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 各自的想法



天色即將明亮。

這會成為開戰信號吧。

為了環視大家的情況,我走向樓梯。

接著,我聽到了微弱的說話聲。

是從最上層傳來的。我上了樓梯。

「……今天,我去看了一下米特赫伊斯的樣子呢」

「情況如何?」

雷和米薩在一半的魔劍面前說著話。

周圍好像沒有其他人。

「總覺得和平常沒什麼兩樣,讓人、不敢相信馬上就要打仗了……」

「我就覺得會是那樣」

雷保持著笑容,如此說道。

「大家,還沒有實感吧。無法相信戰爭即將開始,隨後戰火擴散,直到星火沾到自己身上後才會注意到吧」

米薩的目光模糊的凝視著半把魔劍。

「等到注意到的時候,肯定已經為時已晚了呢」

雷靜靜的握著拳。

「迪爾海德的魔皇,幾乎都聚集到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的身邊了呢」

「暴虐的魔王總是先發制人,不可能只是待在城堡裡等待的。這就是,魔族的戰鬥方式」

治理國家的魔皇親自前往戰場。如果發生意外國家很可能因此傾斜,可若不這麼做又無法證明自身,這便是魔族的世界。出事時只會躲在自己城內的領導者,又有誰願意跟隨呢。

即使變得和平,也有不會改變的東西。

「沒事的。阿諾斯不是也說了嗎。我沒有打算殺任何人」

隨後,米薩瞪圓了眼。

「……那個…………」

「因為你的父親,也說不定在那裡面呢」

「阿……」

米薩害羞的背過臉。

「對不起」

「怎麼了?」

「因為,雷要孤身一人面對迪爾海德軍的大部隊……」

宛如要將那份擔憂給吹散,他爽朗的笑著。

「雖然從現在開始就要前去阻止戰爭,但我好像完全不緊張呢」

「是、那樣嗎……?」

「可能我有經歷過兩千年前的大戰吧。所以,我的身體、我的根源呢,可能還記得這些。只是這種小事,根本沒什麼要緊的這樣」

如同往常那樣輕飄飄的,雷調子一成不變的說道。

「我會回來的喔。絕對,會回到妳身邊」

米薩的視線吸入至雷的瞳孔。

兩人的身體慢慢靠近著,隨後她閉上了眼。

雷的手繞至米薩的脖子

然後將首飾的貝殼拿在手上

「雷?」

「可以給我嗎?」

米薩的臉染得通紅。

相合貝殼鍊可以分成兩個部分。將贈送的相合貝分成兩半,其中一面由自己配戴,一面贈送出去的舉動有著求婚的意義在。勇者學院的授業上也教過。

「肯定,能成為護身符的」

她點著頭。

雷將分成兩部分的其中一片掛在脖子上。

「不曉得什麼時候,妳曾這麼說過」

像是在回憶著,雷說道。

「"……總有一天,可等不了。我現在就想要讓你得救。現在,即使多一個人也好也想去救助痛苦的人,如果不這麼想,總有一天來臨時肯定也不會去賭上性命"這樣」

一副害羞的樣子,米薩點著頭。

「在那個時候,我就喜歡上妳了。妳的存在,過於耀眼了呢」

雷颯爽的笑著。

「只是每天揮著劍的日子,我覺得那樣也不壞。不過,我只是在各種事情上隨波逐流,既不溫柔、也不堅強」

米薩搖了搖頭。

「雷你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事喔。你比誰都溫柔、是個比誰都還堅強的人。是個總是能自然而然的,不分間隔去與他人相處的人」

「是那樣嗎?」

「……是那樣喔。所以、我才……」

一瞬間低下頭,米薩緊緊的咬住嘴唇。

然後,抬起頭說道。

「正因為這樣,我才會變得如此喜歡雷」

略為圓睜著眼以後,雷為笑著。

「謝謝」

呼姆。看了已經做好前往戰場的覺悟了。

我轉過身子,走下樓梯。

接著,米夏和莎夏從對面走了過來。

「上頭很忙的樣子呢。有事的話,一會在去吧」

米夏搖搖頭。

「在找阿諾斯」

「發生什麼事了嗎?」

「雖然沒發生什麼……」

如此說著,莎夏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手。

那雙手正在微微地顫抖著。

「什麼呀,莎夏,妳在發抖嗎」

「這、這個,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沒事,第一次上陣那也是無可奈何的。過去的我也曾是如此」

我一邊說,一邊下了樓梯。

米夏和莎夏接著跟在後面。

「真的?阿諾斯也這樣過嗎?」

「阿阿。真是丟人的話題,不知不覺就急躁了起來。因為想給他們留下深刻的記憶而激動過頭了,武者震根本停不下來。對於我來說可謂是冷酷過了頭,對敵人做了必要以上的殺戮了喔」

莎夏停住腳步。

回頭一看,莎夏正對我白眼以待。

「我說阿……誰都沒讓你去講過去的武勇傳喔……」

「嗯?」

「才不是什麼"恩?"吧。來找暴虐魔王商談果然是我錯了」

原來如此。

「什麼阿,莎夏,妳嚇到了嗎?咕哈哈」

「有、有什麼好笑的嘛。這、這可是要去打仗喔?」

「這怎麼能叫我不笑?呵呵呵,妳竟然會被嚇到?明明蘊含了如此的力量,這還是相當慎重呢」

莎夏目瞪口呆的望著我。

「整整一週,我在自習時鍛鍊了妳。說不定只有我能當妳的對手了呢。無論有多少人數優勢,現在的妳實力是不可能會遜於這個時代的魔族的」

為了把<分離融合轉生>而增幅的莎夏的魔力全部發揮出來,徹底的鍛鍊了她。

對現在已經能控制<破滅的魔眼>的莎夏,對那些魔族,只要看個一眼就已經決定勝負了吧。

「而且妳不是孤身一人。因為有著同樣力量的人就陪伴在妳左右呢」

莎夏看著米夏。

她點了點頭。

「安心。不會讓莎夏死掉的」

莎夏害羞的低下頭。

大概是覺得只有自己在害怕而感到丟臉吧。

「把手給我」

「欸……等、等下……」

用手掌包裹住,顫抖著的莎夏的手。

「冷靜下來」

「……好…………」

「妳覺得我會漠視部下前往死地嗎?」

「……不覺得……」

「如果不相信自己,那麼就相信我吧。無須膽怯。妳不會死的。讓那些姍姍來遲參軍的呆子們,見識見識我部下的實力吧」

莎夏乾脆的點著頭。

「我知道了啦」

放開手後,她已經不在顫抖。

「呼姆。臉頰還紅通通的,還有什麼擔心的事嗎?」

「什……這個是、什麼都沒有啦!只是有點興奮罷了」

「原來如此。真勇敢」

「……我、我去洗把臉……」

莎夏氣勢洶洶的走下樓梯。

「謝謝」

米夏如此說道。

「戰爭時保持平常心根本是強人所難。可是,若被恐怖吞噬,無論何等強者都會輕而一舉的死去」

絕對,不會讓她死的。

「妳也是,米夏」

牽起那隻小手。指尖正微微的顫抖著。

「……發現了……?」

「不可能沒發現的吧」

「……恩……」

「害怕嗎?」

「害怕」

「有什麼好怕的?」

米夏思考著。

接著,說道。

「全部」

沒有不怕戰場之人。

殺死敵人也好、自己人被殺死也是,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讓人感到恐懼。

不無謂的虛張聲勢,坦然面對恐懼的人才是強者。

「……我不會讓妳不去感到恐懼。克服恐懼,將它變為夥伴吧。無論發生什麼,如果妳的魔眼都能冷靜的凝視戰場,那麼誰都不會死去」

米夏點點頭。

「我會守護」

米夏說道。

「阿諾斯守護的和平,由我守護。所以」

她原先顫抖的指尖,突然停止了顫抖。

「要給兩千年前的事情做個了斷喔」

明明什麼都沒說過呢。

總是像那樣,很好的觀察著一切。

「阿阿。交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