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 兩千年前的亡靈



光之聖劍恩哈雷,從瑟希婭她們手中掉落。

那些刺入地面的聖劍,散發出令人感到悲傷的光芒。

「在搞什麼,你們這些廢物!快上!快給我上,將所有魔族都殺光!」

迪亞哥發出命令。

然而,瑟希婭沒有行動。

只能順從命令的她們,像是在反抗那個意思一樣滴落著淚水。

「怎麼了!?快上、快去吧!!」

雖然迪亞哥聲嘶力竭的大喊,但她們卻絲毫不動。

「該死,既然如此……」

迪亞哥描繪著魔法陣。

那是能強制啟動<根源光滅爆>的魔法。

在他即將注入魔力的瞬間,那個手指從手腕上被砍落。

「……咕喔喔喔……嗚、嘎阿阿阿……!!」

迪亞哥壓住手臂,發出苦悶的聲音。

「看來我,錯了阿」

雷把伊凡斯馬那貼在迪亞哥的脖子上。

趁著瑟希婭停止行動的空隙,一口氣穿過蓋拉底魔王討伐軍的陣隊。

「……你在說什麼…………?」

「也有人是無法獲得救贖的。就像你一樣呢」

雷的目光狠狠刺穿著迪亞哥。

但是,那雙眼睛似乎不是朝向迪亞哥,感覺是在凝視更遠的地方。

「在搞什麼阿,你們。幹他!即使拿著聖劍敵人也只有一個。別膽怯!!」

迪亞哥雖然對周圍發出了怒喊,但他們並沒有拔劍。

「……喂!你們耳聾了嗎!?我不是說幹掉這傢伙嗎!!」

但是,士兵們只是垂著頭。

那之中的其中一人說。 

「……我們的劍,不是用來對著傳說中的勇者卡農的……」

「傻貨!你鬼扯什麼夢話?你們那雙魔眼是腐爛了嗎!?這傢伙是魔族!我才是卡農!才是傳說中勇者的轉世!」

「……那你……」

士兵們嘟噥著。

堅定著意志的他說道。

「你能拔的起靈神人劍嗎?」

迪亞哥無語了。

他紅著臉瞪著周圍的士兵。

「你想試的話就讓你試吧」

雷將伊凡斯馬那刺入地面。

「靈神人劍只會選擇心地正直的人。如果我是魔族,而你才是勇者的話,那麼靈神人劍理應是你的夥伴」

「別小看我了」

迪亞哥立刻用手握住靈神人劍的劍柄。

接著,一瞬間注入力氣

「咕、咕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宛如被神聖的光所制裁一般,白色的電流在迪亞哥全身竄著。

「……為什麼……為什麼阿、靈神人劍!為什麼要成為魔族的夥伴……!?」

「那就是聖劍的回答。魔王已經消滅了。我們已經沒有爭鬥的必要了」

對於那份言詞,迪亞哥露出苦悶的表情。

「和你一比,反而是魔族更加的慈悲」

不久前,手腕被迪亞哥切斷的副官嘟噥道。

「說……什麼、你這混帳,是在對誰說……!」

「戰爭已經結束了。我等的守護神,遵從聖劍的意志、遵從傳說勇者卡農的話語,向蓋拉底凱旋迴歸吧!」

對於副官的呼喊聲,士兵們也高聲呼喊,並朝蓋拉底的方向回歸。

「等等!你們這些人!那種自以為是的行為認為會被原諒嗎!!」

迪亞哥發出怒吼,但是已經沒有人會去聽那份命令了。

數萬兵力如同海浪般離去,只有迪亞哥孤零零的被留在原地。

他跪著,以虛空的目光嘟噥著。

「……還沒結束……」

是令人不愉快、扭曲、毛骨悚然的聲音。

像是沐浴憎恨、沉入奈洛之底那樣的迴響著。

他緊緊握著拳頭。

指甲深入掌心,鮮血滴落。

「……兩千年前埋入的種子。現在是時候結果了……」

光芒包圍著迪亞哥的身體。

是魔法<聖域>。

不知從哪裡傳來了聲音。

――殺――

毛骨悚然的聲音

――將魔族、殺光――

恐怖的聲音

「……殺光……」

充滿憎惡,不愉快的聲音。

「抱歉了呢」

雷毫不猶豫的朝迪亞哥的頭揮下靈神人劍。

可是,刀刃停在眼前。

使用<聖域>的迪亞哥向前傾倒,失去了意識。

明明是如此,本應該消失的魔法<聖域>卻還保持著效果。

「……嗚……阿……」

聽到有人倒下的聲音。

雷將視線轉過去,剛才開始撤退的魔王討伐軍的士兵們,正在接二連三的倒下。

他們的身體,也全部被光所包圍著。

「這是……?」

「瑟希婭……!?」

愛蕾諾驚呼著。

和魔王討伐軍同樣,瑟希婭當場到在原地。

他們的身體也被<聖域>包裹著。

――骯髒的,魔族們喔――

聲音在戰場上迴響著。

不僅是受到<聖域>影響的人,連迪爾海德軍也聽到這個聲音了吧。

――我是,吉爾加――

「……吉爾加…………?」

雷喃喃自語。

――孕育毀滅魔族意志的魔法<魔族斷罪>――

從阿瑟席翁的方向,<聖域>的光在上空聚集著。

它降落在地上,開始凝聚著。

不久後,形體開始浮現出來。

「老師……」

雷說道。

光芒凝聚著。以魔力製作的魔法軀體,確實是兩千年前持續憎恨著魔王,為了消滅魔王而建立勇者學院的男人,蓋拉底魔王討伐軍的總司令吉爾加。

「卡農,兩千年前,我應該說過了」

他開口說道。

雷以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那副身姿。

「魔族不是你應該給予慈悲的物種。那是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汙穢的存在」

可能是身體還不夠完整,吉爾加沒有從那裡移動。

「反對勇者學院的設立,庇護著暴虐魔王還不滿足,沒想到連你自身都變成了魔族。遺憾啊,卡農。非常遺憾」

雷浮現出憂鬱的表情,凝視著那傢伙。

「……是阿,老師。我也很遺憾。沒想到,你竟然連人心也失去了」

雷將靈神人劍朝向吉爾加。

「老師是兩千年前的亡靈。那個根源本來就是該消失的東西。讓我幫您終結吧。連同您的憎恨」

光之砲彈從吉爾加那發出。

對雷來說根本是雕蟲小技,他將聖劍朝對方突出。

「……哈阿阿……!!」

伊凡斯馬那的神聖之光將吉爾加斬裂。

然而,一度消散的他卻又恢復成原來的姿態。

「沒用的,卡農。靈神人劍是為了消滅暴虐魔王才誕生的聖劍。

只有對魔族才能發揮出強大的效果,<魔族斷罪>的魔法和那把劍是同一種類的東西。對於真正神聖之物,那把聖劍是沒辦法毀滅的」

雷左手描繪著魔法陣。

顯現出姿態的是,一意劍辛格謝斯塔。

「很可惜,這次輪到我了」

更多的光線朝吉爾加的左手腕聚集,他緩慢的移動。

一旦他開始描繪魔法陣,宛如連動一般倒臥著的瑟希婭左胸前也一個接一個的浮現出魔法陣。

「一旦這萬人份的根源爆炸,躲在森林裡面的魔族也逃不了了吧」

「……咕……」

雷反轉身體,用聖劍和魔劍破壞浮現在瑟希亞身上的魔法陣。

「……豈會讓你得逞……!!」

愛蕾諾發出魔力,消除浮現在瑟希婭身上的魔法<根源光滅爆>。

儘管如此,一萬的數目還是太多了。如果是固定在一個地方還好說,但瑟希婭們是遍佈森林的各個角落。

「沒用的。你們應該已經知道來不及了」

「天曉得,這還不好說呢?」

上空浮現出聲音。

吉爾加視線朝上看去,莎夏和米夏正漂浮在那。

「……暴虐之魔王的部下嗎。遠比二千年前的魔族遜色的力量,能派得上什麼用場?根本沒用。去感嘆自己的無力,抱著罪孽死去吧」

「真不湊巧。兩千年的時光,可不足以讓魔族變弱喔」

緩緩在兩人身後出現身影的是,有著骸骨軀體的男人。

七魔皇老中的一人,艾維斯·尼克朗。

「身為我直系,備受暴虐之魔王寵愛的雙子喔。膽敢向我等君主舉起反旗的人物,是時候讓他見識見識尼克朗的秘術了」

莎夏和米夏視線交會。

接著,牽起彼此的手。

「不害怕」

如此,米夏說道。

「是呢」

如此,莎夏回應。

「我就是你」

告,米夏說道。

「你即是我呢」

答,莎夏說道。

兩人各自在身體上描繪半圓形的魔法陣,並互相將其合而為一。

艾維斯舉起雙手,在那個魔法陣上在重疊一個魔法陣。

他將所有的魔力注入其中。

「恢復為正確的姿態吧」

接著艾維斯的話,兩人同時說道。

「「<分離融合轉生>」」

魔之粒子飄散之中,兩人的身體像是融化般的交融,合而為一。

莎夏和米夏,不是任何一人髮色的,銀髮少女。

一分為二的根源再次變為一個,並使那個魔力增幅的融合魔法。

過去那將米夏和莎夏同化的<分離融合轉生>還是不完全之物。

但是,根源複製則不同,那是能將完全持有同一根原分開的兩人間連結起來的力量。

這對原本就是同一根源的莎夏與米夏也是相同的。

也就是說這個<分離融合轉生>無限接近那個魔法。

不過,光論魔力量來看這完全是在那之上。

不是將分成兩個的根源合而為一,而是融合了兩個根源。

「給我消失」

「<破滅之魔眼>」

從銀髮少女那,響起莎夏與米夏的聲音。

莎夏的魔眼發現森林中,被樹木覆蓋的瑟希婭的魔力,捕捉到浮現在森林中的一萬人份的魔法<根源光滅爆>。

接著,在視野接觸的瞬間便以莎夏的魔眼瞬間毀滅了術式。

「淨耍些小聰明,蒼蠅。給我下來」

聚集在吉爾加右手腕的光輝增加,他移動著。

朝著銀髮少女,放出<聖域熾光砲>。

「沒用的」

「破壞<聖域熾光砲>的魔法術式」

<破滅之魔眼>的眼前,光之砲彈輕而易舉的消失了。

但是吉爾加沒有放棄,繼續施放<聖域熾光砲>。

他的右手前方畫著巨大的魔法陣,從那之中發射出宛如爆雨一般的光彈。

「你以為數量多點,就能做點什麼了嗎?」

「<聖域熾光砲>共四十六發確認。將其破壊」

莎夏和米夏兩人,將<聖域熾光砲>以及瑟希婭胸前浮現的<根源光滅爆>的魔法陣,全用那雙<破滅之魔眼>悉數破壞。

在那雙銀色的魔眼面前,無論什麼魔法都會歸于虛無吧。

「論魔力似乎有點東西呢。但還是搞不清楚況吧。魔眼是很了不起。可是,那又能怎樣?

你們這些傢伙是防守方。如此程度的反魔法,一下子就會耗盡魔力了吧。頂多能爭取一些時間」

更多的光聚集在吉爾加身上。

他的雙足,以及他的那個身體,光芒持續增加。

無數的光炮中的一個,穿過<破滅之魔眼,直接擊中銀髮少女。

反魔法勉強將其抵禦下來。

「……爭取時間,就足夠了……」

「等待著」

「等待又能怎樣?」

「……阿諾斯會來的。來將你打倒……」

「相信著」

吉爾加的嘴角歪曲著。

宛如嘲笑一般喊道。

「咕,哈哈哈,明明擁有那麼了不起的魔眼,卻沒發現嗎。暴虐的魔王已經死了!!靈神人劍伊凡斯馬那是神所創造用來消滅魔王的聖劍。被那個所貫穿,根源一點碎片也沒留下!!這樣怎麼可能復甦呢!」

「……那種事,我才不知道……」

「……即使看不見,也相信著……」

光彈無數次無數次,朝著銀髮少女襲去。

即使如此,她們還是凝視著地面,持續破壞著<根源光滅爆>的魔法陣。

「……我們會守護的……」

「守護阿諾斯守護著的和平」

「……"就由妳來守護",因為被這麼說過了……!!」

「……不會讓任何人死去……」

光源聚集在吉爾加的頭部。

接著,他的魔法體像是擁有實體一般具現化了。

「……不過是根源被毀滅,就以為我的魔王會死嗎!?」

「阿諾斯才不會隨意一人死去」

<破滅之魔眼>將所有光彈摧毀。

「終於連常識也不能理解了嗎。真是可悲的魔族。不過妳們的這份懊惱倒是讓我心情很好。繼續體會更大的絕望便是。兩千年前所嚐過的痛苦,我會數百倍奉還給妳們」

像是壟罩托拉森林那般,出現四個巨大的魔法陣,。

那分別是地、水、火、風構成的<四屬結界封>。

那個魔法結界一瞬間防禦住了<破滅之魔眼>的威力。

其中一個瑟希婭的<根源光滅爆>魔法術式完成。

「首先是一人。十秒後再一人。直到妳們這些傢伙哭著求我停下之前,我會一個個讓她們爆發。想要守護的人接二連三死去的悲哀,給我好好品嘗吧」

吉爾加緊握左手。

「<根源光滅爆>」

雷跑了起來。

莎夏與米夏凝視著魔眼。

愛蕾諾,高喊出聲。

可是,來不及了――

儘管如此――

瑟希婭並沒有爆炸。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至一個方向。

「……不可…………能…………」

吉爾加洩漏出言語。

在他的眼裡映照的是,暴虐的魔王。

「……阿諾斯…………沃爾迪戈德…………」

「呼姆。看來你還認得我啊」

緩緩的,我朝瑟希亞倒下的場所踏出腳步。

「辛苦了,雷、莎夏、米夏、愛蕾諾。忍的好」

不僅是剛才的瑟希婭,這個場所全部的<根源光滅爆>已經透過<時間操作>來停止魔法的時間。

「………………為、何………………究竟、為何……?」

「即便那個身軀魔法化,你還是如此愚鈍呢、吉爾加。別用常識來衡量我」

對於現出驚愕的吉爾加,我說道。 

「不過是根源被毀滅,就以為不能復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