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 傳說中的勇者

寂靜降臨四周。雖然是在戰場中心,但彌漫在我與眼前這名男人之間的氣氛,卻是澈底地平穩與平靜。



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握住臉上的面具,緩緩摘掉。從底下露出來的臉,毫無疑問是雷伊.格蘭茲多利。

「你是怎麽知道的?」

他發出雷伊平時的聲音。那個面具的魔法具,是用來改變聲音的吧。

「雷伊.格蘭茲多利是轉生者。就從你無法順利繼承耶斯塔家的魔法來看,你很可能是使用了『轉生』。而且你有在這個時代算是異質的價值觀。外加上你還在無意間表現出認識我的反應。」

在這個時候,我原以爲他是喪失記憶。不過,也幾乎可以肯定他是名轉生者。

「如果是認識我的轉生者,那問題就在于是誰了,于是你就假扮起我的左右手,你曾經交手過的辛──爲了要隱瞞你是加隆這件事。其實你也能施展一定程度的魔法吧?但只要你正常施展魔法,就算是那具魔族的肉體,也會伴隨著神聖之力。你之所以會假扮辛,是爲了方便你隱瞞真實身分。」

辛不擅長魔法。所以只要假扮他,就能隱藏本來應該能施展的魔法。只要慎選魔法的種類,以微弱的程度施展,就能勉強隱藏住神聖之力吧。然後就能靠他唯一比我拿手的根源魔法,欺瞞我的這雙魔眼。

「你一來到蓋拉帝提,就在打靶攤贈送米莎單片貝殼的項煉。當時你問了店長:『有單片貝殼的嗎?』然而單片貝殼的項煉,實際上串著兩片貝殼。假如不是原本就知道項煉的名稱,是不會這樣問的吧?」

在這個時候,我就料到雷伊其實保有轉生前的記憶。

「單片貝殼項煉的扣環,是迪魯海德所沒有的構造。你能輕松解開米莎解不開的扣環,是因爲你知道這個構造。然而,辛對這種飾品不感興趣。如果是迪魯海德的産品也就算了,但我可不認爲他會把亞傑希翁的項煉構造記在心上。」

只不過,他也有可能是偶然看到記下來的。畢竟即使是我,也不是完全了解辛的事情。不過這確實讓我感到意外。

「在對抗測驗後,我曾問過你吧?既然你能將一意劍運用自如,有沒有回想起什麽?」

雷伊當時回答說還是一樣什麽也不記得。

「一意劍上殘留著辛的意念。假如根源相同,應該能跟這份意念同步。然而你卻沒有回想起來。既然你沒有回想起來,那你是從何得知單片貝殼的項煉?」

魔族在這兩千年間與人類斷絕交流。由于他母親罹患了精靈病,所以難以認爲雷伊曾特地千裏迢迢遠赴亞傑希翁。我在勇者學院的課程中說明項煉的事,是在雷伊把項煉贈送給米莎之後。而且那堂課,雷伊還睡過頭沒有出席。

「也就是說,你並不是辛。而且,盡管保有轉生前的記憶,卻在假裝你沒有記憶。」

雷伊曾對米莎說過自己是個騙子。他當時所指的,大概就是這件事吧。

「如果你不是辛的話,那到底是誰?能同時將一意劍與聖劍運用自如的人,就連在兩千年前我也沒有其他頭緒。不過,假如勇者加隆轉生成魔族的話,就算他能將魔劍與聖劍同時運用自如,也沒什麽好不可思議的。」

我就在此成立了雷伊是勇者加隆的假說。

「不過,倘若你是勇者加隆的話,爲何不坦承你的真實身分?在迎來和平的現在,你應該沒有理由要對我隱瞞這件事。」

所以在這之前,我都沒注意到這種可能性。

「本來是沒有理由吧。不過你認爲,要是坦誠自己是勇者加隆的話,就會讓我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你的根源只剩下一個。」

就算加隆很擅長根源魔法,我到底也還是不會看錯根源的數量。雷伊的根源數量確實只有一個。

「不論你准備了怎樣的藉口,都會讓我懷疑你其余的六個根源怎麽了吧。然後我應該會想到,那些取代掉七魔皇老的根源。七魔皇老之中,就只有梅魯黑斯的根源沒被奪走。」

假如認爲這不是沒被奪走,而是可奪取的數量不夠的話呢?

「七魔皇老有六人與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部下融合了根源。而勇者加隆剩下的根源也有六個。數量剛好一致。以偶然來說,這也太剛好了。」

我朝沒有否定、默默聽著的雷伊說道:

「所以你沒辦法坦承自己就是勇者加隆。因爲你害怕被我察覺到你就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

當然,即便如此也還是發生了幾起意外事故吧。像是母親的精靈病,還有魔劍大會的事件。我不認爲雷伊會主動讓母親置身險境。席菈差點因爲精靈病死去這點,也無任何可疑之處。那麽,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麽事?盡管能想到兩、三種可能性,算了,這不是現在該問的事情吧。

「雖然我大致猜到情況了,不過加隆,兩千年前發生了什麽事?」

我直接問他。雷伊帶著比之前還要老成的表情微笑起來。

「就跟你向艾蓮歐諾露聽來的一樣唷,阿諾斯。傑魯凱老師與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設立了勇者學院,准備消滅轉生後的你。盡管我拚命反對,他們卻充耳不聞。就跟那天你說的一樣,就算打倒魔王阿諾斯,世界也不會迎來和平。明明好不容易結束了戰爭,卻開始在准備兩千年後的戰爭。」

除非其中一方根絕,否則這場戰爭將永無止歇。這是我以前跟他說過的話。

「之後我遭到傑魯凱老師的贊同者殺害。在假裝就這樣默默逝去後,我雖然立刻複活,但也已經無法阻止老師的計畫。除非我奪走他們的性命……」

他辦不到吧。勇者加隆沒有能對人類揮下的劍。

「兩千年前,人類犯下了過錯。制定計畫要將舍棄生命、爲世界帶來和平的魔王阿諾斯澈底消滅。世上沒有比這還不講理的事了。我必須矯正這個錯誤。」

「就爲了這個……?」

雷伊點了點頭。

「我創造了虛構的魔王阿伯斯.迪魯黑比亞。這個爲了讓人類複仇的冒牌魔王。」

「你是怎麽從魔族社會中奪走我的名字的?」

「靠對話唷。雖然有時也會戰鬥。不過,魔族比人類還要明理。或是說,你很受他們敬仰吧。最終大家都願意相信我的話,並決定遺忘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是魔族們自發性地將我遺忘啊?

「靈神人劍是爲了消滅你的聖劍,就連注定的宿命都能斬斷。所以我斬斷了你在兩千年後,會轉生爲暴虐魔王的宿命。」

「于是改變了魔王之名?」

「……斬斷宿命之後會變得如何,就只有神才知道。不過,或許是大家的意念傳達到了吧,第一個賭博看來是賭贏了。」

是很順利地改寫了我的名字吧。所以就算我用「時間操作」回溯艾維斯他們的記憶,也找不到我的名字。

靈神人劍斬斷了我作爲暴虐魔王的宿命,甚至改寫了曆史。

「不過你的心腹,像是辛.雷谷利亞等人到底是沒有忘記你的名字。他們不是轉生,就是遠離了迪魯海德。而在大戰之前與你對立的魔族們,也全都保證會安分地等到你歸來,等到這一切都結束爲止。」

所以兩千年前的魔族們才沒有出現在我面前啊?明明是人類,卻能如此攏絡魔族,他還是一樣了不起啊。

「……不久後,我得知牆壁對面的勇者學院改掉了暴虐魔王之名。他們判斷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是自行改變名字,打算逃離自己等人的企圖。當然,這就跟我預期的一樣。」

人類的壽命短暫。于是才在經年累月之下,讓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的名字從勇者學院消失,只留下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名字吧。本來的話,事情不一定能這麽順利,但這是斬斷宿命的聖劍帶來了幸運吧。

「我將六個根源與七魔皇老融合。當然,包含消除記憶在內,全都有經過他們的同意唷。兩千年後,你要是跟七魔皇老接觸,說不定會發現融合的事。正因爲他們無法對你說謊,所以才主動拜托我消除他們的記憶。」

也就是七魔皇老他們是爲了從人類的陰謀之中保護我,所以才特意這麽做的啊?

「剩下的一個根源,也就是我,在經過無數次的轉生後,逐漸取得魔族血統濃厚的肉體。不過成爲純血的魔族,現在的我還是第一次呢。」

沒想到勇者加隆會想轉生成完全繼承我血統的魔族。我現在的肉體也幾乎是人類,所以是有可能做到的吧。但居然能將自己過去的力量完全繼承到跟自己毫無血緣關系的肉體上,真不愧是比我還擅長根源魔法。

「然後,這場戰爭就是你長達兩千年的計畫總結。」

「人類的憎惡不會消失。直到暴虐魔王或人類其中一方滅亡爲止,這場戰爭將永遠持續下去。就算你再怎麽慈悲,也只能排除掉找上門的麻煩。盡管如此,我也已經無法再次奪走你的性命了……」

艾蓮歐諾露的推論是錯的。盡管遭到人類殺害,他還是澈底地高潔,而且比誰都還要像一名勇者。

「所以,你才要被討伐啊?作爲暴虐魔王,讓人類殺害。」

雷伊點了點頭。

「這樣就能阻止嗎?」

「雖然『聖域』的魔法被植入殺光魔族的憎惡,但這股憎恨主要來自傑魯凱老師。老師最恨的對象是暴虐魔王,所以只要消滅暴虐魔王,魔法也會跟著消失。我是這樣相信的。相信老師不會愚蠢到這種地步。」

雷伊的認真眼神貫穿了我。這副模樣確實就像是過去的加隆。

「雖然這絕非我所希望走上的道路,但我是勇者。只要人們還稱我爲勇者,我就得償還人們的過錯,償還勇者們在過去犯下的過錯。兩千年前,你舍身創造了這段和平的歲月,讓世界變得美好,真的是變得太美好了。這是在我們生存的那個時代所無法想像的。這個世界眼看著變得愈來愈好。」

雷伊跟我不同,他在這兩千年間一面不斷轉生,一面看著世界逐漸改變。

「魔王阿諾斯。」

彷佛是兩千年前,雷伊說道。

「人類很愚昧。盡管如此,『我』也依舊相信人類。『我』想在最後,讓你看到人類的美好,看到你所渴望的真正和平。」

「勇者加隆。」

彷佛是兩千年前,我開口說道。

「你沒理由要做到這種地步。你已充分戰鬥過了。如今仍打算繼續爲了無謂的人類犧牲自我嗎?」

雷伊緩緩搖頭,隨後說道:

「我至今都還記得那天的約定。這是你所守護、你所創造、你所追求的和平。雖然我也不願事情演變成這種情況,但這次請讓我作爲你的友人而戰。」

這句話是什麽意思,如今已無須再問。

「你耗費了漫長的時間,進行了遠大的准備。曾有過迷惘,也有過不安吧。但你還是跨越了一切,作好了覺悟。你這兩千年份的意念重量,並不是如今才在這裏得知內情的我能用話語撼動的。」

我不會要他住手。要用話語阻止他,是太過小看雷伊的意志。

「所以這不是單片貝殼的項煉,而是米歇斯項煉啊?」

如同我在勇者學院說明過的。兩千年前在大戰初期,前赴戰場的人類幾乎無法活著歸來。所以戀人們爲了能轉生到同一時代,在米歇斯項煉上許下心願,希望下輩子能共結連理。

這是將棲息在蓋拉帝提湖的米歇斯貝的貝殼分成兩片,做成兩串項煉。他們將一串送給戀人,另一串戴在自己身上,然後前赴戰場。米歇斯貝飲用聖水維生,故傳是神的使徒。當時的人們相信,分成兩片的貝殼會在死後引導兩人的根源再度重逢。

勇者加隆──雷伊是將他絕對無法傳達的意念寄托在這串項煉上,向心愛的人告別。

「想要我還你項煉的話,就試著搶回去吧。」

「我就知道你會這麽說。」

雷伊把面具挂在腰上,當場畫起一道魔法陣。神聖光芒從中溢出,化爲劍的形狀。這是將放在魔王城裏的靈神人劍召喚到這裏。

這個男人也十分清楚,我是無法靠言語說服的。

「讓我過去吧。爲了保護你。」

舉起靈神人劍,勇者說道。

我敞開雙手,阻擋在他面前。早已數不清這是第幾次和這個男人交戰,但我還是第一次懷著這種心情戰鬥。

「不會讓你過去的。爲了保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