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 宣戰佈告



阿沃斯·迪爾黑維亞離去之後,蓋拉底的士兵們為了救護受傷者和報告這次的事情而忙的焦頭爛額。

先前迪亞哥的企圖,再加上暴虐魔王奪取了靈神人劍,事態已經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我決定先回一趟宿舍看看情況。

途中瞥了一眼蓋拉底的街道,和平時相比似乎吵鬧了不少。能看見士兵來回奔跑的身影。

到達目的地之後,周圍正騷動不堪。

蓋拉底的士兵們正包圍勇者學院第三宿舍。

大概是事先設置在宿舍內的吧。使用聖水的魔法結界張開著。除此之外外面還有300多位士兵在警戒著,可謂是一隻螞蟻也無法通過的狀態。

即使有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的因素在,這動作也未免太快了。

只可能是事前就做好準備了吧。即使聖劍沒有被奪走,最後也打算這麼做。

「這是在搞什麼飛機!?」

梅諾瓦逼近看上去像是負責人的士兵。

兩人間隔著結界。

「只要老實點,可以保證你們的人身安全」

「開什麼鬼玩笑。監禁來做學院交流的學生你們腦子還正常嗎。這不光是迪爾海德的問題了」

士兵沒有回答,只是絲毫不疏忽大意的看著梅諾瓦。

他們是蓋拉底的軍人。只是聽從命令,並不瞭解詳細的經過。

「是誰下的命令?」

「無法回答」

士兵們打算離開那裏。

「給我等下!」

梅諾瓦伸出手,可是被魔法結界所阻撓。響起吧滋吧滋的聲音,結界燒灼著她的手指。

「請放心。外出的學生回來時,我會負起責任讓他們進入」

士兵用著一本正經的口吻說道。

哎呀哎呀,真是豈有此理之事。

「能讓我通過嗎?」

我出聲與士兵搭話後,他們馬上變了臉色。

「發、發現一名魔王學院的學生!是特例對象,阿、諾斯・沃爾迪戈德!重複一次,阿諾斯・沃爾迪戈德的身影出現在第三宿舍前!搜索隊趕緊前來支援!!」

士兵們宛如在警戒我一般,全都向結界內側後退了。

呼姆。在神殿的士兵好像不知道我的長相,可是這些傢伙似乎不同。

「即使沒那樣威嚇,我也沒打算跟你們這群魁儡戰鬥」

「切勿大意!全員待在結界內側做好準備。就那樣等他進來裏面――」

我走向結界內側。

神聖魔法將我燒毀、反魔法阻止著我,我還是悠然自得的進入裡面。

「搞……什、麼……?」

「他、他跨過結界了!!」

士兵們驚愕的叫了起來。

「……竟然能毫不在乎的跨越使用那麼多聖水做的魔法結界,這不是超乎報告上所說的怪物嗎……!?上頭這是要我們尼瑪怎麼壓制住他阿……」

「別說喪氣話。無論能否做到,我們都只能認真的去完成任務!」

「……了、瞭解!」

不理會那些在邊邊上演鬧劇般對話的士兵們,我筆直的朝梅諾瓦闊步走去。

宛如浪潮退去,面前的士兵們乾脆的開了一條路。

「……阿諾斯同學……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梅諾瓦向我詢問。

「阿阿。不過看妳信不信就是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利貝斯特從宿舍中露出了臉

「梅諾瓦老師。請回到裡面來。迪亞哥學院長正在進行魔法放送……」

與梅諾瓦面面相覷。

我點了點頭後,兩人一同進入宿舍。

為了讓眾人放鬆所設計的大廳內,有著魔法放送用的大型影像水晶。那之中映出了迪亞哥的身影。地點似乎是阿爾克蘭斯卡的寶座。

「告知阿瑟希翁的民眾們。我是勇者學院阿爾克蘭斯卡學院的院長,迪亞哥·卡農·伊傑西卡。

今日終止全土的魔法放送,像這樣與大家說話不為別的事。正是對生活在阿瑟席翁上的各位,有著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傳達的事情在」

停了一拍後,迪亞哥以莊嚴的語調說道。

「深邃的黑暗來訪了」

他的表情十分嚴肅,讓人聯想至即將趕赴死地的戰士。

「勇者學院內秘密供奉的,傳說的聖劍。靈神人劍伊凡斯馬納被人奪去了。幹出這種勾當的是,魔族之國迪爾海德代表的七魔皇老中的三名。

以及經過兩千年時光,在它地復活的深邃黑暗――暴虐的魔王的手中!!」

大廳內變的人聲鼎沸。

以皇族派那夥人為中心,開始對廣播說三道四著。

「二千年前,我等的祖先,傳說中的勇者卡農與卑鄙慘無人道的魔族戰鬥,最後獲得了勝利。

長期以來被關在牆壁後的魔族們,即使在牆壁消失之後也沒有襲擊過我們。本來認為他們在反省自己的錯誤。那麼,我們也應該忘記過去的遺恨,給予魔族寬恕才是。

所以才藉著學院交流之名救濟、向他們伸出援手。這是今後的時代一起互相幫助,一同生存下去的訊息」

迪亞哥露出了懊悔的表情。

握緊拳頭,大力揮下。

「他們這些傢伙,用卑鄙至極的手段背叛了這一切!!作為我等守護神,至今默默守護這片土地的靈神人劍被偷走了。這意味著什麼,事到如今也不用再多說了吧!

魔族們打算進攻這個阿瑟席翁!!若非如此,根本沒必要偷走靈神人劍!!」

像是在宣示大義在己方一般,迪亞哥高聲喊道。

「但是,沒有必要擔心!經過蓋拉底王的許可,我再次宣佈組成曾經打倒魔王的,蓋拉底魔王討伐軍!!

然後,對拿走可以說是我們祖先驕傲的靈神人劍的迪爾海德揮下正義的鐵鎚,今日就在這裡向那群卑鄙的傢伙們宣戰!!!」

在寶座間的士兵們,像是贊同般的高呼著。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在阿瑟席翁有段遙遠的過去便流傳下來的口傳。不久,深邃的黑暗將再次吞噬阿瑟席翁。然而,沒有擔心的必要。

伴隨著希望一同祈禱吧。向我等傳說中的勇者。如此一來,他必定會再次出現,驅使著希望之光將黑暗驅除殆盡吧」

語速不急不快的,迪亞哥平靜的說道。

「我名為迪亞哥·卡農·伊傑西卡。身為傳說中勇者卡農的後裔,同時也是他的轉生!

所有從遠赴阿瑟席翁各地的勇者學院畢業生們喔,聽了這個呼喚後請回蓋拉底吧。明天,遠征的準備就會全部完成了吧」

無論使用多少魔法,未免也準備太快了。

只能認為是事先就做好了戰爭的準備,可是幾乎不會有人介意這種事。

因為自己被捲入戰火前,不過是隔岸觀火的處境罷了。

隨後光是保全自己就要竭盡全力了呢。

「正義在我們這!蓋拉底魔王討伐軍必定勝利!!」

嗚喔喔喔喔喔!!士兵們發出了聲響。

「給予愚昧的魔族天罰!我們的勇者勝利!!」

嗚喔喔喔喔喔!!士兵們發出的聲響更加壯烈。

看了那個的魔王學院的學生們輕聲嘟噥著。

「在說些什麼阿,這些傢伙……。認真的嗎?真的打算打仗嗎……」

「阿阿,腦子沒燒壞嗎……?」

這種意見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被嚇唬到的人似乎也不少。

因為迪爾海德和阿瑟席翁如果真打起仗來的話,就會變成被敵國所捉住的事態了呢。

就在這個時候,我收到了<思念通訊>。

「有聲音?」

是米夏的聲音。

「˙阿阿。看過放送了嗎?」

「嗯。阿諾斯人在哪?」

「第三宿舎。士兵包圍著,把學生捉到了這裡。別回來這裡比較好。外面的士兵應該也在捕捉魔王學院的學生。小心點」

「沒事的」

嘛,人類的士兵不可能捉到米夏的吧。

「還有其他人和妳一起嗎?」

「和莎夏一起。其他人分開行動」

確實說過是要去祭典呢。

「被用了<思念妨害>的魔法,<思念通訊>很不安定。很難和雷他們聯絡」

雷不擅長魔法。米薩原本魔力就偏弱。

兩人都在<思念妨害>的狀態下的話,要收發<思念通訊>應該很難吧。

「嘛,雷和米薩在一起吧。放著不管也沒事。先去搜索粉絲小夥伴們吧」

「知道了」

此時,另一則<思念通訊>傳到了我這。

「有什麼事在聯絡我」

「嗯」

結束和米薩的<思念通訊>,回應另一則<思念通訊>。是從迪爾海德發來的。

「怎麼了,梅爾赫斯?」

「事態變的麻煩了」

<遠隔透視>通過魔法<思念通訊>發送過來,我將其映入眼前。

「餘名為阿沃斯·迪爾黑維亞」

那個假面魔族出現在眼前。

他身邊七魔皇老中的三人,梅多伊恩・嘎薩、索隆・安嘎特、艾爾多拉・札伊亞,為了表示忠臣,向他屈膝而跪。

「這是怎麼回事?」

「這正在迪爾海德格地放送中。說是梅多伊恩、索隆、艾爾多拉、發現了暴虐魔王的轉世」

被七魔皇老那樣說的話就不得不相信了。

「子孫們阿。余回歸了」

阿沃斯·迪爾黑維亞強而有力的發出聲音。

「二千年前,余為了終止大戰而犧牲了自己的身軀,以此將世界四地相隔。這是為了和平做的妥善策略,也是余對人類不殺的慈悲」

梅多伊恩使用魔法<遠隔透視>。

被放映出來的是,先前正在阿瑟席翁上撥放的魔法放送。

迪亞哥的演說傳遍了迪爾海德全國。

不久後演說結束,假面男說道。

「那些傢伙為了毀滅余而將靈神人劍一直流傳至今。在這個和平的世界,磨練著殺死魔族的技能,還以勇者學院之名義增強軍備。

汝等已然忘記爭鬥、忘記對人族的仇恨了吧。可是,在這兩千年間,人類並沒有任何改變」

淡淡的宣告著事實,然而話語間卻伴隨某種程度上的份量。

「余搞錯了。無論經過千年、或是兩千年,人族的本性是不會變的。他們害怕與自己不同的東西,歧視著、殺戮著。醜陋、愚昧,無可救藥的醜惡」

阿沃斯·迪爾黑維亞舉起右手。

「二千年前的錯誤,清算的時刻到了。聚集至余身邊,頂尖的強者們喔。將你們的性命,託付在余的背上」

假面男所舉起的右手聚集著神聖的光芒。

那變成了靈神人劍伊凡斯馬納。

「他們最大的武器,為了消滅余而誕生的伊凡斯馬納已經在余之手。沒有恐懼的必要。將一切託付給余吧,余的子孫們。

如此一來,所有生命將會被守護,所有誓言將會開花結果。和餘一同共赴沙場,消滅愚昧的人類們吧!」

是氣味。

曾經嗅過的,血腥的氣味。

戰爭,即將展開。

二千年前,我應該確實避開了的,最後的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