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禁忌的魔法



「那麼,今天的課就上到這」

結果,直到放學為止都沒看見愛雷諾的身影。

八九不離十,只能認為發生什麼意外了吧。

學院對抗測試時,神殿中的愛蕾諾曾說過無法憑自己的意志行動,如果現在還是和當時的狀態一樣,那麼肯定是沒有辦法來的才是。

應該由這邊去找她嗎。

「那個,阿諾斯大人。接下來大家要一起去參加祭典,您有何打算……?」

米薩出聲搭話。

「呼姆。稍微有些事。你們玩個痛快吧」

「是那樣阿」

「今天我也PASS」

雷說道。

「有點睡眠不足」

「你熬夜了嗎?」

「換了枕頭所以睡不好呢」

「是那樣阿……」

米薩看起來很遺憾的樣子。

雷接近她,小聲的說道。

「等我小睡完後,再來會合吧」

「……那、那ー個……」

原來如此。

是想偷偷創造兩人的時間嗎。

「討厭嗎?」

「沒、沒有。那麼、好的。就、就那樣吧」

一邊凝視著那兩人,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小聲的說道。

「……雷同學、說他睡眠不足……」

「嗯。雷同學和阿諾斯大人的宿舍是在同一間吧……?」

「打住、打住!在想些什麼阿!?」

「雖然沒特別在想什麼,只是無意間想到某種特殊之接觸……」

「別說什麼特殊之接觸啦!」

「……那、那麼一來、也就是說……今天……米薩她……」

「間接同牀共枕的好機會!?!?」

無視她們間的對話,我離開大禮堂。

使用了魔眼,卻探索不到愛蕾諾的魔力。

魔力被消除了嗎。說起來米夏也是,似乎也沒能探索到愛蕾諾的位置。

不過,迪亞哥的魔力倒能捕捉到。

若她在勇者學院裡發生了什麼,我不認為那個學院長會一無所知。

我靠著<幻影擬態>透明化,並以<秘匿魔力>隱藏魔力之後,開始尾隨正好出去的迪亞哥。

他快步前進的方向是,聖明湖那。

迪亞哥用<飛行>魔法降落至水底。本以為是要去神殿,他卻來到對面的水中洞穴。

沿著昏暗的洞窟前進,最深處有座小泉池。

聖水正從中湧出。

他使用魔法<水中活動>跳進了泉水中。

追隨其後才發覺與外面所見不同,裡面非常深而寬闊。

在這之中迪亞哥使用<飛行>飛翔般的游著,往泉底潛入。

不曉得潛了多深以後,才終於見底。

有扇巨大的門。似乎施加了魔法<施錠結界>的樣子。有著通行權的迪亞哥打開了門,進入裡面。

在怎麼樣如果現在去開門,原本消除的身姿以及魔力都會顯現。

還是先等門裡的人走遠再說吧。

「開啟」

過了一會,我使用<施錠結界>解鎖,打開門。

裡面是石造的建築物。

透過魔法,外面的泉水似乎不會從門口流入。

他到底來這做什麼呢

我緩緩走在通路上。

接著不久,發現牆壁倒塌的地方。

相較之下較為新。從尚未修理完畢的地方來看,大概是這幾天才毀壞的吧。

越往裡面走,內部被破壞的地方就越明顯。

地板和天花板,牆壁都被砸碎、切斷,好幾處都留有不同大小的窟窿。

呼姆。活像最近才有人在這裡戰鬥一樣呢。

「還沒有找到任何線索嗎!」

怒吼聲回響著。是迪亞哥發出的。

從附近的門傳出來的聲音。

站在那前面,側耳傾聽著。

「……只、只知道是個帶著假面的男子……」

「這不是今天早上才通報過嗎!我要的是新的情報!」

「真的十分抱歉」

「難道不是魔王學院那夥人幹的好事嗎?」

「……那個,因為無法感知賊人的魔力,所以是否連魔族都無法判別……」

無法感知魔力的假面男……嗎。

好像在哪聽過的話呢。

「而且魔王學院還不知道我們的計畫。那些傢伙攻擊這個設施的可能性應該不高。恐怕,是西邊的維利希亞帝國搞的鬼吧」

「他們應該沒有做出這種事的理由才對!因為與他們已經維持千年以上的友好關係了!」

「……話雖如此,那邊也不至於蠢到完全相信阿瑟席翁吧。是不是有間諜呢?也許是聽到了聖母的傳言」

可能是因為迪亞哥的默不作聲,現場也跟著沉默起來。

「聖母的所在地應該沒有被注意到吧?」

「是的。雖然假面男盡情的胡鬧了一翻,但是沒有讓他得逞」

現場再度沉默了一會。

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好主意一般,迪亞哥說道。

「好。那麼,就這麼辦吧。就把這次的襲擊當作魔族幹的好事」

「……要逮捕魔王學院裡的某個學生嗎?」

「做法什麼的都無所謂。只要向民眾傳達正義在我們這就好了。製造一個合理進攻迪爾海德的大義之名」

「也就是,終於?」

「實現我等夙願的時機來臨了」

「遵命!瞭解了!」

「密探的事就交給你了。去找出來,讓他吐的一乾二淨。用什麼手段都沒關係」

「遵命!」

傻的沒極限。

即使去捏造那種不存在的火種也想要打仗嗎。

明明好不容易才迎來了和平,卻又為何如此不滿?

直接當場殺光他們也行,但昨天我才剛把他的根源毀滅過。

直接摧毀他們的計劃更快吧。

雖然不知道聖母是何許人也,但對勇者學院來說無疑是最重要的人物吧。

從至今為止的情況來分析,最有可能的應該是愛蕾諾。

假面男也找不到的情況來看,應該在某處有著隱藏的房間

即使驅使魔眼,也找不到任何可能有魔法機關的地方。

不如說有的話,根本就是在告訴它人此地無銀三百兩一樣。

也就是說,是如同魔王城的地下迷宮,有著沒有靠魔力來隱藏的房間。

我折返回去,來到牆壁被破壞的通道。

輕輕的抬起腳,然後"咚"的踏向地板。

緊接著咚鏗咚鏗的,因我踏腳所造成的震動使建築物劇烈的搖晃起來。

「敵、敵襲!全員就戰鬥位置!!」

士兵們陸陸續續的湧出。

然而,發現無論何處都沒有賊人的身影時,所有人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是地震嗎……?」

「……這在聖明湖明明很少發生……是因為湖水乾枯所造成的影響嗎……?」

士兵們交換著那樣的對話。

這期間我以魔眼探索他們的魔力,把握住全隊的配置。

呼姆,那邊嗎。

我沿著通路直直走到目的地。

等了一陣子直到士兵們都走光後,我朝一堵看似普通的牆走去。

接著伸出手指,壓了下去。

於是牆壁緩緩的打開。是扇沒有使用魔力的隱藏門。

無論如何去防止資訊洩漏,在緊急時刻自然而然的想去保護應該保護的事物才是人的本性。

如果將士兵的配置和建築物搖晃時產生的不自然震動對照起來,輕輕鬆鬆的就能得出解答。

門內深處,我筆直的走過昏暗的通道。

同樣的這裡安裝著幾個沒有使用魔力的陷阱,但都簡單的看破了。

不久後,眼前出現微弱的藍色光芒。

在那有的是一處寬敞的空間。

數千、不,超過一萬個聖水球漂浮著,在那些裡面都有著全裸的少女。

瑟希婭・卡農・伊傑西卡。

毫無疑問,就是那個在對抗戰中遇見的序列第一的那位。

總數超過一萬的少女們,全員,都持有著同樣的根源。

而且,在房間中央那顆最大的聖水球中,愛蕾諾就在裡面。

和昨天在神殿看到的一樣全身散發出魔力的光輝,她的輪廓因此變得模糊。

身上纏繞著幾個魔法文字浮現而出,在身體周圍漂浮著。

得知她的魔力,正在流向其他的聖水球。

「愛蕾諾」

我解除<幻影擬態>,呼喚著那個名子。

「……阿諾斯君……」

她感到吃驚,卻又喜悅的看向我。

「對不起喔。失了約。這個稍微出乎了我的預料呢」

「沒什麼,如約定那樣正好放學後。一點問題也沒有」

於是,愛蕾諾微笑著。

「我就,覺得,你一定會來的」

她豎起手指說道。

然後,用著柔和的表情看著我。

「雖然是在這樣的地方,但可以聽聽我的請求嗎?」

「直說無妨」

「希望阿諾斯君,能消滅一個根源」

「呼姆。誰的?」

她以直言不諱的語氣說道。

「我的」

愛蕾諾臉上浮現出的笑容沒有一絲虛偽。

那是,發自於內心的願望。

「一直,在等待著。能從這個永恆的地獄之中,解放我和瑟希婭的人。阿諾斯君,我的真身呢」

她接著告白著。

「是人類絕對不可以創造出來的,禁忌的魔法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