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一意劍 辛格謝斯塔



經過了一整天有意義的自習時光,放學之後――

我帶著雷,來到了德爾佐格爾的地下迷宮寶物庫

看著排成列的各種魔劍與魔法具,雷驚訝的回頭看向這

「這些,全都是阿諾斯的嗎?」

「都是二千年前蒐集的」

「嘿欸。關於你是暴虐魔王的這件事,我漸漸開始有實感了呢」

一邊將視線投向魔劍,雷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

對這個男人來說,比起兩千年前的魔王,現在眼前的魔劍才更為重要吧

「任君挑選」

雷一一物色放置的魔劍,無論哪一把都是神話時代的精品

如果被問伊尼提奧是否最適合他的話,那還真不好說

伊尼提奧的確是一把優秀的魔劍,可是實際上並沒有多強,雖然是能斬斷魔法的魔劍,但並不是無差別將魔法摧毀,如果不靠使用者自己的劍技就無法將魔法斬斷

比如說,作為劍的對應如果施以大量的攻擊魔法,就沒有辦法將其全部斬滅,米薩使用的複雜化魔術式《魔冰魔炎相剋波》就斬不斷

如果放出魔術式複雜化的魔法,要將其斬殺果然還是很困難

而且雖然可以斬掉反魔法以擊魔法屏障可是,劍本身並沒有派上太大的作用,絕大部分的威力是侷限在使用者身上

但是,如果是像雷這種擁有常人外劍技的使用者,那麼就會變成將攻擊與防禦魔法皆無差別給予毀滅的可怕魔劍

在魔劍大會上雷將對戰對手的魔劍給悉數斬斷,那都歸功於他自身的技量

對劍之外的魔法不太行的雷來說,能將對手的魔力無效的魔劍伊尼提奧相性的確相當良好

「恩……?」

雷被放在寶物庫角落的一把劍吸引了注意力

「可以拔出來嗎?」

「阿阿」

他從鞘裡拔出魔劍

劍身閃耀著白銀的光芒,美麗程度足以奪人目光

「真不錯」

呼姆。看中那把了嗎。

緣分還真是奇妙阿。

「一意劍辛格謝斯塔。是一把相當麻煩的魔劍喔」

我使用了魔法<創造建築>,在雷面前準備出試斬用石像

「斬斬看吧」

雷往前走了一布

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上而下揮動辛格謝斯塔

「……哼恩……!!」

宛如頭部被一刀兩斷一般,劍身通過了石像

但是,石像沒有被斬到。完全是毫髮無傷的狀態。

「嘿欸」

像是覺得有趣一般,雷微笑著

「辛格謝斯塔的劍身隱藏著隨心所欲的魔力,是個只按照自己想法來的狡猾之物,一意専心,就是說若不能全神貫注,那麼什麼也斬不了」

即使是微小的雜念,那也不能發揮出一意劍的真正價值

心技體,接著是魔,當這些全部都化為一點集中時才能將辛格謝斯塔魔劍化,但是,這又談何容易呢

如果不能一心一意就無法發揮任何價值

更何況在戰鬥中如果只專注於發動魔力的話,那很快就會死掉了吧

畢竟只是防禦對手的攻擊,就無法做到專心一致了

 

「阿諾斯能用嗎?」

「雖然不是不能用,但我的情況是憑力量去勉強使用而已。能在真正意義上使用辛格謝斯塔的,在我知道的人裡面只有一個」

「如果有這種人在的話,請務必讓我獻上自己的膝蓋。既然那個人使用的魔劍現在在這裡的話,就是說已經被阿諾斯給..?」

我笑了出來

「不是,他是轉生去了。原本這把魔劍就是我贈與的,這裡只是按規矩物歸原主罷了」

在兩千年前,辛格謝斯塔是形同我左右手的辛所愛用的魔劍

「如果是你的話,也許能熟練的使用那把魔劍」

「怎麼說?」

「因為你很像他」

於是,雷露出了爽朗的微笑

「那個人轉產生我了嗎?」

「現在還不好說。你那邊有什麼自覺嗎?」

架起一意劍,雷集中精神思考著

「總覺得,好像有種這時代以外的感覺在,不過沒有記憶」

也是吧。

「如果能熟練使用那把劍的話,說不定能想起些什麼」

「是那樣嗎?」

「一意劍是會隨心所欲變化的魔劍。那其中蘊含著過去曾經持有者的想法。如果是同根源的持有者,說不定能跟那股思念產生共鳴也不一定」

或者,就是預料到這點,辛才會留下了一意劍,為了能讓轉生之後的自己能再一次取得

「嘛,就算回想起了前世也不能怎麼樣,也不用特別去回想起來」

「也是呢。不過總之這把魔劍我拿走了喔」

「不需要再看其他把嗎?」

「因為我很中意這把嘛」

被魔劍吸引了吧

但是,竟然選中了最麻煩的魔劍,果然真的跟辛很相似阿

 

「那麼回去吧」

我們離開了寶物庫。

回到地上之後和雷道別,我朝有著阿諾斯粉絲俱樂部的聯合塔邁步前進

之前有跟梅爾赫斯做了談話約定,進入其中後上了樓梯,剛來到二樓就聽到了耳熟能詳的聲音

「那麼,接下來開始構思阿諾斯大人應援歌第三部曲的歌詞,有好主意的人請舉手——」

「我! 果然,我感覺這次以阿諾斯大人平常說的話為主題比較好!」

「平常說的話是指什麼阿?」

「阿勒阿哩,你想,例如之前在大魔劍教練時說過的『不過是能劈開山脈的程度,就以為能劈開我的腦袋嗎』這句」

「喔喔,很棒。這個絕對很棒啊」

「這是那樣對吧?若能劈開山脈,普通來講腦袋根本不在話下,但是阿諾斯大人的場合下就完全不適用,往這個方向性做思考對吧?」

「嗯嗯、就是這樣」

「將這些想成歌詞,還要像是阿諾斯大人的風格,那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粉絲聯合的少女們靜靜思考著。

看來好像想不出什麼好主意的樣子,不久後,其中一人戰戰兢兢地說道

「『不過是接吻而已,就以為在交往了嗎?』」

呀——的,少女們發出了尖銳的嬌鳴

「邪道ー,阿諾斯大人這個邪道ー。可是可是,就是這點好啊!!邪道最棒惹!這種話,阿諾斯大人絕對說的出口」

才不會

「那個、那個,這個如何?『雖然上了O床,就以為奪走了我的心嗎?』」

「呀阿阿阿阿,鬼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那種話、那種話,好想被說那麼一次阿阿阿阿阿!!」

「『雖然說了想在白天見面,就認為我的目的不是身體嗎?』」

「直球!這球太直了啦,阿諾斯大人!從白天開始就戰意滿滿滿出頭了啦」

「那麼、這個。這個呢?『雖然說過愛著妳,就認為我會結婚嗎?』」

「真是的已經搞不懂了啦!神秘過頭了、腦子要沸騰了啦!!」

「最後了,這是最後了喔。『雖然被我捨棄了,就認為不是我的所有物了嗎?』」

「討厭啦、好想被捨棄伊伊伊伊伊伊!請住手、住手,阿諾斯大人。被這樣說了話人家、人家、人家就要變成隨便的女孩子了……太過分了……」

呼姆。什麼阿、這些、到底是。

「這些,感覺不是挺好的嗎。歌詞裡的故事線不是有有條有序的嗎?」

「恩恩,我也是這麼想的。那麼,阿諾斯大人應援歌合唱第三部曲,就唱一首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歌吧!」

「稍等一下。可是,情歌成不了應援歌吧?在阿諾斯大人戰鬥的時候唱這個,是要應援什麼阿?」

「阿、對吼」

「很……奇怪吧……」

「不然,這麼想如何?因為阿諾斯大人太強了,戰鬥什麼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比起這個,想早點跟那孩子享受僅止一夜的炙熱戀情的阿諾斯大人的心理活動!?」

一瞬間,沉默降臨在現場

然後在下一瞬間――

「天、天才嗎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算只有一點點,是不是看穿阿諾斯大人的內心了!?」

並沒有

「欸嘿嘿……雖然是應援歌,難道就認為不可以是情歌了嗎?」

呀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的尖銳嬌鳴在聯合塔內回響著

呼姆,嘛、也就是那個呢,就當作沒聽到吧

看上去很快樂比什麼都重要

比起這些,我還有梅爾赫斯的話要聽

於是我登上了聯合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