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 現身的是



隔天――

勇者學院大禮堂前。

一打開門,就聽到裡面傳來說話聲。

「……阿阿,吉爾加卡農今天好像休息的樣子。嘛,不過瑟希婭還是老樣子就是了」

「魔王學院那些傢伙下手還真重。拉歐斯好像還沒擺脫毒,現在是被送進魔法醫院的樣子」

「海涅好像更慘勒。因為聖痕是在體內形成的,所以回復魔法沒有效果。因為用了聖水所以死不了,或者說死了搞不好更輕鬆呢」

「雷特利亞諾不是沒事嗎?」

「說是那麼說,但聽聞去檢視情況的人的說法,好像是封閉自己的內心。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出來的樣子」

「真令人擔心……」

「對阿。沒想到魔族那聚集了那麼多的怪物――」

「喂」

勇者學院的學生們一同回頭。

聚集在我眼前堵住通路的學生們,連忙清空了道路。

走過暢空的道路後,我像魔王學院那一側的座位走過去。

「不曉得是哪邊的某人,有點做過頭的樣子呢?」

莎夏如此說道。

旁邊的米夏歪著小腦袋。

「呼姆。這話妳說的好意思嗎?」

米夏點了點頭。

莎夏臉上浮出被戳到痛處時的表情。

「……阿哈哈ー、大家都好厲害呢。我什麼都還沒做到,注意到的時候對抗測試就結束了耶ー」

愛蕾諾出面之後,吉爾加卡農馬上就投降了。

恐怕是她讓其他人那麼做的吧。

「不過,沒受傷真是太好了」

雷滿臉笑容的對米薩說道。

她臉染的緋紅,「是」的回答道。

「話說回來」

坐到位置上後,對雷說道。

「一意劍好像用的挺熟練的」

「難說呢?總覺得還能用出更多的力量」

這種一心向上的態度,還真符合這個男人。

「想起些什麼了嗎?」

「是在說前世的事嗎?還是老樣子,什麼都記不起來喔」

「呼姆。連聖劍都用了,還以為肯定想起來了」

正常的情況下,魔族是不能使用聖劍的。

雖然如果擁有超越聖劍力量的魔力,也可以像我一樣憑藉力量使其屈服,但對抗測試時雷是用正確的方式讓聖劍承認自己是擁有者。

兩千年前,以魔族最強劍士而遠近馳名的辛・雷格里亞,在跟現在的雷差不多強的時候不曉得能不能做到這種事呢

他曾說過在新時代時要重新鍛鍊劍技,若是如此,那個已經實現了也說不一定

無論如何,這個男人將來很可怕。

「雷同學的前世,跟阿諾斯大人是老相識嗎?」

「這個,還是第一次聽到呢。難怪用起魔劍像妖怪一樣。兩千年前的魔族們,全像是你們這樣的怪物嗎?」

米薩和莎夏投來充滿興趣的目光。

「誰曉得,這還不清楚。即使是那樣也沒什麼特別的」

「是呢」

察覺我們沒有繼續話題的意思後,莎夏露出不符的神情。

「……什麼啦,在那悄悄製造男生間的小秘密……」

「阿哈哈……嘛,阿諾斯大人不想說的話,那就沒有辦法了呢……」

如此說道的米薩,表情顯得有些不安。

雷對那樣的她笑著。

「不會變的喔」

「欸?」

「不管想起什麼,我就是我的呢」

「阿……是、是那樣嗎……」

「不對嗎?」

「……不是……那個………………很開心……」

細如蚊鳴的聲音說道,米薩害羞的低著頭。

莎夏一邊冷眼看著那副光景,一邊嘆氣說道。

「真是的。因為昨天才發生那些事,還是別太在教室裡面曬狗糧吧」

「欸、阿、不是、並不是、沒有打算那樣……! 奇、奇怪?因、因該沒有做那種事對吧……?」

米薩完全是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而雷則帶著不動如山的笑容說道。

「羨慕的話妳做不就好了也?和『我的魔王大人』呢」

「啥……欸……阿…………!!」

莎夏悄悄的窺視我,然後狠狠的瞪著雷。

「喂雷,跟我出去一下!來好好交流一次」

莎夏站起了身。

「不過馬上就要上課了欸?」

「沒有問題。是一分鐘就能解決的事」

「嘿欸。對像是妳的話好像還挺有意思的呢」

如此說道,雷也站了起來。

對於銳利瞪著眼的莎夏,雷則是浮出清爽的笑容。

「在吵架?」

在兩人之間突然冒出臉,米夏說道。

「這種的完全不是吵架……」

「只是稍微較量較量而已呢」

「沒、沒錯。應該說好不容易跨過了地獄一般的自習,還是自習的地獄,結果那些雜魚勇者們實在太弱了。不能用出些真本事不是很無聊嗎」

「以妳為對手的話,也似乎能展示出一意劍的真正力量呢」

「對、那個,我還挺在意的說,那把魔劍到底是怎麼回事呢?而且你啊,可以使用聖魔力?」

「簡單來說,想做的話就能做到」

「哈阿?再仔細說明一下吧」

呼呼的,米夏笑著。

兩人朝她看來。

「關係好」

莎夏瞪圓了眼。

「看來是妳妹妹一人獨贏呢」

「……真是的」

像是被排了毒的兩人,又回到了位置上。

正好上課鐘聲也響了。

過了一會,梅諾瓦進了大禮堂。

隨後又來了另一名教師,與梅諾瓦一同登上講臺。

米夏瞪大眼睛看著那個。

「昨天的對抗測試還真是相當激烈。勇者學院、魔王學院,兩校的學生都找到了各自的課題吧。今後也一起切磋琢磨吧。那麼,今天也開始學院交流吧」

迪亞哥・卡農・伊傑西卡。

根源理因被毀滅的他,確實就在那裡。

米夏感到吃驚也是無可厚非的吧。

並不單純只是仿冒著外貌的別人而已。

和被我親手毀滅的迪亞哥有著完全相同的魔力波長,以及持有同樣的根源。

勇者卡農有七個根源。所以,即使被毀滅了六個,只要還剩一個就可以再生

可是,迪亞哥的根源只有一個。

還是說,分成七個人的現在,即使只有一個根源也能再生呢?

不對,即便如此,我也不認為他的根源是來自於卡農。

就算對卡農以外的人物使用將根源分成七個的魔法也是,根源無數次被毀滅的痛苦,那傢伙根本承受不了。

即便成功復活也好,我想也很難保持著正常的精神。

「阿阿,對了。開始上課前有個連絡事項。吉爾加卡農,全員因為昨天的考試疲勞而今天缺席。他們回歸再找時間聯絡吧」

全員?

「問個問題行不?」

我舉起手,迪亞哥朝這看了一眼。

「怎麼了?」

確實是相同的根源。可是,怎麼回事?感覺哪裡有些奇怪。

明明是同樣的根源,反應卻像是其他人。

昨天明明對他做了那麼多事,現在居然完全沒有表現出任何反應。

如果是演戲的話還真是個戲精呢呢,但也不覺得是這樣。

「昨天的對抗測試,愛蕾諾應該是沒有受傷,她怎麼了?」

我向迪亞哥詢問,他馬上回答。

「她也很疲勞。好像對吉爾加卡農使用過多的回復魔法了。雖然也不是多麼嚴重的大事,但上課還是有些力不從心吧。讓她好好休息了」

確實,停止<根源光滅爆>可不是一般的小事。

但是,已經約好放學後要見面了。不認為她會因為疲勞之類的理由就休息

「那麼,開始上課。今天,是關於神聖魔具的課程。魔王學院的各位應該都忘得差不多了吧――」

哎呀哎呀,看來在勇者學院這,發生了超出預料之外的麻煩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