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憎惡的結果

我朝傑魯凱緩緩走去。



「……咯……」

他漏出細微聲響。那道陰沈的聲音,不久後變成壞掉的笑聲。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傑魯凱扭曲著表情,朝我看來。

「……好吧,這樣我就能親手消滅你了……倒不如該感謝你,能爲了我再度複活……你說是不是啊,暴虐魔王。」

即使淪爲魔法,傑魯凱的憎惡也持續著。在這兩千年間,從未間斷過。

「你就後悔讓自己再度複活,然後毀滅吧!」

傑魯凱的魔法體飄散著光粒子,朝我直沖而來。

「就好好體會人類的憤怒吧,暴虐魔王!」

龐大的光芒自上空傾注而下,聚集在他手中形成一把「聖域」之劍。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口氣這麽大,攻擊卻很弱啊。」

我用「四界牆壁」擋掉刺來的「聖域」之劍,縮短距離用右手貫穿他的胸口。

「『根源死殺』。」

殺害根源的指尖捏碎他的魔法體。光芒彷佛煙消雲散一般,傑魯凱的身影消滅得無影無蹤。只不過,從亞傑希翁各地聚集到空中的光芒紛紛落下,再度形成傑魯凱的魔法體。

「唔,果然抓不到根源啊。」

「看來你理解了啊。此身早已化爲『魔族斷罪傑魯凱』的魔法。我是這個世界的秩序本身,是無法毀滅的。」

看來是無法靠尋常手段解決了。跟我假定的一樣。

「遊戲結束了。聽好,亞傑希翁的子民們。」

經由「聖域」的魔法,「魔族斷罪」發出宣告。他的聲音會在受到「聖域」影響的全員心中響起吧。

「深邃黑暗吞噬了亞傑希翁。暴虐魔王經過兩千年的時光,在此地複活了。但無須害怕。伴隨著希望祈禱吧。向我們傳說的勇者獻上祈禱。這樣的話,勇者將會再度降臨,以希望之光驅逐黑暗。」

迪耶哥方才曾提到兩千年間的播種。這恐怕就是指不斷增加的人類子孫,以及他們所流傳下來的這段口傳吧。

聚集在上空的「聖域」發出比太陽還要輝煌的光芒。這份光輝陸陸續續從亞傑希翁全境聚集過來。

「……嗚……啊!」

「……黑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別、別過來…………」

「住手……嗚、啊啊啊啊啊啊!」

倒在森林裏的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就像在恐懼什麽似的痛苦掙紮。從他們身上冒出比之前還要強盛的「聖域」之光。

「唔,原來如此。『魔族斷罪』的魔法就潛藏在『聖域』之中,當『聖域』聚集起龐大魔力時,才能將『魔族斷罪』的意志具象化,形成魔法體。」

在我說明的時候,傑魯凱也持續沐浴著「聖域」之光,體型增大了一倍。

「然而,要將『聖域』的魔力發揮到最大限度,必須要讓衆人的意念團結一心。勇者學院就是爲了這點,散布深邃黑暗的口傳。當帶來絕望的深邃黑暗降臨時,亞傑希翁的民衆就會伴隨著希望獻上祈禱。」

更多的光芒落在傑魯凱身上,使得魔法體的輪廓模糊起來。

「傑魯凱,你從亞傑希翁的民衆身上,強行吸取了他們的希望。」

只要吸取掉一切的希望,心靈就會變得絕望。這正是深邃黑暗口傳的意義。將口傳流傳下來的亞傑希翁民衆,應該就會在面臨絕望深淵時向傳說中的勇者獻上祈禱吧。而他們的祈禱將會被瞬間吸走,讓他們再度落入絕望的深淵。

他們大概會不斷迷失在沒有出口的黑暗之中吧。但是這樣一來,就能強制讓亞傑希翁全境的人類意念團結一心。

爲了發動「魔族斷罪」。

「要是一直待在毫無希望的地獄之中,心靈會支撐不住的。你不惜殺害和平生活的民衆,也想要消滅我嗎?人王。」

「領教到了吧,暴虐魔王。這就是人類的恨。他們有著不惜犧牲自己也要消滅你的決心。民衆的崇高犧牲,是絕對不會白費的。」

看他把這說得像是很崇高的行爲一樣,讓我只能冷眼注視著他。

「愚蠢。」

「別說得事不關己啊,魔族之王。這是你的罪。讓我們人類抱持這麽大恨意的人是你,阿諾斯!你要是不殺害人類的話,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這份罪過、這份愚昧,你就後悔、忏悔,然後悲慘地默默死去吧!」

大概是他吸取了更多希望吧,倒下的人類們發出的淒厲慘叫回蕩開來。上空的光芒愈來愈輝煌,彷佛要照亮整座森林似的猛烈地傾注而下。

傑魯凱的魔法體繼續潰散,如今已不成原樣。這股神聖的光芒眼看著逐漸擴大,覆蓋住整座森林。不久後,光芒化作一具彷佛是仿照勇者的铠巨人。其手上握著一把既長又厚重,散發著光芒的聖劍。

「向我的部下宣告。讓傷患逃離這裏。這附近一帶會被轟飛喔。」

轟隆一聲劈下的大聖劍,我同時用上「四界牆壁」、反魔法和「破滅魔眼」擋下。兩股龐大魔力沖撞所造成的余波讓樹木倒成一片,大地裂開。

「領教正義的力量吧。」

傑魯凱繼續將大聖劍劈在我身上,就像要縮短距離似的走起。铠巨人的每一步都爲這附近帶來大地震,讓驚慌逃竄的士兵們無法動彈。

「在地下創造魔王城。」『冰城。』

銀發少女施展「創造建築」的魔法,在稍微遠離這裏的地底深處,構築起一座牢固不移的冰城。

「讓老身來幫忙吧。即便是魔王城,在如此龐大魔力的對手面前也無法維持太久。」

轉移過來的是七魔皇老梅魯黑斯。他在構築起來的冰城上畫起魔法陣。

「『次元牢獄』。」

他以這個魔法將在地底深處的魔王城隔離開來。不過「次元牢獄」雖然無法從外部幹涉,但爲了讓士兵們避難,無論如何都得開啓的入口將會是弱點。

雖然很可能會被傑魯凱如今所擁有的力量突破,但如果是跟冰魔王城結合的雙重構造,或許就能在某種程度內支撐住吧。

「該死的垃圾蟲子們,一只也別想逃走。」

铠巨人打算用魔眼看穿冰魔王城的位置。

就在這時,附近飄起了蒙蒙細雨。轉眼間擴大的雨勢封住視野,將冰魔王城與魔族們的魔力全都掩蓋起來。那是米莎的「雨靈霧消」的魔法。

「……這是……大精靈之森的守護神……?有精靈在協助魔族嗎……?」

「傑魯凱,時代早在很久以前就變了。敵人已不存在。」

我集中魔力將大聖劍彈開,將「獄炎殲滅炮」砸在那個巨大頭盔上。

瞬間延燒起來的漆黑火焰也被反魔法消除,傑魯凱就像若無其事般的朝我看來。

「……我是不會上當的。居然強行控制精靈,你到底是有多殘暴啊!」

铠巨人把劍高舉向天,讓天空浮現出一道魔法陣。

「好好體會吧,魔族們。你們祖先所犯下的罪,就用你們的身體償還吧!」

位在空中的魔法陣發出無數的「聖域熾光炮」,朝著地面紛紛落下。既然藉由「雨靈霧消」讓他無法瞄准,那麽這就是無差別的炮擊,只是數量太多,有幾發免不了會造成傷亡。

只不過,地面上展開了地、水、火、風四個魔法陣,擋住了這些「聖域熾光炮」。

「……大家快逃!因爲我配合了神聖魔法的波長,所以能在某種程度內擋下攻勢,但這麽強大的『聖域熾光炮』,是沒辦法支撐太久的……」

爲了保護正要撤退的密德海斯部隊,艾蓮歐諾露張設了魔法結界。

看到她這麽做,身爲隊長的魔皇艾裏奧停下腳步。

「……勇敢的人類戰士……」

他老實問道。

「……方才也是這樣。你爲何要幫助我們魔族?」

她明確地回答:

「我們國家發出了宣戰布告,所以我知道你們是敵人。可是,這已經不對了。我們不是想要戰爭,而是想要守護民衆。可是那個東西,那個铠巨人,打算不分魔族與人類,無區別地進行屠殺。」

艾蓮歐諾露瞪著在雨霧對面隱約浮現的巨大身影。而在密德海斯部隊的反方向上,也能看到被吸取希望,倒地不起的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

「迪魯海德軍表示出撤退的意思,而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也打算要撤離。這樣的話,這場戰爭就已經結束了。我對你們沒有任何怨恨。」

融合的米夏與莎夏,也就是那名銀發少女,施展「轉移」將倒下的潔西雅一一轉移到魔王城內。不過要轉移一萬人,到底還是需要不少時間吧。

「老身用『次元牢獄』將她們聚集到同一個地方吧。這樣就能一次轉移所有人了。」

梅魯黑斯施展「次元牢獄」的魔法,用魔法門將潔西雅她們集中到同一個地方,之後銀發少女再施展「轉移」將她們轉移到魔王城內。

「那邊地下建起了魔王城,請往那裏避難。」

粉絲社的少女們引導迪魯海德軍前往魔王城入口。

「怎麽啦?你有余裕東張西望嗎?傑魯凱。」

我施展「飛行」前往上空,朝著傑魯凱畫起魔法陣。

「你要自以爲優勢到什麽時候!」

傑魯凱將大聖劍往上揮,連同畫出的魔法陣一起朝我砍來。我盡管在被砍中前避開攻擊,卻也讓魔法陣被斬斷了。

「『魔族斷罪』是不滅的。想要阻止我,就只能殺掉亞傑希翁各地的人類。不過即使你這麽做,也只是阻止魔法發動,無法讓『魔族斷罪』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你就絕望吧,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只要『魔族斷罪』還存在于這個世上,魔族就注定是要毀滅的宿命!」

「想讓我絕望的話,就別光說不練,用實力表示吧。」

「笑話──!你這傲慢至極的龌龊魔族──!」

傑魯凱全身飛出數百條的光之鎖鏈。就在我避開的瞬間,魔法結界發動。這大概是在我進入鎖鏈與鎖鏈之間時啓動術式的機制吧。在我用「破滅魔眼」破壞鎖鏈的瞬間,大聖劍朝我劈下。我用「四界牆壁」擋下這一擊。

「靈神人劍是消滅魔王的聖劍!就算你還活著,那把劍也確實貫穿了你的身體,削減了你的力量。無法發揮不祥的毀滅根源之力的你,早已不足爲敵!」

巨大聖劍劈開「四界牆壁」,把我打落地面。盡管這一劍已使我流血、傷到我的根源,不過就像是要趁勝追擊般,大聖劍朝著降落地面的我刺來。

「毀滅吧!」

轟隆隆隆隆隆!地面裂成兩塊,魔力余波掀起一陣暴風。

以「魔族斷罪」的魔法創造出來的聖劍,確實消滅了我的根源。

「原來如此。」

我的根源在轉眼間再生回來。

「是殺害根源的聖劍啊?而且雖然不及靈神人劍,卻有著近似的力量。」

「……這……什……什麽………!」

應該消滅的我還存在,讓傑魯凱顯得驚愕不已。

「你應該第一劍就解決我的。同樣的攻擊不會對我再次奏效。」

起源魔法「根源再生aguronemuto」。這是以敵人的攻擊與我的根源爲起源,將根源恢複到尚未遭受攻擊的狀態。通常只要根源消滅就無法施展魔法,所以我是在對手的攻擊命中前施展「時間操作」,將「根源再生」的魔法送到未來發動。

而要以對手的攻擊爲起源,就必須得先知道對手的攻擊方式,如果不是第二次接招的話就無法使用。我即使被靈神人劍伊凡斯瑪那消滅根源也依舊能夠複活,就是因爲兩千年前,加隆曾爲了輸送魔力,用那把聖劍刺死過我。

只不過在能斬斷宿命的靈神人劍之前,也沒辦法讓我完全地恢複原狀。

「『獄炎鎖縛魔法陣zora e deifuto」。」

趁傑魯凱以爲他消滅了我的根源、露出破綻的瞬間,我組成了那個魔法術式。漆黑火焰化爲鎖鏈,束縛住傑魯凱的巨大身軀,而這道獄炎鎖還同時形成一道魔法陣。在封鎖敵人行動與魔力的同時,組成魔法術式施加最後一擊的起源魔法。這就是「獄炎鎖縛魔法陣」。

「被黑焰吞沒吧。」

獄炎鎖燃燒起漆黑火焰,一口氣吞噬掉傑魯凱的魔法體,竄起連結天地之間的火柱。

「唔。哎,也是呢。」

神聖光芒從漆黑火柱之間流泄。光芒彷佛將漆黑火焰彈開似的擴展開來,從中出現毫發無傷的铠巨人。

「我應該說過了。『魔族斷罪』的魔法是不滅的。即使是你的理滅劍,也無法永遠持續地消滅『魔族斷罪』這個概念。魔族是注定要毀滅的宿命!」

「沒什麽,要是你沒這點本事的話,也太掃興了。」

「你就別再嘴硬了!」

在「獄炎鎖縛魔法陣」的束縛之下,他動著那個巨大身軀,將大聖劍高高舉起。

「這裏不是你的城堡!不是魔王城德魯佐蓋多!你這個就連作爲殺手的魔劍都無法拔出的家夥!」

喔,他說了奇妙的話。

「我並沒有讓你見識過理滅劍。這件事,你是聽誰說的?」

魔王城是立體魔法陣這件事,只要是那個時代的人都會知道吧。但是,知道理滅劍存在的人應該全都消滅了。

「你沒有余裕去在意這種事!」

他拖著鎖鏈,將大聖劍橫掃過來。

「你就不斷複活吧。直到你魔力耗盡、墜入絕望深淵爲止,我都會爲你斷罪的!」

就在大聖劍要把我壓爛的瞬間,地上吹起一陣風。那把巨大聖劍斷成兩截,锒铛落地。

「想斬就意外地斬得斷呢,就算是那麽大把的劍。」

出現在傑魯凱面前的人,是手持一意劍席格謝斯塔的雷伊。

「唔,充分恢複了嗎?」

「多虧有你幫我爭取時間,六個都恢複了唷。」

要是沒湊齊七個根源,就算是雷伊,要對付這頭怪物也不免會感到很辛苦吧。于是我幫他爭取了一點時間。

「……愚蠢……多麽……愚蠢的男人啊…………」

憎恨滿溢而出。铠巨人的雙眼黯淡發光,聲音充滿著憎惡。

「……勇者啊……在過去甚至被稱爲英雄的你,究竟、究竟……究竟是要墮落到何種地步才肯罷休啊,加隆!」

傑魯凱一面發出怒吼,一面讓大聖劍重新再生。接著他用左手畫起魔法陣,出現的炮門共一百零八座,分別聚起光芒。

「真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麽一天啊。」

我飛到空中,移動到雷伊身旁。

「要是沒有你,也不知道我會變成怎樣呢。」

我握緊拳頭朝雷伊緩緩伸出。這只手沾染著數千數萬,不對,是還要更多的人類鮮血。

雷伊也同樣握拳朝我伸來。他也同樣殺害了多到不計其數的魔族。

盡管如此,我們也只是立場不同,只是想要守護那些應該守護的事物。

沒有一絲的怨恨。

「上吧,朋友。從兩千年前延續至今的憎惡連鎖,就在這裏斬斷吧。」

雷伊點了點頭。

「讓我們爲亞傑希翁與迪魯海德帶來和平。」

我與雷伊緩緩互相碰拳。瞬間,我施展「轉移」魔法,將雷伊轉移到傑魯凱的正後方。

「耍這種小聰明!」

傑魯凱正要轉身,我就對「獄炎鎖縛魔法陣」注入魔力,以魔法鎖鏈壓制住他的身體。

「你以爲我會讓你這麽做嗎?」

「可惡啊啊啊啊!」

他發射出無數的「聖域熾光炮」。雷伊一面鑽過這些攻擊,一面從正面逼近他。

「可惡啊啊啊啊啊啊!」

彷佛讓大氣發出咆哮般往上揮出的大聖劍,被雷伊用一意劍斬成兩截。

「不會讓你這麽做的唷。」

兩千年前的亡靈;兩千年前的憎惡。爲了這次一定要讓這場早該過去的戰鬥劃下休止符,大戰的兩名英雄在空中奔馳。

勇者與魔王,出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