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 戰場所響起的幼子之聲



「哈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雷揮舞著靈神人劍。

其刀刃,化身為無數的閃光,將掉落的<魔巖墜星弾>與<魔黒雷帝>全部斬裂。

像是要將黑暗所驅逐一般。

彷彿要將絕望所驅散一般。

映入眼簾的光,照耀著我的身體。

「……好本事……」

身體被光包圍著。

靈神人劍所留下的傷痕,正在將這個根源毀滅。

「魔王大人!!」

是迪爾海德先遣隊裡面速度最快的隊伍吧。

大約五百名魔族士兵來到了這。

好像是來救助暴虐的魔王的,但已經為時已晚。

纏繞在我身上的光一口氣裂開。

不久後逐漸平息,身體逐漸消失。

「該死的、人類們……」

先遣隊的隊長拔出魔劍,舉向天際。

「我是暴虐的魔王大人所欽定的,米特赫伊斯的暫定魔皇,艾里歐・盧德威爾!我等米特赫伊斯部隊的菁英們,接下來就要與魔王大人一同共赴黃泉路了!帶走幾個愚昧的人類們,做為路上的伴手禮吧!!」

米特赫伊斯的部隊和蓋拉底魔王討伐軍互相對峙。

眼看戰鬥就要發起時,雷舉起了聖劍。

「我的名子是勇者卡農。暴虐的魔王阿沃斯·迪爾黑維亞已經被我討伐了。靈神人劍是消滅魔王的聖劍,根源被貫穿的魔王不可能再復活!」

高聲宣言的同時,雷來到了先遣部隊面前。

「懷著榮耀的迪爾海德兵士們喔。想追隨於君主身後還真是了不起的忠誠心。然而,你們忘記暴虐魔王最後留下來的話了嗎?」

『全軍,撤退回迪爾海德。在余再次轉生前來為止,絕不允許向阿瑟席翁報仇。活下去。直至魔王、歸來、的那天』這是<思念通訊>所傳達的暴虐魔王的話語。

「是君主的話,還是勇者的聖劍,你們選擇相信哪一個?」

被靈神人劍貫穿根源的魔王不會再復活。

但是,暴虐的魔王說過會再次轉生。

艾里歐緊咬著牙關。

那雙眼裡清晰的浮現出復仇之心。

但是,即使如此身為皇族的他,暴虐的魔王永遠是最優先的事項。

勇者的聖劍與君主的忠言,被人挑釁兩個間要選擇哪邊的話,答案早就已經決定了。

「……全軍、撤退吧。等待魔王大人的回歸……」

米特赫伊斯部隊開始後撤。

「追,別讓他們逃了!!」

然後為了追擊,這次是蓋拉底魔王討伐軍前進著。

而雷擋在了他們面前。

「熱愛和平的蓋拉底士兵們阿。阿沃斯·迪爾黑維亞已經不在了。魔族們相信著暴虐魔王的言語,在那傢伙轉生以前是不會打過來的吧。

可是,魔王不會再次甦醒。因為伊凡斯馬那,已經讓那個根源崩壞了」

在蓋拉底中,沒有人會去懷疑由神所帶來的傳說聖劍的力量。

「那些人未來會永遠,持續等待著暴虐魔王的回歸。等待那個絕對不會到來的時刻。這是懲罰。這是給永恆的,那些傢伙的告誡。我的同胞們喔」

雷高聲說道。

「我們勝利了。戰爭結束了。現在,這一瞬間,阿瑟席翁已經迎來了和平!」

高高舉起靈神人劍後,雷刻劃魔法陣,在場召喚出劍鞘。

準備將伊凡斯馬那收入劍鞘時,蓋拉底的士兵們因為勝利而發出震耳欲聾的吶喊聲,伴隨著那些聲音雷將劍收入鞘中。

在暴虐的魔王甦醒之前,魔族是不會進攻阿瑟席翁的。

而且,未來直到永遠,暴虐魔王也不會甦醒。

如此一來,阿瑟席翁也不會再進攻迪爾海德。

「……這樣,就結束了……阿諾斯」

雷唸唸有詞。

就在這時,光之砲彈從蓋拉底魔王伐軍中射出。

雷剎那間用手彈飛

下一個瞬間,數千枚光之砲彈一同發向迪爾海德軍。

「……呼……!」

猛然拔出伊凡斯馬那,掃蕩襲來的<聖域熾光砲>。

但是,因為先前收在鞘裡的緣故還是慢了一拍,其中一發穿過了雷的腋下。

「咕――」

目標是米特赫伊斯部隊。撤退中的數位士兵,被那個光炮所打中了。

爆炸發生,現場塵土飛揚。

「什……!」

魔族的士兵發出聲音。

「……該死的傢伙,都默不作聲的撤退了,竟然還做出這種在背後放冷箭的卑鄙行為……!」

迪爾海德軍怒火中燒著。

「別被騙了!那傢伙不是勇者卡農!是魔族!!殺掉魔族!全部殺光!!」

發出呼喊聲的是魔王的總帥迪亞哥。

「可、可是,總帥。敵方已經失去戰意了。暴虐的魔王也消滅了。我們的夙願終於實現了!就算是萬一、萬一那個卡農是魔族也好,但他也沒有敵意的樣子。已經沒有戰鬥的理由……」

「閉嘴!把魔族殺光。你沒聽懂我的命令嗎!」

「……這之後的戰鬥沒有任何的意義。這不過是在白白犧牲士兵的性――」

唰的,進言的副官手臂被砍掉了。

「阿……嗚・阿…・阿…阿…阿…阿……………!」

「反對的話連你一起殺!瑟希婭隊,向前進軍。用<根源光滅爆>。將那個冒牌卡農,與魔族全員一起殺死!!」

身穿鎧甲與頭盔,遮住面容的一萬位瑟希婭開始前進。

他們一同,在左胸上畫了魔法陣。

「……全軍、停止……!夥伴的仇不報就退下的話,會被捨身做我們盾牌的魔王大人笑話的。魔族的驕傲,讓那些人類好好明白清楚!」

根據艾里歐的命令,米特赫伊斯部隊停止行動,隨後再次朝著魔王討伐軍筆直前進。

就在此時。

「等等……!」

聲音響起。

不久,沙塵四散後,浮現出愛蕾諾的身影。

他正面展開著<四屬結界封>,守護著魔族的士兵。

<聖域熾光砲>被防禦柱,他們全員都沒有受到傷害。

「沒事的。誰都沒有死喔」

艾里歐以驚訝並且飽含警戒的目光瞪著她。

愛蕾諾不是魔族。

為什麼要保護魔族的士兵,肯定在這麼疑惑著吧。

「妳在搞什麼,這個失敗品!不只忘記對魔族的憎恨,這次連人類都打算背叛了嗎!」

迪亞哥滿懷憤怒,發出<思念通訊>。

「為什麼,已經沒有任何戰鬥的理由了不是嗎!暴虐的魔王已經死了。迪爾海德軍也正準備撤退! 

在此之上就不是為了守護而戰鬥了。只是讓敵人也好我方也罷無端端死去的,殺戮罷了。這種事,連你所憎恨的暴虐魔王也不會去做!」

「閉嘴!!你是在說我比卑鄙的魔族還劣等嗎!豈有此理。這個是,復仇!這是賜予奪走我們人類一切的魔族的,正義的鐵鎚!」

「你根本就什麼也沒有被奪走過!那份贈惡、那份正義來自於何人!?那根本不是你的想法! 

被自己以外的心所支配,去參予爭鬥的話就真的只是個笨蛋了喔!我們,真正的想法,根本不是想戰鬥的才是阿!!」

「跟你說了閉嘴了吧,不過是個魔法罷了還敢那麼囂張<根源母胎>!」

愛蕾諾身體上漂浮著魔法文字。

聖水從那溢出,球狀化後、覆蓋住她的身軀。

魔法<根源母胎>發動後,她的行動就會被限制。

「老實待在那裡看著」

迪亞哥拔出聖劍恩哈雷,高舉天際。

「<聖域熾光砲>全展開,給我突撃。一旦魔族進入射程內就自爆!!」

一萬名瑟希婭向前進軍。

「瑟希婭,拜託了、停下來!那種事不可以做啊。妳們根本不想殺人!根本誰都不想要殺的對吧!!」

「妳這傢伙的話根本沒有聽的必要。妳這傢伙也好,那些東西也好,都只是為了殺掉魔族而誕生的兵器。給我上!!」

一萬名瑟希婭,全員、拔出了聖劍恩哈雷,朝迪爾海德軍進軍。

「……呼…………!!」

雷用伊凡斯馬那斬裂施放的<聖域熾光砲>,並切斷瑟希婭展開的<根源光滅爆>的魔法陣。

然而,即使是靈神人劍,即使是傳說中的勇者卡農再現,數量還是太多了。他沒有殺死任何一個前進中的瑟希亞。這種戰鬥方式,怎麼看都不能持續多長時間。

幾個瑟希婭穿過雷的伊凡斯馬那,來到了他的懷中。

在如此近的距離根源爆炸的話,雷的根源也會受到極大的損傷吧。

「……瑟希婭!!」

愛蕾諾叫喊著。

即使如此,瑟希婭們也舉起手臂,正要把恩哈雷刺入左胸。

接著――

就那樣,忽然停止了動作。

宛如時間暫停了一般。

一萬個瑟希婭們,全員動也不動的矗立著。

這份寂靜的時間持續了數秒呢,也許更少也不一定。

終於,他們開了口。

「……救……救…………我……………………」

那些幼子的聲音,回響在戰場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