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靈神人劍

艾蓮歐諾露笑了起來。盡管臉上淌著淚水,也還是想回應我的心情。



「謝謝你。不過,這樣就好了。我是用來與魔族交戰的魔法。只要有人使用,我就無法抵抗。像這樣持續生産複制根源,讓生下來的潔西雅去侵略迪魯海德。」

要是潔西雅組成一萬人的軍隊,施展「勇者部隊」的話,將會成爲一批超乎常理的戰力吧。而且各個都還是能施展「根源光滅爆」的人肉炸彈。這對迪魯海德來說只會是個威脅。

「你們魔族沒必要顧及我們人類的內情。就消滅我,守護迪魯海德吧。」

「不,這是兩千年前我所留下來的戰爭。不能讓生活在這個和平時代的人,卷入這場無聊的戰爭之中。」

當時要是我消滅掉傑魯凱的話,就不會演變成這種局面了。

「即使是潔西雅跟你,也都是一樣的。」

就連迪耶哥也都只是被「聖域」的憎恨所束縛。

「我就只是在清算過去。雖然無法讓已消滅的潔西雅複活,但你就和這裏的潔西雅們一起活在和平的時代裏就好。」

「如果要清算一切,我跟潔西雅還是不要留在這個時代會比較好喔。」

「我無法當你們不存在過。」

已誕生的生命不會消失。艾蓮歐諾露跟潔西雅,都已經是這個世界上的生命了。

「這兩千年間,讓你留下痛苦的回憶了。」

艾蓮歐諾露的身體顫抖。一直以來,她都活得很痛苦、很痛苦、很痛苦吧。而最後則是希望自己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這種不幸已經受夠了。

「這是我犯下的過錯。所以在今後的兩千年間,我會讓你幸福的。」

艾蓮歐諾露頓失笑容,虛張聲勢的僞裝一點一滴地剝落。

「我不會說這樣就能抵銷我一切的過錯,但至少讓我作出補償。」

「……我可是人類喔。不對,就連人類都不是。就只是個魔法喔……」

「這又怎麽了?」

淚水從她眼中溢出,滑落臉頰。連溶入聖水球中的那滴淚珠,也清楚映在我的魔眼上。

「……只要『聖域』的魔法還在,人類就會持續憎恨魔族……我們就只能一直戰爭到其中一方毀滅爲止……」

「既然如此,那消滅掉『聖域』就好。」

露出一臉悲痛的表情,艾蓮歐諾露向我搖搖頭。緊接著,她脆弱地喃喃低語。

「……壞小孩……說這種充滿希望的話……會讓我懷有夢想喔……」

「我會幫你實現的。畢竟你已經痛苦了兩千年。既然如此,要是無法實現任何一個願望,那才不真實。」

不斷忍受痛苦的人,毫無希望地死去。這要是世界的常理,那就讓我來毀滅吧。

「至今爲止,你忍耐得很好。已經夠了。因爲現在,我已來到你面前了。」

「……可是…………」

大概是無法下定決心吧,艾蓮歐諾露遲遲沒有回應。應該是因爲她知道甜美的夢想,也最容易化爲絕望吧。

不過就在這時,從某處傳來一道聲音。

微弱的聲音。微弱的意念。

「……救……救……」

艾蓮歐諾露身旁的一顆聖水球裏,傳來一名十歲左右的潔西雅發出的聲音。

「……潔西雅…………?」

艾蓮歐諾露一臉驚訝的表情。特別強化戰鬥能力,應該無法言語的潔西雅開口說話了。

「…………請救救…………媽媽………………」

這句話讓艾蓮歐諾露再也忍受不住情緒,不自覺地哽咽起來,使得眼淚不斷從她眼中滑落下來。

「……對……對不起呢,阿諾斯弟弟……我這麽說也許很卑鄙。但是,求求你。」

艾蓮歐諾露跟方才一樣地懇求,帶著遠比方才還要強烈的心願。

「……救救我們。請救救在這裏的潔西雅,請救救我……我們已經受夠戰鬥了。」

「就交給我吧。我不會說立刻就能辦到;但是,我絕對會拯救你們的。」

艾蓮歐諾露撲簌簌地落下眼淚。

「……絕對要喔,我們約好……了喔……」

「我以自己的名字向你發誓。」

要讓她們獲得解放,就只能斬斷人類對魔族持續兩千年的憎恨。必須消滅掉化爲「聖域」魔法的傑魯凱根源,讓「聖域」變回原本的魔法。

不過,跟艾蓮歐諾露不同,「聖域」並不是人型魔法。傑魯凱的根源不存在明確的形體,早已成爲世界的常理,成爲秩序,成爲了概念。

要改正這點,可是非比尋常的難事。因爲這就像是要改變物體會往下掉的法則一樣,等同是要讓理滅劍的效果永遠持續下去。

「咦……?」

艾蓮歐諾露不自覺地喃喃出聲。我也剛好感受到一股巨大的魔力紊亂。

不是在這棟建築物裏。是從外頭傳來,但沒有很遠。

「……我想,大概是在神殿喔……」

我啓動魔眼,監聽在建築物內此起彼落的「意念通訊」。

『……怎麽了!』

『……敵、敵襲!是敵襲!神殿遭到賊人入侵了!』

『……那、那是七、七魔皇老!七魔皇老出現了!確認到梅都因.卡沙、索隆.安卡托,還有艾魯朵拉.災亞等三名!請求緊急支援!』

『呃……!沒想到真的是魔族幹的好事……還以爲目標是聖母,他們這是打算破壞靈神人劍嗎……!』

這種時候,來了七魔皇老啊?

「……怎麽了……?」

「事態好像變得有點棘手了呢。我去看看情況。」

「要、要小心喔。」

「我會的。」

我施展「轉移」的魔法,打算轉移到神殿內部。然而在連結空間的對面,魔法陣遭到破壞了。或許是受到七魔皇老入侵的影響吧,靈神人劍的力量比上次強大,增強了驅魔之力。

我再度施展「轉移」,轉移到神殿外頭。

「呃啊啊啊啊啊……!」

有好幾名士兵從神殿裏被打飛到外頭來。

我瞥了一眼,隨即踏入神殿。神殿內部的大門已完全敞開,神聖光芒覆蓋住周遭一帶,室內充滿純白的光輝,地上倒著好幾名士兵。

我朝神殿內部走去。映入眼簾的,是一把插在台座上的聖劍。那把劍散發神聖的光輝與超乎常理的魔力,是靈神人劍伊凡斯瑪那。

一旁站著四名魔族。一個是長著兩只角的男人,一個是有著巨大蝙蝠翅膀的男人,一個是帶著三只魔眼的男人。

而他們的中央,站著一名戴著面具的男人。他將手伸向靈神人劍的劍柄。

「沒、沒用的!勇者加隆的聖劍,你以爲魔族有辦法碰觸嗎!」

房間裏包圍魔族們的一名士兵喊道。不過,面具男毫不在意地握住伊凡斯瑪那,然後輕而易舉地拔出來。

「……什麽………………呃…………」

士兵們驚嚇過度,一時之間甚至無法言語。

「………………聖…………劍………………被拔……起來了…………?」

「……這……怎麽……可能……這怎麽可能啊!兩千年來誰也無法拔起的聖劍,居然認同魔族爲持有者嗎……!怎麽可能會有這種事!」

面具男無視一旁嚇破膽的士兵們,朝在場最危險的對手看去。

也就是我。

「唔,一般魔族光是碰觸就會消滅的聖劍,能拔出來還真是非比尋常的力量啊。」

仔細一看,面具的造型跟魔劍大會時有些不同。不過,還是一樣讓人看不到魔力。

「既然你率領著七魔皇老,那就已無從狡辯了。報上名來。」

「余乃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毀滅萬物之暴虐魔王。」

面具男舉起靈神人劍。伊凡斯瑪那當場發出耀眼的光芒。

「虛構的魔王,你想用這虛僞之名做什麽?」

我在眼前展開六門魔法陣,發射「獄炎殲滅炮」。

「愚昧。」

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揮下伊凡斯瑪那,神聖閃光隨即化爲無數劍擊,朝周圍擴散開來。不僅輕而易舉地斬斷我發射的六發「獄炎殲滅炮」,光之劍擊還朝我襲擊而來。

我在用反魔法與「破滅魔眼」讓威力衰減後,將劍擊往後方撥開。被無聲斬斷的柱子一齊倒塌,神殿嘩啦啦地開始崩坍。

唔,不只能拔劍,還能將靈神人劍運用自如啊?他這是靠力量逼迫會自行選擇持有主的聖劍聽命?還是說──

「聽好了,人類。兩千年前的勝者乃是余。」

伊凡斯瑪那的光芒,覆蓋住阿伯斯.迪魯黑比亞與三名七魔皇老。

「毀滅吧,愚蠢的人類。毀滅吧,不認同余的愚蠢魔族。余將重新創世。讓深邃黑暗與混沌吞噬一切,創造出正確的魔族盛世。」

當光芒迸裂,倏地消散時,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身影已消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