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憎恨的終結



朝著吉爾加,緩慢的踏出步伐。

「……咕……」

他發出嘟噥聲。

那是沉澱於黑暗中的聲音,不久後轉變成崩壞的笑聲。

「……咕呵呵……。咕呵呵呵呵呵呵……」

扭曲著表情,吉爾加看著我。

「……這樣也好,能親手用這雙手將你毀滅……不如說倒還要感謝你特地復活呢……對吧,阿諾斯·沃爾迪戈德」

即使變成了魔法,吉爾加的贈恨依然在持續著。

即便過了兩千年,也絲毫沒有斷絕。

「去為你的復活感到後悔吧,並在此毀滅吧!!」

光之粒子從吉爾加的魔法體四散而出,展開突擊。

「人類的憤恨,給我好好理解清楚,暴虐的魔王!!」

光線聚集於上空。

接著向他的手上聚集,<聖域>轉化成劍的型態。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話說得那麼大卻沒什麼實力呢」

以<四界牆壁>承受住突出的<聖域>之劍,接著趁隙以右手貫穿他的胸膛。

「<根源狙殺>」

根殺化的手指捏碎了他的魔法體。

光線如迷霧般四散,吉爾加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是,從阿瑟席翁那聚集至空中的光往地下傾落,再次化為吉爾加的魔法體。

「呼姆。果然,抓不到根源嗎」

「看來你好像理解了。此身已經向<魔族斷罪>魔法化。已經是永不滅亡,等同於世界秩序的存在」

和預想的一樣。

「遊戲該結束了。聽著,阿瑟席翁的子民們喔」

通過<聖域>魔法,<魔族斷罪>說道。

被<聖域>所影響的人們,心中都響起了那道聲音。

「深邃的黑暗已經吞噬了阿瑟席翁。暴虐的魔王經過了兩千年,還是在此地復活了。但是,沒有害怕的必要。

伴隨著希望一同祈禱吧。向我等那傳說中的勇者。如此一來,他必定會再次出現,並藉由希望之光來驅除黑暗吧」

吉爾加說著,這兩千年間所佈下的種子。

恐怕持續增長著人口,就是為了繼續傳播那份口傳吧。

比陽光還要燦爛,在上空所聚集的<聖域>之光發出耀眼的光輝。

那份希望之光接二連三地從阿瑟席翁全體聚集而來。

「……嗚……阿阿…………!」

「……黑暗……阿、阿阿阿阿 !別、別過來…………」

「別……嗚、阿阿阿阿!!」

倒在森林內的蓋拉底魔王討伐軍向是被人逼迫似的不停逃竄著。從他們的身體,<聖域>的光芒現在也依然在往天上攀浮著。

原來如此。

「<魔族斷罪>是隱藏在<聖域>之中的魔法。<聖域>聚集龐大的魔力後便能將<魔族斷最>的意志具象化,形成魔法體」

在我說話的時候,沐浴在<聖域>光輝中的吉爾加身體又大了一圈。

「但是,要將<聖域>的魔力最大幅度的引出,將想法重疊在一起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所以勇者學院才將那個口傳給大幅度傳導出去。當帶來絕望的深邃黑暗降臨時,阿瑟席翁的人民才會伴隨著希望一同祈禱」

更多的光線映照至吉爾加身上,魔法體的輪廓模糊了起來。

「吉爾加,你這傢伙呢,正在強行的從阿瑟席翁的人民那裏吸取著希望呢」

如果將所有的希望給吸取殆盡後,那顆心就只剩下絕望而已。

這才是,深邃黑暗口傳的真正意義。相繼傳承絕望深淵口傳的阿瑟席翁之民,會去向傳說的勇者祈禱的吧。然後那份祈禱瞬間便會被吸收,並再次陷入絕望之中。

他們只能持續迷失在沒有出口的黑暗中。

但是,正因如此阿瑟席翁全境的人民感情才能被強制合而為一。

一切都是為了發動<魔族斷罪>。

「如果一直待在毫無希望的深淵,心可是會死的。即便將和平生活下去的人民推入死地,也想要消滅我嗎,人之王」

「這有什麼好抱怨的呢。你知道嗎,暴虐的魔王。這就是人類的憎恨。他們有著即便犧牲自己,也要毀滅你的決心。民眾尊貴的犧牲,決不是毫無價值」

我只能以冷漠的眼光,去注視自以為在宣傳崇高之事的傢伙。

「愚昧至極」

「別說的跟自己沒有關係一樣,魔族之王。這都是你的罪。會讓我們人類恨到這種程度,都是你的錯,阿諾斯·沃爾迪戈多!!

如果你不殺死人類,就不會有這種事發生!!這份罪、這份愚昧,去後悔、去懺悔,最後悲慘的腐朽而去便是!!」

也許是更進一步的吸取著希望,倒下的人們彷彿是阿鼻地獄的亡靈一般叫喚著。

天空的光芒越來越燦爛,就像是要一股氣的照耀整片森林一樣,氣勢洶洶的傾瀉而下。

吉爾加的魔法體更加的崩潰,連最開始的原型也沒留下。神聖的光芒越來越擴大,將森林所覆蓋。

不久後光芒所映照的是,宛如模仿勇者一般的鎧甲巨人。那隻手握著長且厚、並且散發著光輝的神聖之劍。

「部下們聽令。帶著負傷者逃跑。周圍一帶要被吹飛了」

對那颯爽揮下的大聖劍,我以<四界牆壁>的反魔法外加<破滅之魔眼>接下了。

由於龐大的魔力間的衝突餘波,周圍的樹木被砍倒、地面裂了開來。

「好好理解正義之力便是」

一邊揮動著大聖劍,吉爾加為了拉近距離而行走著。鎧甲巨人的每一步都會引起週遭的大地震,逃亡的士兵們因此被絆住了腳步。

「在地下創造魔王城吧」

「冰之城」

銀髮的少女使用了魔法<創造建築>。

稍微遠離這個場所的深處,建築了牢固的冰城。

「讓我幫個忙吧。即使是魔王城,以擁有如此程度的魔力為對手也稱不了多久吧」

過來的是七魔皇老,梅爾赫斯。

他在構築的冰城上畫了魔法陣。

「<次元牢獄>」

地中深處的魔王城被<次元牢獄>所隔離。從外部雖然無法干涉<次元牢獄>,但為了讓士兵們避難而不得不打開的入口便會成為弱點。

現在吉爾加的力量有可能突破,可是冰之魔王城若有著兩段架構的話,某種程度上還可以承受得住吧。

「一隻都不會讓你們逃走」

鎧甲巨人藉著魔眼,打算看出冰之魔王城的所在地。

就在這時,周圍飄起了綿綿細雨。

逐漸擴展的視野被封閉,冰之魔王城以及魔族的魔力全被隱藏起來。這是米薩的魔法<雨霧霧消>。

吉爾加嘟噥著。

「……這是……大精靈之森的守護神…………?精靈是魔族的夥伴嗎……?」

「時代從很久以前開始就變了,吉爾加。早就沒有敵人的存在了」

集中魔力彈飛大聖劍,並在用<獄炎殲滅砲>打在巨大的頭盔上。

一瞬間包圍著他的漆黑火焰被反魔法消除,吉爾加一副什麼也沒發生似的將視線轉向我。

「……以為我會被你騙嗎,暴虐之魔王。連精靈之力也要操縱,到底要邪道至何種地步阿,你這傢伙!」

鎧甲巨人向天高舉起劍,在那裏浮現出魔法陣。

「好好理解吧,魔族們。你們祖先所犯下的罪,去用自己的身體來償還!」

從上空的魔法陣所釋放出的無數<聖域熾光砲>,往地面上傾瀉而下。

既然因為<雨靈霧消>的魔法而無法瞄準,那麼就靠著數量來進行無差別砲擊吧。亂槍打鳥,總會中幾來發。

但是,從地面上展開的地、水、火、風四個魔法陣,防禦了<聖域熾光砲>。

「……快點逃!同為聖屬性魔法,某種程度上還能防住,但那個巨人發出的<聖域熾光砲>的話,沒辦法堅持太久……」

為了守護撤退中的米特赫伊斯部隊,愛蕾諾張開了魔法結界。

作為隊長的,魔皇艾利歐停了下來。

他向她投去視線。

「……勇敢的人族戰士喔……」

他筆直的詢問道。

「……先前也是。為何要幫助我們魔族?」

她明確的回答著。

「我也知道的。是我們國家先行宣戰。可是,這肯定是哪裡搞錯了。我們也並不想要戰鬥。只是想要守護而已。可是那個、那個鎧甲巨人,無論人類還是魔族都會殺害」

愛蕾諾盯著迷霧對面隱約可見的巨大影子。

以及對面被吸收了希望,倒臥在地面上的魔王討伐軍的身姿。

「迪爾海德軍已經表現出撤退的意志,蓋拉底魔王討伐軍也打算接受。所以這場戰爭已經結束了喔。完全沒有互相憎恨的必要」

融合了米夏和莎夏。銀髮的少女,透過<轉移>將倒下的瑟希婭依序轉移至魔王城。

但是,要轉移一萬人多少還是需要時間的吧。

「用<次元牢獄>聚集至同一地方吧。這樣便可以一次進行轉移」

梅爾赫斯使用魔法<次元牢獄>。

透過魔法之門將瑟希婭聚集至一處,接著銀髮的少女再使用<轉移>。

「那邊的地下有建立魔王城,請往那邊避難」

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正在引導迪爾海德軍前往魔王城的入口。

「怎麼了?你可沒有閒情逸緻觀賞風景的時間喔,吉爾加」

我用<飛行>騰空,面朝吉爾加描繪魔法陣。

「你打算自以為優勢到何時阿!!」

吉爾加揮下大聖劍,打算連同魔法陣一起將我斬殺。劍來到眼前時我迴避了開來,不過魔法陣被切斷了

「<魔族斷罪>不會滅亡。想要阻止我只有把阿瑟席翁的人民殺光。就算你這麼做,阻止了魔法發動,<魔族斷罪>也不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給我絕望吧,阿諾斯·沃爾迪戈德,只要魔法<魔族斷罪>還存於這個世間,魔族的宿命就只有被毀滅!」

「呼姆。吉爾加,話先說在前頭。想讓我絕望的話,別打嘴砲,給我展示出實力如何」

「王X蛋蛋蛋蛋,到底要傲慢至何種地步,你這卑劣的魔族喔喔喔喔喔喔!!」

從吉爾加的全身蹦出數百條光之鎖鏈。在我避開那些的瞬間,魔法結界發動。是進入或通過鎖鏈內側便會啟動的術式結構吧。

以<破滅之魔眼>破壞鎖鏈的瞬間,大聖劍迎面而來。

「毀滅吧!!」

斬裂了<四界牆壁>,巨大的聖劍將我擊落至地上。鮮血奔流,根源也一並遭到傷害,大聖劍朝著墜落至地面的我開始趁勝追擊。

咚嘎的!!!地面被分成兩半,魔力的餘波掀起了風暴。魔法<魔族斷罪>所做成的聖劍,確實毀滅了我的根源。

「原來如此」

我的根源一瞬間便再生了。

「是能殺死根源的聖劍呢」

「……竟……然…………!?」

對於本應滅亡的我,在場的吉爾加露出目瞪口呆的樣子。

「第一次就應該解決我。同樣的攻擊對我第二次就不會有效果了」

起源魔法<根源再生>。

以敵人朝我的根源發起攻擊為起源,回到根源沒有遭受到攻擊的狀態。

一般來說,根源被消滅之後魔法就不能用了,所以才在遭受到對手攻擊前透過<時間操作>將魔法<根源再生>的效果轉移至未來。

因為要把對手的攻擊作為起源,所以必須知道對方的攻擊手段,所以第二次開始才能使用。

即使根源被靈神人劍伊凡斯馬那消滅也能復活的原因,是因為兩千年前,卡農是為了輸送魔力而將聖劍刺向我的緣故。

「<獄炎鎖縛魔法陣>」

吉爾加自以為毀滅了我的根源,出現空隙的瞬間,我組建了這個魔法術式。

漆黑之炎化為鎖鏈,束縛著吉爾加巨大的身體。同時那個獄炎鎖內產生了魔法陣

在封住敵人行動以及魔力的同時,追加著魔法術式的起源魔法。這就是<獄炎鎖縛魔法陣>。

「被漆黑之炎所吞噬便是」

獄炎鎖漆黑的燃燒起來,吉爾加的魔法體一口氣被吞噬。

天與地被火焰形成的柱子所連接。

「呼姆。嘛,我想也是」

從漆黑的柱子中,露出了神聖的光輝。

像是要將漆黑之炎所彈飛一般膨脹著,從那之中,無傷的鎧甲巨人出現了。

「我應該說過了。魔法<魔族斷罪>永恆不滅。即使,你這傢伙使用理滅劍也一樣,<魔族斷罪>的這個概念也會永遠持續下去。魔族的毀滅,已然是宿命!!」

「沒什麼,不這樣可就不好玩了」

「看我打爛你那副裝模作樣的嘴臉!!」

保持纏繞著<獄炎鎖縛魔法陣>的狀態,那傢伙的巨體移動著,舉起了大聖劍。

「這裡可不是你這傢伙的城!不是迪爾海德!作為王牌的魔劍,你連拔出的機會都沒有!!」

嚄。

「我可沒有讓你看過理滅劍。這是,從誰那聽來的?」

魔王城之中有個立體魔法陣那個時代的人應該都知道。可是,知道理滅劍存在的人應該全都滅亡了才是。

「你這傢伙可沒有閒情逸緻去介意那種事!」

他一邊拖著鎖鏈,一邊橫掃著大聖劍。

「復活多少次都無所謂。直到你魔力用盡、墮入絕望深淵為止,我會無數次清算你的罪孽!!」

大聖劍想要擊潰我的瞬間,從地上竄出一陣風。

那把巨大的劍被截成兩半,嘎啦嘎拉的碎裂而下。

「意外的,想砍的話就能砍呢,那種的也就只是大而已」

出現在吉爾加面前的是,手持一意劍的雷。

「呼姆。休息夠了嗎?」

「多虧你拖得夠久呢,七個都回來了」

如果根源不回復至七根,即使是雷,要與這個怪物作對手也稍嫌吃力吧。因此,我才特意爭取些時間

「……愚昧……到底是、有多愚昧、的男人啊…………」

憎恨之情毫無保留的溢出。

鎧甲巨人眼睛發出黯淡的光芒,那道聲音染滿憎惡。

「……勇者喔……。曾經被敬稱為英雄的你,究竟要、究竟要……究竟要墮落至何處才心甘情願阿,卡農!!!」

在發出怒吼聲的同時,吉爾加的大劍再生。

進而在左手畫出魔法陣。顯現的炮門共一百零八個,光線開始往那裏聚集。

「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到來」

在空中飛舞,往雷的身邊移動。

「沒有你在的話,我也不曉得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握起拳頭,朝雷的方向緩緩突出。

這支手染上成千數萬、不,沾染了在那之上的人類鮮血。

雷也同樣的握起拳頭,朝我突出。

他也殺死了無數的魔族。

儘管如此,我們呢,也只是立場不同而已。

只不過是想守護罷了。

彼此間毫無怨恨。

「上吧,友人喔。就在這切斷那持續了兩千年的憎惡枷鎖」

雷點點頭。

「為了阿瑟席翁與迪爾海德的和平」

我和雷,互相鬆開拳頭。

一瞬間,使用<轉移>魔法來到了吉爾加的正後方。

「竟耍些小聰明!!」

吉爾加打算回頭,向<獄炎鎖縛魔法陣>注入魔力後,他被魔法之鎖給壓制住。

「會讓你得得逞嗎」

「該死的阿阿阿!!」

<聖域熾光砲>被無數的施放而出。

一邊繞著圈迴避著,我正面朝那傢伙接近著。

「該死的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宛如使大氣嗚鳴般揮動而起的大聖劍,被雷的一意劍給斬成兩半。

「不會讓你那麼做的喔」

二千年前的亡靈。二千年前的贈惡。

為了給過去的戰鬥畫上休止符,兩位大戰的英雄在空中奔馳著。

勇者和魔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