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決戰前夜

在水中洞窟的地下深處。我轉移到設置在軍事設施裏的隱藏房間。在房間中央,艾蓮歐諾露漂浮在聖水球裏。



「哇,阿諾斯弟弟,歡迎你來。」

像是很歡迎我的來訪,艾蓮歐諾露親切地笑著。

「事態變得有點麻煩了。」

「我知道喔。亞傑希翁向迪魯海德發出宣戰布告了吧?」

我點點頭。

「在迪魯海德,我的冒充者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現身了。他打算要迎擊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的樣子。」

「……這樣啊。」

「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正舉兵前往亞傑希翁的國境。」

「這麽快就集結好兵力了?」

「是沒有。不過,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已身先士卒。雖說是和平的時代,但魔族可沒軟弱到會讓始祖獨自迎戰。國內各地的魔族,將會紛紛聚集到他旗下吧。」

早就在進行准備的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行動當然也很快。從各地將集結的勇者們編入軍隊,同樣朝迪魯海德的國境出發。

「現在的話,還有辦法讓你們逃走。」

在勇者學院把注意力放在暴虐魔王身上的這個時候,反而是個好機會吧。

「……會開戰吧?」

「沒錯。」

「那麽,我們就不可以逃了喔。」

我就知道她會這樣說。迪耶哥之所以會向迪魯海德發出宣戰布告,是因爲已經把潔西雅──艾蓮歐諾露所産下的戰力計算進去。假如她們不在了,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將會束手無策地慘遭迪魯海德軍蹂躏。

「我必須守護他們。守護蓋拉帝提的衆人,守護傑魯凱加隆的大家。」

她這麽說後,嗤嗤地笑了起來。

「雖然大家都有點笨笨的呢。不過,真正有錯的人是我。我是不會讓他們死掉的喔。」

就算基本上是與轉生相距甚遠的形式,但她的根源本是來自傑魯凱。她認爲這是自己的罪啊?

「勇者還真是麻煩。」

就算被迫背負起不講理的職責,也要爲了該守護的事物挺身而戰。

兩千年前,加隆也是同樣的心情嗎?

「……要跟阿諾斯弟弟變成敵人了呢。」

她悲傷地笑著,然後平靜地說道:

「你對我說過的話,跟我約定過的事,我不認爲那是謊言。」

「所以──」她娓娓說道。

「我會去打倒你。迪魯海德與亞傑希翁,不論誰勝誰負,都不許怨恨對方喔。」

是爲了讓我連同根源一起消滅掉她吧。一旦她消失,戰爭恐怕就會當場分出勝負。要是兩軍都疲憊到無力再戰,或許戰火就不會再繼續擴大下去。只不過──

「先跟你說好,艾蓮歐諾露。迪魯海德與亞傑希翁,雙方都不會勝利的。」

「……是指戰爭沒有勝者嗎?」

「不對,會勝利的人是我。我會阻止這場無聊的戰爭。」

這是在兩千年前我所希望,然後終于實現的和平。不論是誰都能開懷大笑,人類與魔族都能免于受到不知能否活過明日的恐懼煎熬。這個無可取代的時代,誰也別想奪走。

「這種事,就算是阿諾斯弟弟也……」

「放心,這沒什麽大不了的。只需要稍微趕走迪魯海德軍,阻止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然後再摸摸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就好。」

在開戰之前,讓兩軍一起喪失戰力。之後再來慢慢思考,要怎麽樣才能去除人類對魔族的憎惡吧。

「假如不在亞傑希翁的陣營裏,也會有無法守護的事物。艾蓮歐諾露,要是你參戰的話,直到最後一刻都不要殺害任何人。不論敵友。你就盡全力守護你想守護的事物吧。」

我向仍一臉半信半疑的她宣告。

「相對地,我會守護好你的幸福。」

艾蓮歐諾露直盯著我,而我堂堂正正地迎面對上她的視線。

「……我知道了。我就相信阿諾斯弟弟。約好了喔。」

我回以笑容,畫起「轉移」的魔法陣。

「阿諾斯弟弟。」

在視野染成一片潔白之中,響起了她的聲音。

「加隆相信魔王的理由,我好像明白了喔。」

「這樣啊。」

留下這句話後,我的身體當場消失,轉移到迪魯海德,魔王學院德魯佐蓋多的校地內,阿諾斯粉絲社的社團塔裏。

在那裏等待的人有米夏、莎夏、雷伊、米莎、粉絲社的八人,還有七魔皇老的梅魯黑斯、艾維斯,以及蓋伊歐斯和伊多魯。

「我跟艾蓮歐諾露談過了。」

衆人全都一臉凝重地點頭。我已跟他們說過艾蓮歐諾露的事。

「這是兩千年前,我所留下來的戰爭。」

不論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還是勇者學院,全都是因爲我沒能看穿他們的陰謀,才會招致這種事態。

「你們沒必要特別陪我走這一趟喔。」

聽到我這麽說,梅魯黑斯等七魔皇老當場跪下。

「吾君,暴虐魔王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大人。對于假冒您的不肖之徒,我等七魔皇老怎麽可能視而不見。」

七魔皇老四人向我垂下頭。

「請盡管吩咐。」

粉絲社的少女們接著說道:

「我們也要戰鬥。雖然說不定派不上用場。」

「因爲,戰爭這種事,也太討厭了……」

「我會盡全力加油的!」

我看向米莎,她點了點頭。

「在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現身後,混血魔族的立場很快就會變得愈來愈低下……如果他是假冒的魔王,這也會是我的戰爭。」

「不如說──」

莎夏接話道。

「事到如今還說這種話,我也是會很困擾的啊。不是你要我加入你的麾下嗎?因爲要對付迪魯海德與亞傑希翁,難道你就以爲我會退出嗎?就算要與全世界爲敵,我也會跟你一起戰鬥。」

就像是在同意她的話語,米夏點了點頭。

「阿諾斯是正確的。」

「這可不一定。」

「就算是錯的,我的命是阿諾斯給的。這條命永遠都會與阿諾斯相伴。」

最後是雷伊不假思索地說道:

「我們可是朋友呢。」

我對這份忠義、這份友情,說出答謝的話語。

「我真是有著好部下、好朋友。」

不屬于兩軍陣營,與兩國同時爲敵。就算有我在,對面也有取得靈神人劍的神話時代魔族。即使是勇者學院,也還是認爲他們備有一、兩道王牌會比較妥當。不夠澈底的覺悟,是沒辦法作出決斷的。

「梅魯黑斯、艾維斯、蓋伊歐斯、伊多魯,你們負責壓制敵方的七魔皇老──梅都因、索隆以及艾魯朵拉。」

要先打擊迪魯海德軍。相對于已掌握到大致戰力的勇者學院,阿伯斯.迪魯黑比亞還是個未知數。既然不知道他會如何出手,就該優先將其打倒。

雖說是七魔皇老之間的戰鬥,局面卻是四對三。既然我方有梅魯黑斯在,局勢就是對我方有利。

「在西側集結過來的魔族與主力部隊會合之前,莎夏與米夏去將他們困住吧。那邊離國境很遠,而且指揮系統雜亂,想必預想不到會在此處遭到攻擊。」

在視野良好的平原上,先讓莎夏用「破滅魔眼」牽制敵人的魔法,接著再施展「創造建築」建造牆壁與柵欄等障礙物,擋住他們的去路。

「米莎與粉絲社在後方待命。施展『雨靈霧消』負責擾亂與收集情報。」

派她們去前線作戰無法說是上策,就讓她們澈底擔任後勤支援。

「我呢?」

「你去把前往國境的東側部隊驅離,別讓他們越過國境。」

這支要對付迪魯海德軍的先遣部隊,是最早跟隨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皇族派高手,即使是目前的雷伊也會應付得很辛苦。但如果是這個男人的話,相信他應該會在戰鬥中超越這道高牆。

「我直接闖入位在後方的大本營。」

「就小的調查,艾楊之丘建起了一座格外巨大的魔王城。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恐怕就在裏頭吧。」

艾維斯說道。

「只要我出面搗亂,他就不得不現身了。」

要是沒出現,就直接闖進魔王城裏就好。不枉我至今放任他爲所欲爲,這次他采取了大膽的行動。我不會再讓他逃了。

「這是命令。不准死。不准殺。不能讓任何人死在這場無聊的戰爭之中。」

在戰場上一切都是未知數,無法靠單純的力量多寡決定勝負。我看過許多強大的魔族戰死沙場。本來的話,是絕對不該手下留情的吧。

不過對于我的任性,他們全都毫不迷惘地點頭。

「大家絕對要回到這裏再度相聚。而且要全員到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