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魔王的自習

「阿諾斯大人太厲害、太厲害了!還是一樣這麽偉大!」



「對呀、對呀。只要阿諾斯大人教我們勇者的魔法,根本就不用辦什麽學院交流了!」

「啊,可是、可是,學院交流是我們要去亞傑希翁對吧?這樣的話,就得在那裏找地方過夜對吧?」

「咦……你該不會是……想趁機夜襲吧!」

「這、這麽害羞的事情,我做不到啦!」

「那是怎樣?」

「阿諾斯大人過夜的房子裏,我們也會住進去吧?這樣的話,就是在同個屋檐下一起過夜,也就是說,我們幾乎是同床共枕對吧!」

「你那頑強的妄想力還比較讓人害羞耶……」

粉絲社的少女們還是一樣吵吵鬧鬧的。

「……原來如此……你就是那個不適任者啊……」

大概是腦袋終于開始運轉了吧,梅諾看著我制服上的印記說道。

「難怪我覺得你很眼熟呢。你是阿諾斯同學吧?在魔劍大會上獲勝的學生。」

「沒錯。」

「一如傳聞,你的表現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呢。」

她可能聽聞過我的實力吧,不過在親眼目睹後,果然還是難掩驚訝之情。不過,我也不認爲艾米莉亞會把課堂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其他教師。她之前說不定是半信半疑。

不過就她的反應來看,梅諾似乎不像艾米莉亞那樣是個堅定的皇族派。

「那麽,有關勇者的魔法就先到此爲止。一如我方才說明的,下星期起,本班的所有學生跟我帶的三年一班一起,都要前往勇者學院所在的王都蓋拉帝提。需要帶的東西,會在今天之內由貓頭鷹將清單送到各位同學家中,所以要照著清單作好准備喔。」

就像事情告一段落似的,梅諾跟著說道:

「雖然時間還早,不過老師必須去三年級那裏了,今天就請大家自習吧。不要太過吵鬧,給其他班級添麻煩了喔。」

梅諾走向教室門。在離開教室之前,她就像忽然想到什麽似的回頭。

「對了、對了。去到勇者學院,大概會舉辦『勇者部隊』與『魔王軍』的對抗測驗,作爲軍隊魔法的實習課程喔。雖說是以交流爲目的,但我們學校可是彙集了迪魯海德各地的優秀魔族,可不准你們輸掉喔。」

梅諾淘氣地眨了下眼。

「話雖如此,但我想魔王學院的權威會由高年級生展示,各位只要別輸得太難看就好。那麽,要好好努力自習喔。」

留下這句叮咛,梅諾離開了教室。

「唔,自習啊……」

「你該不會想翹課吧?」

隔壁桌的莎夏投來懷疑的眼神。

「怎麽可能。如果要翹課,我就不會特地跑來上無聊的課程了。」

我起身說道。

「你們四個,稍微陪我一下。」

「好啊。」

雷伊答話後,米夏接著問道:

「要做什麽?」

「難得自習,就來教你們力量的使用方式吧。」

我一伸手,米夏就握住我的手。在衆人以莎夏、米莎和雷伊的順序牽起手後,我施展了「轉移」。

轉移到的地方是魔樹森林。要活動身體的話,這裏應該是最佳地點。不論怎麽亂來,帶有魔力的土壤都能讓森林立刻再生。

「……我有種討厭的預感。你打算在這裏做什麽……?」

「全員一起上吧。」

瞬間,莎夏遙望起遠方。

「你是認真的嗎?」

「我說過要教你們力量的使用方式吧?畢竟還要跟勇者學院進行對抗測驗。」

「我想阿諾斯你一個人上就沒問題了吧?」

「我不否認。」

莎夏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在魔劍大會上學到一件事。」

米夏直盯著我瞧。

「什麽事?」

「就算是微不足道的事,全力以赴也是有意義的。努力本身就是個崇高的行爲。即使知道天翻地覆也沒有我做不到的事,我也還是會全力以赴,如此才能獲得無可取代的時光。」

「……力量強得亂七八糟的家夥,別說這種青春洋溢的台詞好嗎……」

莎夏發著牢騷,米莎則露出苦笑。

「……啊哈哈……一般應該是說『知道天翻地覆也做不到,仍要全力以赴』才對吧。」

「不過,我能理解阿諾斯的心情唷。」

「我就知道你會這麽說。」

雷伊爽朗微笑。

「這是好事。」

米夏說道。

「我會努力的。」

我看向米莎,得到「當然我也會參加唷」的答覆。

「莎夏。」

「我參加總行了吧?就陪你們玩玩喽。」

我哼笑一聲,背對四人走開。

「部下能這麽懂事,還真是讓我開心呢。」

我轉過身,展開一門魔法陣。一看到這門魔法陣,莎夏當場瞠圓了眼。

「……等等,你這該不會是……」

「好好擋,不然會死喔。」

發射出去的漆黑太陽拖著閃耀的尾巴襲向莎夏。她連忙施展「飛行furesu」沖上天空,在千鈞一發之際避開攻擊。後方樹林被漆黑火焰焚燒殆盡。

我接著再展開一門魔法陣。

「你、你給我等等,喂!施展『獄炎殲滅炮』太超過了吧!這不是自習嗎?」

「哪有自習不用賭命的?」

「你在說什麽啊!傻了嗎!」

「聽好,莎夏。根源釋放出最大魔力的時候,即是面臨消滅危機之時。臨欲滅時,光明更盛。對修習魔法者來說,這正是潛入深淵的明確指標。」

我再度施放「獄炎殲滅炮」。盡管她露出走投無路的表情,也還是勉強避開。她身後已被燒成一片荒野。

「就算魔力增強,死了不就沒意義了!」

「當然。臨欲滅時,光明更盛;以更盛之光,克服燈滅。」

這也就是說──

「使出垂死前的力量拯救自己。這樣一來,下次瀕臨死亡時,力量就會更加強盛。」

正因爲沒有死亡風險,這個時代的魔族才會如此弱小。想要提高魔力、逼近魔法的深淵,最重要的就是要在不會死的程度內體驗死亡。

爲了實踐這一點,我再次展開一門魔法陣。

「……我受夠了!別強人所難了啦……!」

「你辦得到的。」

「怎麽可能……」

「辦得到。莎夏,你不相信我嗎?」

經我這麽一說後,莎夏便沈默地回望著我。

「使用『破滅魔眼』吧!那是究極的反魔法。回想你是怎麽抵抗猶格.拉.拉比阿茲的時間魔法。」

我再度發射「獄炎殲滅炮」。漆黑的太陽轟轟燃燒,拖曳著耀眼的尾巴向前飛馳。

「……真是……………我真是…………受夠你了啦!」

莎夏在前方展開反魔法,並將魔眼的所有魔力全都砸在飛來的漆黑太陽上。

「……我要是死了,你可要對我負責啊!」

「獄炎殲滅炮」轉眼就將莎夏的反魔法燃燒殆盡。緊接著,莎夏使出的「破滅魔眼」不斷削弱漆黑太陽的速度。太陽就像火焰剝落似的逐漸縮小,但還是沒有完全喪失威力,朝著莎夏飛馳而去。

「……呀……呀啊啊啊啊啊…………!」

莎夏遭到黑焰吞沒,朝魔樹森林的方向飛去。

「她、她還好吧?」

「還活著。」

米夏說道。雖然無法說是完全擋下,但她拚命使出的「破滅魔眼」依舊擋住了「獄炎殲滅炮」。她擁有「不死鳥法衣」的力量,所以這種程度還不至于死。

「那就開始反擊吧──雖然我想這麽說,但我現在才想到我手上沒劍耶。」

「交給我。」

米夏施展「創造建築airisu」的魔法在雷伊面前造出一把冰魔劍。

「謝啦。」

雷伊一取劍就朝我蹬地沖來。

「我要上喽,阿諾斯……!」

「可惜。」

我用右手接住直劈而來的劍身,輕易折斷。冰魔劍當場粉碎。

「米夏,你的『創造建築』做得不夠精細喔。在創造石頭時,不要創造石頭,而是要創造構成石頭的原子。說到這點,構成魔劍的是什麽?要更加深入地窺看深淵。」

我一面說教,一面朝雷伊揮拳,他則試圖空手接下這一拳。

「……喝……!」

瞬間他以爲防住了,不過我使勁撞開他防禦的手,一拳打在他的心窩上。

「……呃…………!」

「雷伊,你要多研究一下失去劍時的對應方式。只要佩劍在身,你就不會輸給尋常對手吧?但要是手上無劍,你就渾身都是破綻喔。」

「……就算是這樣,但我總覺得你好像比上次還要強耶……?」

「我可不會一直在原地踏步。想追上來的話,就盡全力追趕吧。」

雷伊當場倒下。他的臉頰,落下一滴水珠。

滴滴答答地下起雨了。米莎不見蹤迹。由于「雨靈霧消fusuka」的魔法,魔樹森林轉眼間下起傾盆大雨。

「別讓我看同一招魔法太多次。就算是精靈魔法也一樣。」

我緩步向前,抓住落在眼前的一滴雨珠。

「啊……」

伴隨著聲音,抓住的雨滴化爲米莎的本體。

「米莎,你本是弱者。然而,弱者也有弱者的戰法。你要去思考,該如何更加活用精靈魔法。」

我散發威懾,米莎一接觸到我的魔力就當場暈厥。

「阿諾斯。」

回頭望去,米夏已用「創造建築」創造了一座巨大的冰魔王城。

「再一次。」

「好。」

我也施展「創造建築」當場建造起一座魔王城。我翻掌朝天,讓魔王城飄浮起來。

「你也試試看。」

我一指向前方,魔王城就沖向天際。米夏舉起手掌,也同樣讓冰魔王城升空。瞬間加速的兩座城堡就這樣猛烈地撞在一塊。一聲巨響後,無數瓦礫自天空嘩啦落下,使得沙塵遮蔽了視野。

當風帶走沙塵後,還飄在空中的就只有我建造的魔王城。冰魔王城已澈底化爲瓦礫。

「還不成氣候。」

我一朝米夏走去,她就像喪失意識似的忽然倒下。大概是因爲她毫不遲疑地將所有魔力都用在「創造建築」的魔法上頭了吧。

「唔,果斷是件好事。」

我畫起魔法陣,對全員施展「總魔完全治愈ei shiearu」。隨後他們四人就睜開眼睛,緩緩坐起身子。我對意識尚不清楚的他們施展「魔王軍」的魔法,將他們消耗掉的魔力補回。

「很好,我們繼續自習吧。在放學前,不論幾次我都會讓你們醒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