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 兩千年前的亡靈

光之聖劍焉哈雷自潔西雅她們手中滑落下來。所有的聖劍都插在地面上,散發著悲傷的光輝。



「你們在做什麽啊,這群笨蛋!快去啊!去把魔族通通殺光!」

迪耶哥發出命令。然而,潔西雅卻毫無反應。本來就只會聽命行事的她們,就像是在表達自身意思似的流下眼淚。

「怎麽了!上啊,快上啊!」

即使迪耶哥大聲咆哮,她們也還是文風不動。

「可惡,既然如此……」

迪耶哥畫起魔法陣。那是強制引爆「根源光滅爆」的魔法。

就在他要注入魔力的瞬間,他的手指連同手掌一起被砍掉了。

「……呃喔喔喔喔……嗚嘎啊啊啊……!」

迪耶哥壓著斷手,痛苦哀號起來。

「是我錯了呢。」

雷伊將伊凡斯瑪那抵在迪耶哥的脖子上。他是趁潔西雅停止動作時,一口氣穿越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的布陣來到這裏的。

「……你在說什麽…………?」

「意思是,也有些人無可救藥。就像你一樣。」

雷伊的視線刺在迪耶哥身上。不過他的眼睛卻不像是在看著迪耶哥,彷佛在注視著遙遠的某處。

「你們在做什麽啊!動手!就算他手持聖劍,敵人也只有一人。無須害怕!」

即使迪耶哥朝周遭的士兵怒吼,他們也沒有要拔劍的意思。

「……喂!你們是聾了嗎?我要你們幹掉這家夥!」

只不過,士兵們各個都別開視線,把頭垂下。其中一人說道:

「……我們沒有能對傳說中的勇者加隆揮下的劍……」

「笨蛋!在說什麽夢話啊?你們的魔眼是瞎了嗎?這家夥是魔族!我才是加隆!是傳說中的勇者轉生!」

「……那你……」

士兵喃喃低語。他就像下定決心般的說道:

「那你拔得起靈神人劍嗎?」

迪耶哥啞口無言,面紅耳赤地瞪向周圍的士兵。

「是能讓你試一下啦。」

雷伊將伊凡斯瑪那插在地面上。

「靈神人劍會選擇擁有正確心靈的人。如果說我是魔族、你是勇者的話,靈神人劍應該會協助你。」

「別瞧不起人了。」

迪耶哥立刻握住靈神人劍的劍柄。而就在他使勁拔劍的瞬間──

「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彷佛遭到聖光制裁一般,迪耶哥全身竄起純白的電流。

「……爲什麽……爲什麽……靈神人劍!爲什麽要協助魔族……!」

「這就是聖劍的回答喔。魔王已死。我們不該再繼續戰爭。」

雷伊向他說出的這句話,讓迪耶哥露出苦澀的表情。

「跟你相比,魔族要來的慈悲多了。」

方才被迪耶哥斬斷手臂的副官在嘴裏嘟囔著。

「你……你說什麽,你這家夥,以爲是在對誰講話啊……!」

「戰爭結束了。遵從我們的守護神──聖劍的意志,遵從傳說中的勇者加隆的話語,讓我們朝蓋拉帝提凱旋歸國!」

副官如此高聲一呼,士兵們就紛紛歡呼起來,朝蓋拉帝提的方向折返。

「等等!你們這些家夥!不許你們擅作主張!」

即使迪耶哥發出怒吼,也已經沒有人要聽從他的命令。在數萬名士兵彷佛退潮般的離去當中,唯獨迪耶哥被孤零零地留在原地。

他跪在地上,以呆滯的眼神喃喃自語。

「……還沒結束……」

那是可怕、扭曲,而且恐怖的聲音。彷佛充滿憎惡、沈澱在地獄深淵般的聲音。于是,他緊緊握拳。指甲插入手中,淌下鮮血。

「……兩千年間的播種,如今正是收獲之時……」

迪耶哥的身體籠罩起光芒。

那是「聖域」的魔法。響起不知從何傳來的聲音。

──殺──

以可怕的聲音……

──殺掉魔族──

以恐怖的聲音……

「……殺……」

以充滿憎惡、讓人不舒服的聲音訴說。

「真是遺憾。」

雷伊毫不遲疑地朝迪耶哥的腦袋揮下靈神人劍。不過,他就在即將砍中之前止住劍刃。

因爲施展「聖域」的迪耶哥本人向前倒下,失去了意識。盡管如此,本來應該要消失的「聖域」魔法卻仍然保持著效果。

「……嗚……啊……」

聽到人倒下的聲音。雷伊朝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方才開始撤退的魔王討伐軍的士兵們接二連三倒下,他們身上全都籠罩著相同的光芒。

「這是……?」

「潔西雅……!」

艾蓮歐諾露大聲呼喊。跟魔王討伐軍一樣,潔西雅們也當場倒下。

她們身上也同樣籠罩著「聖域」。

──龌龊的魔族啊──

戰場上響起聲音。不只是受到「聖域」影響的人,就連迪魯海德軍也同樣聽到了吧。

──我是傑魯凱──

「……傑魯凱…………?」

雷伊喃喃自語。

──爲了消滅魔族,具有意志的魔法「魔族斷罪傑魯凱」──

上空聚集起從亞傑希翁方向傳來的「聖域」之光。光芒紛紛落到地面,逐漸凝聚成形。不久後,浮現一個模糊的身體。

「老師……」

雷伊瞠大了眼。以魔力形成的那個魔法體,正是兩千年前不停憎恨暴虐魔王,爲了消滅魔族而設立勇者學院的男人──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的總司令傑魯凱。

「加隆,兩千年前我應該對你說過了。」

他開口說道。雷伊以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他那副模樣。

「魔族不是你能溫柔對待的生物。那是不該存在于這個世上的汙穢。」

大概是身體還不完整吧,傑魯凱伫立在原地不動。

「光是反對設立勇者學院,包庇暴虐魔王還不滿足,想不到你居然還想成爲魔族。遺憾啊,加隆。真是遺憾啊。」

雷伊露出一臉憂傷的表情,注視著那家夥。

「……是啊,老師……我也很遺憾。你居然會喪心病狂到這種地步。」

雷伊將靈神人劍的劍刃指向傑魯凱。

「老師是兩千年前的亡靈。就連那個根源,本來也早就應該要消滅的。讓我來了結你吧。連同你的憎恨一起。」

傑魯凱發出光之炮彈。雷伊輕易避開,將靈神人劍刺在他身上。

「……喝啊啊……!」

伊凡斯瑪那的神聖光芒斬斷了傑魯凱。只不過,他一度煙消雲散的魔法體再度聚集起來,恢複成原本的模樣。

「加隆,沒有用的。靈神人劍是爲了消滅暴虐魔王的聖劍。盡管能對魔族發揮極大的效果,但﹃魔族斷罪﹄的魔法跟那把劍是同類。那把聖劍無法消滅真正的神聖之物。」

雷伊立刻用左手畫起魔法陣,從中出現的是一意劍席格謝斯塔。

「很遺憾的,接著輪到我了。」

傑魯凱的左手聚集起更多光芒,緩緩動起。當他畫起魔法陣時,彷佛跟他的動作連動一般,趴伏在地的潔西雅左胸上也陸陸續續浮現魔法陣。

「這是一萬人份的根源爆炸,這座森林裏的魔族應該逃不了了吧。」

「……唔……」

雷伊掉頭折返,用聖劍與魔劍逐一破壞浮現在潔西雅身上的魔法陣。

「……不會讓你得逞的……!」

艾蓮歐諾露發出魔力,逐一消去浮現在潔西雅身上的「根源光滅爆」的魔法。即便如此,一萬這個數字也太多了。假如是聚集在同一個地方倒還好,但潔西雅她們是零星分散在森林各處。

「沒用的。認命吧,你們是來不及阻止的。」

「喔,真的是這樣嗎?」

上空傳來聲音。傑魯凱朝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莎夏與米夏飄浮在那裏。

「……是暴虐魔王的部下啊?是打算用那遠遠不如兩千年前魔族的力量做什麽?你們什麽也辦不到。就感慨自身的無力,懷抱著罪孽死去吧。」

「真是抱歉,經過兩千年,魔族可並不只有變弱喔。」

兩人身後緩緩出現一個具有骸骨身軀的男人。那是七魔皇老之一,艾維斯.涅庫羅。

「我的直系子孫,深受暴虐魔王寵愛的雙生子啊。讓反抗吾君的愚昧之徒,見識涅庫羅秘術的時刻到了。」

莎夏與米夏對望,互相牽起對方的雙手。

「我不害怕。」

米夏如此說道。

「這是當然。」

莎夏這樣回應。

「我即是你。」

米夏說道。

「你就是我喔。」

莎夏說道。

兩人各自在自己身上畫出半圓的魔法陣,隨後再互相連接成一個。艾維斯舉起雙手,在她們的魔法陣上疊起另一個魔法陣,並將他的所有魔力灌注進去。

「恢複成正確的姿態吧。」

接續著艾維斯的話語,兩人同時說道:

「『分離融合轉生』。」

在升起的魔力粒子之中,兩人的身體彷佛融化般,倏地融合爲一。銀色長發飄在空中,輕輕地隨風搖曳。一名少女飄浮在那裏。

這是將分成兩個的根源再度結合爲一個,讓根源的魔力增強的融合魔法。與過去的自己同化的米夏與莎夏,當時所施展的「分離融合轉生」並沒有完全成功。

然而不同于複制根源,完全是從同一個根源分出來的兩人之間,作用著要再度結合的力量。這股力量也同樣作用在已各自成爲一個完整根源的莎夏與米夏之間。

因此這次的「分離融合轉生」,能讓這個魔法變得更趨近完美。不對,如果只論魔力多寡的話,是超乎完美吧。因爲這不是讓分成兩個的根源恢複成一個,而是讓兩個獨立的根源融合起來。

「消失吧。」『「破滅魔眼」。』

銀發少女發出莎夏與米夏的聲音。米夏的魔眼就連潔西雅在森林裏被樹木遮蔽的魔力都找出來,掌握住全部共一萬人的她以及浮現在她身上的「根源光滅爆」魔法。接著在映入視野的瞬間,莎夏的魔眼一下子就毀滅了那個魔法術式。

「耍小聰明的該死蒼蠅。墜落吧。」

傑魯凱的右手增強光亮,隨後舉起。他朝銀發少女發射「聖域熾光炮」。

「沒用的唷。」『破壞「聖域熾光炮」的魔法術式。』

在「破滅魔眼」之前,光之炮彈瞬間就消滅了。傑魯凱毫不在意,持續發射「聖域熾光炮」。他的手畫起巨大魔法陣,從中射出有如雨點般的光彈。

「你以爲多射幾發就有用嗎?」『確認「聖域熾光炮」有四十六發,破壞。』

莎夏與米夏將連發的「聖域熾光炮」與浮現在潔西雅胸前的「根源光滅爆」的魔法陣,用「破滅魔眼」悉數破壞殆盡。

在那雙銀色魔眼眼瞳之前,任何魔法都會歸于虛無吧。

「看來你們還沒理解狀況啊,魔王的部下。確實是很了不起的魔眼。但是,你們能做什麽?你們就只能維持防衛戰。施展這麽強大的反魔法,魔力很快就會耗盡。這只是在拖延時間罷了。」

傑魯凱的身體聚起更多光芒。先是他的雙腳,再來是他的身體,逐漸增強了光亮。他所發射出的無數光彈,其中一顆穿過「破滅魔眼」的防禦,直接擊中銀發少女。她勉強用反魔法擋住了這道攻擊。

「……只要能爭取時間,就夠了喔……」『等待著。』

「等待又能怎樣?」

「……阿諾斯會來喔。來打倒你……」『相信著。』

傑魯凱咧開嘴角,有如嘲笑般的說道:

「咯、哈哈哈哈,擁有這麽強大的魔眼,卻還不明白嗎?暴虐魔王死了!靈神人劍伊凡斯瑪那是在神的秩序之下,賜予人類消滅魔王的聖劍。他被聖劍貫穿,根源就連碎片也不剩地消滅了!是不可能複活的!」

「……這種事,我才不管……」『……即使看不見,也依舊相信……』

光彈接連不斷地擊中銀發少女。盡管如此,她們還是注視著地上,持續破壞「根源光滅爆」的魔法陣。

「……我會守護好的……」

『阿諾斯想守護的和平。』

「……因爲他說了要由我來守護……!」

『……不會讓任何人死……』

傑魯凱的頭部聚起光芒。他的魔法體就彷佛獲得實體般的開始具象化。

「……不過就是消滅了根源,你難道以爲我的魔王大人就會死嗎!」

『阿諾斯不會一個人擅自死掉。』

「破滅魔眼」將一切的光彈破壞殆盡。

「看來終于連常識也無法理解了啊?可憐的魔族啊,你們的懊惱還真是舒服。就體會更深的絕望吧。將我過去所體驗到的痛苦,數百倍地還給你們。」

突然出現四個巨大魔法陣,覆蓋住整座托拉之森。那個分別以地、水、火、風構成的魔法是「四屬結界封」。魔法結界瞬間擋住「破滅魔眼」的威力。

一名潔西雅左胸前的「根源光滅爆」的魔法術式完成了。

「先是一個人。十秒後再一個人。直到你們哭著懇求我住手爲止,我就一個一個讓她們爆炸。就好好體會想守護的人接連死亡的悲傷吧!」

傑魯凱用力握起左手。

「『根源光滅爆』。」

雷伊奔馳而出;莎夏與米夏用魔眼凝視;艾蓮歐諾露大聲呼喊。

然而,他們都沒能趕上──

只不過,潔西雅並沒有爆炸。

全員的視線都集中在那裏。

「……怎麽…………可能…………」

傑魯凱不自覺地喃喃說道。他映入眼簾的那道身影,是暴虐魔王。

「……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唔,看來也認得出我呢。」

我緩緩踏出步伐,朝潔西雅她們倒下的地方走去。

「辛苦你們了,雷伊、莎夏、米夏、艾蓮歐諾露。你們堅持得很好。」

不只是方才的潔西雅,我對在場所有的「根源光滅爆」一一施加「時間操作」,停止魔法的時間。

「………………爲、什麽………………這到底……是怎麽了……?」

「即使將身體化爲魔法,你也還是一樣遲鈍啊,傑魯凱。別用常識衡量我。」

我朝一臉驚愕表情的傑魯凱說:

「不過就是消滅了根源,你難道以爲我就無法複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