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根源母胎」

禁忌的魔法啊?我掌握到大致的狀況了。



「也就是說,你是人形魔法吧?」

經我這麽一說,艾蓮歐諾露就驚訝地瞠圓了眼。

「……阿諾斯弟弟,你真厲害呢。只說這些你就明白了。」

「如果是將人魔法化的理論,我也曾經考慮過。還開玩笑地試著組出魔法術式。」

「……順利嗎?」

艾蓮歐諾露戰戰兢兢地詢問。

「瘋子才會這麽做。這是不該存在的魔法。」

她像是松了口氣似的微笑。

「也是呢。真的是這樣呢……」

艾蓮歐諾露微微低頭脫口說出這句話後,便把頭擡起。

「然而在兩千年前,有個人做出這種瘋狂的行爲喔。阿諾斯弟弟知道他嗎?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的總司令。」

真是懷念的頭銜。雖然力量比不上加隆,但想要打倒魔族的執著心卻是深不可測。

「是傑魯凱吧。」

艾蓮歐諾露點了點頭。

「傑魯凱總司令對魔族懷抱強烈的恨意。即使暴虐魔王死去,世界被牆壁隔開,他的恨意也依舊不減。牆壁總有一天會消失;暴虐魔王總有一天會轉生。所以,他爲了這一天作好准備。他相信除非完全消滅暴虐魔王,不然自己的戰鬥將永不結束,爲了將對魔王的恨流傳給子子孫孫而設立了勇者學院。」

「只能說是愚蠢了呢。」

「我也這麽覺得。而在當時也有個人,有個人類擁有跟阿諾斯弟弟一樣的想法喔。」

「是勇者加隆嗎?」

「對。加隆直到最後都反對設立勇者學院。他不斷述說暴虐魔王其實是渴望和平的,說魔王就只是因爲戰爭,就只是爲了守護魔族才戰鬥的,表示他的立場就跟自己等人沒有兩樣。不過,就算這是英雄說的話,也很少有人類相信……」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在那場大戰之中屠殺了不計其數的人類。如果這樣就能說服衆人,那麽打從一開始就沒必要將世界分成四塊。

「勇者加隆主張是魔王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建起牆壁。就連我也覺得這是謊言。因爲據說加隆連對魔族都很溫柔,所以認爲他這是想給轉生後的暴虐魔王一個洗心革面的機會。」

也就是覺得加隆是在打倒暴虐魔王之後,作爲最後的憐憫所說的謊吧?艾蓮歐諾露出生時,暴虐魔王之名已被改寫成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她會這麽想也是在所難免。

「不過,在遇到阿諾斯弟弟,知道阿諾斯弟弟就是暴虐魔王之後,就覺得加隆果然沒有說謊。」

「爲什麽?」

艾蓮歐諾露嗤嗤笑起。

「因爲,你看起來不像是會不講理地殺害人類的人喔。『根源光滅爆』的事情也是。假如阿諾斯弟弟沒有停止魔法的時間,大家早就死了。」

「這只是偶然。」

「那我就當作是這樣吧。」

她一面這麽說,一面豎起食指。

「然後呢,最後,由于贊同傑魯凱總司令意見的人占大多數,所以到頭來還是設立了勇者學院。」

「加隆怎麽了?」

「……他好像放棄阻止,決定要相信後世的人類與魔族喔。認爲只要和平的時代到來,魔族就不會襲擊人類,而人類也應該不會笨到向什麽也沒做的魔族開戰。」

要說天真確實是很天真。不過,很像那個男人會作的決斷。只要雙方沒有敵對,就不會産生憎恨。他是想這麽相信的吧。

「不過呢,這點傑魯凱總司令也十分清楚。憎恨終究會薄弱;憤怒總有一天會消失。就算設立勇者學院,就算再怎麽將恨意流傳下去,只要參與過大戰的人不在了,人類遲早會遺忘對魔族的憎惡。」

不論施展怎樣的魔法,人類都沒辦法活得太長久。只要經過數百年,憎恨就會從人們的心中消失吧。曆史書只會將事實傳承下來。

「傑魯凱總司令很害怕這種情況。」

「所以,他才將自己的根源化作『聖域』的魔法嗎?」

艾蓮歐諾露瞠圓了眼,然後嗤嗤發笑。

「……你果然很厲害。全都被你識破了……」

「這沒什麽,因爲我在施展『聖域』時,聽到了莫名耳熟的聲音。」

由于聲音跟直接聽到時的印象不同,所以才沒有立刻想起來,不過那應該就是傑魯凱的聲音吧。

「兩千年前,神族也參與那場大戰。將根源化爲魔法雖不是人類之力所能觸及的領域,但只要備齊聖水與神力,就總會有辦法的吧。」

我施展的「聖域」是用兩千年前的魔法術式。盡管使用了相同的術式,卻得到不同的結果。這也就是說,神改寫了世界的秩序。

「就跟阿諾斯弟弟說的一樣。傑魯凱總司令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將他的意念以及他對魔族的複仇心,寄托在『聖域』的魔法上。然後在勇者學院的教科書上記載,只要施展『聖域』的魔法,就能聽到加隆的聲音。宣稱只要遵從聲音的指示,就能夠成爲勇者。」

所以勇者學院的學生們才會以爲那是加隆的聲音啊?

「愈是施展『聖域』的魔法,對魔族的複仇心就愈會深植在術者心中。而勇者學院則是會詳盡地教導學生,魔族對人類做了多麽殘虐的事情。這樣一來想法與記憶就不會中斷,讓人類能持續憎恨暴虐魔王,直到他轉生歸來爲止。」

我知道傑魯凱比常人更加憎恨魔族。盡管如此,和平已在眼前,況且他也油盡燈枯了;于是想說,最後就讓他在所愛之人的圍繞下安享天年。

或許是我的天真,招致了這個局面。我在兩千年前就應該消滅他的。

「而加隆也到底是無法對這件事袖手旁觀是嗎?」

艾蓮歐諾露點了點頭。

「加隆堅決反對傑魯凱總司令化爲魔法。雖然人數不多,但加隆也有贊同者。于是傑魯凱總司令認爲,這說不定會演變成棘手的事態。」

「所以,他殺了加隆嗎?」

「……嗯……也有許多人不希望自己的子孫活在這種感情中。以這些人爲中心,贊同加隆的人一點一滴地增加。然而,他們到頭來還是傑魯凱總司令的同伴,趁其不備殺了加隆,並設法讓他無法複活。即使加隆擁有七個根源,只要沒有複活的方法,也就無法複活了。」

「那可是連我都無法澈底殺死的男人。就算是趁人不備,我也不覺得他會被區區的人類殺死喔?」

「也是呢……就我的調查,其實加隆有辦法複活。可是,他卻沒有複活。我想他肯定是對人類厭煩了。」

這也是情有可原的事。不斷戰鬥,爲了人類不斷犧牲的男人,卻慘遭人類背叛殺害。就算是在魔王面前不斷挺身而戰的那個男人,在被同伴從背後暗算之後,也到底是沒有力氣再站起來了吧。

「想要拯救人類的勇者加隆,曾是英雄的他已經不在了。在那之後,他就再也沒出現在曆史的舞台上。不論是勇者學院還是『聖域』的魔法,他都再也沒有理會。說不定他甚至沒有轉生,就這樣默默消失了。就算不是,我想他也應該不會再度作爲勇者戰鬥了。」

所以她才說我所知道的加隆已經不在了啊?

「你是何時誕生的?」

瞬間,艾蓮歐諾露露出過意不去的表情。

「……傑魯凱總司令的根源,最終成爲了兩個魔法。一個是『聖域』。另一個,就是我,「根源母胎艾蓮歐諾露」的魔法喔。」

如果是在那場大戰之後立刻魔法化,應該會知道暴虐魔王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魔法化很花時間嗎?」

「我呢,是失敗作品。或許是憎惡與憎恨全都被『聖域』的魔法吸收了吧,我缺少對魔族的憎惡。其實我應該要成爲傑魯凱總司令的人格,持續在勇者學院執教鞭的。所以我不斷地被消除記憶,不斷地被重新制作喔。」

也就是傑魯凱的企圖也不是全都如他所願啊?

「經過三百年後,那個時代的勇者們終于作出決斷。他們認爲不可能將我重新制作成正確的樣子。所以,就決定只將我當作魔法使用。」

我望向飄在艾蓮歐諾露周圍的無數聖水球,以及裏頭的潔西雅。

「『根源母胎』。我是用來制造複制根源的魔法。」

「在這裏的潔西雅還有迪耶哥,全都是用魔法複制出來的根源所創造的啊?」

這兩個人並不是毀滅了,根源也能複活;他們確實消滅了。只是存在著相似到讓人無從區分的另一個人。嚴格來說,難以認爲他們的根源真的完全相同。或許還是有連我的魔眼也無從區分的微小差異吧。

「這是從當時的勇者之中,挑選最適合的根源加以改良的。潔西雅是特別強化戰鬥能力的複制根源,相反地,則是失去了感情與語言能力。迪耶哥是特別強化教育的複制根源,跟『聖域』的魔法適合性良好,最容易被傑魯凱的聲音感化。」

也就是潔西雅適合作爲士兵,迪耶哥適合作爲在當代勇者心中深植憎恨的教育者。

「我一直看著他們過著毫無意義的人生。由于我是魔法,就算這具人類的軀體死亡也會立刻轉生,然後作爲『根源母胎』持續地生下他們。生下這些就只是爲了死亡、就只是爲了憎恨而誕生的空虛生命。」

艾蓮歐諾露直盯著我的眼睛,以掩藏著憂郁的笑容說:

「只要『根源母胎』的魔法還存在于這個世上,不論是潔西雅、迪耶哥,還是勇者學院,都不會幸福的。所以,阿諾斯弟弟,我求求你。」

她帶著殷切的感情說道:

「請殺了我,殺了『根源母胎』。『根源母胎』的基礎是傑魯凱總司令的根源。倘若是能消滅根源的阿諾斯弟弟,就一定有辦法消滅這個魔法才對。」

「……哎,是有可能啦。但我很在意一件事。」

「什麽事?」

就連這種時候,她都帶著悠悠哉哉的笑容向我問道。

「你的願望,好像沒考慮到你自己的幸福喔?」

艾蓮歐諾露愣了一下,然後輕輕地發出微弱的笑聲。

「……那個呢,阿諾斯弟弟……」

艾蓮歐諾露悲傷地垂下眼簾。

「……我沒有守護住喔。我所生下來的孩子們,我一個也沒有守護住。沒有一個人能獲得幸福……」

她的眼中泛起微微淚光。

「不斷地、不斷地……一百年、兩百年,甚至更久更久的歲月裏……我就只是不停地殺害他們……」

透明的淚珠滑落她的臉頰。混入聖水球的水中後,連同她的眼淚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是個只會産生憎恨、孕育不幸的魔法……我已經不想再生出那些只會變得不幸的孩子們了……而且──」

她以聲嘶力竭的悲痛聲音說道。彷佛在懲罰自己。

「……只會産生不幸的我,是沒有資格獲得幸福的……」

「唔,原來如此。我很清楚了。」

她茫然不解地看著我的臉。像是指著周圍漂浮在無數聖水球裏的潔西雅們似的,我敞開了雙手。

「也就是說,只要讓這裏所有的人都獲得幸福就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