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 各自的想法

黎明即將到來──



這會是開戰的信號吧。我想看看大家的情況,便往樓梯走去。

緊接著,我聽到微弱的對話聲。是從最上層傳來的。我走上樓梯。

「……今天,我稍微逛了一下密德海斯。」

「如何?」

雷伊與米莎在一半的魔劍前面對話。沒有其他人在的樣子。

「總覺得真的就跟平時一樣,讓人無法相信戰爭馬上就要開始了……」

「我覺得就是這樣喔。」

雷伊不改平時的笑容說道。

「大家都還沒有實感吧。無法相信戰爭真的開始了,等到戰火擴大到自己卷入其中之後,才終于發現這一切都是真的。」

米莎的眼睛茫然注視著一半的魔劍。

「雖然等到他們發現時,肯定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吧。」

雷伊平靜地握拳。

「迪魯海德的魔皇幾乎全都聚集到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旗下的樣子。」

「既然暴虐魔王身先士卒,那他們也沒辦法只待在自己的城堡裏吧。這就是魔族的戰鬥方式。」

治理國家的魔皇親赴戰場。要是有什麽萬一,很可能會導致國家衰亡,但魔族的世界裏,不這麽做就無法作爲民衆的楷模。出事便躲在城裏的支配者,又怎麽會有人願意跟隨呢?

即使迎來和平,有些事情也不會改變。

「放心,阿諾斯也說過了吧,我不打算殺掉任何人。」

隨後,米莎瞠圓了眼。

「……那個…………」

「畢竟你的父親,說不定就在裏頭呢。」

米莎就像感到羞恥地別開臉。她在罪惡感的驅使之下說道:

「對不起。」

「爲什麽道歉?」

「因爲,雷伊同學要一個人對付迪魯海德軍的大部隊……」

像是要吹散她的擔憂般,他爽朗地笑起來。

「明明之後就要去阻止戰爭了,我卻一點也不緊張的樣子。」

「是、這樣嗎……?」

「我想是因爲我經曆過兩千年前的大戰。所以我的身體、我的根源,知道這件事吧。像是在訴說:就這點程度,沒什麽大不了的。」

雷伊就跟往常一樣,一派灑脫地說道。

「我會回來的,絕對會回到你身邊的。」

米莎的視線被雷伊的眼睛倏地吸引過去。兩人的身體緩緩貼近,她閉上眼睛。

雷伊把手繞到米莎的脖子後面,拿起項煉上的貝殼。

「……雷伊同學?」

「可以給我嗎?」

米莎滿臉飛紅。單片貝殼的項煉被分成兩串。接著將贈送給戀人的單片貝殼項煉分成兩串,將其中一串戴在自己身上,代表求婚的意思。這是在勇者學院的課程中也有學到的事。

「肯定會成爲護身符的。」

她颔首答應。于是雷伊就將分成兩串的項煉,其中一串戴在自己脖子上。

「是什麽時候的事呢,你曾經這麽說過。」

雷伊就像回憶似的說道:

「……你說,我不會等到那個總有一天的。我現在就想拯救你們。想現在就盡可能地拯救痛苦的人們。要是不這麽想,就算那個總有一天到來,我也肯定賭不了命的。」

米莎有點害羞的樣子點了點頭。

「我就在那時喜歡上你。因爲你實在是太過耀眼了。」

雷伊爽朗地笑著。

「我曾經認爲,只要能過著每天揮劍的生活就好。然而,我卻老是因爲許許多多的事情隨波逐流,並不溫柔,也並不強悍。」

米莎搖了搖頭。

「是雷伊同學不了解自己。你是比誰都還要溫柔、強悍的人。總是保持著自然的態度,對誰都能一視同仁的人。」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唷。所以,我才……」

米莎瞬間低下頭,緊緊咬著嘴唇。接著,她擡頭說:

「所以,我才最喜歡雷伊同學了。」

雷伊稍微瞠圓了眼後,微笑起來。

「謝謝你。」

唔,看來是作好前赴戰場的覺悟了。我轉身走下樓梯。隨後,就遇到米夏與莎夏從樓下走上來。

「上面好像正在忙。有事的話,最好等一下再上去。」

米夏忙不叠地搖頭。

「在找阿諾斯。」

「發生了什麽事嗎?」

「是沒發生什麽事啦……」

莎夏這麽說完,緊緊握住自己的手。她的手在微微顫抖。

「怎麽啦,莎夏,你在顫抖嗎?」

「這、這才不是啦。我才沒有顫抖……」

「這沒什麽,初戰會這樣也是在所難免。話雖如此,但我也曾經這樣過喔。」

我邊說邊走下樓梯,米夏與莎夏跟在我身後。

「真的嗎?阿諾斯也曾經這樣過?」

「是啊。說來丟人,當時我無意間著急起來。太過激動地要給那些家夥一點顔色瞧瞧,結果整個人興奮地抖得不停。當時的我也真是的,冷酷得太過澈底,不小心殺了必要以上的敵人喔。」

莎夏停下腳步。當我回頭望去,就看到她用白眼瞪著我。

「我說啊……誰說要聽你講這種英勇事迹啦……」

「嗯?」

「你在嗯什麽啦。找暴虐魔王商量這種事,是我不對。」

「怎麽啦,莎夏,你在害怕嗎?咯哈哈。」

「你、你笑什麽啦!這、這可是戰爭耶?」

「這要我怎麽能不笑啊?咯咯咯,你會害怕嗎?都懷有這麽強大的力量了,你還真是慎重啊。」

莎夏傻眼地回看著我。

「我用了一個星期的自習時間鍛煉你。因爲對手只有我,所以你也許不太清楚吧。就算是以寡擊衆,如今你的實力也不可能會輸給這個時代的魔族。」

爲了讓莎夏將經由「分離融合轉生deino jikusesu」增幅的魔力完全發揮出來,我反覆鍛煉她。

如今已能駕馭「破滅魔眼」的莎夏,如果是對上尋常的魔族,只要瞪一眼就能分出勝負了吧。

「而且你不是只有一個人。擁有同等力量的人就陪伴在你身旁。」

莎夏望向米夏,而米夏點了點頭。

「放心,我不會讓莎夏死掉的。」

莎夏不好意思地低垂著頭。大概是因爲她覺得只有自己在害怕吧。

「我把手借給你吧。」

「咦……等、等等……」

我用手掌包覆住莎夏顫抖的手。

「冷靜下來。」

「……好的…………」

「你覺得我會眼睜睜地讓部下去送死嗎?」

「……不覺得……」

「要是無法相信自己,就相信我。別害怕。你不會死的。就讓那些在遲到後還恬不知恥地想加入軍隊的蠢蛋們,見識一下我部下的力量吧。」

莎夏明確地點頭。

「我知道了。」

等我放開手後,她就不再顫抖了。

「唔,看你的臉紅成這樣,是還有什麽擔心的事嗎?」

「什麽……這是……沒事啦!我就只是有點興奮罷了!」

「原來如此。還真是英勇。」

「……我、我去洗個臉……」

莎夏猛然沖下樓梯。米夏在溫柔目送她離開後,開口說道:

「謝謝。」

「要在戰爭中保持平常心是不可能的,不過要是被恐懼吞沒的話,不論怎麽樣的強者都會輕易死去。」

我是絕對不會讓她們死的。

「米夏,你也是。」

我牽起她的小手。她的指尖在微微顫抖著。

「……看得出來……?」

「我不可能看不出來吧?」

「……嗯……」

「害怕嗎?」

「害怕。」

「害怕什麽?」

米夏想了一下,隨後說道:

「全部。」

沒有人不害怕戰場。不論是殺害敵人,還是同伴遭到殺害,戰場上發生的一切都很可怕。盡管如此,能不虛張聲勢地說自己很害怕的人,很強。

「……我不會要你別害怕。跨越這份恐懼,讓它成爲夥伴吧。只要你的魔眼不論在任何時候都能冷靜地注視戰場,就不會有任何人死去。」

米夏點了點頭。

「我會保護的。」

她溫柔地說:

「阿諾斯守護的和平,我會保護的。所以──」

她指尖的顫抖突然停止。

「去爲兩千年前的事作一個了斷。」

我明明什麽也沒說。她還是一樣把我看得很仔細。

「好,就交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