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勇者的學院之謎



來到最上層之後,梅爾赫斯已經在那了

「恭候多時,阿諾斯大人」

他跪在我面前,朝我低著頭

「蓋奧斯和伊特魯怎麼樣了?」

「平安的復活了。果然,兩千年前被什麼人襲擊,根源以及身體都被脅持了」

和艾維斯那個時候一樣嗎

看來可以認為七魔皇老都是如此了不會錯

「這邊已經有三位七魔皇老。我覺得增強統一派的勢力也是有可能的……?」

艾維斯還活著,這件事還沒有任何人察覺到

表面上能作為我部下活動的只有梅爾赫斯、蓋奧斯、伊特魯這三人,對面的手牌也只剩下三位七魔皇老

在政治意義上,現在統一派的力量已經可以跟皇族派一較高低了吧

這樣一來,也可以牽制企圖利用皇族以及皇族派的阿沃斯·迪爾黑維亞

但是――

「一如往常也沒關係。即使高層在怎麼變動,魔族的意識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如果手牌沒打好,迪爾海德就會分化成兩塊」

正因為皇族和皇族派掌握大部分的實權,統一派才會顯得如此老實。

如果兩邊的權力相當,那麼統一派就不可能在保持沉默。會出現像艾米利亞那樣暴走的人也不奇怪。

雖然直接由我來支配就沒問題了,但現在已經不是力量決定一切的時代。要讓皇族派乖乖閉嘴,那麼要殺多少人才夠呢?

而且如果魔族達到統一,那麼阿沃斯·迪爾海維亞會開始猶豫不決也不一定

讓那傢伙逃掉的話以後會很麻煩。當然的,我沒有輸掉的打算,不過面對做足兩千年準備的傢伙,再給他數千年的機會潛伏那肯定煩死人了

現在暫時,順對方的意行動最為上策。如果事情都按照預定來進行,他肯定會顯現出姿態吧。到時再幹掉他就好。

「我明白了。然後,這陣子對某件事,我浮現出一個疑問」

「為什麼不奪取你的根源,這件事嗎?」

梅爾赫斯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如您所說。其它的七魔皇老們全員都融合根源、接著奪取了,然而,我的情況只是被刺上隸屬魔劍而已。這點差異,也許有什麼意義在也說不定」

「可能是認為同樣的手法多用幾次會被我看穿吧,再不然就是作為手牌的部下可能不夠用」

「並沒有那麼多可用的棋子、這樣嗎?」

「如果要奪取你的話,就必須使用值得信賴的部下。每日拋的棋子,也許要多少就有多少,但能成為心腹的人物就沒有那麼多」

如此一來,那傢伙的心腹就只剩下佔據七魔皇老的那三人了

「又或者,就是特意想讓我認為對方只剩三枚棋子也不一定」

至少阿沃斯·迪爾黑維並不是個庸才,在那之上還十分慎重,隨時佈著兩三重陷阱,為了等我咬餌而一直持續等待著

「我也有想問的事,統一派的首領好像不是你呢」

「……不愧是阿諾斯大人,已經把握到這種地步了嗎……」

梅爾赫斯誠惶誠恐地說道

「那是誰?」

「……其實,我也並不清楚……。當然,若是皇族那麼隱藏身份自然理所當然。

總有一天會將這區域納入手裡的魔皇、又或是立場跟這個相近的人物,一旦知道這些後統一派肯定會開始追逐權力虛榮。一旦情況變得如此,統一派就不好行動了」

有著隱藏正體的理由

反過來說即便不是有著與魔皇接近的立場,也可以藉此堂堂正正的隱藏原形。

例如,即使是阿沃斯·迪爾黑維亞也可以

「既然你不是統一派的領導,那麼是那個某人組建了統一派嗎?」

「根據我調查的結果,應該就是那樣沒錯。也曾一度尋找過對方正體,可是魔力的痕跡都被完美的消除,所以沒能追蹤到。

到了這種地步,只能認為對方和我們一樣都是神話時代的魔族」

也許是對如今的迪爾海德感到憂慮,才會創建了統一派

「可是,如果是那樣的話,在阿諾斯大人已經轉生的現今,應該會在大人您的面前現身才是」

至少也會來確認我是不是真物才對。

如果是兩前年前的魔族,應該不可能無視自稱暴虐魔王的人物。

「至今還沒有顯現正體,那麼是不能讓我知道真面目的人物嗎」

「我覺得那個可能性相當高」

從魔劍大會那一連串的事態來看,那個假面男,應該不是統一派的首領。是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的屬下嗎?

「再讓我問一個問題。關於勇者學院你知道些什麼?」

然後,梅爾赫斯的臉色變了

「……有什麼要事嗎?」

「聽說要進行學院交流。對方那邊突然就更改體制接受了,不過稍微想想就覺得有些可疑」

「我不曉得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的魔爪是否有延伸至勇者學院,現今,他們那已經看不到任何魔族了」

梅爾赫斯語氣沉重的說著

「不過,請務必特別注意他們。畢竟是曾經的仇敵,所以我之前去過王都加拉底探查。

人類的國家的確相當的和平,也沒有發生過任何戰爭。可是加拉底,不對,阿瑟席翁國把稅金的一成都用在勇者學院上」

不過是一個學院,卻使用了國家一成的稅金嗎。還真是投入了非比尋常的力量呢。

「勇者學院是為了什麼建造的?」

「表面上是培育精通劍技、魔法以及各種學問的勇者。他們從勇者學院畢業之後,在阿瑟席翁全國內發揮著力量,為國家的發展做出貢獻」

跟迪爾海德的魔皇差不多的作用吧

「不過,總覺得有些古怪呢。勇者學院裡有經過選拔後才能進入的班級『吉爾加卡農』,對這裡特別編入相當多的預算。

而且無論怎麼調查,都沒有辦法查出這裡詳細的情況」

呼姆,吉爾加卡農嗎

大概是從現在這時代已成為傳說的,那兩個大勇者的名子命名的吧

「所謂的勇者,也就是大戰的英雄。與支配魔族的魔王不同,在這個和平的時代不認為有需要勇者的必要。當然,也不是不能理解,這次是想藉由勇者的力量來發展國家……」

「你認為不只是學院那麼簡單嗎」

梅爾赫斯點頭

「據說吉爾加卡農是勇者轉生者們的班級。即使與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無關,也認為有警戒的必要」

人類自己在企圖著什麼,這樣嗎

嘛,作為魔力比較劣等的代替,在謀略上總是比魔族能想的更加陰暗,從根底就腐爛的作風才更像是人類

「人類的壽命很短。經過兩千年後的現在,如果有與魔族敵對的理由,也只有轉生的勇者們被過去的怨恨給囚禁著這事了」

話雖如此,我在為這個世界製作屏障時就已經與卡農和解了

如果是那個男人的話,是不會將對魔族的憎恨給遺留至後代的吧

其它的勇者也不可能完整繼承轉生前的記憶

還是說,有人做到了呢?

如果真是這樣,那還真是胡來呢

「還不清楚理由是什麼。雖然不能確定,但也許有持有兩千年記憶的轉生者。如您所知人族壽命都很短暫。

如果真有兩千年前的勇者來到了現代,那肯定經過了無數次的轉生」

魔法<轉生>是,根據情況不同、壽命以及魔力在轉生時也會有所變化。

人類轉生的週期基本比較早,生為魔族的我像這樣過了兩千年才轉生並不稀奇

「在過去這邊多多少少也與勇者學院交流過幾次。不過人族並沒有對魔族抱有特別的敵意」

嘛,就算想發動戰爭也不會採取公然態度吧

更別提要和梅爾赫斯,以及身為魔族代表的七魔皇老敵對了

「呼姆,那麼關於勇者學院,就讓我實際去現場勘查吧。總不可能預料到暴虐魔王,會混在學院交流裡的學生之中吧」

「尊如您所說」

「你就如往常那般繼續關注七魔皇老那邊的活動。有什麼風吹草動就向我報告,馬上回來。」

「誠如您所願」

交代完事後,我轉身離開聯合塔

不過,選拔班『吉爾加卡農』嗎。

不管有沒有記憶,畢竟是那個勇者卡農,如果他也轉生了話我倒是很想見上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