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決戰前夕



水下洞窟的地下深處。我轉移至設置在軍事設施裡的隱藏房間內。

在房間中央的是,漂浮在聖水球中的愛蕾諾。

「哇喔。歡迎光臨,阿諾斯君」

像是在歡迎我的來訪,愛蕾諾開心的笑著。

「事情變得有些麻煩了起來」

「知道喔。阿瑟席翁向迪爾海德宣戰了對吧?」

我點頭。

「阿沃斯·迪爾海維亞,我的冒牌貨出現在了迪爾海德。似乎打算迎擊蓋拉底魔王討伐軍的樣子」

「……那樣阿」

「阿沃斯·迪爾海維亞舉兵,正向阿瑟席翁國境前進」

「這麼快就將士兵募齊了嗎?」

「不,還沒募齊。不過,阿沃斯·迪爾海維亞打算獨自衝鋒陷陣。表現出即使只有一人也要戰鬥的覺悟。即便是和平的社會,只讓始祖一人前往也是愚昧至極之事。

在那傢伙的身旁,很快就會聚集來自全國各地的魔族吧」

而從很久之前就開始做準備的蓋拉底魔王討伐軍動作自然相當快。軍隊吸收了各地的勇者們,不出預料的,正朝著迪爾海德的國境前進。

可說是按部就班的,如他們所計畫的一樣。

「現在的話,還可以讓妳們逃走」

勇者學院將目光轉向暴虐魔王的此刻,反而也是良機。

「……戰爭要開打了吧?」

「應該是吧」

「那麼,我們是不可以逃跑的」

愛蕾諾理所當然般的說道。

正如我所預料的那樣。

迪亞哥會向迪爾海德宣戰,正是把愛蕾諾的無限降生能力作為戰力,將瑟希婭她們計算在內的結果。

如果沒有她們在,蓋拉底魔王討伐軍只會毫無作為的被迪爾海德軍蹂躪。

「我必須要去守護才行喔。蓋拉底的各位。還有吉爾加卡農的各位」

愛蕾諾咕呵呵的笑著。

「大家,雖然有些傻。但是阿,真正壞的人是我啊。所以我是不會讓他們死的」

雖然離轉生那時相差甚遠,但她的根源還是吉爾加。這就是,她所說的罪嗎

「真是麻煩呢,所謂的勇者」

被強加著不講理的職責,即使如此,為了應當守護之物還是打算戰鬥。

兩千年前,卡農也是如此嗎?

「……和阿諾斯君,要變成敵人了呢」

她悲傷的笑著。

接著,緩緩的張開嘴。

「你對我所說的話、你對我做的約定,我不覺得是謊言」

"所以阿"她說道。

「我會去打倒你的。迪爾海德和阿瑟席翁,無論誰獲得勝利,都不可以埋怨對方喔」

是為了讓我消滅她的根源吧。

只要她消失,恐怕一切就結束了。

兩軍都疲憊不堪的時候,戰爭的漩渦也許就不會進一步擴大。

可是――

「還真會說阿,愛蕾諾。可是迪爾海德還是阿瑟席翁,無論哪邊都不會贏」

愛蕾諾以不可思議的表情望著我。

「是暗指戰爭沒有所謂的勝利者嗎?」

「沒,贏的人是我。我會中止這場無聊的戰爭」

兩千年前,如我所願、最終帶來了和平。

無論是哪方臉上都迎來了笑容。人類也好魔族也好,都不會恐懼著未知的明天。

這種無可取代的時代,怎麼能被奪走。

「這種事,即使是阿諾斯君也……」

「沒事,沒打算做什麼了不起的大事。稍微踢散迪爾海德軍,阻止阿沃斯·迪爾海維亞,接著碰一碰蓋底魔王討伐軍,不過是這樣而已」

在兩軍激戰前,先將其無力化。

那之後再慢慢想吧。消除人類憎恨魔族的方法。

「只待在阿瑟席翁的話,也是會有無法守護之物的吧。如果要上戰場的話,愛蕾諾。直到最後都不可殺任何一個人。敵人也好自己人也罷。你必須全力去守護你想守護的一切」

我向還一副半信半疑表情的她說道。

「取而代之,就由我來守護妳的幸福」

愛蕾諾直直的凝視著我。

我堂堂正正的承受著那個視線。

不久後,她像下了決心似的點點頭。

「……我知道了。我相信阿諾斯君。約好了喔」

我轉過身。

「阿諾斯君」

愛蕾諾向我的背影搭話。

「卡農會相信魔王的理由,我好像明白了」

只將臉轉向她、

「是嗎」

的,如此說著。

我接著使用魔法<轉移>。

轉移的場所是迪爾海德。魔王學院德爾佐蓋德的阿諾斯聯合塔。

在那裡等著的是,米夏和莎夏。

雷、米薩、粉絲小夥伴的八人。

七魔皇老的梅爾赫斯、艾維斯、蓋伊歐斯、伊德魯。

「和愛蕾諾說過話了」

大家都用著認真的表情點頭。

我向他們傳達愛蕾諾和瑟希婭,以及魔法<聖域>的事情。

「這是兩千年前,我所殘留下來的戰鬥」

無論是阿沃斯·迪爾海維亞還是勇者學院,都是因為我的疏忽,才使事態便到如此地步。

「你們沒陪我的必要」

聽到這句話後,梅爾赫斯等七魔皇老屈下膝。

「我等君主,暴虐魔王阿諾斯·沃爾迪戈德大人。愚弄過您的鼠輩,我等七魔皇老怎麼可能會放過」

七魔皇老四人下我低下頭。

「請務必,隨意的下達命令」

接著粉絲小夥伴們也說道。

「我們也是,打算去戰鬥。雖然可能派不上用場」

「因為,戰爭什麼的、很討厭對吧……」

「我會盡可能加油的!」

向米薩投去視線。她點點頭。

「因為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的緣故,使混血魔族的立場變得越來越岌岌可危……。如果他是假魔王的話,那麼這也是我的戰鬥了」

「不如說阿――」

莎夏接著說道。

「事到如今,才說這種話不是很讓人困擾嗎。你不是說過,要讓我當你的部下嗎。不過是與迪爾海德和阿瑟席翁為對手而已,"那麼、還是算了吧",我就會這麼說嗎?

即使是與全世界為敵也好,我也要和你一起作戰」

像是在同意她,米夏點著頭。

「阿諾斯即是正義」

「也不全都是那樣」

「即使不是那樣,給予我生命的也是阿諾斯。我的生命,永遠要和阿諾斯在一起」

最後雷像是不服輸的說道。

「因為是朋友呢」

對於那份忠義、那份友情,我回禮道。

「我有一群好部下、以及好朋友呢」

不屬於任何一方,兩國都是敵人。

即使有我在,對面也有手持靈神人劍的神話時代的魔族。

勇者學院也是,最好認為他們持有著一兩張王牌比較妥當。

半吊子的覺悟可是無法做個了斷的。

「梅爾赫斯、艾維斯、蓋伊歐斯、伊德魯,對面的七魔皇老就交給你們壓制了」

先擊潰迪爾海德軍。

對於基本已經掌握全部戰力的勇者學院,阿沃斯·迪爾海維亞那邊還是未知數。

既然不知他有幾兩重,那就先把他幹掉吧。

雖然是七魔皇老間的戰鬥,也是四對三的場面。

而且有梅爾赫斯在,這邊是不會輸的吧。

「莎夏和米夏去拖延從西方那前來集結的魔族的腳步。在與本隊匯合前,讓他們遠離國境。指揮系統混亂的情況上,應該是不會對這裡發動攻擊」

在視野良好的平原上藉由莎夏的<破滅之魔眼>限制敵人的魔法。接著用<創造建築>製作牆壁和柵欄等障礙物,阻止對方去路。

「米薩和小夥粉們在後方待機。靠著<雨靈霧消>去擾亂對方以及蒐集情報」

她們上前線的話非常危險。

貫徹後方支援吧。

「我勒?」

「你就把朝著國境前進的東側部隊擊潰吧。別讓他們越過國境」

對手是迪爾海德的先遣隊,最早跟隨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的皇族派菁英。

對現在的雷來說可能有些險峻,不過這個男人的話,肯定能在戰鬥中突破極限吧。

「而我就直接潛入後方的總部」

「我調查過了,在艾亞丘上建成了一座巨大的魔王城。阿沃斯·迪爾海維亞恐怕就在那個裡面」

艾維斯說道。

「我若胡鬧起來,那傢伙也不得不現身」

還是死不出來的話,我便直搗魔王城足矣。

至今放的長線終於釣起了大魚,那傢伙做出了十分大膽的舉動。

已經不會再讓你逃了。

「這是命令。不要死。不準殺。在這種無聊的戰爭中任何一條性命都不準犧牲」

戰場上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單純的力量並不能決定勝負的走向。

我看過好幾次持有強大力量的人物,最終無計可施而走向盡頭的場景。

原本的話,這絕對不是能手下留情的場合。

但是,對於我的任性,他們都毫不猶豫點頭。

「絕對,要再次於此相會。全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