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約定

蓋拉帝提遠征測驗是由我們五人獲得第一名。梅諾傷腦筋地說,其他學生就連迪魯海德的國境都還沒穿越,因此我們的成績會遙遙領先衆人。



遠征測驗是以相對評價決定成績。假如第一名的我們是一百分,其他學生就會因爲抵達時間差距太大,導致成績大幅下降的樣子。雖然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但事後的說明與補救會很辛苦。教師還真是難爲。

我們被帶到宿舍房間後,就在房間裏稍作休息。房間是男女分開,我跟雷伊睡兩人房,米夏、莎夏和米莎睡三人房。

「到十天後爲止都是自由時間嗎?」

馬上就仰躺在床鋪上的雷伊問道。

「據說是這樣。」

十天後,抵達蓋拉帝提的學生可以參加在勇者學院舉辦的課程與測驗,而在那之前能自由活動的樣子。

「我想稍微上街逛逛,你要來嗎?」

「這樣也挺不錯的,但我想去看一下餐廳。」

宿舍餐廳在每天的早、中、晚時段會開放,聽說只要在開放時間內,隨時都可以過去用餐。現在的話,剛好是能吃早餐的時間。

「你還是一樣能吃呢。」

來德魯佐蓋多之前,明明就吃過早餐了吧。

「我對亞傑希翁的料理也很感興趣嘛。」

「那就回頭見了。」

雷伊躺在床上舉手回應,我就這樣離開房間,朝宿舍的出口走去。

「啊……」

剛好遇到莎夏。

「你要去哪裏?」

「想上街逛逛,要一起來嗎?」

「咦……?嗯……是可以啦……」

我跟莎夏一起離開宿舍。

「米夏和米莎在做什麽?」

「在跟粉絲社她們用『意念通訊leaksu』聯絡。好像是在建議她們過來蓋拉帝提的路線。」

原來如此,還挺會照顧人的。

「反正要用『轉移』,把她們一塊帶來不就好了?」

「她們很弱小,讓她們認真接受測驗也沒什麽不好吧?即使成績提升,要是不伴隨著實力就沒意義了。」

「哼──」

莎夏別有含意地看著我。

「怎麽了?」

「就只是在想,看你平常這麽亂來,沒想到會去思考這種事情呢。」

「你這是什麽話,我思考的事情一直都很正經喔。」

莎夏頓時面無表情。

「自習時明明就有好幾次想殺了我……」

「但你一次也沒死,表現得很好喔。」

或許是沒料到我會回嘴吧,莎夏就像不知該怎麽回話一樣,不斷張合嘴巴。

「……別、別以爲誇我幾句就能敷衍過去喔?很抱歉,我可沒這麽單純呢。」

她擺出生氣的態度把臉別開。

「我沒必要敷衍。我帶著殺意施放的魔法,你居然撐過了三次,這表現可說是非常好喔。不愧是跟我擁有相同魔眼的人。」

莎夏害羞地低下頭,總覺得她的耳朵好紅。

「就、就要你別這樣誇我,把事情敷衍過去了啦。我可是差點就死了耶。」

唔,她是在不高興什麽啊?我可是很難得這麽露骨地稱贊人耶。

「莎夏,我曾說過你的魔眼很漂亮,那可不是謊言喔。」

「什麽……」

莎夏緩緩地轉過頭來。

「你、你突然在說什麽啊?」

「不是突然,我一直都這麽想。你的魔眼靜谧且純潔。到昨天結束的自習中,讓我更加確信了這一點。」

魔眼是注視魔性的眼睛。藉由持續注視魔性,能提高水准,窺看到更深的深淵,然而這麽做也會讓魔眼在不知不覺中染上邪氣。

靜谧且純潔的魔眼,代表她的眼睛對魔力有著很強的耐性。蘊藏了就算暴露在邪祟的魔力之中,也能不沾染邪氣的實力。

「自、自習的時候你在想什麽啊……給、給我集中精神啦……?」

「不然要我想什麽?你的魔眼,還有你眼中的深淵,吸引著我的意識。」

藉由不斷防禦我的魔法,讓她的「破滅魔眼」更上一層樓了。然而,那雙魔眼所隱藏的力量卻仍然深不可測。只論才能的話,神話時代的魔族大概也都輕易超越了吧。

「喂……」

莎夏就像害羞似的低頭說:

「……也讓我看你的魔眼……」

唔,是想參考我的魔眼嗎?

「這樣可以嗎?」

我讓「破滅魔眼」浮現在眼瞳上,直盯著莎夏看。

「……你的魔眼比我的漂亮喔……」

「我可不這麽認爲。」

我堅決斷言後,莎夏頓時啞口無言。

「你的魔眼比較漂亮。這話我只說一次,你就用心聽好吧,莎夏。」

「……咦………好的……」

莎夏的視線彷佛被我的眼瞳吸入似的直直望來。

「我想要你的魔眼。」

「……咦……………?」

「我可是很難得說出這種話喔。」

莎夏的才能就是如此罕見。只論「破滅魔眼」的話,她的力量說不定有一天遲早會超越我。雖說這也要她努力不懈,持續注視著魔法深淵。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咦……等、等等……讓我考慮一下……」

莎夏表現得不知所措。雖說只是一部分,但聽到自己的力量說不定能淩駕在暴虐魔王之上,她會感到不知所措也在所難免。

「你、你是這個意思吧?」

莎夏別有含意地問我。她能超越我的事,就連要說出口都讓她感到忌諱吧。

「就是這個意思。」

我明確斷言。

「……你……阿諾斯居然會對我說出這種話來……」

「難以置信嗎?」

莎夏點了點頭。平時總是擺出一副好勝的態度,現在卻說這麽可愛的話。

「畢竟,會讓你對我說出這種話的事……我什麽都沒做……」

「表面上的行爲不算什麽。我看的是你的深淵。是在你體內深深沈眠的那道無上莊嚴的光輝,深深吸引了我的目光。」

莎夏啞口無言。應該已經變得可以控制的「破滅魔眼」彷佛失控般的浮現在眼瞳上,讓周遭激烈地震蕩起來。

「看著我的眼睛。」

「咦……?」

「不要避開眼睛。」

「……好、好的……………」

「再看仔細一點。」

「就算你要我再看仔細一點……」

「再靠近我一點。」

莎夏照著我的話靠到我身旁。

在近距離下,我將莎夏逐漸失控的「破滅魔眼」,用我的「破滅魔眼」壓制住。

唔,我得在這種距離下才能完全封住她的力量啊?她的魔眼果然隱藏驚人的力量。

「懂了嗎?」

莎夏嬌羞地點了點頭。

「……可是,那個,你之前不是和米夏約會了嗎?」

約會?是指一塊出門的事嗎?

「這又怎麽了?」

「……所以,那個,你對米夏……」

莎夏就像難以啓齒似的停下話語。

「呃,我的意思是,你不想要米夏的魔眼嗎……?」

原來如此,莎夏也看出米夏的才能了吧。

「米夏確實也有一對好魔眼。但你也不輸她。」

莎夏戰戰兢兢地向上窺視我。

「……你比較喜歡誰……?」

「我沒辦法選。」

是在意誰比較優秀吧?要是比較對象是自己親近的人,那就更不用說了。只不過,她們的魔眼各有不同的資質,分不出孰優孰劣。

「……是在猶豫嗎?」

唔,是我說得不夠清楚嗎?

「是我兩個人都想要。」

「咦……!兩、兩個人都要?」

莎夏就像嚇到似的驚叫起來。

「兩個人都要,你不服嗎?」

「……因爲,這樣很奇怪吧……?」

我哼笑一聲。

「你、你笑什麽啦?想成爲第一名有這麽好笑嗎……?」

「沒有,只是覺得這很像你會說的話呢。聽好,莎夏。邁向頂點吧。唯有競爭才能讓人更加閃耀。」

「……這樣啊……」

她就像松了口氣,也像感到失望地喃喃念著。

「那個……」

莎夏像是下定決心般的說道:

「……我也只說一次喔……」

聽她這麽說,我就以認真的表情回看莎夏。

「如果你想要,我願意將這對魔眼給你。」

唔,魔眼確實不是無法奪走的東西,但被奪走魔眼之人將會永遠失去光明。居然展現出如此的忠誠,還真是堅強啊。但我可不能收下。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約定吧。」

莎夏用眼神表達疑問。

「說不定有朝一日,會發生我束手無策的事態,讓我守護不了我想守護的事物。」

「我可不覺得會有這種事情發生耶……」

「這是當然的。但同時,這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所以,莎夏,在萬一的時候就由你來守護。你的魔眼隱藏充分的力量。」

莎夏沈思了一會後說道:

「要是我遵守了約定,你也會願意聽我的要求……是嗎?」

「不論你要什麽都行。」

她開心地點了點頭,然後就像叮咛似的說:

「約定好了喔?」

「需要定『契約zekuto』嗎?」

聞言,莎夏搖了搖頭。

「不需要。約定比契約好。」

「是嗎?」

她的「破滅魔眼」似乎收斂下來了。

一離開我身旁,莎夏就開開心心地邁開步伐。

「話說回來,你打算去哪裏啊?」

「我想調查一下勇者的傳承怎麽了。」

「這樣啊?那麽,嗯──到勇者學院走一趟,或許會知道些什麽吧……?」

莎夏指著前方的岔路。

「去看看吧。」

「好。」

我們朝著遠方的勇者學院亞魯特萊茵斯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