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 宣戰佈告

在阿伯斯.迪魯黑比亞與三名七魔皇老離去後,蓋拉帝提的士兵們就爲了救護傷患與回報這次事件的始末,忙得不可開交的樣子。



我離開現場,決定去看宿舍的情況。途中也稍微看了一下蓋拉帝提街道上的情形,跟平時相比有哪裏鬧哄哄的樣子。好幾名士兵在街道上東奔西跑。

抵達目的地後,發現周圍吵得沸沸揚揚的。大約有三百名的蓋拉帝提士兵將勇者學院第三宿舍團團包圍,進行警戒。而在包圍的內側,是預先對宿舍施展的吧,張設著使用聖水的魔法結界。就算是因爲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襲擊,動作也太快了。也就是說,他們早在事前就已作好准備了啊?即使聖劍沒有被奪走,也打算在之後這麽做吧。

「我從剛剛就已經問過很多次了吧?快回答我!這到底是什麽意思!」

梅諾逼問看似負責人的士兵。兩人之間遭結界隔開。

「只要別輕舉妄動,就能保障各位的生命安全。」

「別開玩笑了!居然監禁前來作學院交流的學生,這簡直就是瘋了啊。這可不只會演變成德魯佐蓋多的問題啊!」

士兵沒有回答,只是以警戒的眼神盯著梅諾。他們是蓋拉帝提的軍人。就只是服從命令,未被告知詳細的情形。

「這是誰的命令?」

「恕我無法告知。」

士兵打算離去。

「給我等一下!」

梅諾向他伸出手,卻遭到魔法結界擋下。一陣劈啪作響後,她的指頭被燙傷了。

「要是有外出中的學生回來,請放他們進來。我會負起一切責任的。」

她慎重其事地向士兵說道。還真是誇張。

「能讓路嗎?」

我一向士兵搭話,他們隨即臉色大變,立刻施展「意念通訊」。

「發、發現一名魔王學院的學生!是特例對象,阿、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再重複一次,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出現在第三宿舍前!」

士兵們就像在警戒我一樣,一齊往結界的內側退後。

唔,神殿的士兵好像不知道我的長相,但這些家夥不同。

「不用這麽害怕,我不打算跟你們這些傀儡打。」

「別大意!全員退到結界內側防備。他沒這麽容易闖進──」

我踏進結界內側。意圖焚燒我的神聖魔法被反魔法擋下,我悠然地走進結界裏頭。

「什……什麽……?」

「他、他穿越結界了!」

士兵們發出驚愕的叫聲。

「……居……居然毫不在意使用了這麽多聖水的魔法結界,是報告以上的怪物啊……!上頭的人是要我們怎麽阻止這種家夥啊……」

「別訴苦了!不論做不做得到,我們都只能完成任務!」

我無視好像在上演什麽喜劇的士兵們,朝梅諾筆直走去。就像退潮似的,士兵們唰地讓開我前方的道路。

「……阿諾斯同學……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你知道嗎?」

梅諾一副忍不住疑惑的樣子向我詢問。

「信不信由你。」

就在這時,裏貝斯特從宿舍裏走出來。

「梅諾老師,請到屋裏來一下。在魔法轉播上,迪耶哥學院長他……!」

我跟梅諾互看了一眼。我點了點頭,兩人一起走進宿舍。

在供給大量學生放松休息的大廳裏,有一顆魔法轉播用的大型影像水晶,上頭顯示著迪耶哥的身影。地點好像是亞魯特萊茵斯卡的王座。

「向亞傑希翁的民衆宣告。我是勇者學院亞魯特萊茵斯卡的學院長,迪耶哥.加隆.伊捷伊西卡。今日,我會中止亞傑希翁一切的魔法轉播像這樣跟各位說話別無他事,是因爲發生了一起無論如何都必須告知各位的事。」

迪耶哥停了一會後,莊嚴地說道:

「深邃黑暗來臨了。」

他的表情凝重,彷佛即將前往死地的戰士。

「勇者學院秘密祭祀的傳說聖劍,靈神人劍伊凡斯瑪那被人帶走了。被代表魔族之國迪魯海德的三名七魔皇老,梅都因.卡沙、索隆.安卡托、艾魯朵拉.災亞,以及經過兩千年的歲月,在那個國度複活的深邃黑暗──暴虐魔王帶走了!」

大廳嘈雜起來。以皇族派的人爲中心,對轉播異口同聲地發出抗議。

「兩千年前,我們的祖先,傳說中的勇者加隆與卑劣無情的魔族交戰,並戰勝了他們。經過漫長的歲月,被囚禁在牆壁對面的魔族們,在牆壁消失之後也沒有襲擊我們。我本以爲這是他們反省了自身的過錯。既然如此,那就忘卻過去的遺恨,原諒魔族吧。然後爲了以學院交流的名義給予救濟,我向他們伸出了友善之手。而這也是要在今後的時代裏與他們同舟共濟,一同生活的訊息。」

迪耶哥露出懊悔的表情,握緊拳頭,用力揮下。

「然而,他們卻以卑劣的手段背叛了我們!將我們的守護神,至今在此地不爲人知地守護著的靈神人劍帶走了。這代表著什麽意思,如今已不必說明了吧!魔族打算進攻這座亞傑希翁大陸!要不然的話,他們沒必要偷走靈神人劍!」

一副正義在我的模樣,迪耶哥高聲喊道。

「不過,請勿擔憂!我已獲得蓋拉帝提王的許可,在這座蓋拉帝提城裏宣言,將重新組成過去打倒魔王的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然後,爲了向將我們祖先的榮耀靈神人劍帶走的迪魯海德揮下正義的鐵錘,今日就在這裏向那些卑鄙的家夥們發出宣戰布告!」

王座之間的士兵們就像是在展現氣勢般,揚聲發出「喔喔喔喔喔」的戰吼。

「就如各位所知,亞傑希翁有則自上古流傳下來的口傳。深邃黑暗最終將再度吞噬亞傑希翁。但無須害怕。伴隨著希望祈禱吧。向我們傳說的勇者獻上祈禱。如此一來,勇者將會再度降臨,以希望之光驅逐黑暗。」

突然靜默下來,迪耶哥說道:

「我名喚迪耶哥.加隆.伊捷伊西卡。是傳說中的勇者加隆的後裔,也是他的轉生!我已將分散在亞傑希翁各地的勇者學院畢業生們招回蓋拉帝提,明天就能作好遠征的准備。」

不論是運用怎樣的魔法,這准備得也太快了。只能認爲他們早在事前就打算要發動戰爭了;不過大部分的人類都沒注意到這件事。民衆光是擔心自身安危就沒有余力了吧。

「正義在我!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旗開得勝!」

「喔喔喔喔喔!」士兵們發出戰吼。

「給予愚蠢的魔族天罰!讓我們勇者獲得勝利!」

「喔喔喔喔喔喔喔!」士兵們再度發出戰吼。

看到這一幕的魔王學院學生們竊竊私語。

「這些家夥在說什麽啊……是瘋了嗎?居然真的打算引發戰爭……」

「是啊,他們腦袋有問題吧……?」

這是當然的感想。只不過,也有不少人擔驚受怕。因爲要是迪魯海德與亞傑希翁真的開戰,魔王學院的學生們就會變成敵國的俘虜。

就在這時,我收到對我發出的「意念通訊」。

『聽得到嗎?』

是米夏的聲音。

「聽得到。看過轉播了嗎?」

『嗯。阿諾斯在哪裏?』

「第三宿舍。士兵包圍了這裏,把學生們監禁起來。你別回來比較好。外頭的士兵應該也會捕捉魔王學院的學生。你要小心。」

『放心。』

也對,人類的士兵不可能捉得住米夏吧。

「其他人跟你在一塊嗎?」

『莎夏在一起。其他人分開行動。』

記得她們說要去逛祭典吧?

『他們施展了「意念妨害edoro」,「意念通訊」很不穩定。難以和雷伊他們通訊。』

雷伊不擅長魔法。米莎的魔力本來就很弱。在施展了「意念妨害」的狀況下,兩人都難以收發「意念通訊」吧。

「米莎應該跟雷伊在一起吧?就算丟著不管也沒問題。先去找粉絲社她們。」

這時,有其他的「意念通訊」傳來。

「如果發生了其他事情,就聯絡我。」

『嗯。』

我結束與米夏的「意念通訊」,回應新傳來的「意念通訊」。是從迪魯海德傳來的。

「梅魯黑斯,怎麽了?」

『演變成棘手的事態了。』

梅魯黑斯經由「意念通訊」的魔法,將「遠隔透視」的影像傳送過來。我在眼前顯示出那道影像。

「余乃阿伯斯.迪魯黑比亞。」

影像上顯示著那個面具魔族。七魔皇老的梅都因.卡沙、索隆.安卡托,以及艾魯朵拉.災亞等三人,彷佛在對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宣示忠誠般的跪在他身旁。

「這是怎麽回事?」

『這是對迪魯海德全境轉播的影像。梅都因、索隆,以及艾魯朵拉向民衆發表他們找到暴虐魔王的轉生。』

要是七魔皇老這麽說,迪魯海德的民衆就不得不信了。

「子孫們,余已歸來。」

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發出強而有力的聲音。

「兩千年前,余爲了終結大戰,犧牲此身將世界隔爲四塊。原以爲這正是迎向和平的最上策,同時也是余不忍消滅人類的慈悲之心。」

梅都因施展「遠隔透視」,顯示著方才在亞傑希翁播放的魔法轉播。迪耶哥的演說在迪魯海德全境播放出來。那是對迪魯海德的宣戰布告。

影像結束後,面具男再度開口。

「彼等將用來消滅余的靈神人劍保留至今。在此和平盛世之中磨練殺害魔族的技術,以勇者學院的名目增強軍備。爾等遺忘了戰爭,遺忘了對人類的恨吧?然而在這兩千年間,人類毫無改變。」

淡淡宣告的事實,伴隨著某種沈重的重量。

「余錯了。即使經過千年、經過兩千年,人類的本性依舊不變。彼等害怕、歧視,並殺害異于自己的存在,是醜陋、愚蠢且無可救藥的醜惡。」

阿伯斯.迪魯黑比亞高舉起右手。

「兩千年前的過錯,如今該是清算的時候了。強者們,聚集到余身旁吧。將爾等性命,托付到余手中吧。」

面具男舉起的右手聚集神聖光芒,靈神人劍伊凡斯瑪那出現在他手中。

「彼等的最大武器,爲了消滅余所打造的伊凡斯瑪那已落到余手中。爾等無須恐懼。余之子孫啊,將一切托付給余。如此,余將守護一切的生命,實現一切的誓言。同余一起奔馳沙場,消滅愚蠢的人類吧!」

聞到了。過去曾聞過的血腥味。戰爭即將開始。

兩千年前,我應該確實避開的那場最後的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