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 戰場上響起的幼童之聲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伊揮動靈神人劍。其劍刃化作無數閃光,將紛紛落下的「魔岩墜星彈」與「魔黑雷帝」悉數斬斷。

彷佛驅散黑暗一般,彷佛否定絕望一般,耀眼光芒照亮我的身體。

「……漂亮……」

身體被光芒覆蓋。靈神人劍造成的傷痕在逐步消滅我的根源。就連我只要瀕臨毀滅,就能獲得更強大之力的根源,在消滅魔王的聖劍之前也都無能爲力。

「魔王大人!」

應該是在迪魯海德的先遣部隊中速度最快的部隊吧,大約五百名的魔族士兵抵達這裏。他們是來協助暴虐魔王的吧,不過已經太遲了。

纏繞在我身上的光芒一口氣迸開。光芒隨即平息下來,我的身體則是逐漸消滅。

「可惡的人類……」

先遣部隊的隊長拔出魔劍,高舉向天。

「我是受暴虐魔王所托,治理密德海斯的魔皇艾裏奧.路德威爾!我等密德海斯部隊將伴隨魔王大人共赴黃泉!愚蠢的人類,就成爲吊慰吾君的祭品吧!」

密德海斯部隊與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互相瞪視。就在雙方戰鬥一觸即發之際,雷伊高舉聖劍。

「我名喚勇者加隆。暴虐魔王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已被我擊敗。靈神人劍伊凡斯瑪那是爲了消滅魔王的聖劍,根源被貫穿的魔王將永不複活!」

如此高聲宣言後,雷伊走到先遣部隊前面。

「榮耀的迪魯海德士兵啊,想伴隨主君一同赴死是值得尊敬的心態。然而,你們是否忘了暴虐魔王最後留下的話語?」

『……全軍撤回迪魯海德。直到余再度轉生歸來爲止,不許向亞傑希翁複仇。活下去。直到……魔王……歸來之日……』這是暴虐魔王以「意念通訊」傳達的話語。

「你們是相信主君的話語,還是相信勇者的聖劍?」

被靈神人劍貫穿根源的魔王將永不複活;然而,暴虐魔王卻說他會再度轉生。他確實是這麽說的。

艾裏奧咬緊牙關。他的眼中蘊含顯而易見的複仇心。盡管如此,對皇族派的他來說,暴虐魔王比什麽都來得重要。

要是受到挑釁,問他是相信勇者的聖劍,還是相信主君的話語的話,答案自不待言。

「……全軍撤退。在迪魯海德等待魔王大人的歸來……」

密德海斯部隊轉身離去。

「快追,別讓他們逃了!」

就像要趁勝追擊似的,這次是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開始進軍。雷伊一樣擋在他們面前。

「深愛和平的蓋拉帝提士兵啊,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已經不在了。魔族們應該會相信暴虐魔王的話語,在他轉生歸來之前都不會攻打過來。然而,魔王將不會再度複活。受到伊凡斯瑪那所傷,他的根源早已崩潰了。」

在蓋拉帝提,沒有人會懷疑衆神所賜予的傳說聖劍之力。

「他們將永劫不複地等待暴虐魔王的歸來,等待這個絕對不會來臨的時刻。這是懲罰。是對他們永恒持續的警告。我的同胞啊。」

雷伊高聲說道:

「我們勝利了。戰爭已經結束了。如今就在這個瞬間,亞傑希翁迎來和平了!」

雷伊高高舉起靈神人劍,畫起魔法陣召喚劍鞘。當衆人看到伊凡斯瑪那收鞘的模樣後,蓋拉帝提的士兵們全都發出勝利的歡呼,同時把劍收鞘。

魔族不會侵略亞傑希翁。這樣一來,亞傑希翁也不會想再度攻打迪魯海德了吧。

「……這樣就結束了……阿諾斯。」

雷伊喃喃自語,而就在這時──

光之炮彈自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中發射出來。雷伊連忙用右手打掉這道攻擊。但下一瞬間,數千發的光之炮彈一齊朝迪魯海德軍發射。

「……呼……!」

他拔出伊凡斯瑪那,將那個魔法「聖域熾光炮」橫掃殆盡。然而,大概是拔劍的動作讓他慢了一拍吧,其中一發從雷伊的身旁穿過。

「唔……!」

目標是密德海斯部隊。光之炮彈擊中撤退中的數名士兵,引發爆炸,揚起沙塵。

「什麽……!」

魔族士兵們發出驚呼。

「……可惡,這邊打算息事甯人,對面卻做出這種背後偷襲的卑鄙行爲……!」

迪魯海德軍難掩怒火。

「別被騙了,那家夥才不是勇者加隆,是魔族!去殺死魔族,給我通通殺光!」

以充滿憎惡的聲音大叫的人,是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的總司令迪耶哥。

「可、可是,總司令,敵人已喪失戰意,暴虐魔王也已經消滅了。就算萬一、萬一那個加隆是魔族,他也沒有敵意的樣子。我們已經沒有理由戰鬥……」

「閉嘴!給我殺光魔族!你不聽我的命令嗎!」

「……再繼續下去,只會是無益的戰爭。我不能讓士兵爲了這種事情犧牲生命──」

向他進言的副官手臂被斬斷,沈沈地落在地上。

「啊……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敢反抗的話,就連你也殺了!潔西雅隊前進。施展『根源光滅爆』。連同那個冒牌加隆一起,將魔族通通消滅掉!」

穿戴铠甲與頭盔,遮住容貌的一萬名潔西雅開始進軍。她們一齊在左胸上畫起魔法陣。

「……全軍止步……!要是連夥伴遭到殺害,都還恬不知恥地撤退的話,會讓爲我們犧牲的魔王大人笑話的。就讓人類知道魔族的驕傲吧!」

聽從艾裏奧的命令,密德海斯部隊停止撤退,再度轉向面對魔王討伐軍。

兩軍皆一副即將沖鋒陷陣的模樣瞪視著敵軍。

「請等一下……!」

聲音響起。一陣風吹散沙塵,露出艾蓮歐諾露的身影。

她在前方展開「四屬結界封」守護了魔族士兵。或許是改變了術式,讓魔族不會受到影響吧,她澈底擋下了「聖域熾光炮」。

「沒事的,沒有人死掉喔。」

艾裏奧以帶著驚訝與警戒的眼神瞪著她。艾蓮歐諾露並非魔族,因此他應該非常疑惑她爲何要保護魔族士兵吧。

「你在做什麽啊!這個失敗作品!不僅遺忘對魔族的憎惡,如今還打算背叛人類嗎!」

迪耶哥伴隨著充滿怒氣的聲音發出「意念通訊」。

「爲什麽?應該已經沒有理由戰鬥下去了!暴虐魔王已死,迪魯海德軍也打算撤退了!再繼續下去,就不是什麽爲了守護的戰鬥。就單純只是會害死敵我雙方的虐殺啊!這種事,就連你所憎恨的暴虐魔王都不曾做過!」

「閉嘴!你是想說我會比龌龊的魔族還不如嗎!不可能。這是複仇!是對從我們人類身上奪走一切的魔族們揮下的正義鐵錘!」

「你沒有被奪走任何東西!這份憎惡與這份正義究竟是誰的?這不是你的東西!被不是自己的心靈支配掀起戰爭,就只是單純的笨蛋喔!我們實際上應該一點也不想戰鬥!」

「我要你閉嘴,身爲魔法就別在那大言不慚了,『根源母胎艾蓮歐諾露』!」

艾蓮歐諾露身上浮現魔法文字,然後湧出聖水化作球狀,將她包覆進去。他發動「根源母胎」的魔法,限制住她的行動。

「給我在那裏老實看著。」

迪耶哥拔出光之聖劍焉哈雷高舉過頭。

「一齊發射『聖域熾光炮』,同時沖鋒。待魔族進入射程後,就立刻自爆!」

一萬名的潔西雅開始進軍。

「潔西雅,求求你住手!不可以做這種事。你們一點也不想殺人!應該是不想殺害任何人的呀!」

「她們不會聽你的。不論是你,還是這些家夥,全都是用來殺害魔族的武器。上吧!」

一萬名潔西雅全員拔出光之聖劍焉哈雷,朝迪魯海德軍沖去。

「……呼…………!」

雷伊用伊凡斯瑪那切開潔西雅發出的「聖域熾光炮」,斬斷她們展開的「根源光滅爆」的魔法陣。然而,就算是靈神人劍、就算傳說中的勇者加隆再臨,人數也太多了。他沒有殺害任何一名沖來的潔西雅。這種戰鬥方式,明顯無法支撐太久。

數名潔西雅鑽過雷伊的伊凡斯瑪那攻擊,沖進他的懷中。極近距離下的根源爆炸,即使是雷伊也應該會受到沈重的傷害吧。

「……潔西雅!」

艾蓮歐諾露發出吶喊,然而潔西雅她們依舊舉起手,准備將焉哈雷刺進左胸。然後──就在這時,她們突然停下動作。

彷佛時間停止。一萬名潔西雅,全都伫立著一動也不動。這段寂靜以時間來講就只有數秒吧,說不定還要更短。

不久後,她開口說:

「……請……救…………救…………我…………」

有如幼童般的聲音,在戰場上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