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 顯現之物

隔天,勇者學院亞魯特萊茵斯卡大講堂──



一推開門,裏頭就傳來說話聲。

「……啊啊,傑魯凱加隆今天好像請假耶。不過,潔西雅跟往常一樣就是了。」

「畢竟被魔王學院的家夥們狠狠教訓了一頓嘛。聽說萊歐斯還因爲解不了毒,被送去魔法醫院住院治療了。」

「海涅更慘喔。據說他全身上下都形成了聖痕,恢複魔法沒有效的樣子。雖然好像靠聖水保住了性命,但變成那副德性,說不定死了還比較好呢。」

「雷多利亞諾不是沒事嗎?」

「是沒什麽大礙,但是聽去探望他的人說,好像有精神方面的問題。據說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不肯出來的樣子。」

「真讓人擔心呢……」

「對啊。沒想到魔族會是那種怪物──」

「噓,是那家夥。」

勇者學院的學生們一齊轉頭看來。擋住我去路的學生集團就像讓路似的左右散開。或許是心理作用吧,全員看起來都很害怕的樣子。

我經過他們讓開的路,走向魔王學院的座位。

「是某人做得太過分害的吧?」

莎夏說道。她身旁的米夏微歪著頭。

「唔,你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米夏頻頻點頭。莎夏邊說:「是怎樣啦。」邊嘟起嘴來。

「……啊哈哈,大家都好厲害唷。哪像我什麽都沒做,等注意到時,對抗測驗就已經結束了。」

艾蓮歐諾露離開神殿後,傑魯凱加隆就立刻投降了。恐怕是她通知他們要這麽做的吧。

「不過,你沒受傷真是太好了。」

雷伊面帶笑容地朝米莎說道。她羞紅著臉回:「是啊。」

「話說回來。」

我坐在位置上,朝雷伊說道:

「看你好像能將一意劍運用自如了。」

「還很難說吧?感覺還能再發揮更強的力量呢。」

以更高的境界爲目標啊?很像是他會說的話。

「有回想起什麽嗎?」

「前世的事嗎?還是一樣什麽也不記得唷。」

「唔,看你連聖劍都能運用自如,還以爲你回想起來了。」

通常來講,魔族是無法使用聖劍的。不過要是有足以超越聖劍之力的魔力,就能像我這樣強行讓聖劍屈服;但雷伊在對抗測驗時是以正當的方式讓聖劍認同他是持有者。

就連兩千年前,以魔族最強劍士馳名的辛.雷谷利亞,在實力只有雷伊目前的程度時,也不一定能做到這種事。他曾說過要在嶄新的時代,重頭鍛煉新的劍術。

或許是他的心願實現了吧。哎,不管怎麽說,還真是個後生可畏的男人。

「雷伊同學的前世,是阿諾斯大人的熟人嗎?」

「這我還是第一次知道。難怪魔劍會使得這麽誇張。兩千年前的魔族,全都是像你們這樣的怪物嗎?」

米莎與莎夏望來很感興趣的眼神。

「這件事還不清楚,所以怎樣都無所謂吧。」

「對啊。」

察覺到我們不想提這件事,莎夏一臉不滿的表情。

「……什麽嘛,男生自己偷偷搞小秘密……」

「啊哈哈……不過,既然阿諾斯大人不想說,那就沒辦法了呢……」

米莎雖然嘴上這麽說,表情卻有些不安。面對這樣的她,雷伊露出微笑。

「不會變的。」

「咦?」

「不論回想起什麽事,我就是我喔。」

「啊……是、是這樣啊……」

「我誤會了嗎?」

「……沒有……那個………………我很高興……」

米莎細如蚊鳴地說道,嬌羞地垂下頭。斜眼看著這樣的她,莎夏語帶歎息地說道:

「真是夠了。打從前陣子就一直在那邊秀恩愛,請不要在教室裏做得太過分好嗎?」

「咦?啊,沒有,才、才不是這樣……!咦、咦?我、我們沒有在秀恩愛吧……?」

雖然米莎當場慌了手腳,但雷伊彷佛毫無動搖,面帶微笑地說:

「羨慕的話,你也找人這麽做不就好了?像是﹃我的魔王大人﹄。」

「什麽……咦……啊…………!」

莎夏偷偷看了我一眼後,狠狠瞪向雷伊。

「喂,雷伊,給我到外面去!我有話要跟你談。」

莎夏站起身。

「就快上課了喔?」

「沒問題,一分鍾就結束了。」

「哦?跟你打似乎也挺有趣的呢。」

語罷,雷伊也起身離席。相對于狠狠瞪來的莎夏,他一臉清爽的笑容。

「吵架?」

米夏從兩人之間冒出來問道。

「這還不到吵架的程度啦……」

「就只是稍微比試一下。」

「對、對啊。好不容易度過那場有如地獄般的自習,或是說有如自習般的地獄,結果那群雜兵勇者也太弱了。要是不再稍微認真一下,就太沒意思了。」

「如果對手是你,似乎就能展現一意劍的真正力量了。」

「啊,對了,那件事讓我很在意耶,那把魔劍到底是怎麽回事?你當時是不是用了神聖魔力啊?」

「簡單來說,就是我想做就辦到了喔。」

「啥?給我再認真一點說明啦。」

米夏呵呵笑起。兩人不可思議地看向她。

「感情好。」

莎夏愕然地瞠大了眼。

「看來是你妹妹獨贏呢。」

「……真是的。」

兩人就像無所適從似的坐回位置上。

隨後,上課鍾聲響起。梅諾立刻就走進大講堂裏。她身後跟隨著一名教師,與梅諾一起踏上講台。

就像驚訝似的,米夏瞠圓了眼。

「昨天的對抗測驗打得相當激烈。相信勇者學院與魔王學院,兩校都發現到各自的課題了吧?今後就讓我們攜手合作,一起切磋琢磨吧。那麽,就開始今天的學院交流。」

是迪耶哥.加隆.伊捷伊西卡。應該被消滅根源的他,確實地站在那裏。

米夏會驚訝也是無可厚非。那不是外表相似的不同人。

他有著跟我親手消滅的迪耶哥完全相同的魔力波長,以及一模一樣的根源。

勇者加隆擁有七個根源,所以就算消滅其中六個,只要還留有一個就能讓根源再生。只不過,迪耶哥毫無疑問只有一個根源。

還是說,如今分成七個人之後,也依舊只要還留有一個根源就能再生?不對,就算假設是這樣,我也不認爲他的根源是加隆的。就算有其他人施展了將根源增加爲七個的魔法,迪耶哥也承受不住根源被不斷消滅的痛苦。

就算假設他真的複活了,也難以認爲他還能維持正常的精神狀態。

「啊,對了。在開始上課之前,要先跟各位傳達聯絡事項。關于傑魯凱加隆,由于昨日對抗測驗的疲勞,所以今天他們全員缺席。他們複學的時期,有待日後再另行聯絡。」

「能請教一件事嗎?」

我一舉手,迪耶哥就朝這邊看來。

「怎麽了嗎?」

確實是相同的根源。然而,這是怎麽了?有某些地方很奇怪。

對了,是他的根源明明相同,卻完全像是不同人的反應。昨天遭到我那麽淒慘的處置,現在的神態卻一點也看不出這種迹象。這要是演技的話是很精湛,但感覺並不像是這樣。

「昨天的對抗測驗,艾蓮歐諾露並沒有受傷的樣子,她怎麽了嗎?」

我向迪耶哥詢問後,他就立刻回答:

「她也是因爲疲勞。好像是對傑魯凱加隆施展太多次恢複魔法。雖然情況不是很嚴重,但就算來上課也聽不進腦袋裏吧。說是爲了小心起見,也跟著一起請假休息了。」

中止「根源光滅爆」確實不是什麽尋常的工作。

只不過,她跟我約好今天放學後要見面。我不認爲她會因爲疲勞就請假不來。

「開始上課。今天要介紹神聖魔法具。魔王學院的各位可能不知道──」

哎呀哎呀,看來在勇者學院發生的事情,比想像中還要麻煩呢。