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 終章 ~和平的戰爭~

透過反轉效果後的<聖域>,已經能看見被運送至迪爾海德軍的士兵們,恢復疲憊的精神並重新起身的景象。
已經取回希望了吧。
看這副樣子,應該是不用再替他們擔心了。
我和雷緩慢的降落至地上。



「阿諾斯!」
「……阿諾斯……」


銀髮的少女朝這裡奔馳而來。
才剛發覺那個身姿發出光芒,那副身軀的輪廓便模糊,接著分成了兩個人。
<分離融合轉生>的效果結束了,米夏和莎夏兩人同時朝我撲來。


「……不要嚇我啊……我真的以為你死了阿……」


莎夏緊緊的抱著我說道。


「很擔心」


米夏小聲嘟噥,將那嬌小的身軀寄託於我。
繃緊的弦終於鬆懈下來,兩人眼眶裡含著淚水。


「別哭阿。以為我死了嗎」
「……就是那個以為阿,剛才不是才說過嗎……」
「……也說了很擔心了」


為了讓兩人安心,我兩手撫摸著他們的腦袋。


「不會有人犠牲的。只有全員倖存才是真正的和平」


旁邊的雷微笑著,看著這邊。
即使是我,要讓靈神人劍刺穿根源也實在是太亂來了。
當然,那麼做是正確的。
<根源再生>的魔法操作需要非常小心且仔細。如果要承受的是靈神人劍,那更不用說了。
雖然有勝算,但也著實賭上了性命。
然後,我贏了。
再眼前,魔族和人類互相出借肩頭給負傷的對手,並且為救援活動伸出援手。
這副光景,便是我一直以來追求的。
走入戰爭結束後的森林,眼前出現了一個男人。
是先遣隊的其中一個隊長,米特赫伊斯部隊的艾里歐·羅德威爾。他的部下在他的身後齊隊並排。


「魔王大人」


艾里歐當場跪地。
他的部下們同時也一齊向我低下頭。


「我是治理米特赫伊斯的魔皇,艾里歐·羅德威爾。也是艾蜜莉亞的父親……」


飽含敬畏,他說道。


「一切無知的行為舉止皆是我的責任。請務必下達懲罰」


經過這次的事件,腦袋聰明的人,要察覺我便是暴虐魔王也不是不可能。
用魔法召喚的魔王城、以及那個立體魔法陣的使用,還有吉爾加朝向我的惡意。
只要冷靜想想答案便會呼之欲出,只是沒想到在戰場上會有人能如此冷靜的思考。
又或者是,在來到這裡前便抱有些疑惑也不一定。


「艾里歐」
「在!」


低著頭的他毅然決然的回答。


「抬起頭」


艾里歐抬起頭看著我。
那雙眼睛沒有恐懼,只有寄宿著堅定的信念。


「沒有任何辯解,便將自己的腦袋伸於我面前的舉動值得讚賞。然而,對於勇於承認錯誤之人,沒有懲罰的必要。如果錯了,接下來做出修正便是」
「……請恕我越矩……我貴為皇族,卻做出了對暴虐魔王刀刃相向的罪該萬死的行為。請下達懲罰吧……至少在最後做為您的部下,讓我做一些補償……」
「那麼,你的那條命我就收下了。向我獻忠一輩子。這便是給你的懲罰」
「…………阿諾斯大人…………」
「在此等混戰中,你很好的理解了我的意志與人類攜手共進。真不愧是我的子孫。那份忠義以及祈願和平的心,你可以感到自豪」
「……這些話,不胜感激……」


艾里歐低下頭,感動得淚流滿面。


「米特赫伊斯是鮮少發生糾紛的好城市。今後也要繼續努力」
「遵命!」


離開了那個場合,往更深處前進,發現了躺在地上的少女們。


「累了嗎,艾蓮」


向她伸出手。
接著,她以呆滯的目光朝這裡看來。


「阿、不、不會……這點程度完全沒事!」


雖然這麼說,艾蓮還是盯著我的手一動也不動。


「怎麼了呢?」
「因為,阿諾斯大人的那個,那個手,現在、現在好、好像朝我伸出來的樣子!」
「別顧慮,抓住這隻手便是」


說出口的瞬間,艾蓮仰面朝天的倒在地上。接著她咕嚕咕嚕的滾去了遠方。


「……怎麼辦怎麼辦!?阿諾的大人的貴手……我要伸出右手好?還是左手!?阿阿,兩隻手一起似乎更好!!可是可是,那樣一來,這輩子不都洗不了這雙手了喔喔喔!!」


發出了悲鳴般的尖銳聲,艾蓮再次於地上咕嚕咕嚕的滾著回來了。


「那個,該該該該該、該怎麼做比較好呢!?雖然在妄想中經歷過很多次,可是,那畢竟只是妄想……絕對不可能……哈!難道這是,夢!?」


呼姆。看來戰爭的激昂感還沒有消失的樣子。


「妄想裡做了些什麼呢?」
「……那……個,給我抱抱,然後施加回復魔法之類的……」
「原來如此」


用<飛行>讓艾蓮騰空,擁抱著她。


「欸、欸欸欸……夢、果然是夢……別醒來……別醒來啊我……陷入永遠的沉睡吧……!」
「夢想若無法實現,那僅僅是謊言」


施展回復魔法,治癒她的疲憊。


「艾蓮。在我所生存的時代,基本上沒有歌曲之類的消遣。特別是妳們的那種歌曲更是聽都沒聽過。
那滑稽的、傻呼呼的,活像是要把人生吞活剝一樣。這種歌不是在和平時代根本唱不出來」


艾蓮對於我的言語,只是呆然的側耳傾聽著。


「可是,包含這次的歌在內也都不是什麼壞歌曲。我很期待妳們的新曲子」
「…………阿………………」


淚水在她的眼眶中浮現。


「……………………好的…………」


輕輕地放下她後,她呆立在原地。
疲勞看上去已經完全治癒了。


「呀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的叫著,粉絲小夥伴剩下的七個人聚集在艾蓮身旁。


「等下,艾蓮太狡猾了!只有妳爽到太狡猾了!!」
「就、就算妳那麼說,我也只是覺得做了場美夢這樣」
「給我做好覺悟吧!!」
「沒錯沒錯,接下來妳會遭受什麼對待應該很清楚了吧?」
「別、等、等等、等一下拉。大加的眼神好可怕!!」
「偷跑的如此誇張根本沒有減刑的餘地!大家,上!」
「「「唔嗯!!」」」


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一個接一個的給艾蓮公主抱,並「下個,輪到我了」或「間接公主抱喔吼!!」等等的少鬧著。
甚至到最後開始「接著,輪到我當阿諾斯大人」「那麼,我來擔任艾蓮的位置」等宣言著,出現了四人抱著另外四人的奇妙景象。
邊以餘光看著她們,我邁開腳步後看到了浮在聖水球中的愛蕾諾的身影。


「……阿諾斯君……!!」
「我來兌現諾言了,愛蕾諾」
「欸……?」


我拔出理滅劍,連同聖水球一並刺向愛蕾諾。
與<魔族斷罪>不同,<根源母胎>是人型魔法。只要影響存在於此的她的根源便足矣。
聖水球消失了,她周圍飄散的魔法文字也消失了。
愛蕾諾赤足接觸到地面。


「……哇喔……你把魔法解除了嗎……?」
「這樣妳便成為了我的魔法」


愛蕾諾以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


「雖然想過把魔法<根源母胎>毀滅,可是那樣一來魔力便會消散。不過若是成為我的魔法,就不會被人惡意驅使了吧。妳已經是自由之身了」
「……是嘛……」


低著頭,她眼裡噙著淚水。


「還沒有結束呢。要照顧一萬個瑟希婭也著實不容易。那邊也必須要做些什麼」
「……這些……就像是……騙人的一樣呢……」


嘟噥著,愛蕾諾朝我邁出步伐。
可是,大概是剛才的魔法影響還殘留著吧,她膝蓋彎曲、眼看就要向前傾倒。


「呼姆。還是老樣子呢」


用手腕支撐住她的身體。
於是,愛蕾諾緊緊的抱住我。


「……謝謝你……阿諾斯君……。最喜歡你了喔……」


莎夏兩眼發直的瞧著那副景象。


「米夏,對那副光景妳有什麼話想說嗎?」
「太好了」
「就這樣?」


米夏微微傾首。


「…………裸體?」
「哇喔喔!對了阿。我忘了阿……阿諾斯君、請、請給我」
「阿阿」


用魔法<創造建築>讓愛蕾諾換上勇者學院的制服。


「謝謝你。幫大忙了喔」


這麼說完後,愛蕾諾將視線投向周圍。 


「不過,變成很厲害的景象了呢」


地面盡是坑洞、樹木悉數倒下、河川盡數乾枯。
拖拉大森宛如發生天崩地裂的異變。


「沒事,沒任何問題。誰都沒有死」
「你怎麼知道呢?」
「為了不讓任何人死去,我這個魔眼仔細的觀察過了」


艾雷諾吃驚的瞪圓雙目,接著,開始哧哧笑著。


「阿諾斯君你、真的好厲害呢」
「沒事,就這點人數。不過,受傷的人倒是有不少」
「那些不是問題。善後還請您委任於我們七魔皇老」


前來的人是梅爾赫斯。


「無論是傷兵,或是這場戰爭的善後工作都會妥善處裡的。請務必,好好的休息吧」
「呼姆。那麼就交給你了。有什麼事就向我報告」
「遵旨」


梅爾赫斯<飛行>離去。


「雷」


我向他展示從他那奪來的項鍊。


「米薩似乎在地下城救護傷兵的樣子」
「……雖然下好決心要給她了,但也不用這麼急……」
「哎呀?普普通通的當作求婚不就好了嗎?」


莎夏開玩笑似的說道。


「恭喜」


米夏送上淡淡的祝福。


「……頭疼了呢」


他苦笑著,接著腳被顛坡不平的路面絆倒了。


「傳說中的勇者摔什麼跤呢」
「靈神人劍用太多了。就算是我也累了喔」


雷邊坐在地面,邊說著。


「話說回來,這個已經沒用了吧?」


扔出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的面具。
那個掉落在了雷的手邊。


「是呢」


雷用一意劍破壞了那個面具。
阿沃斯·迪爾海維亞已經沒有出現的必要。
<魔族斷罪>被消滅,<聖域>的魔法消失的現今,人類與魔族已經沒有任何戰鬥的理由了。
這個世界終於迎來了和平。


「說起來,另一個形狀不同的面具是幹啥用的?」


朝雷伸出手後,我說道。


「形狀不同?」


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他歪著頭。


「我只拿著一個面具的說」
「…………」


魔劍大會那時出現的面具男。
確實,戴著和雷不同的面具。
雖然考慮過很多的可能性,看來現在似乎傾向了不太好的那一邊。


「阿諾斯?」
「呼姆。嘛、今天就算了吧。比起那個,還有一個強敵被留在了最後」
「強敵?」


一邊說著,雷抓住了我的手。


「什麼也沒和母親說就跑來打仗了」


雷苦笑著。


「還有說謊呼弄這一手喔?」
「我不會逃避的。今天便要向母親說明魔王的事情」


拉住他的手,將身體扶起。


「一起戰鬥吧。勇者與魔王的力量,讓母親她見識見識」
「可是,你的母親她阿,很擅長使用理滅劍吧」


莎夏說著調皮話。


「根源好像也差不多有七個左右喔?」


雷繼續接話。


「魔王的宿命也能斬斷?」


歪著小腦袋,米夏說道。
我們共同歡笑著,接著離開了這個場所。
最後的強敵,還在等著我。
但是,沒有任何恐懼的必要。
我有著攜手併肩的夥伴。
有著能一同歡笑的朋友。
而且,殘餘的戰鬥,不會傷害到任何人。
因為那是二千年前我所奢望、我所創造、然後我所守護的、
象徵著這個時代的,最為和平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