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靈神人劍



愛蕾諾她笑了。

即使流著淚水,臉上也同樣綻放出笑顏。

「謝謝你。可是,不要緊的喔。我是為了與魔族戰鬥而誕生的魔法。一旦被使用便沒有任何抵抗的餘地。只能像這樣持續複製著根源,最後讓出生的瑟希婭去進攻迪爾海德」

由瑟希婭組成的萬人軍隊,而且還能使用魔法<勇者部隊>,這會成為無法估計的強大戰力吧

除此之外,每個人都可以使用<根源光滅爆>進而成為人體炸彈。這對迪爾海德來說無疑只是個威脅而已。

「人類間的瑣事,沒必要讓你們魔族捲入其中。將我消滅,守護迪爾海德吧」

人類間的瑣事、嗎。

確實有一半是那樣吧。

「愛蕾諾。這是兩千年前,我所遺留下來的戰鬥。不能讓在這個和平時代生活的人們,參與至這種無聊的鬥爭之中」

如果那個時候我把吉爾加消滅了,事情就不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妳也好,瑟希婭也罷,都是這麼一回事」

那個迪亞哥也是,不過是被<聖域>的憎恨所囚困罷了。

「不過是清算一下過去的事情。雖然已經消失的瑟希婭無法復甦,但讓妳和這裡的瑟希婭們一同活在這個和平的時代便足矣」

「如果能把這一切都變得沒有發生,我也好、瑟希婭也好都不會存在於這個時代了吧」

「不能當作沒發生過」

愛蕾諾和瑟希婭,兩人都早已出生。

「二千年間,讓妳有了不好的回憶」

愛蕾諾的身體顫抖著。

痛苦的、辛酸的、艱辛的持續延伸著的生命吧。

於是最後只能奢望著可以在這世界上消失。

那種不幸已經夠了。

「那是,我造成的疏失。正因如此,妳接下來兩千年份的幸福歸我了」

愛蕾諾的笑容消失了。

「雖然不能說這樣就能一筆勾消,但至少讓我做些補償」

「……我可是人類喔。不對,連人類也不是。不過是個魔法喔……」

「那又如何?」

眼淚從她眼裡滴落,順頰而下。

即便眼淚融於聖水球內的水也好,在我的魔眼所視之下依然清晰可見。

「……只要魔法<聖域>還在,人類就會繼續憎恨魔族……我們只能一直戰鬥至某方毀滅為止……」

「那麼,將魔法<聖域>給摧毀便足矣」

浮現出悲痛的表情,愛蕾諾搖著腦袋。

接著,以柔弱的聲音嘟噥著。

「……壞壞……。被說了這種充滿希望的話的話……會讓我,想做場美夢的喔……」

「我必定幫妳實現。妳已經受了兩千年的苦。因此,若還有無法實現的美夢,那便只是虛假的產物」

持續受著苦的人類,最後只能絕望的死去。

若這就是此世界的真理,那麼余便將其毀滅。

「真虧妳能忍受到現在。已經足夠了。此時此刻,這個余已經站在妳的面前了吶」

「…………可是…………」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哪裡傳來了聲響。

十分細微的聲音。

一份微弱的意念。

「……幫……幫……」

那是來自於愛蕾諾旁邊的聖水球中,看上去10歲左右的瑟希婭的聲音。

「……瑟希婭…………?」

愛蕾諾露出驚訝的表情。

特化自身戰鬥能力,原本應該不會說話的瑟希婭,卻吐露如此的言語。

「…………幫幫…………媽媽………………」

那句使愛蕾諾終於潰堤,開始嗚咽啜泣著。

淚水不停的從眼眶溢出。

「……對不起喔、阿諾斯君……我盡說些自私的話。但是,拜託了」

與先前同樣的,愛蕾諾懇求著。

但是話語裡所注入的祈禱,遠超於先前的強烈。

「幫幫我們。在這裡的瑟希婭、和我……。我們已經抗爭很久很久了...」

「約好了。雖然不能立刻馬上。但是,我必定會救助妳們」

「……好…………」

嘩啦嘩啦的,愛蕾諾掉著眼淚。

「……絕對喔,約好了、喔……」

「以余之名向妳起誓」

為了解放她們,只能斷絕人類對魔族持續了兩千年的憎恨。

只能消滅化成魔法<聖域>的吉爾加的根源,將<聖域>恢復成原先的魔法。

可是,與愛蕾諾不同的是<聖域>並不是人型魔法。吉爾加的根源並不以明確的形式存在,這已經轉為世界之理、作為秩序、成為概念。

糾正這個可不是件簡單的事。

因為這相當於去糾正丟下便會落下的法則。

理滅劍的效果也不是永恆的。

「奇、怪……?」

愛蕾諾嘟噥著。

正好我也感受到龐大的混亂魔力。

不是這個建築物內。雖然是外面,但也沒有很遠。

是聖明湖的方向。

「……我想、大概,是神殿那邊……」

我驅使魔眼,監聽在建築物內傳閱著的<思念通訊>。

『……發生什麼事!?』

『敵、敵襲!是敵襲!有賊闖入神殿了!?』

『……那、那是、七、七魔皇老!七魔皇老出現了!梅多伊恩・嘎薩和索隆・安嘎特,以及艾爾多拉・札伊亞,確認是以上三名!請求支援!!』

『咕!沒想到真是魔族幹的好事……。本以為目標是聖母,原來這些傢伙,是打算破壞靈神人劍嗎……!!』

這種時刻跑出七魔皇老嗎。

「……怎麼了嗎……?」

「稍微,事態變的麻煩起來了。我去看看情況」

「要、要小心點喔」

「明白」

使用魔法<轉移>,想要轉移至神殿理面。

然而,在連接空間的盡頭處,魔法陣被破壞了。

也許是受到七魔皇老侵入的影響,靈神人劍的力量遠比上次強大,除魔之力也變得更強。

再次使用<轉移>,我轉移到了神殿外面。

「咕阿阿阿阿阿……!!」

好幾個士兵從神殿中向外彈飛。

我馬上進入至裏頭。

神殿深處的門完全被解放了。

神聖的光線覆蓋在周圍,室內染滿了純白的光輝。

好幾個士兵倒在了地上。

我朝神殿深處走去。

映入眼簾的是,插在座臺上的一把聖劍。

散發著神聖的光輝和出眾的魔力,靈神人劍伊凡斯馬納。

在其身旁有四個魔族。

其一是,長了兩根角的男人。

其一是,持有巨大蝙蝠之翼的男人。

其一是,擁有赤紅魔眼的男人。

接著,在其中央有個戴著面具的男人。

假面男朝靈神人劍的劍柄伸出手。

「傻、傻子。只有勇者卡農能使用的聖劍,你們這些傢伙即使是碰觸,也不可能會安然無事!」

房間裏包圍著魔族們的其中一名士兵說道。

然而,假面男不以為意的伸手抓住伊凡斯馬納。

接著,輕而易舉的拔了出來。

「……什……麼…………」

由於士兵們過於驚愕的緣故,一時半會說不出半句話。

「……將聖、劍…………抜出……來了…………?」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二千年間……任誰也沒能拔出的聖劍,竟然會承認一屆魔族為擁有者……!!?怎麼可能有這種鳥事阿!!」

面具男無視威嚇著的士兵們,將視線投向此刻最危險的敵人。

那目光,筆直的捕捉著我。

「呼姆。普通的魔族光碰觸便會灰飛煙滅,能將它拔起還真是有著不尋常的力量」

仔細一瞧,假面似乎與魔劍大賽出現時有些不同。

但是,那無法看透的魔力是一樣的。

「既然帶著七魔皇老,也不用再辯解什麼了。自報家門便足矣」

假面男舉起靈神人劍伊凡斯馬納,並說道。

「余為阿沃斯・迪爾海維亞。滅盡一切,暴虐之魔王」

靈神人劍伊凡斯馬納發出耀眼的光芒。

「頂藉著虛假之名究竟有何居心,虛假的魔王喔」

我在眼前展開六門魔法陣,放出<獄炎殲滅砲>。

「愚昧至極」

阿沃斯・迪爾海維亞揮下伊凡斯馬納後,神聖的閃光轉化為無數的劍擊向週遭擴散而出。

發出的<獄炎殲滅砲>被輕易的展裂,光之劍撃接著朝我襲來。

藉由<破滅之魔眼>的反魔法縮減其威力後,任其襲向身後。

樑柱無聲無息的被切斷後倒塌,嘎啦嘎拉的神殿開始崩壞著。

呼姆。不單只是拔出,還能熟練使用靈神人劍嗎。

這是代表聖劍看清其內心,心甘情願以他為持有者的意思嗎?

或者是――

「聽好了,人類們。二千年前的勝者,是余」

伊凡斯馬納的光芒覆蓋了阿沃斯・迪爾海維亞,以及七魔皇老的三人。

「毀滅吧,愚昧的人類們。毀滅吧,不認同餘的愚昧魔族喔。余將打造世界。深邃黑暗與渾沌並存的,魔族該有的正確世界」

光線一閃而過後,接著迅速消失時,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的身影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