語

「妳的更漂亮。我只說一次,給我聽好了,莎夏」

「……那個…………好的……」

莎夏的視線,筆直的宛如要被吸入我瞳孔之中

「我呢,想要妳的魔眼」

「……欸…………?」

「能讓我說出這種臺詞,可真的是難得一見的喔」

莎夏就是如此充滿著才華。

單論<破滅之魔眼>,那份力量說不定有一天能超越我

可前提是必須努力不懈,且持續窺視著魔法深淵就是了

「妳明白我的意思嗎?」

「……那個……稍、稍等一下……現在正在想……」

莎夏露出困惑的表情。

這也難怪,雖然只是一小部分,但被人說了可能持有著凌駕於暴虐魔王的力量

「是、是那麼回事對吧?」

沒有將意義說出口,莎夏詢問道

說不定能超越我,她是怕說出這種忌諱的話吧

「就是那種事」

我乾淨俐落的斷言著

「……你……阿諾斯竟然會說出這種話……」

「難以置信嗎?」

輕輕的,莎夏點了點頭

平常明明保持著那副好勝的態度,現在這樣子還真可愛。

「因為,我呢,被說了這種臺詞什麼的……還從來沒有過啊……」

「並不單是表面如此膚淺。我所注視的是妳的深淵。你內心中、最深、最深、沉睡著的,比什麼都耀眼莊嚴的光芒奪走了我的目光」

莎夏啞口無言

本來可以控制的<破滅之魔眼>,現在宛如暴走一般出現在那雙眼瞳中,激烈的震動著

「看著我的眼睛」

「欸……?」

「不準移開視線」

「……好、好的…………」

「再過來」

「就算說,再過來點也……」

「再靠近一點就是了」

莎夏一邊說道,一邊朝我接近著

我在極近的距離以我的<破滅之魔眼>,抑制著莎夏正在暴走的<破滅之魔眼>

呼姆。即使是我,不來到這距離也沒辦法完全封住,果然,她的魔眼隱藏著驚人的力量

「明白了嗎?」

莎夏害羞的點著頭。

「……可是、那個、阿諾斯之前,不是和米夏約會了嗎?」

約會?是在說之前一起出去時的事嗎。

「這又怎麼了嗎?」

「……那個、所以說,阿諾斯不是,對米夏的事……」

感到難為情的莎夏欲言又止著

「那個、那個呢。莎夏的魔眼,不想要嗎……?」

原來如此

米夏的才能,莎夏也看出來了吧

「米夏的魔眼確實也很優秀。並不啞於妳」

膽怯著,莎夏目光朝上看著我

「……阿諾斯你…………覺得哪邊、比較好……?」

「沒有辦法選擇」

哪一邊比較好,肯定會在意這種事吧。

而且兩人又是最相近的存在,所以才更加在乎。

可是,兩人的魔眼資質不同,沒有辦法比較出優劣

「……猶豫了嗎?」

呼姆。我說的話被誤解了吧。

「兩個人我都想要」

「欸欸……!?兩、兩個人都要?」

莎夏驚叫了出來

「兩個都要妳不服嗎?」

「……因為,很奇怪對吧……?」

我笑了出來

「為、為什麼要笑啦?覺、覺得第一名比較好,這很奇怪嗎……?」

「沒,我覺得很有道理。可以喔,莎夏。以頂點為目標吧。只有互相競爭,才能更加的閃耀阿」

「……是嘛……」

那嘟噥聲聽起來好像鬆了一口氣、又好像哪裡失望了一樣

「那個呢」

莎夏一口氣說道

「……我也,只說一次喔……」

聽了那句話之後,我用認真的表情回望著莎夏

「如果你想要,這雙魔眼就給你吧」

呼姆,的確魔眼並不是無法奪走,不過被奪走的人會永遠失明,能表現出如此忠誠的態度,真是勇敢

但是,我是不會拿走的就是了

「那麼,我們來做個約定吧」

莎夏以視線詢問著

「也許有一天,會有我無法承受的事態。無法守護住想守護的東西」

「雖然不覺得會有這種事發生……」

「嘛,我也覺得不會有。不過,世上沒有絕對這種事。所以,莎夏,如果有個萬一屆時就由妳來守護。妳的魔眼隱藏著能做到這種事的力量」

莎夏考慮了一會,接著說道

「若變成那樣、然後如約守護住以後,就能聽聽我的要求……是這個意思嗎?」

「要求什麼都沒關係」

他露出高興的表情,害羞的點了點頭

然後,又再一次囑咐道

「約好了喔?」

「要<契約>嗎?」

於是,莎夏搖著頭

「不需要。比起契約,還是約定比較好」

「是嗎」

看來似乎收服<破滅之魔眼>了。

離開我的身邊以後,莎夏馬上興高采烈地走出去。

「說起來,你是要去哪裡?」

「調查一下關於勇者的傳說」

「是嗎。那麼、嗚ー恩,去勇者學院,說不定就能知道些什麼……?」

莎夏指著前方的岔路

「去看看吧」

「阿阿」

朝著遠處可見的勇者學院阿爾克蘭斯卡,我們邁出了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