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勇者學院之謎

當我來到最上層時,白胡老人已在那裏等著了。他是七魔皇老之一的梅魯黑斯。



「老身恭候大駕,阿諾斯大人。」

他在我身前垂頭跪下。

「蓋伊歐斯與伊多魯後來如何?」

「已順利複活。果不其然是在兩千年前遭到某人襲擊,讓人奪走根源與肉體的樣子。」

跟艾維斯那時候一樣啊。認爲其余的七魔皇老也遇到同樣的情況應該不會錯吧。

「我方的七魔皇老已有三人。老身以爲或許能增強統一派的勢力,不知阿諾斯大人意下如何……?」

目前只有隱瞞艾維斯的生存,未讓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察覺。

表面上作爲我的部下展開行動的,就只有梅魯黑斯、蓋伊歐斯和伊多魯三人。而對方手下的七魔皇老也剩下三人。

在政治的權力平衡上,能讓統一派與皇族派分庭抗禮。這樣一來,也能牽制指使皇族與皇族派的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企圖吧。

只不過──

「維持現狀就好。就算高層想要變革,魔族的意識也不會輕易改變。要是弄得不好,會使得迪魯海德面臨分裂。」

正因爲皇族與皇族派握有絕大多數的權力,混血與統一派才沒有做出明顯的反抗行爲。一旦雙方的權力相當,統一派也不會再忍氣吞聲。就算出現像艾米莉亞那樣失控的人,也不足爲奇。

雖然只要我出面統治就好,但如今已不是力量至上的時代。要讓皇族派閉嘴得殺掉多少人?而且魔族統一的話,阿伯斯.迪魯黑比亞說不定就會按兵不動。

假如讓他溜走,之後可就麻煩了。當然我不認爲自己會輸,但他可是花了兩千年作好萬全准備的家夥。再讓他隱忍數千年等待機會,光想到這點就讓人頭大。

目前最好還是先照著對方的意圖走下去吧。只要讓他認爲事情照著自己的意思發展,那麽他遲早會出現在我眼前。等到那時再收拾掉他就好。

「老身明白了。還有上次那件事,老身存有一個疑問。」

「是指你爲什麽沒被奪走根源嗎?」

梅魯黑斯神情凝重地颔首。

「其他七魔皇老的根源皆遭到融合,受敵人奪取;然而老身卻只被插入了隸屬魔劍。這當中的差異,或許存在某種含意。」

「可能是認爲相同的手法會被我看穿吧。或著是手下不足。」

「您的意思是,對方並沒有這麽多名部下嗎?」

「假如是要取代你,就必須得是個相當值得信賴的部下。棄子說不定很多,但論到心腹就寥寥無幾了。」

假設這個推論無誤,就表示他的心腹只剩下取代七魔皇老的剩余三人。

「也說不定是想讓我以爲,他的部下只剩下三名。」

至少,阿伯斯.迪魯黑比亞並不愚昧,而且謹慎。他大概設置了多重陷阱,耐心等待我落入其中之一吧。

「我也有個疑問,統一派的首領似乎不是你呢。」

梅魯黑斯像是過意不去地說道:

「……不愧是阿諾斯大人,竟能掌握到這種程度……」

「首領是誰?」

「……關于這點,老身也不明白……當然,倘若是皇族,會想隱瞞身分乃是人之常情。假如是治理某地的魔皇,或是立場接近之人的話,一旦統一派的身分曝光,將會失去目前的權力地位。如此一來,也將無法如願推動統一派的活動。」

對方有隱藏身分的理由。反過來說,就算不是魔皇或立場接近之人,也能藉此光明正大地隱藏身分。比方說,阿伯斯.迪魯黑比亞。

「既然首領不是你,那統一派是由那個人組成的嗎?」

「就老身調查所知,確實如此。盡管曾經調查過對方的身分,不過那個人澈底消除了魔力痕迹,讓老身不得其門而入。從那時候起,老身就認爲對方可能跟自己一樣是神話時代的魔族。」

魔族的壽命很長。盡管也會因血統與素質産生差異,但平均壽命約三百余年。七魔皇老是我爲了留下血統所創造的,所以才擁有漫長的壽命,不過在神話時代擁有強大魔力的魔族也能藉由魔法,無視血統與素質延長自身壽命。這種魔族或許極爲少數,但應該也有能活過兩千年的人。就算並非如此,也能認爲對方有可能是轉生者。

兩千年前親近我的魔族對迪魯海德的現況感到憂心,因而組成了統一派,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過,若真是如此,在如今阿諾斯大人轉生之後,應該要來見您一面才對吧?」

就常理來想,對方至少會來確認我是否爲本人。如果是熟知兩千年前的魔族,很難想像他會無視暴虐魔王的存在。

「既然至今都尚未露面,也就是不能讓我得知身分的人吧。」

「老身以爲這相當有可能。」

就魔劍大會的一連串事件來看,那個面具男或許就是統一派的首領。那個人會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抑或是他的部下嗎?

「我還有件事要問你。關于勇者學院,你知道些什麽嗎?」

一聽到我這麽問,梅魯黑斯頓時變了臉色。

「……發生了什麽事嗎?」

「聽說要舉辦學院交流。雖說是對方突然作好迎接我們的准備,但聽起來有點可疑。」

「勇者學院是否在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掌控之下,現在還不得而知。就目前爲止,尚未在亞傑希翁發現到魔族的形迹。」

梅魯黑斯語氣沈重地說道:

「只不過,請千萬要提防他們。對于過去的仇敵,老身也曾調查過王都蓋拉帝提。人類國度確實很和平,也未發生過什麽像樣的戰爭。然而,蓋拉帝提卻──不對,是整座亞傑希翁大陸卻將所有盟邦的一成稅收用在勇者學院上。」

對于一間學院,提供了一成的稅收嗎?真是投入了非比尋常的資金呢。

「勇者學院是爲了什麽成立的?」

「表面上是爲了培育精通劍與魔法,以及各種學問的勇者。這些勇者從勇者學院畢業後,會分散到亞傑希翁全土發揮長才,爲國家發展做出貢獻。」

這就類似迪魯海德的魔皇吧。

「盡管如此,卻有一件事相當可疑。勇者學院設有精英班『傑魯凱加隆』,並花費了相當龐大的預算在這個班級上。但不論怎麽調查,都無法查明這筆預算的詳細用途。」

唔,傑魯凱加隆嗎?這名字恐怕是取自這個時代已成爲傳說的兩名大勇者吧。

「勇者是大戰的英雄,不同于魔族支配者的魔王,老身不認爲在和平時代還有如此重要。當然,也不是無法理解人類想將勇者之力用在國家發展上的想法……」

「你認爲這間學院不尋常?」

梅魯黑斯點了點頭。

「傑魯凱加隆據說是轉生勇者們的班級。即使與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無關,也該對之加以戒備。」

人類在策劃某種陰謀嗎?哎,由于魔力較爲拙劣,使得他們在謀略上往往能想出比魔族還要陰險狡詐的計謀。會發生這種事情也沒什麽好不可思議的。

「人類的壽命短暫。經過兩千年後,如今要是還有什麽與魔族敵對的理由,就是那些轉生勇者們無法拋開過去的怨恨吧。」

不過我在建造分隔世界的牆壁時,已和加隆和解。那個男人應該不會讓人類對魔族的仇恨遺留到後世才對。

是加隆以外的人類動的手腳嗎?

「理由尚不明朗,也無法確定是否有轉生者保有兩千年前的記憶。誠如您所言,人類的壽命短暫。要是兩千年前的勇者在現代複蘇,應該也經曆過無數次的轉生才是。」

盡管會視情況而異,不過「轉生shirika」會根據對象的壽命與魔力改變轉生的期間。人類會比較早轉生,而對魔族來說,像我這樣經過兩千年才轉生的情況並不罕見。

「德魯佐蓋多如今也跟蓋拉帝提與勇者學院多少有些交流,但看不出來人類有特別敵視魔族的樣子。」

要是他們打算掀起戰爭,也不會明顯表現出敵視的態度。更何況交戰對手是梅魯黑斯這種代表魔族的七魔皇老。

「唔,那勇者學院就由我親自到當地調查吧。他們大概作夢也不會想到,暴虐魔王會混在學院交流的學生之中。」

「老身明白了。」

「你繼續在迪魯海德關注其他七魔皇老的動向。一有動靜就回報我,我會立刻趕回。」

「遵命。」

我轉身離開社團塔。

只不過,菁英班「傑魯凱加隆」啊?

不論是否還保有記憶,倘若勇者加隆轉生了,那我還真想和他見上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